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店讹诈事件

2016-10-25 16:51:08
2016.10.25
0人评论

1

我清晰地记得,那晚回到公司时,已经是凌晨一点,我累得倒头便睡。谁知早上七点,电话又响了。

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客户小巫的声音,“我们决定了,不找交警做鉴定,我们要找中央电视台!”当时临近三月,正是CCTV筹备某档质检栏目的时候,各大频道经常有宣传片播出 。

听了小巫这话,我登时来火。但转念一想,现在头脑还未清醒,无法与他们斗智斗勇。便回道:“现在还未起床,上班再说。”

那时候,汽车逐步普及、客户和4S店之间各种问题随之出现。于是就有了10年前,我所遭遇的这场“事故”。

2

2006年初,我在一家新开的4S店任总经理。开店第二年,刚过完春节,售后经理来找我,“出大事了,隔壁省的一台车春节前到我们店里保养,车主刚刚打电话来,说昨天下午五点多,走着走着,右前轮掉了出来,车子飞进了路边的河里!”

我忙问:“是不是撞车了,人没事吧?”

服务经理说:“客户说没撞车,系了安全带,人也没什么事。”

我松了口气,去电脑系统一查,那辆车车龄五年,上次来保养是唯一一次入厂记录。

车子的质量得多差,才会在行进过程中掉轮子?按理说不可能啊。

“没有撞车?”我再次询问。

“没有。”

那怎么可能掉呢?车子在我们店保养过,万一有什么差池,惹上麻烦就糟了。慎重起见,我决定去现场看看。

当天下午两点,我带上相机和录音笔,和售后经理以及车间质检员阿唐一起出发了。阿唐做了十几年维修工,技术过硬。而且他老婆就是出事地点旁边县城的,带上他好认路。

那时还不流行导航设备,有个熟路的司机非常重要。车主的位置离我们店200多公里,已经属于另外一个省了。

半路下起了小雨,山顶水汽重,周围都是雾,能见度不到二十米。阿唐把车速降到最低,开得非常小心。

“斜坡道限速20km/h,不知道的人肯定要超速,下面可能就有交警罚款了。”“斜坡道限速20km/h,不知道的人肯定要超速,下面可能就有交警罚款了。”

出了国道,转入一个下坡道,阿唐一下子把车速慢下来。我坐在副驾驶,问他怎了么?阿唐指了指路边限速20km/h的标志说,“这里有个陷阱。”

斜坡道限速20km/h,不知道的人肯定要超速,下面可能就有交警罚款了。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岳父的话:这个县的人,是整个地区最狡猾的。

悠悠下到坡底,果然见到交警截停了一长溜的车停在路边开罚单。

再往前走,就是收费站,交费以后就进了县城地界,路边很多小型水塔,水塔下就是石材加工厂,这是这个县的支柱产业。灰白色的水肆意流到路边的沟渠,最终不知流去何方。

走了半小时,终于进了县城,街道不宽,两边都是两层高的私人楼房,因为基本都没有绿化,给人灰头土脸的感觉。打了几通电话,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车主家。

房门开着,往里看,没见到人,一楼放满了各种杂物,不像有人住的样子。我敲了一下门,楼上有人答应。那时已经是黄昏,进到屋里有点黑,车主穿着一身睡衣,坐在二楼的客厅藤椅上,头发花白,有点秃顶,三角眼,高颧骨,空气中隐约闻道膏药的味道。

车主姓巫,是做石材生意的。寒暄过后,他介绍起那天的情况。

那天,他一早就出发去250公里以外谈生意。同去的另一个伙计不会开车,所以全程都是他自己开。回程下着小雨,他不敢开太快。走到事故地点的时候,他觉得车身一震,接着方向盘就不听使唤了,径直向路边冲去,冲到河滩上才停下。老巫的叙述很沉着,却让我有种不合常理的感觉。

“你觉得当时刹车正常吗?”

“正常。”

“行驶的过程中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响?”

“没有。”

问了几个问题,也没问出所以然来。

正说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进来,老巫介绍这是他的小儿子。小巫说,他拍了几张照片,可以给我们看。带我们进到他的房间,打开电脑,照片都是掉在路中间的车轮,从几个角度拍摄,但没有特写镜头。

售后经理问,“车子呢?”

