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从80万挣到8000万

2016-08-01 20:50:33
6.8.D
0人评论

前言2012年,中国股市大盘逼近2000点,一位普通的程序员开了户。从80万到8000万,再回到3000万。在最辉煌的时候,他过着怎样的生活?在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之后,他又去了哪里?该篇为《股市赌徒》的上篇。

高高挽起的发髻,灰色T恤,碎花沙滩裤,一双粉红色休闲鞋。第一次时见面,徐宁的装束跟我预想的出入有些大。

2015年7月初,我们在黄浦江边一栋豪华写字楼见面。在此之前,我听过他的传说:两年多时间,他用80万挣了8000多万。他是一个赌徒,经常带杠杆满仓操作。这个经常重做仓的疯子更喜欢喊着口号前进:

“要想富,满仓隔夜是条路!”

“逆势死扛,再创辉煌!”

“大牛市剑指两万五千点!”

他也曾说,我们这些人,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

而眼前的徐宁看不出8000万的豪气,也看不出赌徒的张狂。后背紧贴着一个红色背包,小巧玲珑,旧得有些惨不忍睹。我猜,那个背包买回来之后,就没有洗过。

1

2012年春天,徐宁开户。

他没什么金融背景,但留意股票市场已经有些年头。“大学时就看过股票,不过那时候没钱。一两万块钱进场,又没什么意思。”徐宁说,等稍有积蓄,07年到08年的那波牛市已经过去了。

“大盘逼近2000点时,我觉得估值已经比较合理,而且熊市已经持续几年了。从资产配置的角度看,我决定开户,买入一些股票进行投资。”徐宁遵守着自己零星接触的所谓价值投资、闲钱投资的理念,选择的都是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市盈率比较低的股票,但很快发现这种方式明显跑不过大盘。

用80万挣6200万是怎样的体验?

他开始加入各种各样的线上交流群——大多是一些混杂的群体,里面有经验丰富、见解独到的老股民,也有光吃亏不长进的老股民,还有不少骗子。徐宁说,熊市持续了那么长时间,依然活着的老股民“基本上都有一套”,不像现在,都在比谁挣得快。

那是徐宁狂补投资知识的阶段,他保持着很好的海绵心态,一丝不苟地识别、筛选信息。他发现,没有什么人像自己那样选择市盈率低的股票:“如何发现那些在未来可能迎来价格爆发、目前并没有被发现的股票,这才是真正的基于基本面的投资。”这也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理论的翻版。

不过在徐宁看来,“长期持有”是对价值投资理论的误解,短线操作,也不见得就是投机,“散户嘛,不需要标榜自己是价值投资。”

2

作为一个新手,不管是价值投资还是短线操作,每一种听上去像那么回事儿的投资策略,对徐宁来说都都像九阴真经。他一路试验下去,账户上的数字起起伏伏,动人心弦。

入场资金50万,全都是徐宁辛辛苦苦上班,经年累月地攒下来的。他并不是出自富有之家,求学、求职,升职、加薪,过着了无新意的生活。

入场不久,“大盘从2300点滑落到2000点,只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徐宁的初体验而言,这个游戏并不好玩。

阴差阳错的机会,徐宁接触到“程序化交易”这个概念(注释:程序化交易系统是指设计人员将交易策略的逻辑与参数在电脑程序运算后,并将交易策略系统化)。

有人透露,可以用计算机语言,帮助自己在设定条件下进行股票挑选、买入、卖出。在陌生冷酷的股票市场听到“计算机语言”,让徐宁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策略他不懂,但计算机语言,他可是科班出身。当时,徐宁在一家手游公司做工程师,计算机语言是他谋生的基本技能。

就这样,程序化交易像一束阳光,给了在股票市场摸爬滚打不得章法的徐宁以希望。2012年秋天,他完成自己的策略开发,开始用计算机程序进行交易。

不过一开始,情况看起来并不妙。系统不稳定,程序小BUG,再加上工作干扰,总的来说,这个程序化交易新手的表现恰似一个醉酒的大汉,踉踉跄跄不知所往。

回头去看,策略本身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这不用怀疑。而对于所谓程序化交易来说,徐宁犯了新手最常见的错误——他总是手动干预自己的程序。

是的,他编写了交易程序,但做的还是主观交易。

3

市场的残酷之处在于,你需要为自己每一个不当决定买单——真金白银地买单。

基于主观判断的程序化交易,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徐宁交了不少学费。

后来,徐宁总结经验称,自己大概就是亏出一个大心脏。“买完就跌停,百分之八九的亏损。第二天卖掉,继续买,等待它继续跌停。跌停后继续买,等待下一个跌停。”徐宁称自己这是在做心理建设。

没有一个交易者希望买入就跌停,再跌停,继续跌停。但是,同样也没有一个好到天天赚钱的策略,“你只有寻求一个相对赚钱的策略。”而这一路上可能会遭遇很多亏损。如果心理承受不起,结果就会很糟糕。

