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友好寝室女生照料的男生们

2016-03-04 16:50:29
2016.03.04
0人评论

前言生活中,视障人士会得到健视者的一些帮助,但是,真正的理解与沟通在彼此之间还是奢侈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黑暗中对话”,这是一家于1988年设立于德国的社会企业,2011年获准进入中国大陆,所谓“黑暗中对话”,是把健视者置于完全的黑暗,这时,他们需要的是那些习惯于黑暗的视障人士的帮助。活动中,各行各业的体验者根据培训师的引导和指令,在黑暗中完成品咖啡、做游戏、表演节目等动作。“我们想建立一个打破隔阂,平等对话的平台。”作为培训师之一的张平对我说。作为这种体验的延伸,我要讲述几个视障培训师的故事。

2003年,张平被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录取,这是华师大招收的第二届盲生。学校安排四个盲生住同一个宿舍相互照顾。

对于大学,张平有过很多向往,虽然给盲生的专业都是指定的(当时只开放特教专业),但他依旧对独立生活满怀憧憬。“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一定可以有不同的尝试。”他想。那时的张平并不知道,“处处都是限制”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但凡上课,张平总是早早赶到教室,坐在第一排。然而开学第二周,当他们领到教材,大家登时就傻眼了——厚厚的书翻开来,竟是光面的,根本摸不出纸张上印的是什么。尽管学校拿出了“亡羊补牢”的方案——请志愿者帮助提供电子化的教材,但大学里依旧有不少老师讲课不按教材。盲生无法看到板书,碰到这种情况,校方还有一个补救的方法——考前圈画重点。

普通大学的盲人大学生。(资料图)普通大学的盲人大学生。(资料图)

上了一学期后,张平发现,如果目标仅仅是毕业拿到学位,那简直毫无难度可言;可如果对自己有很高要求,即便门门考试都得到A,也无法和其他同学一起公平竞争奖学金,按照当时校方的规定,盲生之中遴选一位授予最高为三等奖学金,不允许参评二等和一等奖学金(或许因为其他健视的学生认为“不公平”,因为在他们看来,盲生的考试难度低,而且免修高等数学)

张平真正心仪的学科是理科,“虽然学校不允许盲生选理科专业,但是可以去旁听嘛!”于是,和上公选课、专业课一样,张平总是早早来到教室,占据第一排的位置,可是,一旦遭遇做习题和做项目的环节,他就跟不上了。

除此以外,大学期间张平的好友几乎都是盲生或盲人圈子的朋友。也不是说没有机会和其他健视的同学交朋友,但张平总感到他们只是被委派来“照顾”自己的。

大学辅导员曾想出一个联谊的点子,以寝室为单位,相互结对子。和张平寝室结对子的是一个女生寝室,按照辅导员的要求,每个月两个寝室的同学必须一起吃一次饭。和女生们一起吃饭的感觉很好,如果下馆子,她们还会帮张平等人把菜夹到碗里,期间聊聊教授和同学的八卦。吃完饭后,她们把张平等人送回寝室楼下,女生寝室的室长会问:“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待张平他们说“没有”,四个女生便说声“再见”后离开,直到下个月再打来电话:“一个月到了,一起吃饭吧?”

张平觉得,这似乎和真正的朋友差了一些。

最开心的时候是期末考试结束,全班一起去KTV通宵唱歌。唱歌的时候盲生们没有障碍,大家很平等,这也是张平难得“放肆”的时候。可就和联谊的女生寝室一样,唱完了也就散了。

后来张平转念一想,大家的生活也没有交集,其他健视的同学喜欢打球,参加各种社团活动或忙着谈恋爱,而张平他们喜欢在机房里听有声书,玩盲人的电子游戏。“大家连浏览的网站都不同,怎么会有共同语言呢?”

到了大四,同学都忙着实习、落实工作,张平等人成了看起来最闲的一群人。学校安排张平等人去辅读学校(招收智障学生)见习,但辅读学校的老师似乎认定盲生只是过来“走走过场”,所以每天就安排他们做一些可有可无的活儿,比如整理资料,最多只是领他们去教室听课。

教育专业的学生按规定,在专业见习结束前都要走上讲台上一堂汇报课,但辅读学校也为张平等盲生开了“特殊通道”——“不用上了,都算通过”——听到这项“开明”政策后,张平心里五味杂陈。

由于上一届的盲生是华师大招收的第一届盲生,上海市政府给予高度重视,个别学生得到政府的引荐,被安排到特殊学校工作。然而,随着盲生不再“新鲜”,张平知道,这些成功个例,都没有“复制”的可能。几经找工作的坎坷和挫折后,张平立志为视障群体探索一条道路。

2009年,张平和几位合作伙伴共同开办了国内第一家盲人淘宝店“用心创世界”,售卖各类生活产品,为国内的视障群体提供兼职客服的工作机会。作为“国内首家盲人网店”,各类主流媒体纷纷联系采访。然而没有被媒体报道的是,短短几年后,这家淘宝店就因竞争不过其他网店而被迫停业。

张平一直在努力改变命运,更多大学毕业的盲生反而画地为牢——读完大学,就业出路并没有比盲校出来就做按摩的人好,甚至更窄——一旦读了大学,就更不想回头去做按摩了,结果毕业后只好把自己关在家里,与世隔绝。而盲校的学弟学妹,看到学长学姐的“困窘”,更犹豫着是否选择接受命运,成为盲人推拿师。

张平是最早一批进入“黑暗中对话”的培训师。他做过英语翻译,业余时间编程,开发盲人游戏免费通过网络分享给视障群体,也是视障群体中公认勇于挑战自我、见识广博的“人生导师”。

每一年,张平的另一项任务,就是与迷茫的学弟学妹们分享他的挫折和经验,他给学弟学妹泼冷水,要他们多尝试,不要巴望天上掉馅饼;建议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学生,如果念大学不是出于提高素养的考虑而仅仅为找份工作糊口,不读大学也无妨;但对于家庭条件无忧的学生,他仍然鼓励他们深造。

张平说:“你很难判断四年之后的政策,如果你读了大学,你会赶上四年后的机遇;而如果你没有读,只能一辈子安安分分地做按摩。”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关斌斌/网易插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