小巫答,“掉到路边的小河滩上去了。”

“好像有点不对。”

小巫警觉地问,“怎么不对?”

“车轮不可能一下飞出来的,肯定有个过程,这个路是沙石路,里面应该有刮过的痕迹,但照片里却看不出来。” 售后经理说。

“现场就是这样,车轮就是飞出来的。” 小巫坚持。

我打断他们,“明天去事故现场看看就清楚了。”

晚上,我们在县城找了个地方住下。“我觉得这老巫、小巫两父子没说实话。”售后经理开口便说。

“就是啦,一个车轮由摆臂球头、转向球头、平衡杆球头等连着,看那照片,这些东西都断了,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断了。”阿唐也跟着分析道:“轮一掉,车子有惯性,会压着轮子在地上拖,那路是沙石路,肯定会在路上刮出痕迹来,不可能那样光溜溜,什么都没有。”

然而多想无用,只能等明天看现场了。

3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按照约定时间到了巫家楼下。上车的除了小巫,还有一个他家开维修厂的亲戚。

到了交警的扣车场。远远就看到那台车歪着摆在一边。玻璃基本碎了,车身有几处凹陷。车轮放在一边,半轴、减震器、减震弹簧横七竖八地歪着。

我们走过去一看,下摆臂的球头从窝节里脱落了。这首先意味着,肯定不关我们保养的事了。

接下来拍照片的过程中,我们又有了大发现——在轮毂和轮胎之间,夹着一大块白色和红色的纤维状物。我立马拿出相机拍了几张。小巫在旁边看了,想伸手把东西拿掉,我一手抓住他手腕,“别动,这是关键证据!”

我的声音招来了另外三个人。我拿起一小块白纤维看了一眼,说:“是树皮,这车肯定是撞到树上,轮子才掉了。”

小巫争辩道:“现场根本没树,我爸也没撞车。”

我不听他分辨,让阿唐把车轮放上了车,到现场去比对。

放好车轮,我再把车子前后左右拍了照片。小巫也拿个单反相机跟着拍了一通。

事故现场是一个围着一座山岗的环形道路,外侧是一条河。远远看过去,路边除了一棵斜着往外生长的树,真的没有别的树了。

我们在树前停车,拿下车轮比对,发现树根处的位置果然少了一大块,缺口上的纤维跟轮胎夹住的一模一样。小巫也没再解释。

路边长满了灌木,一些手指粗的小树有被压倒过的痕迹,小树的表皮也被刮掉了——很明显车子在这个时候,轮子已经歪了,车子就压倒了小树往前冲,最后掉到河滩上。

如此一来,车子基本的运动轨迹确定了。

但是,有一点我们都没有想明白,掉的车轮是右前轮,小巫提供的照片车轮却在运动轨迹的左边。很明显,是有人做了手脚。

这时,小巫过来,我表情严肃地告诉他,“车运动轨迹基本确定了,车子掉的是右轮,但是你提供的照片,是在轨迹的左边,很显然,这不是现场图。”

我看出他有些慌乱,连声说:“不可能,不可能。”但也没有拿出其他证据支持。

当晚回到巫家,我把现场勘查的结论告诉老巫。

老巫显得很诧异,毫无防备,“不可能撞了,我自己开的车,有没有撞,我自己不知道吗?”

我们把一系列照片用相机小屏幕展示给他看,再把我们推理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然后说,“你们不信问小巫。”

老巫抬头看小巫,小巫支支吾吾地说,“轮胎夹着树皮,不能说明车轮就是撞掉的。”

“那棵树,你自己也看过,木质最韧的树来着,掉这么大块木头下来,要多大的力啊?”售后经理补充。

“这我不知道了,反正我认为车轮不是撞掉的。”小巫就想解释。

“你不是请了个做车行的老板一起去看吗,他说什么?”

“那个人不专业……”

面对我们摆出的一系列的证据,巫家父子就是不接受。售后经理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我则靠在椅子后背,挽着双手看着他们。

沉默了良久,老巫说,“小巫太年轻,不懂事,我让我大儿子明天再去看看。”

我们面面相觑。小儿子看完,换大儿子看,这算什么啊?

