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商人都想从朝鲜分一杯羹

2015-12-07 12:12:50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跟中国某个历史时期一样,朝鲜禁锢得那么严,穷折腾,而且做生意信用不好,时常买了货不给钱。”

前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次核试验,据传试爆于当地时间2006年10月9日上午10时35分27秒,时间大约在朝鲜官方宣布准备核试验的一周之后。 此次核试验造成了一次约为3.6级的人工地震,相当于800吨三硝基甲苯炸药(TNT)爆炸产生的烈度。 10多天后,本文作者几经努力进入朝鲜,在非常接近核试验地点的城乡,观察当地状况,并遭遇了一些波折。他以“商务考察”的名义掩藏对这个邻国极度的好奇心,进行了细致到近乎琐碎的观察。 本系列所呈现的,是那场让国际社会哗然的核爆之际,“风暴眼”里波澜不兴的一幕幕,出于诸多考虑,直到如今作者才肯讲述当初的见闻。 本文为系列“窥探”的第四篇。

宾馆大堂,几个中国人正坐在沙发上闲聊。我走上前去,打听哪儿有好玩的地方,大家一齐哄笑。“朝鲜这X地方哪有什么好玩的?”“有好玩的地方我们还坐这儿?”

做医药生意的老赵说:“海边都让铁丝网围着,哪儿都不让去。”指着窗外的山丘,“那山也不让爬。”

经营厥菜的程先生说:“上面是炮兵阵地。”身边另一位先生补充道:“山上都被部队占着,所有的山都不让爬。”

我问:“我在国内听说有很多开放的景点啊,比如琵琶岛。现在也不让去了吗?”

老赵回答说:“琵琶岛让去。那儿不错。不过,远,你要找车。”

正说着,他们的另一位同伴老李提两个塑料桶下了楼,招呼老赵:“走!”

我这才发现老赵脚下也放了两个塑料桶,问他们干什么去。他们说,宾馆里的自来水不能吃,他们要到山脚下打泉水煮饭。我也跟着去了。

出了三兴宾馆向北就是城外,一条土路延伸向山脚。其实,所谓的“城里”也不过是由一些平房和最高五六层的楼房组成,有几条坑坑洼洼的马路。

跟着一辆吱吱呀呀的牛车,沿土路走。收割过的田野空空荡荡,还留着庄稼的茬子。偶尔一个孩子跑过,身影在田地间时隐时现。

可能因为靠近山脚,田地起伏不断,很不平整,被田垄分割成很小的块,从庄稼茬隐约能分辨出曾经种着不同的作物。我感到奇怪,朝鲜的土地都是集体的,为什么不平整成一块大田,统一种植呢?

约莫走了两三公里,来到一个十来户人家的村落。

所谓的泉水,也不过是溪水,当然,非常清澈。

老赵和老李舀水时,一个朝鲜妇女也来打水,看到有人,就站旁边等。我“恶习不改”,拿出照相机,装做给老赵和老李取景,把那个妇女也照了进去。老赵赶紧制止:“别照!朝鲜人忌讳。”

回去的路上,老赵谈起他的医药生意——低价的抗生素在朝鲜进多少就能卖多少,但必须通过朝鲜药管局,老赵的公司,朝鲜药管局占去30%的股份,雁过拔毛,而最难的事情,则是追讨药款。

“朝鲜人看病免费是真的,无论什么病还是住院,全免费。”老赵滔滔不绝,“听说,前几年德国红十字在本地投资了一个医院,设备非常先进,对朝鲜普通民众也是免费,中国人也可以去看病,但收费就非常高。”

回到三兴宾馆大堂,我又问起如何前往琵琶岛,大连来的老张说有国内来的朋友也要去,不如明天找车一起去。他的朋友在大连做糖果生意,这次也是来考察朝鲜市场。

我决定独自在罗津的街头走一走。罗津市就像中国内地的一个小镇,马路宽敞但破旧。走在城市主干道上,我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很久才恍然大悟:一路走来,除了纪念碑和标语牌,竟然没看到一条广告——后来老张告诉我,朝鲜就是一个没有广告的国家。

