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生子这件“小事”

2015-10-28 12:29:42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这是一个“女神经”备孕、怀孕、生子的有趣故事。

沃土

他说,结婚当然要生小孩,不生小孩,结什么婚?

她在旁边幸福地笑了。仿佛两个人真的是为了生一个小孩而结婚一样。

为了生小孩,她提早进入状态,而且在某些人看来近乎神经质,其实,无非是把一项耕种事业看得很神圣嘛。

听朋友忠告,去药店里买了一瓶叶酸,一天吃下去一片,然后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尽管,尽管那还是一块空地。但是,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母亲,一个优生优育的文明妇女,她要把这块空地收拾得尽可能的肥沃,健康。

因此,她必须要去做一个产前检查。虽然一年都难得感冒一次,但是不感冒并不代表身体棒啊,身体棒也不一定可以生小孩啊。

于是,她找了熟人的熟人,去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医生。医生是一名教授,中年,权威,在妇产科的公开栏里介绍她发表很多学术论文,带领很多重要的研究课题。

熟人适时地为她插了队。

你怎么啦?教授头都没抬。

我想生小孩啊!教授终于抬了一下头。

不孕啊?

不是,只是想生小孩,做一个检查,看是否合适生小孩。

你要做什么样的检查?

生小孩要做什么样的检查?

很多啊,B超、抽血,一系列的。

哦。

那就都做吧!教授边说边开出一叠单。然后,她躺上那张过去只在A片里见过的妇科检查床,一张奇怪的床。教授像一个熟练工一样,提取了部分检验样本。

她小心冀冀地拿着样本,并且不好意思地把它藏在背包下,送去检验。边走边想,教授和普通医生的不同在哪里?刚才教授给她检查的时候,很快,非常快,快到她仿佛没有什么感觉。没错,高手出手,就是没有感觉!

当她到一叠化验结果送到教授手上时,教授点了点头,你老公来了没?

没有。

叫他明天来。

良种

尽管他一晚没睡,还是在早上7点钟被拉下床。今天要去见教授。

她一切没有问题,如果他也没有问题,那么,就可以春耕生产,大干一场啦!所以,事不宜迟。

他无助地拿着样本杯,在医院里走来走去。他的心中有一个疑团,一个解不开的疑团。就在他感觉得人来人往中没有谁可以为他解惑的时候,他回去找教授,从一群大肚婆的包围圈外突围到教授面前。

教——教授,这个“精液图文分析”的样本,是不是就在厕所搞定?

是的。回答斩钉截铁,教授就是这么权威。

于是,他开始了新一轮更惆怅的徘徊。走进一间厕所,他听到旁边厕格里的人在用尽毕生的力量发着“恩、恩、恩”的声音,他暗骂了一声,真没有公德心,来到了医院都不治便秘。

于是,他换了另一个楼层的厕所,他看到一个男人拖着另一个男人走进同一个厕格,虽然,他也知道他们一个正在打吊针,而另一个正奋力举着盐水瓶,但是,他还是不适,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出来。

于是,又换了更上一层的厕所。

于是,又换了更上一层的厕所。

回去吧。医院真是太没人性了,太不人道了。他向她充满人性的请求道。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性,遇到困难从不轻易放弃。

我再去问问教授该如何办!

她气喘呼呼地跑回教授的门诊。

教授,我老公,我老公,他在厕所是不行的。看旁边人哄堂大笑,她补充了一句:厕所似乎脏了点。为了不得罪教授,她连医院的厕所的坏话都不敢理直气壮地说。

脏有什么所谓,又不要他躺下去。

可是,平时都是躺下去的啊!

那你们去开个钟点房吧,医院的康复酒店,三星级。

他去酒店的前台开房,她远远地站着。钟点房,钟点房的宿命就是为了干那事。和一个男人花钱开房去干那事,她逐渐觉得无耻起来,哪怕那就是她自己的男人,她的合法丈夫。

怪,感觉很怪。

难,难度依旧很高。

钟点房里,他们费了一个小时才让那充满希望和羞涩的样本到手。她一激动,手一抖,悉数倒在酒店的洁白床单上。然而她几乎毫不迟疑地把蝌蚪们弄回杯里,出手极其之迅速,连她自己都没看清楚动作。顶着中午的烈日,她把那珍贵东西半遮半掩地送到检验室。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亲爱的种子,它们优秀吗?

教授看了看化验报告,说,它们活的数量是够的,但是,不动的,又还没有完全死的数量不够多。

那就是说,要死不活的不够多?

对的。

那怎么办?

吃药。枸杞地黄丸。

她没敢说把种子们倒在床单上的事,实在开不了口。

吃点枸杞地黄丸算什么,有病治病,没病强身!

每天早上醒来,她把一根体温计压下舌头下。不说话,不动,也不让他说话,也不让他动,因为那会影响她,进而影响她的体温。她每天的体温被记录下来,排成一条曲线,曲线的高低代表她的生理走向。就像农民查看天气一样,某一天,会是最适宜播种的一天,值得珍惜。

于是,她经常咬着体温计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经验人士告诉她,平时最好别做,排卵那两日,要多做。如果不行的话,你要去庙里求求神。我嘛,一直要不上,后来去求了神,就怀上了。听别人这么说,她第一反应联想到两个字“神棍”,她害怕“神棍”,确切地说,是害怕关于“神棍”的想像。

她不好意思地问经验人士,你老公有没有做检查?

有啊。

那玩艺,是在厕所里弄出来的?

不是厕所,难道还是在酒店里?我老公开始也有点为难,不过十多分钟就搞定了!

唉,真是山外有山。

后来,她只要遇着生了小孩的女人就问:你老公有没有产前检查啊?80%地回答说有,而且,下一步的回答100%都是:在厕所里搞定。

山外全是山啊。

就这样,他每天吃着枸杞地黄丸,她每天早上嘴里含着体温计,享受着不设防的性爱。

于是,出了状况。大姨妈这个老朋友不来了。

她极不好意思地去买验孕棒,就像第一次买卫生棉一样。她觉得微不足道的尿原来这么神奇。她握着验孕棒,就像握着魔术棒,小心地伸向那神奇的液体。二道红杠。那哪是一泡尿啊,简直就是神仙之水!

叶雯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曾无艳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八旬老汉菜地里捡到大龟 专家:切勿放生 可以吃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