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嫖客,一米九的武警

2016-09-20 20:27:27
2016.09.20
0人评论

自述 那年,我在南方一家物业保安队的监控室上班,同事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保安们。 他们的生活,就像是在被人遗忘的角落。 作为一名亲历者,我想记录下他们的状态——生活、性和尊严。那是一种很疼痛的感情,我也讲不出来。

1

物业老板姓张,四十多岁,把沿路的一片废旧厂房包下来改成美食城,租给其他商户,到月收租金和管理费。也不知老板什么来头,办公室墙上挂满了他和当时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合影。

美食城原原本本地复制了上海昆山美食城模式——每个地方的特色美食只可以入驻一家,比如重庆火锅这条街上只能有一家,潮汕砂锅粥也只有一家。山西乔家面馆、韩国烤肉、澳门豆捞、东北野生鱼、川湘鲁粤各大菜系等等,二十多家饭店在此经营。我记得有一家专做乳鸽,广告语是:“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美食城生意很好。每到吃饭点客流量都爆棚,开车的、步行的,出出进进,拥挤不堪。这时保安就派上了用场。

我的工作,简而言之,就是在屏幕上看哪儿交通堵塞了,就拿对讲机通知在那附近的保安过去疏导。我那时上中班,从下午四点上到晚上十二点。

四点上班五点吃饭,六点打开广场灯光、音乐、喷泉,等待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指挥交通、引导停车,每个交通要道都得有人把守。

2

保安队的人来的来走的走,总共不过三十个。

有对湖南父子,父亲叫胡云海,是保安班长。儿子叫胡小波,十七岁,初中刚毕业,个子不高,白白净净的,嘴唇上刚刚长出一层黑色的绒毛。

监控室东北角有家夜总会,张老板还在里面参了股。夜总会里有三百多个小姐,全部都从后门进出——小姐和服务员都不能从正门进去,正门只能走客人。

夜总会后门入口处有两间简易房,胡妈妈就承包来专门做小吃,主要也就做小姐的生意。炒几个小菜、酸辣粉、饺子,尽管价格比市场价贵,但“她们来钱快,也不在乎多几块钱。”

老胡告诉我们,那里面的小姐有大半是他们老家出来的,有十几个妈咪和老胡还是一个家属院的。没多久,胡妈妈的生意就好得忙不过来,还请了两个帮手。

十七岁的嫖客

夜总会三十多个机顶盒就放在我们监控室,就为了给机顶盒散热,老板还专门给监控室装了空调。

南方的酷暑气候异常炎热,空气都是烫的。小波年纪最小,又和他爸爸一个班,热得受不了总会偷偷溜回来吹吹空调。

“你这么小怎么不读书呢?”有一天,我实在没忍住,开口问了问他。

“读书有什么用,我哥大学毕业一个月拿两千块钱工资,不也是打工嘛!”小波很是不屑。

“他打工比你打工轻松吧,不在太阳底下晒吧?”

小波看了我一眼,“我只是暂时的,等明年我到了年龄就去考驾照,到时候我开黑车拉小姐呢!”

小波一边说着,一边玩桌子上的牙签,他把牙签丢进一次性纸杯里,说这真是牙签叼口杯,哈哈。我问:“什么意思?”他看着我笑笑,出去了。

3

虽然美食城客流量大,可是竞争也激烈,生意不好,没多久就很快转让了。我在的一年多,饭店名差不多换了个遍:饭店还在,老板换了,门上的招牌也换了。

比如从前的东北野生鱼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香酥鸡。

有的饭店老板看到每天停车场爆满,以为客流量大生意好做,一来就大肆装修,一投资就是几十万。往往开张之后门可罗雀,本钱还没有捞回,就贴“转让”,忽悠下一个不明内情的商户。如此循环,像割韭菜一样一年换几茬。

有一阵子,香酥鸡的生意很难做,他打的招牌上写着:一蚊一只鸡(广东话,一元一只鸡)。那天我和老胡、小波聊天,我说,“一块钱一只鸡饭店老板脑子进水了?像这么做生意还不亏得连裤子都没有的穿了?”

老胡却说,“谁请客吃饭只点一只鸡的?肯定还点其他的菜呀酒呀。”

小波“噗嗤”一下笑了,“我们保安部就有!”

他说,昨天他值班,几个保安去“香酥鸡”一人点了一只鸡,从裤兜里掏出一瓶酒,在那儿慢慢吃慢慢喝,饭店其他客人都走光了,他们还在聊。老板也等不及了,只好出来找小波,求小波把保安队的人带出去吃。

“老板直说,那几块钱他也不要了。现在想想还真是丢人啊!”

