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了一个创业女狂人的沙发

2015-08-19 15:49:19
5.8.D
0人评论

我的第五个“沙发主”(随易个人发起的实验性项目“居住实验”第一阶段: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睡10个人的沙发,他称他们为沙发主),是一个工作狂的女性创业者。她不太想让我在她房间拍照,并非是怕别人知道我来住她家,而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家“居然这么乱”。这个环境下的她,并没有几个人能够真切地看到。

第一晚去她家睡的时候,我在门口等了她很久。两个包往路边一放,就跟小区门口摆水果摊的大爷聊上了。我们讨论了最近的气候变化,讨论了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讨论了物价的上涨——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水果展开的。刚要聊到中央银行的金融政策,她回来了。从出租车上拖着身体挪出来,一身疲惫。她说她原本为了我很早就想回来了,但是突然接到电话,项目那边出了点问题,她就一个女生大半夜打车跑到大兴去处理,直到现在才回来。

“没办法,已经习惯了,我不去也没别人能去,嗯,对。”

她说话会经常加上一些诸如“嗯对”、“对对”这样的口头禅,听起来带有很强的互联网圈子的味道,让我最开始很难接受。虽然我也一头扎进了创业的大漩涡当中,但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互联网圈的,一直保持一种抽离的状态审视这个身份。而她的说话方式,让刚从工作中出来的我又被拽了回去。我心里决定,这三天不跟她聊工作、创业上的事情。

一进屋子,闻到一股甜香,属于女生独居的典型味道;门口各种颜色的高跟鞋塞满了整个鞋柜,成排的衣服挂在旁边的衣架上,大有商场专卖店的架势。一进屋她就赶忙收拾起来,我从床边地毯上扒出一片地方坐下来,旁边是基本还未拆封的《创业家》杂志。她看到我的目光着落,连忙解释说,这是他们杂志社寄过来的,但她很少打开看。她跟随着我好奇的目光,目光所落之处,她的解释就立马跟上。“哦,那本书是有次我失眠,就到24小时营业的三联书店去了,买了一本准备一个星期看完,买回来就安心地睡着了”,这是她在解释一本同样未拆封的松浦弥太郎的书。拿了个纸杯倒了点饮料当烟灰缸,我们就坐在地毯上聊起来。房间里的环境虽然乱,但她总能很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最让我有安全感的东西就是床头的几根充电线,随时插上都有电,只要我交电费,这个安全感就会一直在。”

工作狂女友与临时男友女创业者的家

她是个大学只读了一年便退学创业的女创业者,看着屋子里各大互联网大佬送的东西以及一年前《创业邦》杂志上的她,我猜想她应该是圈内小有名气的创业者。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半夜2点到早上6点,之后出门去公司旁边的健身房,用一个小时高强度的健身去为自己一天高强度的工作做准备。

每天早上7点闹铃响之后,她坐起来拎着包就走,不化妆,所有的一切都在健身房完成。她需要在健身房达到自己身体的极限,在高强度的健身中找那个点:“那种锻炼累到自己想哭完全动不了的状态”——上一秒还很困,达到这个点之后,就迅速清醒过来,精神被身体欺骗,身心一起醒了过来。只有这样,她才能维系一整天的高强度工作,每天只睡4个小时的情况才能持续下去。

这样的生活其实是超出我的认知范畴的,一时间我有点无法理解,也没法给出什么回应。但她却对这习以为常,她以为很多创业者都是这样在忙碌着的。她起身,给我做了她家里唯一能做出的吃的,酸奶拌麦片——这也是她的夜宵和早餐。我看她捣鼓这样神奇的食物的时候,也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个屋子。

房间一角的日历停留在去年8月份,冰箱的冷冻仓早已结了厚厚的霜而完全打不开,地毯上杂七杂八地堆放着各种东西,有证件、手机、杂志,毫无头绪地混杂在一起,就如同她的工作和生活。吃酸奶拌麦片的时候,可能是出于尴尬,她打开了电视,这个在她平时生活中只是个摆设的家电。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与此同时电视里放了两集《铁齿铜牙纪晓岚》,没话说的时候我们就一块看电视。她被逗得咯咯笑。

