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之后,他还“活着”吗?

2016-08-02 20:29:10
2016.08.02
0人评论

前言 2012年,中国股市大盘逼近2000点,一位普通的程序员开了户。 从80万到8000万,再回到3000万。在最辉煌的时候,他过着怎样的生活?在2015年中国股市暴跌之后,他还剩下多少? 该篇为《股市赌徒》的下篇

徐宁,是一个在交流群里咋呼“大牛市剑指25000点”,面对面聊天却惜字如金的股票投资者。

从2012年开始,程序员出身的徐宁把80万的本金变成了股灾前的6200万。他一直用“赌博”定义自己的投资行为,因为投资认识的朋友则被他称作“赌友”。他的名言是:“我们这帮人,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狱。”

2015年6月开始,股灾不断升级。我却一直惦记着做徐宁的回访。我就想知道他现在还剩多少。

2016年3月初的一个中午,我跟徐宁一起吃完煲仔饭,散步到黄浦江边,聊半年多以来他的变化。那天上海气温超过20度,我们坐在江边的长凳上晒太阳,右前方是陆家嘴鳞次栉比的高楼,沉沉的货轮鸣着汽笛,撵着清风驶过,阳光扑来,惬意得很。

徐宁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依然留着长发,挽着发髻,背一个小巧的户外背包,不过这次的包比上次见他的时候干净,大概新买不久。

1

中国A股市场2015年6月15日开启暴跌,到6月26日,大盘狂跌近千点。次日开始,降准降息、下调交易费用、放宽两融限制等利好不断释放。7月3日,证监会表示中央汇金公司已经入市操作,买股救市。

徐宁喜欢在交流群起哄,但是他对市场的涨跌并不是那么在意——他的策略不以行情定仓位,也不择时,所以他从来不预测市场,顶多瞎猜一下。这波下跌中,一天亏六七百万,对徐宁来说是稀疏平常的。

直到有一天,他开盘浮盈200多万,很快就变成浮亏600多万。6月26日收盘,他已经亏掉近2500万。那时起,他才开始意识到,股灾来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万全的策略,可以永远都只挣钱不亏钱。(网络图)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万全的策略,可以永远都只挣钱不亏钱。(网络图)

和大多数人一样,六月下半月的暴跌来得有点猝不及防。徐宁和太太刚刚在六月上旬定下一套豪宅,付完订金。6月15日,他的太太C从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离职,回家做全职太太。因为行情太好,徐宁有四五个朋友在那之前都辞掉了工作。

C以前在上海一家三甲医院做护士,后来辞职去了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做医疗器械的售后服务。刚离职就遭遇剧烈下挫的行情,看着每天几百万的亏损,C很抓狂,要徐宁减仓,并开始琢磨,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新找一份工作。

相比之下,徐宁要淡定得多,“反正都是赚来的钱”。C要是着急了,徐宁就逗她:“还不都是你(辞职)造成的?”

徐宁的“赌友”W也说:“很多人在市场里待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比如明明是干投机分子干的事,却自己骗自己,说是价值投资者。他(徐宁)对自己有很明确的定位,一个真正的,不折不扣的赌徒。对于大盘的下跌,虽然输钱肯定不舒服,我相信他应该在回测中,已经经历过。”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万全的策略,可以永远都只挣钱不亏钱。

2

那时候,徐宁告诉太太,他的策略有时候就是会亏钱的。

股票不能做空,动不动就来个千股跌停,再牛的选股策略都难免掉进坑里。最多的一天,徐宁手上握着大概160只股票,收盘前准备斩仓,收盘后发现145只没卖掉——139只跌停,6只停牌。

即便如此,徐宁也从未考虑过罢手。

除了股指期货相对现货贴水严重期间,他做多过一阵股指期货,其它时间都是满仓持股。他从不相信有几个人能真正看见大趋势,预测股灾。“真能判断明天股灾,为什么都只是在那里口嗨,不加杠杆去做空股指?”

碰上股灾,账面“腰斩”,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徐宁说自己不会休息,“休息就会错过上涨。如果7月份休息了,到11月份就会懊恼无比。”

到了2015年7月、8月,徐宁又经历了两次触底,超过60%的浮亏,账面资金缩水到2000多万。但大盘稍微回暖,他又开始缓过劲来了。到年底,账面还是在3000万以上。

3

全职在家后,徐宁的太太C想着是不是也跟着研究一下股票,了解一下买卖规则和程序运行的逻辑。这样自己在炒股方面也可以做个“贤内助”。

2015年底,C开始管理一个120多万元的账户。她每天买卖五六只股票,定好闹钟,手动操作——股票都是徐宁的程序筛选出来的。“开始很来劲,每天都看。”C说。

因为太陌生,她经常操作失误。赶上第二天亏损,她会很庆幸,自己头天操作失误没买到下跌的股票。如果第二天股票涨起来,她又会因为操作失误没买到上涨的股票沮丧不已。

转眼进入新的一年。

2016年元旦跟往年没有太大区别,节日气氛席卷朋友圈。但对中国A股市场的股民来说,着实暗藏危机。

节后第一个交易日,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熔断机制首现,市场半天就两次触发熔断关闭了。1月7日的熔断来得更快,十多分钟就完成了。

