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老红卫兵王小点回忆录

2016-07-15 15:08:08
2016.07.15
0人评论

药先生是个有学问、爱讲故事、好吹牛皮的北京土著,唬起人来动不动引经据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这话大抵就是说他的。

如往常一般,聚会上他讲着一个又一个离奇的故事。当我们聊起黑社会时,药先生开始吹嘘他的舅舅,“当年从王府井到景山公园,那一带地盘都是我舅舅的,所有‘佛爷’都得向他交保护费。”

我们不太相信。药先生如果有那势力,何必跟我们坐一起?

质疑多了,药先生不乐意了:“你们知道小混蛋吧?”

“这个知道啊。”小混蛋是文革时期一个著名的小混混,号称“顽主儿”。王朔的《动物凶猛》,还有《血色浪漫》里都有提到过这人,曾称霸北京城一时。

“杀死小混蛋的就是我舅舅,江湖人称王小点!”

人群散了以后,我硬拉着药先生继续聊。不久以后,我终于见到了王小点本人。他刚过60,看起来却远超70岁了,说话已不太利索。

根据药先生的描述和王小点亲笔写的回忆录,我才得以看到他忐忑的一生。

1

王小点是大院里的孩子,第一批老红卫兵。

文革时“砸烂公检法”,警察系统里太多人被清算,取而代之的是军队的人。警察本身是个技术工种,怎么一眼看出谁是贼,怎么审问,怎么堵路口抓捕,军队出身的人没有这些本领。

警察在北京城的消失,给了混混们一个绝佳的施展机会。

小混蛋就是这一时期称霸北京城的。

他联合起南城的混混们,打算和北城的红卫兵平起平坐——在他看来,混混和红卫兵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在王小点的眼里,小混蛋就是个死乞白赖的跟屁虫,根本没有资格融进他们的圈子。

当时,穿一身绿军装是极大的光荣,大院里的孩子都穿父辈或兄长的。而小混蛋那件则是不知哪来的绿布改的,劣质且奇怪;红卫兵们经常在高端的莫斯科餐厅吃饭,小混蛋也去,大呼小叫,就像在吃炒肝和炸酱面。

很快,一场互相“看不爽”的斗争开始了。

老红卫兵和小混蛋之争持续了很久,期间也不乏小混蛋以少胜多的“光荣事迹”,直到一场“战斗”中,小混蛋被结果了性命。据说那是一场乱斗,乱斗的地点有四五种说法。更夸张的说法里,几十甚至几百刀捅进了小混蛋的身体。

王小点始终不承认是自己杀了小混蛋。或许他是真的“无辜”,不过基于他名声早已在外,后来还是遭了罪。

2

王小点其实不姓王,他是少数民族,简化的姓在原语言里有不吉利的意思,父辈们也不敢太过奢望,只希望他的不吉利小点,便取了这个名字。

文革刚开始时,王小点十分兴奋。

那时他上六年级,正准备应对期末考试,以他的成绩根本过不了,马上就面临着补考和留级这般丢脸的事。没想到就在考试前,文革开始了,“后进生”摇身一变成了“革命小将”,高举着“造反有理”的大旗,冲出了校门。

王小点回忆这段时,满脸是对幼稚的嫌弃。就像看到一个小孩,穿上超人套装就想从阳台跳下。

红卫兵第一个任务是破四旧。最初还有原则,不损坏生活必需品,只砸那些“用于个人享受的奢侈品”。比如家里有口商周时期的青铜锅做饭,他们不会管;但有个钧窑的花瓶用于装饰,就会砸烂;倘若里面藏着几百块钱,则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主人。

慢慢地、一点点试探底线,一旦发现没人敢管,很快就肆无忌惮了。王小点就曾抄出一双象牙筷子,拿着主人的户口本去当铺当了钱,换酸奶冰激凌吃。

文革开始了,“后进生”摇身一变成了“革命小将”,高举着“造反有理”的大旗,冲出了校门。(图:Getty Image)文革开始了,“后进生”摇身一变成了“革命小将”,高举着“造反有理”的大旗,冲出了校门。(图:Getty Image)