晚上我是睡在窗台旁边的一张“按摩床”上,就是那种理疗师给你按摩,你躺在上面、脸可以从一个洞里探出来的床。枕头和被子都是她为我要来住而新买的。她坐在床上,开始回邮件,从1点到2点,每天晚上的这一个小时基本都是这么过的。“我需要让团队的人知道,明天事情的具体安排,这样效率会更高一些”。

工作狂女友与临时男友工作狂“女友”的日常

噼里啪啦一阵敲键盘,我从电脑光线照亮的她严肃的脸上,试图想象她工作中的模样。“每天平均我要见5波人,都是商量合作之类的事情,迅速敲定方案之后,就交给下面的人去执行”。迅速判断,是她工作中所必要的节奏,但这种节奏似乎也无意中带进了生活。我那篇居住实验的文章她甚至没怎么看,她甚至连我的样子都没留意,就报名了。但她却暗自猜中了我长发和眼镜这两个特征,“因为文艺青年嘛”。

临睡前,她翻出了我写之前沙发主的文章看,“当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她又睡着了。

确认安全感的来源,是确保安全感存在的第一步。而我,不知道她的安全感到底来源于哪里。

看起来十分匆忙且充实的人,反而往往会缺乏安全感。生活的紧迫感并没有给她太多的闲暇去思考诸如此类“毫无意义”的问题。对于她来说,安全感可能来源于床上的那只男生送的大白玩偶,跟人差不多大,晚上睡觉她都会抱着;也可能来源于深夜睡不着觉出门去书店买的那本一直未拆封的书,也可能来源于每天高强度工作带给自己的充实,也可能来源于每天早上那1个小时高强度的健身。她在聊天中无意说到,“最让我有安全感的东西就是床头的几根充电线,随时插上都有电,只要我交电费,这个安全感就会一直存在。”

相处了几天下来,我觉得,也许给她安全感的,是一些她生活中以一种特别身份存在的人,这些人不是以工作角色出现,不会涉及工作、创业、数据、合作等方面的话题,从而给了她逃脱出原有高强度工作之外的机会,得以喘一口气。

每天早上她会拼车去健身房,在车上和拼车司机聊天的过程总是会让她特别开心;健身房的私人健身教练,对她来说也是个特殊的存在,他知道她在工作,但完全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以及工作的状态,他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姑娘出了健身房,走进另外一栋大厦后,会变成怎样一幅模样。而正是这种“不知情”的关系,才会让她以更加真实的身份出现。

而我,应该也算一个她生活里特殊的存在。第一天晚上聊到孤独的话题,我心生怜悯,便开玩笑地说,那我就做你的三天临时男友吧。可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好像那几天我真的就跟她的男朋友似的。她一天工作当中偶尔的闲暇,会拍照片给我,我下班回去也会带啤酒、烧烤、西瓜甚至炒饼回去。接地气的夜宵让她吃得特别开心,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天天忙得飞起来的女超人突然回归人间一般,新鲜,猎奇。

虽然我在一开始就想要让我们的聊天避开创业的事情,但她总是会不自觉就把话题引导到自己白天的工作上。她跟我说,每天公司的员工或技师都需要填写一个表格,表格由她设计,她贴心地在表格最后一个问题上写着“你今天心情如何?”,从一颗星到五颗星来表达。而第一晚出状况的员工,在第二天填表格的时候就只填了一颗星,表明心情很差,“这还挺神奇的”。

我看了她一会,问她,那谁来关心你的心情呢?她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恰巧电视突然变吵,我们就一起看了会电视。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首发于“马赛客”(mosaicers)微信公众号,网易“人间”已获得作者授权。
题图:东方IC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