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和她的牛

2016-10-03 11:35:20
2016.10.03
0人评论

1

元宵节的下午,我接到老家二表姐的电话:“我正在念着佛,还没念完一圈儿,牛跑了,我怎么办啊?”

我没听明白:“什么‘怎么办’”?

她说:“我是先坐这里念完一圈儿呢,还是先去追牛?”

我大笑:“去追牛啊,先别念佛了。”

“我说应该先追牛,你姐夫不让,说是对阿弥陀佛不恭敬,要坚持念完这一圈儿。可是我的牛跑了,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念不下去啊。我们两个就说,‘问鉴强吧,看他怎么说。’”

我笑道:“阿弥陀佛不会喜欢看你丢牛的。坐着念是念,追牛时念也是念,重要的是你的发心,而不是形式。”

她说:“那我就放心了。”

然后,高高兴兴地追牛去了。

2

表姐秀云比我大两岁,小时候很漂亮,两只大眼睛,我们常开玩笑叫她“牛眼”。

十多年前表姐真的开始在农村老家养起了奶牛,起先养了7只,后来慢慢扩展到45只,忙得不可开交。每年过年我去姨妈家,都很难见到秀云——她在牛场里根本走不开。

听说,她在一般人眼里已然成了怪人,她拿她的牛当孩子养,心善得过分。

表姐和她的牛

几年前,表姐家的牛刚生了牛犊儿,邻近养牛户李根龙家里也生了小牛犊儿,比表姐家的正好晚10天。一天,表姐对姐夫说:“咱去看看李根龙家的小牛儿,看人家喂得好,还是咱喂得好。”

两人骑着三轮车到了李家,发现那头白白的小母牛跪在地上,爬不起来,看来是瘫痪了。小牛面前的盆里是绞碎的玉米秸,一种不太好的饲料。大概是营养跟不上,小牛站不起来了。

表姐一看,眼泪就下来了。

表姐养的那头小牛壮壮的,没想到这头小牛这样惨。更惨的是,李家马上要1100元将小牛卖给屠户。表姐一听更难受了,说:“我们买下来吧,救她一命。”

李家有点为难,觉得小牛这个样子,能不能活命难说,要是卖给表姐,表姐家肯定吃亏。但表姐和姐夫下了决心一定要救,李家便宜了50块钱,以1050元卖给他们。

夫妻俩用三轮车将牛拉回家。悉心照顾下,慢慢地,小牛一步一步学会站了,再后来居然长得块头高大,威武有力,走路砸得地面轰轰响。

表姐给她起名为“李根龙”。用我表姐的话说,李根龙后来生了几个“闺女”,很能产奶。她的闺女们也很能生产。“李根龙给我出大力了!”表姐说,“但当时没想让她出力给我干活啊,就是看她受罪,想救救她。”

后来,李根龙的前主人李根龙来看他的牛,表姐对他说:“你看你们家李根龙长得多好!”姐夫赶紧偷偷拉她的手,提醒她不要让李根龙知道他的牛也叫“李根龙”。

3

表姐的45头牛头头都有名字。

有的叫“奔驰”,有的叫“黑妮子”,有的叫“大雪”,有的叫“果果”。表姐说,这些牛都通人性,只要叫它们的名字,它们就忽扇忽扇地走过来。街坊邻居们不相信,表姐就叫牛的名字,叫“蒙牛”,蒙牛过来,叫“伊利”,伊利过来。大家都觉得神了!

表姐像对孩子一样对待牛。不要说打,连骂一句都不会。有时候姐夫急了骂一声牛,表姐就不高兴。有人见了不理解,对她说:“这是畜类,你怎么拿它们那么娇?”她也不理睬。

表姐还喜欢跟牛说话。她带牛去奶厅挤奶,牛要是不高兴,表姐便“温言相劝”:“听话,咱们去老老实实挤奶奶,早挤完早回家喂你的孩孩儿啊。”

奶厅老板看得不耐烦,说:“你怎么嘟嘟囔囔和牛说话! 它要不来,你抽它两鞭子!”