因如,我当时并没有看出沿街的底层其实有好多商店。由于没有招牌,甚至连摆列商品的大橱窗都没有,我以为都是普通的住家。

走到外事委员会门口,看到远处的“太阳像”,我想那里应该是开放展览允许照相的“景点”。

“太阳像”在半山腰,沿一条宽阔的马路上山,就像对着“太阳像”朝拜一般。走到跟前,是一个大广场,建筑崭新漂亮,但空无一人。“太阳像”在正中间,左边像是一座博物馆或图书馆,右边好像是电影院,门口有女战士握着钢枪的海报。

朝鲜罗先半山腰的“太阳像”

我回到宾馆,去了老张的房间。因为是长住,那间标间里东西很多,如煤气罐、灶台等,还挂绳子晾着衣服。

老张身材高大,也很能聊。他听说朝鲜开放,机会多,就来看看,谁知道一看就是一年多,“朝鲜是个没开发的市场。机会真是多啊,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老张说,他更早的时候在大连政府部门工作,仕途并不如意,于是“下海”,在大连开了三四个销售手机的门面,虽然赚了点钱,但他还是想“搞大的”,所以来了朝鲜。

老张准备去“超级市场”(其实就是集贸市场)买菜,而罗先的“超级市场”是全朝鲜最大的,他想带我去见识见识。

穿过宾馆北边的小巷,跨过一座破烂的水泥和木头混制的小桥,就到了“罗先超市”的大门。这是一座二层楼,前面是一片空地,一辆很旧的大客车和几辆卡车停在那儿,大客车里没几个人,但都大包小包。还有一个小棚子,是书籍出租的摊位,有三五个孩子捧着书或站或坐。

老张指着大客车和卡车说,全朝鲜的人——除了平壤和另外一个特区新义州的——都来这里买东西,每天的客流量超过10万。一层是市场,二层是国营商店,不过几乎没有人到二层。

“罗先超市”的热闹程度让我大吃一惊——到朝鲜这几天,见到的人加起来,还没有这一下子看到的多。

“罗先超市”人头攒动、拥挤不堪。老张一边走一边讲,我们所看到的还只是外围,是有独立铺面的商户,主要经营建材、电器或者大宗批发。

一片空地被开辟为自行车停放处,我感觉有上千辆自行车,在中国这个曾经的自行车王国,已经见不到这么壮观的场面。由于进口和出口同为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人挤成一团。

随着穿梭的人流进入一个大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厂房似的建筑,门上居然用英文赫然标注着“罗先超市”。摊位上的水果、山货、蔬菜一应俱全,价签上的标价几乎都不超过1000朝币。当然,蔬菜、水果的个头和外型普遍不够饱满润泽。

再往里,一圈圈的柜台分出不同的区域,包括各种服装、家用电器、日用百货,应有尽有。熙熙攘攘的人们摩肩接踵。但并不十分嘈杂,似乎朝鲜人连讨价还价都是文静的。

按照我了解的朝鲜人的收入,商品价格都是非常昂贵的。听老张说,这里的商品即使明码标价,也是可以砍价的,当然了,给中国人的价格会比朝鲜人高很多。

从另一边出去,室外是动物交易市场,有家禽,还有牛、兔子和狗。老张问了一只土鸡的价格,大约合人民币三十元。

动物市场南面是小商品市场,我随便拿些东西看了看,基本都是中国制造。

再向南,则是海产品和肉类市场。

左上:罗先市场外围;左上:罗先市场外围;
右上:罗先市场内部人头攒动的景象;
左下:罗先市场门口的橱窗;
右下:罗先市场的书报摊

曾经有报道说,朝鲜大商场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是给外国旅游者参观的,为了营造熙熙攘攘的景象,朝鲜老百姓排着队去大商场购买商品,然后再悄悄退还给商场。但我所看到的“罗先超市”,绝对不是虚假繁荣。

两个十来岁的孩子一直跟在后面,其中一个明目张胆地摸我的上衣口袋(在老张事先提醒下,我外面衣兜几乎没放钱),摸了左边摸右边。我实在受不了了,停下来,转身对着他笑。

他倒并不尴尬,指指我的口袋,又伸出两个手指作夹香烟状。我掏出烟,两个孩子一人一支。

这两个孩子刚走,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又跟上了我,他背一个双肩书包,一颠一颠的。我停下来看他,他就站一边看我,我一走动,他马上紧跟过来。

