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老江湖厮守老女人

2015-08-26 14:27:34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只有在社会上滚过的人,才会格外看重情义。”毛向阳说,他们的人生百味是相通的。

又一年过去,即将退休的公安局长托人传话来:“你的档案已经烧了,你走吧,我只能保你一次。”局长的忧心自有道理,官场如战场,利益交换的格局随棋局在变,不论棋子怎样挪动,丢卒保帅总是第一位的,他不想给自己留一摊马脚。官吏与食肉动物一样,别属一个种群,而赵学斌之类的“匪”处在其中较为低端的部分。赵学斌在这个城市已经呆了四年,是时候说再见了。

2001年,赵学斌带着妻子坐飞机回到C省,又包下一辆出租车回到家乡A市。他的主要行李是一只牛津布的旅行袋,袋子里装满现金。他是荣归故里了。

他在A市置了一处房产,两处街面房用来出租,一辆出租车包给别人开,每月收钱,父母这边也照顾得很好。他本有个公职,是D市轮船公司的工人,上过一个月的班便再也没去过,只是停薪留职按月向单位交一点钱。现在单位效益不好,向工人们一刀切买断工龄,他得了4000多元。去单位那天,碰到多年未见的同事和车间主任,他觉得他们太可怜了。

赵学斌的离婚是个谜,他没有跟任何人详细说过。只说离婚时,他把当时所有的财产全都给了妻子:一处住房、两个门面、一台出租车,以及60万元现金。他说,不愿看着这些拼了性命赚来的钱统统在自己手里化为灰烬。有时一高兴,他也会告诉别人,今天在街上碰到前妻了,她很亲很近地问他:“你好不好?”朋友便说,既是如此,为什么非要离婚呢?他总是笑而不答。

离婚后整整一个月,他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谁也不见。但有个大他十多岁的女人给他打电话,宽慰他,开导他,帮助他度过了最艰难的30天。这女人后来成了他的情人。

这女人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下半身残废,他可以忍耐妻子与赵学斌在另一个房间里呻吟,只要不拆散这个家,他什么都可以接受。赵学斌陪着女人走过中年,即将走向老年。毛向阳有时很奇怪他为什么守着一个老女人这么久,赵学斌说:“最困难的时候她帮了我。”有天聊天到将近凌晨,大家去吃摊上的醪糟汤圆,赵学斌叫了碗面条打了包,匆匆发动摩托车,“你们慢慢吃,她还没吃晚饭,我过去一趟。”

“只有在社会上滚过的人,才会格外看重情义。”毛向阳说,他们的人生百味是相通的。常常是这样:甲被抓进了戒毒所,他的第一个电话往往是打给圈内朋友乙而不是家人,乙会立刻行动,替他拿来替换衣物,在探视日去看他,往指定帐户打进一点零用钱。只消几个月,甲释放,乙进去,甲会做同样的事情。没有谁定下规则,但长久以来大家都这么做。

离婚后的赵学斌居无定所,但他打定主意,哪怕末路穷途,也决不向前妻伸手要一分钱,他对自己的生存能力充满信心。毛向阳对他说:“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床,就是你的床。”赵学斌没有感染上HIV,但他表现得毫不忌讳跟一个已经进入发病期的艾滋病人同吃同住。当毛向阳刹不住车地宣讲二人之间的金兰之谊时,他也总在一旁附和……只是,他的眼睛太活络了。

自打2001年回到A市之后,赵学斌从没进过派出所。有一天,他身上针管还没拔出,两三个警察冲进屋来,他光着脚拔腿就跑,警察用上了电警棍,但击他不倒,他飞快逃脱了。“嗬嗬,我听见他们在后面说,‘咦,怎么不管用了?’他们不懂,打赤脚相当于接地,电我?管屁用!”

“如果被逮住,想都不用想,起码三年(劳教)。失去自由是什么滋味啊,所以有些人宁愿吞刀片也不愿意进去。”

赵学斌总盼着能做点大事,譬如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能去北京当义工。他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市民可以申请,后来又打消了念头:“我没那个资格,要会三种外语呢!”

有天夜里,他问毛向阳:“三哥,你知道我最想做什么?”

“什么?”一提到这类玄远之事,毛向阳总是很有兴致。

“炸掉大佛!我小时候就想这么干了。刚从深圳回来的时候,我买了130多公斤TNT,后来被别的事耽误了。”

“嗬,你听我讲啊,你这样做只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大佛门票卖疯了,因为大家都想来看看,被炸过的大佛是什么样子;第二个呢,你肯定不会在中国受审,因为这是世界遗产,肯定要送到日内瓦国际法庭公开审判,偏偏人家还没有死刑,判你个几百年徒刑……”毛向阳口若悬河,两个男人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们在戒毒所的时候也是这样吹牛寻开心的。

附录

戒毒所与劳教里,犯人们常常唱些自编的歌,多半是表达对吸毒的懊悔之心,也有对管教、警官不满的,譬如那首《山不转水转》(意思是风水轮流转,说不定哪天你就落到我手上),但警察也听得懂,多半会勒令“别唱了”。

这首借用《榕树下》曲调的戒毒歌是毛向阳和赵学斌唱给我听的——

你看那山那边,那棵榕树下,
那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有多少寒冷的夜晚里,
那是母亲在流泪,夜里梦见了孩儿脸,
醒来不见孩儿面,只有那泪水滚滚的流出,
那是母亲的眼泪。
你听那山那边,传来呼唤声,声声叫儿心碎,
有一位老人她边走边哭,边用手帕擦眼泪。
谁说世上太无情,老人历尽了千辛万苦
来到这里看亲人。
亲爱的妈妈,亲爱的爸爸,你不要为儿自卑,
因为孩儿才睡醒, 报答你,我要报答你,
报答你的情和义,报答你为儿付出的痛苦,
报答你的养育恩情。
白魔啊,可恨的白魔,是你害了我一生,
是你把我拉下陷阱,是你把我推下火坑。
人生的路,还有好漫长,我不愿再去赌人生,
浪子他已回头,请你相信我,
爸爸妈妈不要再流泪。

《在海洛因祭坛上》人物列表

原标题为《祭毒》
网易“人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 thelivings@163.com,否则将被追责
题图:关斌斌(网易插画师)

关军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李宗陶 责任编辑:陈心仪_NX25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香港记者国籍一栏填香港而非中国 入境澳门遭拒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