4

第二天,大巫去看现场。

他是做土方工程的,结婚后自立门户。开到现场,我们再次拿着掉下来的车轮,给他解释我们的推断:当时下着雨,视线不良,而且这条路是沙石路,一下雨就更滑了,且这个路是大弯道。掌握不好方向盘就会冲到路边,然后撞到了树根,车轮掉下来,车子失控飞出去。

大巫立刻就问道,“既然车撞了,为什么安全气囊没有爆?”

服务经理说,“你们的车,只是车轮撞到树根,属于侧面撞击,气囊是不会爆的,用户手册里面有写,你可以拿来看看。”

大巫顿了顿,“我爸开了十几年的车,怎么可能撞车,肯定是你们的车质量有问题。”

“老巫都讲,那天有雨。有雨就会视线不良,而且路面湿滑,刹车效果下降。还有可能就是疲劳驾驶,中午没休息。一天来回跑了400公里,平均时速差不多要50-60km/h,转弯操作不慎,撞到路边的树很正常啊。”

“我老爸第一天开车吗?遇到这样的路不会减速吗?”

我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这三父子肯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可我们也没有证据,很难让他折服。

我的猜想在回到巫家后得到了验证。

“没问题就不会掉,轻轻一撞,轮子就掉了,这质量也太差了。”经过一天的考虑,老巫是有备而来了。

“车子都是合乎国家标准的,而且国家级的碰撞试验,试验速度也只是50公里,整个车都烂了。”

老巫一副听不下去的样子,一挥手,“反正你们的车子肯定有问题的。我的意见是这样,这车我不要了,开着有心理阴影。要买台新车,车款分四个部分负责:生产厂家、你们特约店、保险公司,还有我自己。”

“为什么要厂家和我们负责?”

“车子是你们厂家生产的,在你们这里保养过,有问题肯定要找你们。”老巫坚定地说道。

我看现场形势,一屋子都是他们家的人,直接回绝势必引来争执,对方人多势众,若是发起难来,今晚就别指望回去了。便说,“好的,你的要求我都记录下来了,会帮你向厂家反馈,我们先走了。”

老巫没想到我们软绵绵地也没拒绝,愣了一下,再强调了一次他的要求,我也又一次重复了帮他反馈的话。

5

我们趁着夜色赶路,荒山寂静,车开着大灯,两边树影在灯光照耀下如一个隧道,偶尔对面来车,我们先灭了远光灯,但对面的车多半也不领情,照旧开着远光灯呼啸而来。

赶了三个小时的路,十点多才回到公司宿舍,老板就住在我隔壁,听到响动马上过来询问情况。

我把现场情况以及老巫“四个四分之一”的要求说了一下。老板当时就不满了,“你问问他,我那台奥迪他要不要!”

我把所有照片以及当时的结论整理,全部发给了厂家负责质量投诉的老师。老师的水平果然更高些,很快就将现场图归纳为12个图片,在关键位置标注了红圈,还附带文字说明。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车辆撞到树根,导致车轮位置偏移,车辆在自身质量与惯性双重作用力下,导致车轮脱落。

我把厂家结论写成报告,并发了邮件和传真,确认小巫收到,这个事也就先放下了。

4S店讹诈事件

过了几天, 厂家转过来一封“投诉信”,应该是小巫写的,信中一开始先说当时买车多么开心,然后一场事故出来,我们上门调查后,是如何推卸责任。

这类信件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之前也有客户来信,描述撞车后气囊爆破如何救了她一命,然后话风一转,说现在维修要多少钱,看能不能给予减免。

厂家建议,还是去跟客户解释一下好了。

多年后回头看,当时是不应该再去第二次的。一来厂家的结论已经出来,解释也解释过了,客户不认可可以找第三方机构鉴定。二来,客户若是找媒体或是上法庭,我们也有厂家的结论支持。

然而,和维修厂做生意不同,他们只要把客户搞定就行了,可我们4S店还要受厂家的各种考核与约束。

于是有了第二次拜访。

再打电话给老巫,他依旧说着不相信。我建议他去现场看看,就什么都清楚了。

他说,“那你们送我去,反正交警也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处理。”

我心理暗骂,妈的,这老狐狸当我们是车夫了。

6

带老巫去事故现场,一路上,老巫电话不断,都在谈生意。

开始可能打给一个跑运输的,拿着一个翻盖电话问:“去X市多少钱,整个车装满……不行,客户接受不了。”“啪”的一声把翻盖手机合了。

不一会,手机又响起,老巫接起听后,说了一句:“还是贵!”啪,又挂了。啪了四次,终于谈拢了价格——看来这“啪电话”是他一贯的策略。

到县城收费站时,我突然灵光一闪,老巫当天出去,应该也经过这个收费站,拿他那路费发票看看也好。

到了扣车场,看到事故车时,老巫看起来满脸的心痛。我则到车上翻找起来。在仪表台中间的小盒子里,我找到几张过路费发票,从出发到折回全程都有。最早一张,上面打印的时间是凌晨5:34。看来那天,老巫的确是凌晨出发,然后一直都没休息,连续开了13个小时的车——这可是关键证据啊!

