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口水军团

2015-09-28 14:04:23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1997年,作业没写完,老师把本子甩在他脸上,他用杭州话最脏的一句骂了回去,直接退了学。父母急得直跳脚,他却觉得自己屌爆了。

董磊在杭州生活了33年。他掌管着一家公司,拥有一位漂亮的妻子,有着大多数城市中年人的身材,他在茶馆或者咖啡厅约见生意伙伴,把各种项目挂在嘴边,最近他尤其喜悦,因为不多久他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

他的生活原本没什么特别,直到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一天晚上在杭州滨江的一家星巴克里,他和几个认识十几年的朋友穿戴整齐,很商务地聊着天——说的是普通话。在一个常见地每个人都突然沉默地时刻,快十年没见的朋友明明说了句:“我们不要这么正儿八经地吧。”每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一起站起来走出了门。他们去了一家大排档,聊到了凌晨两点,就像当年一样——12年前,他们是同一个乐队的成员,用着本地方言在唱歌。

他们决定在2015年再开一次演唱会。

杭州味儿

杭州齐心里被两条马路家在中间,其中一条叫延安路,另一条叫东坡路。董磊的父母在齐心里长大,一个住在齐心里28号,另一个在27号。这里以前属于杭州的中城区,现在变成了上城区,走路去西湖,只要五分钟。巷子出来,右手边是“浙江老字号”——浙江胜利剧院,对面是龙翔服饰城。阿董的外婆就住在沿街的老房子里,尽管窗门紧闭,外面的汽车声、嘈杂的人声,服装店门口的高分贝音乐还是会从窗缝往屋里钻。

董磊还能记得小时候的生活。这栋80多年的老屋没有厕所,白天要去公共的卫生间,晚上就先尿在夜壶里,清早再去倒。内衣都晾在屋檐下。巷子四四方方的,小孩常在里面玩追赶的游戏。巷子里阴凉通风,坐在家门口的竹椅上,听不到外面的车马声,只有老风扇“吱吱吱吱”地转。吃了饭,洗碗,间或听到用水涮锅的声音,洗锅的水倒在门口的下水道里。

杭州齐心里 (图/李虹亭)杭州齐心里 (图/李虹亭)

那会儿的杭州街头被四大天王的歌曲占领。小学五年级的董磊并不感兴趣,他在广播里的一档音乐节目里听到Kris Kross的Rap歌曲《jump》。他感觉 “这太牛逼了。”唱这首歌的是两个小孩,一个12岁,一个13岁,跟他的年龄差不多。

他整天跟家里嚷着要买电吉他。他父亲是普通工人,家里条件一般,“有一天,他突然问我二手电吉他要不要。当然要啊!于是他兴冲冲骑个自行车就出去了,我记得那天还下着雨,后来他真背了一把电吉他回来。”

音乐似乎让他在青春期似乎比别的小孩有了更多依仗。1997年他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没写完作业,老师把本子甩在他脸上。他直接用杭州话骂人最脏的一句骂了回去,这让他直接退了学。他们的父母急得直跳脚,他却觉得自己屌爆了。

本地乐队

杭州成了他的游乐场。董磊当过餐馆服务生,做过迪厅DJ。1997年他在杭州舟山东路开了一间服装店,在那里他见到了吴琼。“他是我初中同学的邻居,比我大一岁,学画画的。我们一起卖过画,一起组乐队租排练房。他是鼓手,我是吉他兼主唱。”

两年后,19岁的冯飞也辍学了,他在舟山东路的一家琴行里帮忙。有一天,一个瘦高个来琴行租排练室,他比冯飞高一个头,两人坐下聊激流金属、聊死亡金属、粘合,聊那些实验性质的音乐。两人一拍即合,拉来另外两个朋友,组了个乐队叫“精体毒虫”。瘦高个名叫汪洋。

董磊生意很差,冯飞和汪洋相遇的时候,他的服装店已关门一年有余。他当了酒吧“东部小镇”的驻唱歌手。那时卡拉OK是前台点歌,后台有人放碟片,放碟片的服务员叫老严。有天下了班,阿董看到老严他们在玩乐队、排练,其中,鼓手的节奏感不强,排练不是很顺畅。阿董说:“我来试试吧。”15年前的杭州,玩地下乐队的就那么几十号人。这群人组了十几支乐队,一个人常常在好几支乐队里分饰不同的角色。

当时杭州的地下乐队主要做摇滚,说唱风(饶舌、Rap)并不流行。董磊和吴琼听了很多英文说唱音乐,他俩常捧着一部英文字典,听到不懂的词儿,就翻开字典。阿董说:“我X,居然是这么垃圾、这么水的词,老黑也没什么高深的内容嘛,他们就是flow(注)好。” 他们尝试用普通话写歌,发现怎么唱都很难听。

有一天,董磊和吴琼碰过上了同圈子里的冯飞和汪洋,四人都在杭州市井的地方长大,凑在一起,就是杭州最草根的聊天形式,脏话、黑话层出不穷。

他们聊到了hip hop。

“黑人唱俚语那么牛逼,杭州话凭什么不行?”
“据说杭州话骂人是国骂中最凶的一种。”
“用杭州话来玩说唱,你们觉得这个这个想法怎么样?”

他们在董磊家里录了第一首歌。一台电脑加一个话筒,旁边两台音响。没人戴耳机,所有伴奏、延声都直接录进去。半夜两点录完,上传到论坛,几个人再勾肩搭背去吃夜宵——上传的歌名字叫《人儿登》,杭州话的意思是神经不正常。一个星期之后,他们的第一首歌在杭州出名了。

“我当时听到眼睛都直了,” 20岁的明明那时候是浙大音乐系钢琴班的学生, “我靠杭州话还能唱Rap。” 他立马给阿董留言:“我要加入你们。”他做了一首歌的小样,传给阿董,这首歌就是后来很多人能跟着唱的《贱儿饭》(意为白吃白喝)。五个人见了面,给自己的乐队起名叫口水军团。

沈燕妮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李虹亭 责任编辑:沈燕妮_NX332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务正业"的浙大姑娘玩上了央视舞台 还成了网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