小波话刚落音,门口有保安进来说,“昨晚的鸡可真好吃。”

4

又过了几个月,美食城西边的小厂倒闭了,张老板赶快去包了下来,拆了围墙,计划打造成“发廊一条街”对外招租。很快,几家发廊就相继开了起来。

安全还归保安队管,保安们有事没事就过去巡逻一番。

有一次大概晚上九点多,就餐高峰期刚过,小波从外面进来问我,“看到我爸没?”我说,“在发廊那边值班呢,怎么?担心你老爸去嫖呀?”

小波笑着说,“滚你的,我是找他有事。”

保安队清一色男人,大多数都是光棍,为数不多结了婚的也是两地分居,老婆在身边的屈指可数。待久了,才知道队里嫖娼、赌博成风。嫖算是近水楼台,赌也不过是家常便饭。每次一发工资,保安们就聚在一起赌。

那几天,小波也萎靡不振的,有时候还语焉不详地念叨着什么后悔。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之前赌博“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大赌大赢小赌小赢。”可自从一星期前发了工资,他和阿虎相约去嫖了一次之后,最近几天赌一次输一次,把从前赢的钱都吐出来不说,老本也搭进去了。

“都怪自己碰上了白虎星。”小波很是懊恼,本来他们一人挑了一个小姐,往房间走的路上,他突发奇想要互换,谁知道阿虎选的是个白虎星,谁碰上谁倒霉。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去嫖?”我忽然反应过来。

小波看我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这有什么稀奇,早就嫖了。”

“你这么小,你找的小姐都比你大吧?”

“还真让你猜对了,比我大七八岁吧。”

“不知道是你嫖她,还是她嫖你了。”我还是不理解,他也没再理我。

他走出门时我问:“你去嫖你妈知道吗?”

他还是没回我。

5

过了几天,保安队又来了一个男孩,叫阿科,和小波正好相反,阿科矮胖,黑红脸膛,其貌不扬,是小波同学,他俩天天在一起。

阿科酷爱历史,一次下班后,他在监控室给我们讲起《鸿门宴》,讲项羽和刘邦打仗,小波插嘴说还有朱元璋呢?阿科说那是明朝,我又故意说还有李世民呢?阿科说那是唐朝。其他同事也开始七嘴八舌起来,这个说还有岳飞,那个说还有杨家将,阿科招架不住,终于看出来我们和他插科打诨,抱头鼠窜而出。大家笑着喊:“别跑啊,还没讲完呢!”

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小胖子。

有一天,小波一进门就说“奇葩!真是奇葩!没见过这样的人。”

我问“谁呀?”

“阿科啊,我再也不跟他一起嫖了。”

“怎么啦?”

“阿科嫖时竟然去亲吻小姐。”

“你怎么知道?”

“我在现场。”

我下巴都快惊掉了:“他嫖时你在一边看着?”

小波不耐烦地和我解释说,发廊小姐四百元可以包夜,我跟他一人二百,凑了四百元钱找了一个。我先,然后结束了阿科再去。“这个奇葩,竟然主动去亲人家,又不是你女朋友,就是个交易,有什么好亲的?第一次见这样的。”

小波又说,有一次他们在大街上遇见一个发廊小姐,阿科和人家打招呼说:“我每次去嫖都是找你,今天碰见,你怎么不理我?”

“哎每次都这么直来直去,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你们就不怕得性病吗?”我还是不能理解这个十七岁的少年。

小波哈哈一笑说,“谁那么笨啊,我知道什么样的能上什么样的不能上。”俨然是一个经验十足的老嫖客。

6

尽管嫖娼、赌博成风,但大多数保安队的人都穷。

保安队有一个四川人,叫老李,儿子考上了大学,却因玩游戏荒废了学业,这让老李伤透了心。

老李教训儿子,儿子却反问他:“谁让你们不陪读的?”老李气得胃疼,大骂儿子:“你一百岁还让人陪读,自己没有自制力控制不住自己说混账话,我们不打工赚钱,你吃什么喝什么?”