表姐说:“牛就是孩子,俺怎么对孩子,俺就怎么对牛。”

表姐的牛养得好,奶产得多。别的奶牛场打牛骂牛,但牛奶挤得总也没表姐家多。表姐说:“我对牛好,牛就对我好。”

以前表姐只觉得牛能听懂她给起的名字,后来才认识到,牛真的是通人性的。一次她在挤奶时摔倒了,正摔到“光明”的身下。光明抬起腿,一直等她爬起来才放下。如果光明不抬着腿,就会正好踩在表姐的胸口上。

光明是头黑黑的奶牛。就在表姐给我打电话的这天上午,她给光明挤奶。光明的奶很难挤,把表姐累坏了。表姐随口说:“要不把光明卖了吧。”

没想到女儿却一下抹起泪来:“妈,你不能卖光明!”女儿从小就喜欢光明。

“好吧,不卖不卖。等光明再有了孩子,就让她奶自己的孩子吧。”

女儿这才高兴起来。

4

卖牛是让人最伤心的。一次,表姐把“黑妮子”卖了,姐夫心疼得两夜没睡着,一直埋怨表姐把他的孩子卖掉了。

过了一个月,两人还是想黑妮子想得厉害,就去买主家探望。到了那里,表姐叫一声“黑妮子”,眼睛就湿了。黑妮子的耳朵忽然一动,楞了一下,就像孩子一样,忽然意识到父母好久没喊她了。

表姐再叫一声,黑妮子转头看到她,立即跑过来。黑妮子瘦了,身上脏脏的。表姐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扑扑簌簌往下掉。买主的妻子忙说:“你别难过啊,我们对她很好啊。”

表姐后来伤心地说:“他们觉得对黑妮子很好,可俺的黑妮子明明瘦了嘛。”

表姐和她的牛

几年前,有个牛场一次买了表姐许多牛。表姐将牛们牵到车上,和她们告别。许多牛的鼻子忽闪着,流出眼泪。表姐也哭了。她以前从没见过牛哭,这才想到,牛是真懂事啊,知道要离开主人了。

因此,表姐不得不卖牛时,就对卖主千挑万选。她要卖“老花”,对牛经纪说:“你一定要给俺的牛找个好婆家,找善良人家。俺的牛从没打过骂过,他们可不能打啊。” 这是头花牛,本来叫“花花”,但表姐对她太娇了,就叫成了“老花”。

经纪说:“你放心,我给你找的这家人信神,很善良,你的牛在他家会享福的。”后来那家人果然对老花很好,表姐这才觉得舒坦。

有一天表姐感冒了,起床晚,姐夫带着牛们去奶厅。但“大雪”出了牛圈后没见到表姐,一边叫着,一边到房子这边来找表姐。表姐赶紧亲自带她去奶厅。

“我不知道牛是把我当成了她娘呢,还是当成了她闺女。你说,养牛养到这个地步,谁会舍得卖?卖到人家家里,不知道是享福呢,还是受罪,所以后来就不大卖了,自己养到老。”

可是,牛场规模小,资金不多,有些牛只能卖掉。表姐二人只卖怀着牛犊的雏牛。“人家用她们来出力,挤奶、产犊,会珍惜她们。而老牛出奶不大好了,习性一下子摸不着,可能不珍惜,我们就留着不卖了。”表姐说。

不卖不行,卖了就难过。“人家养牛的是越养心越狠,咱们是越养心越软,经常难过。”实在是别扭。

5

后来表姐开始念佛,念人、念牛,也念大千世界的众生离苦得乐。

几天前,我给表姐打电话,问念佛念得怎么样,她说感觉很好。之后没多久,就接到她的电话,问我应该先念佛还是先追牛。

“牛太可怜了,我的话他们全明白,可就是说不出来。有事说不出,长病也不会说。”表姐总是这样念叨。前几天“奥迪”生了病,不知道病因。表姐说,奥迪那眼神真让人心疼。她心里不舒坦,连听到女儿看电视的声音都觉得烦。女儿也委屈:“妈,牛一生病,你就批评我。”表姐说:“孩儿,我不是故意的啊,牛那么可怜,我心里难过。”女儿乖巧,赶忙关了电视安慰她。

表姐还说,做畜生真是太可怜了。牛场里刚生下来的小公牛,牛场的人大多立即卖出去。买主为了提取小牛的血清,将管子插入牛的静脉抽血,慢慢抽,一直抽到小公牛死。

“他们刚出生,连妈妈的奶一口都没吃过啊!真是太残忍了,还不如给个痛快的呢。我们家不卖,就养着,”表姐说,“我们家不想用牛赚很多钱,可是也没穷了。”

表姐家的公牛产得多,这对牛场经营来说可不是好事。姐夫说:“你知道为什么咱家的公牛多吗?”表姐不解。姐夫说:“因为咱们不杀小公牛,他们都愿意投生到咱家来。”听到这种解释,表姐很高兴。

那天,表姐在电话里对我说:“当畜生太痛苦了。不会说话,不会反抗,吃不到好的,还得给人挤奶,人家说杀就杀。我念佛,就是想祈祷我的牛,下辈子再也不要当畜生了,来世一定要托生为人。”

听到这里,我不再为 “先念佛还是先追牛”发笑了。因为表姐的每声“阿弥陀佛”,都含着无限的慈悲,寄托着无尽的期望。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网络图
【写作工作组】大国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