北京抄得差不多了,就去天津。

十几个人骑着自行车,七八个小时到天津,看到奢华的家就进去抄。后来发现当地居民都被抄得有经验了,所获很少。回京后,得知某某去天津抄出很多值钱玩意儿,心里懊恼,就一群人相约再去天津。

虽然后来因为在当地斗殴被抓到——当时天津的警察全都罢工了,由体育局的教练和体校学生兼管交通和治安。王小点们被国家队的运动员们关在屋子里一顿痛打,吃了很多亏。好不容易放出来,回到北京,见到天津人就打一顿泄气。

谈到这儿,王小点突然脸色一正,说,这当之无愧是中国版的“水晶之夜”(指1938年11月,希特勒青年团、盖世太保和党卫军袭击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的事件。标志着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开始。)。

3

作为既得利益者,风光无限的王小点是绝对不会怀疑上头有问题的。当林彪说毛主席可以活到150岁时,他感到幸福极了——一生若按80岁算,一辈子都可以在毛主席亲自带领下进行革命工作了。

很快,第一批老红卫兵遭到打压。“大串联”之后,很多消息流传开来:比如江青在1930年代是一个旧社会的戏子,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神圣的毛主席同一个这样的坏女人、女流氓在一起。

一股反江青的潮流涌起。王小点也因为污蔑江青同志而被抓了进去。

这次关的时间不长,不久就被放出来了。旧的红卫兵组织已被彻底打散。老红卫兵不屑于与新红卫兵为伍,组成了各个小组织。王小点也重新召集了一批老红卫兵,继续“革命”。

这次的主要抗争对象集中在了这群新红卫兵上。

不久,王小点的组织就和“首都红卫兵第三司令部”起了冲突。对方有1000多人,是江青的拥护者。王小点们在标语上与他们相互作对,平时也用诸如石头扔玻璃的方式持续骚扰。

一次正面交锋后,王小点的队伍被对方俘虏了几个人。

王小点只身前去谈判,对方根本不顾“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传统,对王小点一顿狠揍。好在王小点也布置了一支队伍持续在周围捣乱,让对方疑神疑鬼。几个小时里,他都没松口,一直撑到警察来,搬出不能武斗的“六六通令”,成功救回了兄弟们。

被打得有多惨,就有多光荣。这标志着销声匿迹的王小点重回江湖。

4

那时,学校里也不怎么上课,把一些出身不好的男男女女关在教室里,逼着他们交代自己的问题,和家庭划清界线,每天对着毛主席像请罪。

后来又开始“复课闹革命”,依然没多少人回来,课上也都是用俄语喊“毛主席万岁”,念毛主席语录,跳忠字舞,做忠字操。

王小点怎么能忍得了这么无聊的生活。不过,这个时期没了中央的支持,一群小伙伴只能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很快,他们偷鸡都偷出了经验,最高纪录一晚上偷200多只——用几个大麻袋套住鸡窝的出口,拿着强光手电筒朝鸡头照去,鸡会特别乖不敢叫。手伸进鸡窝,无名指勾住鸡脖子,一使劲就断了。然后扔进麻袋里。

有一次偷完鸡,麻袋里的战利品还有40多只活的,干脆在宿舍养了起来。每天都有鸡蛋可以吃,是那个年代无以复加的奢侈。

他们也试过偷猪,猪聪明的很,没偷成。偷负责派送的牛奶,一车十几桶,验货完偷一桶,搬回宿舍,用酒精炉把牛奶炼成炼乳,哥们几个分着吃。

5

随后,小混蛋在“乱斗”中死去。

小混蛋的死虽然在江湖内风声很大,但毕竟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混混,警方和百姓都没太多反应。大家的生活被更切肤的上山下乡转移了注意力。

杀死“小混蛋”的那个人

很快,王小点插队去了吉林,刚刚学会做农活不到两个月,就出事了。

那天,王小点刚倒完马粪,突然接到通知,所有知青集合,说是有北京的领导过来训话。点完名,领导拿出一张纸,命令警察“将现行反革命分子、杀人犯王小点抓起来!”