我劝老李别为这个生气,还给他说,我看过一篇文章,有人问一位富豪:如果可以重新来过,你怎么选择?富豪说选择陪孩子一起成长。

话还没说完,老李就更气了:“那是有钱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十七岁的嫖客

海生是我河南老乡,他老婆刚从老家过来,现在在美食城里一家叫“武林外传”的饭店上班,下班了过来监控室玩,她工作服是古装,像《新龙门客栈》里张曼玉演的老板娘。我听她说话声音嘶哑,就问她怎么啦?她说叫口令把嗓子叫哑了,比如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吃饭,就要喊“神雕侠侣一对!”来七个人就喊“七剑下天山!”其他人也要一起喊,一天下来嗓子就哑了。

听海生说去年他老婆误入传销组织,受她同学蛊惑一年能赚一百万,瞒着他们一个人跑到广西,把带去的几千块钱花完了,又打电话让海生汇。

海生知道她是被人洗脑了,叫她回来也不听,只好去跟她爸说。没想到也就一会儿工夫,她爸刚刚给她打过去一万,她骗她爸说是在那儿开服装店,要进货没有钱,海生只能四处给亲戚打电话说,她老婆要是借钱,千万别借,她进了传销。

后来,她老婆在哪儿也弄不到钱,就只好回来了。“浪费的一万多块钱就当她出去旅游了,花钱买教训。”

还有一个同事四川的,两口子都搞过传销,到现在他们也不承认传销是骗人的,只是说他们运气不好,没有坚持下来。

做传销两年,七八万进去,一个子儿也没见。

7

保安队的人来来往往,也有着实令人刮目相看的。

一个山东的保安,姓刘,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听说是从武警部队退了伍,给有钱老板当了几年私人保镖,结婚了家里人不让干了,说太危险。

来我们这边做保安时,刘大个子刚离婚没多久,有一个十岁的儿子。

那时,还有同事取笑说,个子高又怎么样?武警又怎样?还不是当个小保安!可他还真做了一件让人刮目相看的事。

有一天,一位客人提着包刚从一辆奥迪车上下来,一个人冲上去抢了提包就跑,客人一边追一边喊“抢劫啊————!抓住他!”刘大个子听到喊声,反身就去追,追过了整整一条街,终于在街心公园那儿距离越来越近,小偷说,“你不要过来,给你两万块钱!”刘大个子不为所动,一步步往小偷靠近,小偷一手抱着提包一手挥舞着匕首,不停叫嚷着:“停下!你再往前一步,小心我把你放倒!”

刘大个子气还没喘匀,飞起一脚就踢掉了小偷手上的匕首,小偷扔下提包拔腿就跑,刘大个子没停脚,上去就把小偷按倒在地,和后面来的同事一起,把小偷交给派出所。

后来有同事说,那个客人也真小气,为他挽回二十万块钱,他竟然一分钱也没有给刘大个子。只有公司奖励了刘大个子二百块钱。

没过多久,刘大个子就辞职了,不知道是另谋高就还是担心报复,总之我们都没再见过他。

8

有一段时间美食城人气很淡,饭店生意都不怎么样,“再这么下去,饭店倒闭了,美食城也得倒闭!”张老板很焦急,高薪聘请了一位营销总监,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聚拢人气,让各个饭店起死回生。

营销总监姓刘,三四十岁,戴一副眼镜,瘦高个。他来了没多久,就策划了一次“市集”,邀请了很多外面的商户,当然也是要收费的。那段时间美食城的广告满天飞,还在地方电视台打了广告。

活动那天,来了二十多家商户,有卖蜂蜜的、有卖核桃红枣的、烤串的、炸臭豆腐的……物业还专门设计有游戏,买了一百只鸡鸭。几个保安专门负责看管套鸡鸭——先放三十只鸡鸭在一个围栏里,周围用纱窗布堵上。游客站在五米之外横线上扔胶圈,每个人可以投五次。胶圈有碗口那么大。

鸡鸭们被头顶飞来飞去的胶圈吓懵了,老往一块儿靠拢,头挨着头。扔一个胶圈过去,套不上这个就套上那个。保安就用竹棍伸到鸡群里把鸡鸭搅开。有的鸡挺聪明,看到胶圈飞来了就把头一偏,胶圈就落到地上了。

半天功夫三十只鸡鸭所剩无几,鸡鸭少了就不好套,保安又从笼子里掏出几十只放进去。眼看着鸡鸭越来越少,那几个保安心里暗暗着急,“那么多鸡鸭都让外面的人套走了,我们自己人却没得吃,得想办法让保安部的人也吃上鸡鸭。”

再往后,围栏里的鸡鸭被套走了,他们就慢吞吞地往外掏,一次放几只。等活动结束了,剩的鸡鸭全被拉回监控室,我们每人都分了一只。

没多久,我就因为家事离开了保安部。

不知道兄弟们怎么样了。你们都好吗?工作还顺利吗?工资涨了吗?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网络图
【写作工作组】蓝衣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