我连忙拍了照片,然后放到钱包里。

离开扣车场,再去到现场,我第三次把推断跟老巫演示,他却不发一言。接着,我们又去交警中队。中队在60公里开外,车开了一小时,相隔几公里才有人家,沿途都没有饭店,后来终于到了一个镇子,才见路边有个很邋遢的面馆。

吃着面条,老巫给我们讲了他的发迹史。他原来是村里的干部,80年代改革开放,人心活泛了,便思谋着怎么赚钱。刚好村后山有矿石场,产一种红色花纹的石头,可以用作铺设楼梯、花坛以及厨房台面。于是,有老板找到镇上的干部,再找到他,联合一起承包了村里的采石场。但搞了几年,并不挣钱,外来的股东一个个都退出了,剩下他死守。慢慢的,这个县做石材的人多了,名气开始扩散,也就开始赚钱了。现在,正在通过客商,把业务拓展到越南去。

一个典型的强龙不压地头蛇的故事。

交警支队是一个三间平房组成的院落,中间是停车场,三边是房子,办公室在中间。时值中午,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只有在车上干坐。等到两点半的样子,才终于看到穿制服的交警出来开门办公了。

交警问明我们来意,在办公台翻出一个档案袋,拿出里面的资料,逐一让老巫看。我也侧过头去,资料是现场的示意图、车辆行驶证、事故现场扣车单等。其中交警描绘的现场图,车轮和车子还是连着一起掉到河滩上面去的。车子吊起来时候,轮子才掉下来。很明显,小巫给我看的照片,是事后作假摆拍的。

回去的路上,老巫一路沉思,没说话,我们也不说话。

到了巫家,一上二楼,发现一屋子都是人,大人小孩都有,估计是整个家族的人全到了。我不慌不忙在客厅中间的长椅子上坐下来,把记录本和录音笔放在桌上。

老巫坐到了对面,两个儿子分立左右。

我对老巫说,“巫先生,今天你自己也去现场看过了,我们也跟你解释过了,你还有什么疑问?”

“我认为,之所以撞车,是因为你们的车质量不行。”

“哦,就是我们车的问题,你驾驶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开了十几年的车,我自己的情况自己不知道?不是你们的车不行,我不会撞车。”

“你们的车,质量就是不行,不经撞,我在网上看过了。”小巫插嘴道。

“你看过什么?”

小巫说,“你跟我来看。”

我拿起MP3,去到小巫的房间,电脑开着,他搜索了我们品牌的车,拿另外一台车拦腰撞坏的图片给我看。

我看了两眼,说,“你既然搜索出这些图片,也应该搜索到厂家对这件事的解释。”

小巫有些得意,“这些图片,对你们品牌造成负面影响了吧?对销售影响大吧?你说,我把这次事故的图片发上网,网上会怎么看?”

这话明显就有要挟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赔一台新车给你,你就不放上网;不赔,你就放上网了,对吧?”

小巫道,“对。”

“好的,我记住了,也录音了。”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听到我录音了的话,小巫似乎有些怵,转身缩在老巫的后边。

老巫依旧不依不饶, “车没问题,怎么会撞呢?”。

我说,“我看不出车子有什么要厂家和我们负责的证据。你觉得车子有问题,可以去找第三方鉴定。”

老巫问,“去哪里找?”

“交警就有相关的鉴定部门。”

“费用怎么算?”

“费用肯定是你们先出了,中国民法规定,‘谁主张谁举证’,如果鉴定结果是有质量问题的,可以向厂家申请索赔。我建议还是先做检验,检验结果没出来之前,随便在网上发东西,我们肯定是追究法律责任的。”

巫家父子相互看了看,同意了。

7

就是在那之后第二天早上,我接到小巫要“找中央电视台”的威胁电话。

回到办公室,我整理了所有材料,并理顺了思路:先把我们掌握的情况列举给他,再向他表明我们对他要找电视台的态度,最后找律师发律师函给他。

想好了一切,我拨通了老巫的电话,并先按下了录音键

“喂?”