一个多月时间,C管理的账户大部分时间都在亏钱,每天亏几万块,多的时候一天亏损超过十万。C谈到以前炒股的同事,主刀医生,有时候一台手术下来,先看看股票涨没涨,如果股票大涨,随手就把手术服口袋里的红包扔给大家,让大家去买东西吃了,都不看多少钱。

C还没有亲身体验过这种大赚的豪气,就先亏得没了信心。她管理的账户很快亏到只剩70多万。“天天赚钱肯定很好玩,但是天天亏钱,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她承受不了这种煎熬,放弃了。

“那不是正常人能干的事。”

4

在江边晒完太阳,我跟徐宁一起,约她太太C到就近的一家麦当劳,我们一边喝可乐吃薯条,一边听C讲她记忆中的故事。为了不影响C的发挥,徐宁先端着可乐在麦当劳外面溜达了一圈,等我们聊开了才回来静静地坐在一旁,偶尔佐证一些细节。

听完2016年1月份C的经历,大概可以想象习惯满仓的徐宁状况也不会太好。他的账面资金很快在新年遭遇20%以上的浮亏,回到2400多万。去年底好不容易回到3000万以上,开年就打下来了。徐宁变得有些焦虑。

“亏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亏太久了,亏多了,难免低迷。”徐宁说。

体会过交易中的压力,C变得更理解也更心疼徐宁。她摸摸徐宁的头,说他头发好像都变少了。“()越发觉得,应该对他好点,帮他梳梳头、扎个辫子什么的。”

这时,C的手机闹钟响起。徐宁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专注地操作股票。C不再管那个小账户,但依然定着闹钟,提醒徐宁来操作。

5

徐宁和C都是上海本地人,他们是高中同学,但C表示高中时他们只是一点小暧昧。全职炒股前,他们都是为了住房、改善住房奋斗的上班族,挣工资,还房贷。

徐宁当时管理着一个20多人的团队,年薪近30万。这家公司从五六个人发展到200多人,徐宁还持有公司很少的原始股。因为双方父母帮忙,他们的房贷很快就还掉大部分,剩下的月供两人的公积金就可以覆盖了。徐宁开始研究程序化交易之后,C把家里的钱都给了他,前后凑了80万。“反正输光了也没事儿,不会影响生活。”

那个从80万到8000万的家伙还“活着”吗?

随着程序化交易策略的稳定,徐宁在2013年初辞掉工作,开始全职交易。据C回忆,那时他“多的时候每天有两三百万”。“他本来就喜欢自由,工作就没心思做了。”辞掉工作后的徐宁很快就迎来了A股大行情,日子过得非常顺利。他们到处找房子,选房的标准也随着股票账户资金的增长不断提高。

徐宁在上海的郊区长大,喜欢带院子的大房子,喜欢养狗。要是靠上班挣工资,这个梦想不太容易实现。2015年6月初,他们签订购房合同,在浦东新区购下一套豪宅。新房有100平米的花园。他们已经确定会领养一只快一岁的金毛,装修时徐宁还在地下室做了一面攀岩墙。

6月初向银行出具资产证明时,他们的股票账户有六千多万,八月份贷款下来前再出具资产证明,已经亏得只剩两千多万了。股灾从1.0版升级到3.0版,覆巢之下无完卵,幸运的是,徐宁依然活着。

他去掉了自己在股市的杠杆,但最大限额从银行争取房贷,并把首付之外的房款用来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房贷打折下来,月供跟理财产品的收益大致相当。他说,其实杠杆还在,只是变成房贷了。

6

持续的行情低迷,徐宁投了一部分钱给朋友——“都还不错,至少没给我亏钱”,留一部分存在银行。剩下的都在股市。因为人民币贬值得厉害,他不敢捏太多钱在手里。“存在银行,还抵不过通胀。大家都怕,所以不敢留钱,这也是房价暴涨的原因。”徐宁说。

说到这里,C突然插话说,上海中档房子涨价特别快,徐宁曾经想过,把钱全拿来买房子,买个五六套。“胡说八道!”徐宁带着嗔怒打断了C。

股灾以来,徐宁并没有优化自己的策略,他说是因为懒,也没什么思路。

最近,徐宁拉了一个数学系出身的程序员朋友跟自己一起琢磨策略。他现在要做的是在熊市里面活下来,等待下一波牛市。持续熊市让徐宁聊起天来有些无精打采的。他说,以前一帮“赌友”经常一起玩,轮滑、卡丁车、羽毛球、帆船……现在,做股票的、做期货的都在亏钱,活动少了,开销也明显变少。

财务自由后,徐宁买了一辆50万的车,一套2000万的豪宅。其它方面再无铺张的消费。他开玩笑说,(财富自由之后)变化就是土豪气质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C告诉我,徐宁所谓的土豪气质,就是动不动就“买买买”、“吃吃吃”。其实即便是每天挣几百万,他们“吃吃吃”也就是一家人出去吃顿几百块钱的饭。“他现在用的手机还是我淘汰下来的,(你看)好可怜。”C说。

第一次采访时,徐宁背着一个看起来从来没洗过的包。迪卡侬买的,不到50块钱。后来,他把包洗了一次,还特意发照片给我。

这个包,他去年玩儿速降时摔跤磨破了。他重新换了一个,还是迪卡侬买的,19块9。

“他们那帮朋友都背那个包,一帮千万富翁,每人背一个19块9的包。”C补充道。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交易门”,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网络图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