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丛林法则与“兄弟”

2015-08-20 11:33:19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亲人远了,女人跟别人走了,“兄弟”二字便有千钧之力――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看在海洛因的份上。

如果不是2005年过量注射致死,戴强林今年(2006年——编者注)应该38岁。

曾经,A市人听说“戴二娃”这个名字都会打个冷战。他人高马大,性情暴戾,心狠手辣,称霸一方。他走到哪里,强取豪夺,坑蒙拐骗,吃喝都不花钱。

因为长期注射大动脉,戴强林的血管脆得像纸。有一次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刚坐下,他突然咕哝一句“来了来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血,顺着腿脚流到地上,洇红一片。邻桌有个不认识他的食客开玩笑说:“嚯,这大男人也来大姨妈啊。”戴强林扭头循声就是一拳。“啊”字尾音还在,那人已经不见,等到满脸是血爬起来,吐出一口碎牙。

除了陈警官提及的火烧棉絮,戴强林还有一回要自焚,警察用水龙头喷他,他躺倒,双手合起护着打火机,说是要“保护火种”,这一幕后来成为圈子里广为散布的段子。

毛向阳供养这位大爷整整一年,除了吃穿,还供他吸毒。这个费用,不是小数字。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问。

“我觉得他可怜。”毛向阳说。后来,毛的朋友告诉我,那是贩毒的需要,有个大力神在身边,道上人不敢“黑吃黑”。

但戴二娃凶恶惯了,不懂得什么叫感谢。有一回他被送进急救中心,毒瘾发作,毛向阳为他去拿货,回来迟了些,他在等待中咬牙切齿:“这个毛三,我要杀了他!”旁人心里一凉,转述给毛向阳,他也没放在心上。他们之间,也须有所谦让,谁让谁,遵守丛林法则。

自从上过峨嵋山,毛向阳决心多做善事,赎罪积德,来世投胎做个好人。他每个月都要渡船去那尊端坐于石壁的大佛上烧几柱香,只要有好朋友阿斌陪着,从来没有船家敢开口让他们买票。供着戴大爷,在他看来也是行善的一部分。何况,据他说,早在上峨嵋山之前,在街上看到残疾人要饭的,他都会丢一两块钱,“因为那是些没有生存能力的人。”他又开始说希望了,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发点小财,然后给希望小学捐些钱。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如果朋友们在场,都会晱睒眼,诡异地笑。

毛向阳身边似乎从来没有缺过朋友,这个走了,那个又来,好的时候相依为命,如胶似漆,两肋插刀,看起来真比跟小珊在一起时更像天长地久。亲人远了,女人跟别人走了,“兄弟”二字便有千钧之力――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看在海洛因的份上。

4月27日晚上,毛向阳带我们去一家专供粥底火锅的餐馆,叫“众所粥滋”。客人很少,我选了临街靠窗的位子,毛向阳说不好,他要坐大厅最里面紧挨工作间的那张桌子,怕被熟人认出来。选调料的时候,他不要麻油,不要花生末,不要香菜,旁人吃海鲜,他看也不看,桌上只有几样东西是他可以选择的。

刚坐下,他又开始念叨他的干弟弟阿斌,说着抄起电话不由分说叫他过来吃饭。一支烟的功夫,一个中等身量、白皮肤、挺壮实的小伙子抱着头盔进来了。他的眼睛很活络,上上下下一刮,便对面前的人笑,随后伸出结实的右臂来握,“我叫赵学斌”。伸过来那只手,指甲缝里乌黑乌黑。

两个男人相识于2005年一场感动。毛向阳的家是个卖小包的窝点,也就是一个江湖,多少人有他的门钥匙,他实在是搞不清楚。他在外面的时候,家里多半有人,所以有一天,一个小子就推着他的摩托跑了,刚到十字路口,碰见赵学斌。

“这不是三哥的摩托车吗?”赵学斌拦住他。

“现在是我们的了。”那男的说。

“三哥待我们不薄,你得送回去。”这边冷冷的。

“你认得他才几天,难道还不如咱们的交情?”对方话音未落,赵学斌出手一拳,将小子打翻在地,推上摩托往回走。

毛向阳主讲这故事时,赵学斌抽着烟在一旁微笑。“这中间的来龙去脉你怎么知道的呢?”我问毛向阳。他一指身边:“后来我兄弟都跟我讲了。”

自此,毛赵二人以兄弟相称,出入成双,同床而眠,“感觉血脉相连”。在那些抵足长谈的夜里,赵学斌一唱三叹讲述他的传奇,毛向阳竟听得只会发出些象声词了。

《在海洛因祭坛上》人物列表

原标题为《祭毒》
网易“人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 thelivings@163.com,否则将被追责
题图:关斌斌(网易插画师)

关军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李宗陶 责任编辑:陈心仪_NX25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老赖欠400万巨款不还大摆婚宴 一周后进了看守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