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军阀混战

2015-11-04 11:36:46
5.11.D
0人评论

前言 20世纪前叶,中国和美国正处于一个交叉点上,这是一个古老但衰弱的古国和另一个年轻但强大的新兴国家的一次相遇。在本书中,跟随史迪威——一个古怪但却真实的英雄、美国最伟大的战区指挥官之一,我们见证了那次历史性的相遇,它代表了美国试图使中国跟自己更相似的努力。这篇文章节选自《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本书为1972年普利策新闻奖(非虚构类)获奖作品。

史迪威在加利福尼亚时是在卡梅尔度过1920年的暑假的。他在门多西诺岬角处购买了五块土地,准备把这个可以俯视海洋的地方作为将来的安家之地。他在7月被提升为少校之后,带着全家与豪斯福一家一道于1920年8月5日乘船去往中国。

9月18日,他们乘坐的陆军运输船在黄昏时绕过山东半岛,玫瑰色的斜阳映衬着曲折的海岸线和中国帆船的棕色的、像蝙蝠翅膀一样的帆。两天后船进入秦皇岛,这是中国本土靠近北方边境的一个开放口岸,也是长城跟大海相接的地方,这里的渔民伴着悲凉的号子一天两次收起他们的渔网。这些旅行者往南经天津再坐火车走250英里就到达了目的地——华北平原上的著名城市北京。

史迪威美国将军史迪威像

史迪威用开始的十天时间找到了安家之所,还走遍了这个作为世界最了不起的都城之一的北京。在这里,老式的达官显贵与贪婪的冒险家混杂一处,各种改革的谋划和希望让当时新共和的中国兴奋不已;外国人养尊处优,过着安逸享乐的生活;精美的大理石制成的天坛则静静地仰望着天空。护城河内是紫禁城,屋顶是代表着帝王的黄色琉璃瓦,皇城里面有三个人工湖,湖内有很多小岛。岛上有宝塔和雕梁画栋的凉亭,还有最后一个皇帝被他姑母囚禁的宫殿。湖岸边长满了枝条拳曲的柳树和柏树。此外,这里还有镂空的岩石造的假山,其景象是中国画家所喜爱的。据说在其中一个湖里捕到的一条大鲤鱼还带着一块金牌,上面刻着15世纪明朝永乐皇帝的名字。

上层人士的住宅都有围墙围着。每个都有庭院,里面有荷花池和茶室,盆栽的牡丹,经几百年流水不断侵蚀的镂空的岩石,墙上还开有一个月洞窗。那些没有弹簧的、有顶篷的马车在石子路上颠簸着,来自西北的骆驼带着沙漠的傲慢慢慢行进,而穿着深黄色袈裟的和尚则站在喇嘛庙的红色圆柱旁。横扫平原的沙尘暴时不时地折磨着这座都城和这里的居民。在城墙以外,北京平原还一直延伸到颐和园和西山脚下,碧云寺和其他寺庙就掩映在西山的苍松之中。玉泉山的泉水流下山后一直流入紫禁城的湖里和护城河里。

在使馆区有外国人的住宅和宾馆、马球场,街西头有威严的美国公使馆、高大的银行和办公楼,但是这里并没有上海那种喧闹的商业气氛。北京跟通商口岸的情况不同,这里的外国人甚至跟有教养的中国人有交往。北京是政治中心,同时也是文化中心。这里有国立北京大学、洛克菲勒家族创立的协和医学院,用庚子赔款创办的清华大学、燕京大学,以及很多其他教会大学。

这里是新文化运动的前沿阵地,其倡导者认为改造中国使之现代化的最重要的方式便是推行白话文。推行白话文可以提高识字率并使民众可以阅读现代报纸;报纸是新近从西方引进的东西,保守派对之深恶痛绝。除了外交使团、记者、教育家和传教士外,北京还吸引了艺术收藏家和汉学家、那些来了之后再也不走了的旅行者,还有一些退休后自愿留在这里的外国人,因为这里的生活优雅安逸而且钱很经花。他们仆从成群,在西山有避暑地,有专对公使们开放的高尔夫球俱乐部和赛马俱乐部,夏天有野餐,冬天可以打野鸡。对外国人来说,北京代表着——正如一个十分怀旧的曾经在此居住的人所说的——“那美好的岁月”。

史迪威一家和豪斯福一家在使馆区外靠近东皇城根的北总布胡同三号合租了一幢中式房子。跟所有的中国房屋一样,这所房屋是平房,是多进的套院,每个院落都是个小四合院,窗户是用纸糊的,没有玻璃。当时这样一座有四个卧室、用餐室、起居室、书房、办公室以及下人房组成的院落每月需15美元,此外,还有相应的雇用仆人的费用。通常一个军官家雇用五到六个仆人,需要约35美元,此外还要给回扣。在中国,回扣在任何交易中都是少不了的。在1921年2月史迪威的第四个孩子、女儿艾莉森(Alison,中文名史文森)出生的时候,他们一家雇用了一个男仆做管事,管家并负责杂事,另外还有一个男仆、两个厨师、一个洗衣服的女仆、一个带孩子的保姆和一个苦力。

语言教官在华北协和华语学校(North China Union Language School)学习。这所学校成立于1910年,最初是为了教授传教士汉语,后来扩大后也招收在中国服役的很多外国顾问、商人以及其他想学习语言的人。这里为300名学生雇用了100名教师,采用的是适于速成的直接听说教学法。第一年的课程每周上五个小时的课,首先是半年的听说以及发音和字意练习。之后是半年的阅读、翻译和跟导师对话。一年结束时学生应当认得约700个汉字并基本能够对话。此外,语言教官还要参加有关中国历史、宗教、经济和时事的讨论会和演讲。语言教官在学习一年后还要学习技术和军事词汇。旅行是其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这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国家,另一方面作为武官也是为了收集情报。每年年末都要考试,在完成三到四年的学习后,作为语言教官应当能够认识3000个汉字并能够流畅地说汉语。

这所学校的创办人和校长威廉?佩特斯(William B. Pettus)博士抱怨说,史迪威和豪斯福在加利福尼亚把口音学坏了,这可能会导致麻烦,因为即使说最流利汉语的外国人也可能遇到困难。爱德华?休姆(Edward Hume)博士是个能说标准汉语的老派人。他告诉史迪威说,有次在乡下他问两个农民到长沙的路怎么走。他们一脸茫然,又重复了几次问话后他只能放弃。当他走开时偶尔听到一个农民对另一个说:“好像这个洋人刚才在问‘这是去长沙的路吗?’”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