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辣妹子的爱

2015-09-24 14:42:19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对于刘建设们来说,接受一次又一次惩罚,除了知觉一次比一次更麻木、神经一次比一次更粗壮,没有别的。

刘建设慢吞吞掏出车钥匙,戴上头盔,发动摩托车。林月跨上后座,双手环住他的腰,然后把张化了浓妆的脸粘在他背上。人们在大街上看到他俩,常常就是这副样子。

刘建设高高大大,小眼睛,笑起来有点像相声演员冯巩。林月扎一个高高的马尾辫,手上戴三四枚造型夸张的大戒指,身材小巧玲珑但很诱人,尤其在紧身衣和牛仔裤的强调下――从背面看,难免浮想联翩,转到正面,不免心中一凉:皮肤干燥,布满细纹,又因为吊俏眼上纹了眉,整张面孔活活映着一个“煞”字。

林月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离了婚,她跟母亲,弟弟跟父亲。母亲是川剧演员,她住的那个院子里成天都是吊嗓子的声音和出场亮相的眼神身段,日子长了,林月就沾上点艺人的心气。A市新出的时装,母女俩一礼拜之内总能上身,走在街上就像姊妹俩。两个女人对于未来,也都有些心气,她们不想跟着这个时代相距哪怕一个礼拜。

赶着时髦,林月20多岁染上了海洛因,母亲则开始零星贩毒。一个花钱,一个挣钱。

2004年,母亲牵线,介绍林月认识了一个新加坡商人。商人年纪有些大,跟当娘的岁数差不多,肚腩可观,还算殷实。富商最初迷上的是唱川剧的母亲眼角眉梢的那些个意思,从省城剧院、酒桌、茶楼,一路迷到A市,见到更年轻的版本,立时移情。做母亲的三下两下别出苗头,顺水推舟做了红娘,辈份陡然升级。

商人在A市住了一个月,返回狮城打理生意。临走山盟海誓,约好很快就来迎娶娇小的新娘。

其时林月已经吸毒五六年,商人住在家里,碍手碍脚,巴不得他快快回去。于是十八相送到了省城,回来立即恢复一日三针。

母亲看得远些,想着商人把母女二人带到新加坡,从此与A市了断。她盘算着最后做成一单大的,然后洗手不干,迁居做华侨。

根据当时的法律,贩卖海洛因50克以上是死刑,50克以下视情节量刑。母亲贩毒被抓,搜出海洛因20多克,判刑13年。

这头再说富商。未来岳母的小灵通打不通,林月也不见踪影,于是搭上航班到了D市,又包下一辆出租车直奔A市。到了一打听,当娘的坐牢去了,女儿被抓去强制戒毒了。弄了半天原是一对毒母女,富商庆幸自己发现得早,挽救了一份不大不小的家业,当下脚不点地又飞回去了。林月的翻身梦就此打上两个字:剧终。

刘建设兄弟姐妹四个,他最小。父亲1985年去世时,他刚满14岁。母亲拖着四个孩子,还要照顾80多岁的婆婆,除了日夜辛劳,让六口人吃饱穿暖,其余实在顾不过来。穷人家的一点点意外,比如疾病降临,都能酿成一出悲剧:刘建设的第二个姐姐死于水肿病,在她刚刚长成为少女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都讲,读书有什么用啊,还是早点赚钱要紧。”刘建设初一上了半学期便把自己交给了社会。他学过木匠,进过建筑队,还在包子馒头铺当过学徒,那时候大家都管他叫童工。

他的另一个姐姐,却坚信读书能够改变一些东西,于是她考上了重点中学,然后上了军校,现在定居D市,过着中产阶级生活。

少年小混混在18岁以前已学会扒窃、敲诈、抢劫。“还不是好吃懒做?”刘建设说。

1987年,他刚满成年18岁,因为扒窃被送去劳教,一蹲三年。这是他第一次“上山”,伙食挺糟糕,锅里水烧开,投下菜叶子,倒些盐,大桶汤就成了。饭吃不饱,但饿不死。白天种菜、种玉米、挖地沟、挑粪,每天劳动七八个小时,其余时间自己安排,主要是打架。

劳教所里有全国各地来的人,北京的,湖南的,本省的,拉帮结派、各立山头。其中比较有势力的是成都帮、西昌帮、宜宾帮与本地帮。生活单调,一腔血气一身蛮力无处发泄,虽然常常饿着,也要殴斗。刘建设说:“打到流血受伤是轻的,打死一个人,不过多加半年刑。”跟许多人一样,刘建设挨过揍,也揍过别人。学习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没有比劳教所更合适的地方了。

放出来已是1990年,世道大变,有钱人多起来了。刘建设跟朋友们终日混在一处,糊里糊涂过了一年。

1991年,院子里有户人家失窃3000多元,怀疑来怀疑去最终聚焦到他。“其实冤枉,那单活真不是我做的,可账最后还是算到我头上,谁让我就是干这个的呢?!宣判的时候,没有讲金额。”他温和地、充满理解地说。

这回上山,工作内容改成采茶。经过七八天的培训,劳教人员就可以下地作业了,慢慢加量,最后生产任务稳定在每人每天采25公斤原叶。

刘建设落下腰伤是一次下山拉化肥。他像一头牛一样拖着板车奋力向前,却没留意脚下,被大石重重绊倒,爬起来时,腰已动弹不得。于是因祸得福,从此没有生产任务,专为管教代班看人。他表现很好。

几周后有人带信给他,山下老娘病重。劳教比不得度假,没有请假的先例,可母亲只有一个,吃了一辈子苦,也为自己受了不少人间的白眼,若最后一面不得见,那是大不孝。

刘建设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逃下山来,直奔母亲病榻。这一冲喜,母亲倒是转危为安,他便也不再去想归队的事了。

那时候A市新出一种赌博机,翻牌比大小,据说摸到做手脚的门道,可以有大来去。刘建设于是天天泡在游戏机房,试了几十把,都是输。

叶雯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李宗陶 责任编辑:陈心仪_NX25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传前女首富花200亿港元买和平分手:身价缩水近半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