我摸了摸,外面口袋里还有一个五角的硬币,掏出来给他。他接过来看了看,却还给我,指指我内衣的口袋。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把硬币硬塞给他:“人民币。”他接过去了,却还不走,又跟了我好半天。

走出市场时,我注意到大门旁放了一个小黑板,用粉笔写着朝币兑美元、欧元、人民币和日元的汇率,当天人民币兑朝币为1比375。老张买东西时都是按1比400算的。

晚上在老张房间吃海鲜。还叫来程先生以及老赵。

老张说,程先生在朝鲜做厥菜贸易已经8年了,生意很不错,每周都要向南韩发货,罗先港至南韩的货运航线非常繁忙,都是中国船,有时候每天发100个集装箱,货主都很难抢到。

程先生五十来岁的样子,话不多,听老张夸他,也只是抿着酒微微笑。

“朝鲜做生意成本低,罗津市中心的楼房卖给朝鲜人才三十美金一平方,给中国的合资公司批的建设或生活用地,才十五美金一平方;生活方面,没有污染,环境也好。”老张感慨道。

老赵却说起对朝鲜的不满,禁锢得那么严,穷折腾,跟中国某个历史时期一样,而且做生意信用不好,时常买了货不给钱。

老张告诉我,他每天早上锻炼都要跑到“太阳像”前三鞠躬。

老赵就在一旁笑着说他神经病。

“不管怎么说,金日成也是和毛主席一辈的,鞠个躬是应该的。”老张辩解道。

三兴宾馆旁边有一家比较显眼的商店,显眼之处在于有两个大玻璃窗,宽大、整洁而明亮,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不过,商店经常不开门。

老张说,这个日用百货商店的老板也是中国人,租金每个月大概一万元人民币。

中国人开的商店,主要是从中国进货,然后批发,即使这么大的店面,零售也只是补充。

马路对面居民楼的一层,有一家不显眼的商店,也是中国人经营,老板告诉我,当然什么赚钱卖什么,其中卖鞋的最多,他觉得能达到70%。刚开始过来经商,利润非常高,现在中国人来得多了,就不太行了。

老板说,价格低廉的中国低端商品,在朝鲜很好卖,但也要用心,毕竟朝鲜人对耐用性很看重,一身衣服要穿很久,此外,朝鲜年轻女孩也追新潮,要为她们提供既新潮又“含蓄”的式样。

这位姓赵的老板前几年主要经营电器,如电视机、录像机、VCD,“销路相当不错”,但是从去年开始,当地政府要求所有出售的VCD和DVD机都不允许带射频头,他当时手上还剩八十多台机器,硬是自己拿螺丝刀把射频头一个一个地卸掉。

之所以有此规定,据说是有一家看黄色录像或违禁的节目,整个一栋楼的居民都收到了信号,一下子逮住不少人(2004年当地召开公开审判大会,有些人的罪名就是看韩剧)

我信步进入一个书店,空间非常大,其中一个小柜台的书都很脏,是可供出租的,几位年轻人在书柜前翻看。售卖的书标价都很便宜。听老张说,这些书可以卖给中国人,不过要经过他们书店盖一个特殊的章才能带出境。

午饭又是在三林子的罗春饭店吃的。在二楼雅间遇到几个中国人,老张说,他们属于修建中朝之间公路的湖南公司,两边政府在扯皮,他们在这已经住一年了,还是没有开工的迹象。

吃饭时,老张教了我几个朝鲜单词:“糟蹋”是好、夸奖的意思,“村妞”则是年轻漂亮的姑娘……

吃过饭,我又随着老张去逛罗先超市。大门口的人流中站了两个人,其中一位穿着呢子中山装,背着手,应该是个干部。旁边一个像是中国人,拿个数码相机在照相。

老张催我:“你不是要照相吗?快呀。”

我马上掏出照相机,对着人群摁快门。从大门口的蔬菜区,到大棚里的小商品、服装区,既然开了头,我就使劲照。不过还是遇到了麻烦:在服装区,一个妇女看到我在照相,一边大声喊着叫人,一边伸手抢我相机。我护住相机,伸出大拇指说:“糟蹋!”赶紧挤进人群脱身。

网易“人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 thelivings@163.com,否则将被追责
本文图片全部由作者提供
题图:关斌斌(网易插画师)

叶雯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雨声 责任编辑:陈心仪_NX25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传前女首富花200亿港元买和平分手:身价缩水近半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