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嫁给妈妈的情人,她已觉得万幸了

2016-08-30 21:59:19
6.8.D
0人评论

小青是村里的一个漂亮女孩,家里开着一个小卖店。

村里的人常来店里买些油盐酱醋、香烟白酒的日常所需,有的人买完后还会把头伸过简易的柜台,使劲往后门的方向探去,想看看院子里有什么秘密——其实最多只能看见那张破竹床上喝得烂醉的小青爸爸。

最近一次见小青,她看上去已经怀孕6、7个月了。

我看到她拿着蒲扇,挺着大肚子在小卖店里走来走去,或是坐在门前的椅子上,抚摸着肚子,呆呆地望着地面。

1

第一次见小青是在2003年,我的婚礼上。

农村的结婚仪式颇为复杂,其中一项是要请一个女孩托着两碗面给新人吃。给我们托面的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十五六岁的样子,清秀好看,在众多农村孩子中非常惹眼。晚上我问婆婆:“那个托面的姑娘是谁?长得真漂亮啊。”

“那是小青,村里人都觉得这小妮子长得好看。其实她妈年轻时,长得那才叫真的好看呢。”婆婆笑着说。

第二天,我随先生拜见长辈、邻居时,见到了小青妈妈。果然,虽然已四十出头,但气质极好。身材偏瘦,穿着乳黄色上衣,咖啡色长裤,过耳短发,举手投足间有种说不出来的风情。即便是城里善于打扮的女人,也少有人能比得过她。

晚上伯母婶娘们聚在一起聊天,又说起了她。

据说,小青妈妈年轻时就是邻村的美人——俊秀高挑,长着一口难得一见的小白牙,眉梢一挑、眼角一瞟,全是意思,常惹得四里八乡的年轻人到她家门口转悠。

小青妈妈有个傻哥哥,因为家里穷,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到媳妇。本家姑妈四处奔走,终于给他“换”了一个媳妇——用他的妹妹换。

小青妈妈被一辆排车拉到了婆家,看到破败的草房和只有左手的丈夫,哭了一夜。(网络图)小青妈妈被一辆排车拉到了婆家,看到破败的草房和只有左手的丈夫,哭了一夜。(网络图)

换亲一共牵扯了三户人家:小青舅舅娶了一个健壮的山里姑娘;小青爸爸的妹妹嫁给了山里姑娘的癫痫弟弟;而小青的爸爸又矮又丑,还没有右手——右腕处是一个红黑的肉疙瘩,他娶到了如花似玉的小青妈妈。

三家人在同一天办了喜事,每家都是嫁出去个姑娘又接回个儿媳,所以不怎么破费,也没有大张旗鼓。

小青妈妈被一辆排车拉到了婆家,看到破败的草房和只有左手的丈夫,哭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却没有按当地的风俗回门——新娘上吊了。

索性发现得早,救了下来。

婆家人对此十分恼火,小青奶奶当即撂下一句话:“想死就死了?我家的闺女至少得换个活人回来。”说完就把嫁给癫痫病人的女儿接了回来,没了儿媳的山里人家,立即又去小青妈妈娘家,把嫁给小青舅舅的山里姑娘也接了回去。

小青姥姥得信后,匆匆从邻村赶来,一下子跪倒在小青妈妈面前,求她安安稳稳过日子,“我丢了闺女,也没捞着儿媳,这样的日子我没法过。”

起先小青妈妈只是哀怨地看着母亲哭,后来娘俩儿就抱成一团大哭了一场,最后,小青妈妈便乖乖地和残疾丈夫过起了日子。

第二年,小青的哥哥出生了,清瘦的男孩,不料是个瘸子。第三年小青跟着出生了,她手脚齐全,越长越好看。

2

依照伯母的说法,小青爸爸长相丑陋,又为人木讷,村里传言,小青妈妈在小青两三岁时,就和同村的王振红关系不干净了。

当年王振红二十多岁,母亲死得早,和痨病的父亲一起生活。家里虽也一贫如洗,但却长得一表人才。

伯母擦了擦嘴角的唾沫:“平心而论,小青妈和王振红还真是天生一对,长得都好看,就像是和和睦睦的两口子。”

据说两人刚在一起时,曾被小青爸爸抓住过。这个愤怒的男人打过老婆,也把老婆锁在家里不让出门过,可每次小青妈不是抓破了他的脸,就是喝药上吊地闹腾,让全家不得安宁。

久而久之,小青爸爸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王振红来了,就自己出去买酒喝。

再到后来,每逢麦收或秋收,王振红还会住到小青家里帮忙干弄活。

“小青家刚翻盖的房子,去年开张的小卖铺,哪个不是王振红给做牛做马挣下的?要不是王振红,小青一家还不得饿死?她妈那女人,别看了长了一副好骨架子,针线活儿都干不了,小青爸就更不用说了,看样就是个等吃的货。”伯母说。

对于小青父母跟王振红之间的关系,村里人还有进一步的叙述:王振红才是家里真正的男人,而小青爸爸几乎没有资格去“正房”——他就是个摆设,而且他自己也安于这种摆设。

2008年的麦收季节,我还曾亲眼目睹过这“一家人”的生活。

晚上九点多,我和奶奶出门散步,路过小青家门口,就见一个高瘦的中年男人正在拖拉机斗里撑蚊帐。小青妈在一旁递过竹竿,他麻利地把竹竿绑在一起扎成个架子。

蚊帐撑起来了,小青妈妈冲家里喊了一声,就见一个右手长着肉疙瘩的男人走了出来。一手拿着木叉,低垂着头,谁也不看,径直来到车斗前,把木叉往里一扔,就向车斗里爬。因为少了一只手,难免费力,瘦高的中年男人还伸出手,把他拉了上去。