“我有一个朋友在做期货,400多个交易日(整体)没有赚钱,但他没有改变自己的方法,也没有不遵守既定的策略,在随后的半年翻了5倍。”徐宁告诉我。

赚钱的半年发生在2014年。也有人跟他朋友处境相似,但只熬了200多个交易日,就垮掉了。

2012年的农历新年,徐宁的程序化交易表现趋于稳定。他辞去手游公司的工作,开始全职交易。他修正了策略,戒掉手动干预的毛病,并且赶上了回暖的市场。我没有细问他,哪一条对最终挣钱促进最大,不过他承认,牛市给了自己很大帮助。

2013年7月到2015年6月,沪指从2000点左右一直攀升越过了5000点。期间以2014年5月底为界,前半段沪指起起落落,后半段一飞冲天。

伴随着这波牛市,徐宁的收益曲线一路看涨。最高峰时,他把自己的80万做到了6200万。加上朋友的资金和配资,他的账户总额一度达到1.36亿。

4

如此看来,从80万到8000万的传说不算准确,但并不离谱。

见面之前,我一直在琢磨一个80万闲钱的人陡然有了8000万闲钱,生活和心态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是也会假装不小心把名牌内裤的标签露出来。但徐宁并没有把财富写在脸上,也没穿在身上。

我很直白地问徐宁,赚到多少时觉得“老子现在有钱了”。

可能是对账户总额变化有些习以为常了,他花了好几秒钟想这个问题。“一两千万的时候还是很有感觉,之后就只是数字了。”徐宁说。

“没有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当你的账户每天几百万进出时,花几百块钱的时候就不会费神琢磨了。”不过徐宁的消费依旧不算高,他很喜欢攀岩,打羽毛球,玩儿帆船。每周有3-4天,他都会跟朋友一起运动。

“唯一比较奢侈的运动是卡丁车。我一个朋友很喜欢玩卡丁车,所以我们会一起玩。每次稍微来点兴致,就可能花掉四五百。”这就是徐宁的奢侈消费。最近一年,他来了两趟出国游,但线路和花费都很经济。

“交易这件事,要能够比较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爱好,才能做得很好。其实平静地想想,还是能够认识到这不会是一个常态。我运气好,赶上了牛市。”徐宁解释道。

5

然而,牛市并不是永恒的——这句废话并不是每一个股民都能很好地理解。

2015年6月15日,大盘开始滑落,沪指从6月12日收盘的5166.35,到7月3日收盘,跌至3686.92点。

徐宁大多数时候都是单边做多,割完肉,继续重仓做多。行情不好,他就跟着亏钱。截至我见到徐宁的6月26日收盘,他已经亏掉近2500万。他告诉我,最多的一天,他亏损近700万元。

然而当我们坐下来聊天时,他表现得非常淡定。

他说,最初50万入场时,自己对亏损更加敏感,现在虽然亏损很严重,但心理冲击已经不如以前。他翻出2013年的历史数据,试图证明6月以来的行情跌落并不新鲜。

我小心翼翼地问徐宁,有没有考虑过在行情不好时降低持仓,或者干脆去休假。他明确地告诉我:“不会。”反正都是在股市挣的钱,拿去做别的投资,都不熟悉,还不如放在股市。这是他的逻辑。

用80万挣6200万是怎样的体验?

采访完成那个周末开始,降准降息等利好消息不断释放,但接下来的一周,沪指狂掉506点。我只在周一问过徐宁,其它时间,都没敢跟他聊天。当我周六再尝试联系徐宁时,他告诉我:“这周没什么新情况,就是又亏了点,‘腰斩’正式完成。”

半个多月里,他一共亏了3300万左右。“最多的一天,我手上大概160只股票,收盘前准备统统割掉。收盘后发现139只跌停,没卖掉,停牌6只。”

面对亏损,徐宁会调整自己的杠杆,但并没有停下来。他喜欢用赌博来描述自己在股市的操作。“自从赌博以来”,是采访中非常高频的用语。他对止损有自己的理解:“当你对一只股票做卖出决定时,依据应该是继续持有这只股票概率不利,而不是这笔交易当前是否亏损。止损应该是一个总体控制,再亏会影响你的生活,那就应该止损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交易市场不是那么容易。对于已经在市场内的人来说,科学的方法和傻瓜式的坚持是最重要的。有的人是方法本来不好,有的人是杠杆太高,有的人是面对亏损不能坚持,所以吃肉的时候没吃到,挨打的时候一次也没落下。”

徐宁告诉我,交易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如果做,一定要仔细研究。这个行业肯定是专业的人挣不专业的人的钱。也就是说,没有谁真能躺着就把钱挣了。

当我委婉地提到市面上一些被称为谣言的负面新闻时,徐宁表示,自己不会倾家荡产地跟市场博弈——事实上他已经在6月份的巅峰状态中抽出2000万(含朋友的资金“分红”),用于“改善生活”。所以即便最后裸身而退,他依然是这一波牛市的赢家。

至于亏损本身,徐宁说:“买者自负,出来混,自己还。”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交易门”,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C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