王小点来不及反应,就被五花大绑起来,捆在了一辆早就备好的骡车上。

他一路反抗,问凭什么抓他。

警察不理他,说“你自己犯了什么事自己清楚。”

实在拗不过王小点愤怒的质问,警察慢条斯理地回答,“我看你长得像杀人犯。”

王小点看对方根本没打算讲理,不作声了。

回到北京派出所后,警察们只让王小点快承认杀了谁。当王小点质问“谁死了”,“你们到底说我杀谁了时”,他们也不回答。

动乱的年代,警察大抵见惯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反革命案,也并没有提出什么质疑。然而,王小点还在北京监狱里待了两年。

一直到1979年平反,王小点的档案里也只有一个盖有军管会大印的释放证明书,没有任何别的资料,甚至连口供笔记都没有。

6

就在王小点进进出出局子的时间里,林彪发布“一号命令”——战备疏散北京城内所有的未决犯。王小点被转移到河北一个小乡村里。

转移途中,厕所是露天的,只有一个位置。所有人排成一队,不论男女轮流上厕所。后面的人就在队伍里看着。

王小点觉得全完了,人类仅有的最后一点尊严荡然无存。

河北的警察比起北京来无法无天得多。时刻举着手枪,不管你提什么要求,只说一句“老实点,不老实就崩了你。”面对枪口,更是没什么道理可讲。

此时的未决犯,已改名叫劳改犯。所谓劳改,就是做各种各样的农活。一些本需买个驴子的活,现在全由这群免费的劳力完成。

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穿着统一的灰色衣服,背后和胸前写着大大的“劳改”二字,身上散发着尸体和粪便的恶臭。

每天只有七两饭,经常两个人分窝头。窝头硬得掰不开,就用尼龙袜勒成线慢慢割开。

有刚刚十岁的孩子,因为父母没钱让他上学,又想找个人管,就送去了毛主席思想培训班。这孩子总逃课,为了杀一儆百,也被当成反革命送进了劳教所。

还有十一二岁的小乞丐,上肥料时偷懒,被管教把头按在粪水里喝了满腹。

劳教所里一共十三个女劳改,其中七八个都去县城做过流产。“做事”的时候,王小点“撞见”过三次,完全没有避讳。

王小点坚信这是一个人间魔窟。什么大院子弟、革命小将,什么两三条街的地盘、偷鸡偷猪大闹京城,什么手刃小混蛋、只身谈判红三部。如今只身在一个根本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农村劳改,还不是被欺辱得毫无还手之力。

想到当年自己也将数不清也记不住的同胞送入了这样的境地,让他更加难受。

7

好在王小点之前在江湖里混过,一嘴油滑,一身力气让他撑了下来。关了整整七年,终于放了出来。

王小点毫无脾气地按程序申请平反。后来做了些小生意,没成功。又找了个机关单位,现已退休。

早年间吃的苦太多,一身病。糖尿病晚期,一只眼已经看不见,一条腿也动弹不得。

平反后他结婚生子,育有一个儿子,80后,在做公务员,与众多爱国者一样,努力表达着对国家的仰慕之情。王小点依旧心怀的怨恨,似乎对这点十分不满,父子之间经常吵架。

有一次和儿子聊起80后,又因表达了长辈式的不满而吵了起来。

儿子的一句话,让他此生都平静不下来:“我们这代人,手上可没沾过同胞的血。”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报道,王小点,大名王南生,1949年出生于南京,其父王文轩曾任国防部五院(七机部前身)副政委,开国少将,文革后出任中纪委委员;“小混蛋”本名周长利,为北京西城区积水潭、新街口一带平民子弟顽主的首领,1968年6月23日在北京动物园被杀。——相关文章《文革北京老红卫兵追杀"小混蛋"事件前因后果》)

文章转载于公众号:中国三明治(china30s)。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转载请联系原公号。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网络图
【写作工作组】破茧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