北京初级创业者的生生死死

2015-08-14 15:29:21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这是个充满临时感的地标,并不存在恒星,但满天都是烟火,没有关于失败者的记忆,即使每天都有创业公司在生生死死。

1

30岁的时候,李一凡已经把国内最顶尖的手游发行公司都去了一遍,他的上一份工作是滚石移动游戏北京分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一个行业做到一个阶段,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平台可以承接你了”,这是众多手机游戏从业者创业的理由之一。他家住在望京一栋暗红色的高楼里,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偶尔会看着对面建起的那座醒目的银灰色办公楼,莫可名状的,有一天,他暗暗告诉自己:之后创业了,我要把自己的面馆和公司都开在这里。

这座办公楼由三座椭圆形的高塔组成,最高的一座达到200米,外墙上布满粗细不一的白色铝板,在阳光的折射下,带给人山峦的暗示,你也可以认为,那里竖着三个蛋壳。有人赞叹它的“性感”,有人诟病它华而不实。比起获得国际建筑奖的的设计师扎哈?哈迪德,地产商潘石屹在中国显然更出名,这位“望京第一高楼”的操盘者积极站台,力促望京SOHO成为全北京创业团队密度最高的区域。

望京SOHO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大的,圣耀互动的CEO刘皓雷在2015年1月第一次过来看房时,这附近还非常冷清,他只觉得里面弯弯绕绕特别多,东一个柱子,西一个柱子,却没有哪两个房间结构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后来他还用了一个比较个性的方式看房——找几个朋友一起偷偷潜入玩“撕名牌”。而仅仅几个月之后,这里已经“热闹得像个集市。” 手游行业的整个产业链都在此聚集,外面的同行进来,甚至会顺便扫楼——把三座塔中的所有同类公司拜访一遍,而这最少也要花去一天时间。

望京的疲惫与梦想夜晚的望京soho外景 (CFP photo)

网络金融、O2O、手机游戏、文化传媒等,这些行业共同构成着望京SOHO的喧嚣,刘皓雷形容这种情况是“势在聚集”,也有人说这是创业者之间的“抱团取暖”。让他有这种感觉的,第一次是在中关村,而第二次就是在望京,“中关村已经有些式微了,那里留下的都是老牌的互联网公司,但对新兴公司的容纳力有限。”而望京就在这时候异军突起,向创业者抛出橄榄枝,众多种子用户(比如触控科技、陌陌、百合网)先后入驻望京SOHO,政策、氛围都很带劲,让这里第一时间成为了创业的热土。它应时而生,就如同三只专门孵化这波创业梦想的蛋。

李一凡印象很深的,就是在2013年5月上映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中,黄晓明扮演的成东青就是在这里,搬着梯子、戴着手套,一盏一盏地拧熄电灯;望京SOHO出现在尽可能多的影视作品里,也曝光于所有社交媒体和朋友圈。许许多多年轻人,对这组“巨蛋”体现出异乎寻常的迷恋。就在今年,一名建筑学院毕业生有计划地避开所有保安和监控,爬上了望京SOHO“性感”的小塔尖,360度展示了峰顶的景色,为此他提前一个月开始进行两倍于平时的跑步锻炼,精确测算了内部桁架的高度和密度,以及立面的外挂强度。

2

做房产中介的张洋,最熟悉望京SOHO的历史,他清楚记得许多事情,比如租金的上升曲线,比如哪些公司聚集于此,哪些人来了又离开。2014年春季,周边满大街都是中介公司,张洋的说法是:“只要不傻,大街上转悠一圈儿都能签单。”那是房产中介的疯狂时期,创业的风潮无差别地席卷,“大街上碰到10个中介,8个是老板,2个是合伙人”,一年时间里,超过八成的中介公司被淘汰,而36万平方米的办公区间达到九成出租率,大约只用了9个月。

此时的望京SOHO,房租大约每日每平米8.5元,SOHO 3Q则是一个桌位每周1000元上下,高房租让许多创业公司难以承受,但它的标志意义则对求职者极具吸引力。

在望京SOHO随便找个小店坐下,你会感到改变每天都在发生。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有故事,塔2五层的“北漂食堂”里,邻座就着一碗“北漂屌丝面”和“潇湘臭鳜鱼”的人在讨论B轮融资与人工智能;下沉广场商业街里的“小面1929”,是重庆大学的几个校友众筹所开,这已经成为常见的集资方式;手机电子支付基本上实现了商铺的全覆盖,没有现金,丝毫不会影响人的衣食住行;而一楼的“西少爷”做活动期间,曾经有人为了免费的肉夹馍,最终做了上百个俯卧撑;不久之前这里还有个美丽的姑娘开着粉红色跑车送果盒,却已经无法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因为在这片每天都在成就他,或者摧毁你的土地上,就连卖一碗米粉,都得标榜自己有态度。

每个工作日的中午,三座塔里的“塔民”们陆陆续续出门吃饭,中间的广场就变成了一个浓缩的竞技场,这里挤满了来望京SOHO做地面推广的工作人员,以及被他们吸引而驻足的人流。望京似乎是创业公司的最佳试验田,也是需要争相去抢夺的高地,概念花枝招展,创意层出不凶。比如PP大巴(提供定制大巴和班车服务)就把最多的线路开通在这里,《煎饼侠》剧组也专程过来给路人现场摊煎饼。中午在广场上溜达一圈,手机扫一扫,你可能得到的东西从一瓶饮料,一个转笔刀,到一次美甲,一套按摩。这还是只是“正常”的时候。“不正常”的时候,“竞技场”真的来过一群身着斯巴达装束的“角斗士”,半裸的国外男模,一水儿的平角裤和棕色披风,标配是6块腹肌,可惜故事的最后,大家只记得由于规劝无效,模特们被民警“强行制服”,却没几个人清楚他们推广的是怎样一款“甜心摇滚沙拉”。

侯思铭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侯思铭 责任编辑:沈燕妮_NX332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寒门博士之死:村里学历最高的年轻人 在导师家擦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