“把蚊帐掖好。”说完,瘦高的中年男人跳下拖拉机,顺手便把车斗关上了。

不一会儿,小青拿了一块床单出来,她打开车斗递给了里面的人。那时的小青已经20岁,绑着低低的马尾,长长的黑发披在背上。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村民们不时从小青家门前路过,小青妈妈边和大家打招呼,一旁跟着的中年男人和小青转身进了院子。栓门声响过,小青家院子里的灯随即熄灭了,车斗里的男人咳了几声,也安静了。

奶奶扶着我的手回家,一路絮絮叨叨:“看到了吧,那个高个的就是王振红,睡在车里的就是小青他爹。这些年,他们家多亏了王振红,要不一个残废,一个女人,外加两个小孩,还不得饿个半死。为了他们家,王振红都四十了,连个媳妇也没找……”

3

再次见到小青是在2012年春节。

那天,我正路过村口,就看到一群人在拉拉扯扯,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姑娘坐在人群中心的地上。这群人七手八脚地抓着姑娘的胳膊想拖她走,似乎是为了不被拖走,姑娘用力把重心往后倾,整个人几乎都躺倒在地上,红色毛衣卷了上去,雪白的后背沾满了泥土。

突然,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跪倒在姑娘面前,哭喊着:“小青,你就跟我回去吧!算我求你了,你非得让我去死才行吗?”

我这才认出,哭喊的人是小青妈妈,而那个年轻姑娘,依稀就是当年面貌清俊的小青。

小青妈妈一哭,边上几个妇女就开始劝。小青呆呆地坐在地上,后来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直到哭得喘不过气,声音越来越小。眼看着只有抽噎两下的力气,几个眼明手快的妇女连推带拉,硬生生地把小青拽上了旁边的面包车里。

晚上我问起婆婆,才知道原来是因为王振红。

没嫁给妈妈的情人,她已觉得万幸了

王振红四十多了,这些年一直来往在小青家,连个媳妇也没找,村人嘲笑他“绝后”。

其实,他何尝不想找个媳妇,可没有哪家的姑娘愿意跟他,一来他年纪大了,二来他和小青妈妈断不了。媒人说了多少姑娘都不行,王振红就打上了小青的主意。

一开始,小青妈妈不同意,可她架不住王振红三天两头在门前大吵大闹,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农忙时节也不去地里干活了,还威胁要和小青妈妈“断了来往”……小青妈妈拗不过,只得答应了下来。

“小青妈妈真同意了?小青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啊!”我实在忍不住。

“她耽误了人家王振红一辈子,就不该让闺女替她补偿人家,顶个债吗?”婆婆答得慢条斯理。

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4

那些年,小青已经和后巷的一个小伙子谈恋爱了,但因为王振红的“惦记”,小青妈一直不同意,几年时间拖拖扯扯就过去了。

眼瞧着小青就要过了嫁人的年纪,为了躲着王振红,小伙子出主意,要小青去她山里的姑妈家躲一阵子。

当年为了残疾的哥哥娶媳妇,小青的姑妈嫁给了山里的癫痫病人,姑妈可怜小青的遭遇,就收留了她。家里人以为小青失踪了,翻天覆地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什么结果。

在姑妈家日子待久了,小青非常想念家里的瘸子哥哥,就偷偷用公共电话给哥哥的小卖部打了一次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姑妈家,要他照顾好父亲。

不料,瘸子哥哥转身就把小青的行踪告诉了妈妈。

听到风声的王振红去小青的姑妈家闹了两次,小青每次都藏得很好,王振红找不到人,只好悻悻而归。可回去以后,不是吵,就是摔家什,甚至躺在床上绝食,搞得全家鸡犬不宁。眼看就要过年了,小青妈妈实在不忍心,就决定要把小青找回来。

小青妈妈和几个本家突然出现的时候,小青正在姑妈家包饺子。他们生拉硬拽把小青带上了车,因为是亲妈出面,姑妈也无计可施,只能倚着门叹气。

车快开到家时,小青跳下车就要跑,可最终还是被几个妇女拦住,生拉硬拽带回了家——这正是我在村口看见的那一幕。

5

直到我今年回家,在村口见到小青,她正怀着孕,一到家我就赶忙问婆婆:“妈,小青结婚了?”

“这小妮命好,没跟王振红结婚。”婆婆答。

原来那时候,小青虽然回了家,每天跟着王振红一起去镇上打工,但就是不同意跟他结婚。

“非要我嫁给他,我就死给你们看!”看小青如此坚决,王振红和小青妈妈也颇为忌惮,想等她慢慢回心转意。

又是一年过去,小青还是没有一丝妥协,王振红和小青妈妈的关系慢慢也就淡了。

终于王振红撑不住,去年冬天和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成了家,孩子改姓王,也算是“有后”了。成家不久,王振红就带着老婆孩子去了东北,临走时也没有和小青妈妈告别。

再后来,小青老板的儿子看上了小青,镇上的老板觉得小青妈妈品行不端,不太愿意。可儿子偏偏就是喜欢小青,非她不娶,老板只好托人上门提亲。

老板出手大方,光订婚礼金就给了十万。小青妈妈拿到钱,立马盖了新房,又托人给瘸腿的儿子找了媳妇。

据说小青的婚礼很排场,婚后她很快怀上了孩子,可当初那个“非她不娶”的丈夫,如今也是三天两头不着家。

不过小青并不着急,她不哭也不闹,经常一个人腆着肚子回娘家,帮着瘸腿哥哥打理小卖店,一副闲适的样子。

童话里王子和公主的结局固然好,但在小青的人生里,没有嫁给母亲的情人,已经是万幸了。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网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