“巫先生,你是出事那天早晨五点左右从家出发的吗?”

“不是啊,是七点半。”

“你不用对我撒谎。我在你车上找到了证据,你是五点半出发的。七点半出发,能够在下午5点来回跑五百公里山路?还谈三个小时生意?”

“什么证据?”

“是你的路费发票,过县城收费站的时候,是凌晨5:34分,你怎么会是7:30出发?那天的路费发票,全部在我这里,不是一张,是整个行程的,可以构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等电视台来的时候,我就给记者看。你这次事故,完全是疲劳驾驶造成的,因为你连续十二个小时没休息,开车超过九个小时。而且你和小巫,由始至终,都在撒谎!”

“你要找电视台,没问题,但是我现在正式告诉你:电视台不是质检机构,我们会起诉你,利用媒体炒作,影响我们正常的生产经营,以及敲诈勒索!”我清晰地,一字一句地说出这段,说到最后一句时,还在写好的讲稿上狠狠戳了两下。

这时,话筒那边传来老巫的声音:“你等等,你跟小巫说。”接着,话筒传来小巫的一声“喂?”

一听到小巫的声音就来气,估计所有的东西都是他搞出来的,我说:“你是二公子吧?昨天才跟你们谈好,去交警那里做鉴定,现在隔了一夜,你们就变卦了,是不是出尔反尔?”

小巫狡辩道:“找交警鉴定要费用,上CCTV不要钱啊。”

我对他说:“法律规定,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录音,是不能作为证据的,现在我正式告知你,我给你打的这电话,是在录音的,包括你在房间中跟我说,不给你赔偿新车,你就把事故图片放上媒体和网络,我也录音了。”

话筒那边没什么声息,估计小巫被我说蒙了。

我接着说:“电视台来了,这些录音我会全部放给记者听,也会告诉他,你把车轮从河边拿上来放在路上造假的事。你尽管去找(电视台),去啊!”说到最后,我火气上来,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这时耳机传来老巫的声音,“我是老巫,上央视我们只是说说。”

我正色道:“我不管你是说说还是怎样,现在这事我不管了,老板已经委托律师来跟进,等一下,律师会发一份律师函给你,你自己跟律师联系吧。”说完,我仿照老巫的风格,“啪”的把翻盖手机合了。

接着,我按照草拟好的稿子,写了份律师函,联系了法律顾问。顾问在我的稿子上加上了索赔项目,类似“包括但不限于”的术语足足写了两行字。

我把律师函打印出来,发了传真和邮件过去。

8

过了两天,我接到老巫的电话。我接起来便问,“喂,你好!怎么样,央视的记者到了吗?”

老巫语气带着焦灼,“哎呀,经理啊,我们不找央视了,也不找交警鉴定了,现在只求快些帮我们把车拖回去维修了。”

“你还是找交警鉴定吧,否则你心里不认可,你儿子又说上网、找媒体。”

“我认可你们的结论了,不再鉴定,也不会上媒体,上网络了。小巫我说过他了。”

事故车拖了回来,多日不见,车子也有了变化,原来擦碰的地方生锈了,后尾箱和车厢都湿透了,散发出一股霉味。

售后经理跟我说,出发前,小巫来电话,问能不能去接他,他一口回绝了。后来小巫是自己坐车过来的,二十多天了,停车费给了好几百。给了停车费,事故车又被别的车堵住了,出不来。

小巫去找保管员,保管员爱理不理,说管钥匙的人不在,只是问小巫要烟。小巫自己不抽烟,没给,保管员悻悻转身走了,把他晾起来。售后经理在一边笑,说人家问你要小费啊。小巫还不想给,最后眼看天黑了,才给了五十。

挡道的车挪开了,售后经理专门去拍了照片,检查了备胎和随车工具。随车工具不翼而飞,备胎则变成一个破旧微型面包车的车轮,看得小巫直摇头。

我在一边听了,捂着嘴笑。

在我们这行,大家都心知肚明。车子能不进扣车场,千万别进。一进一出掉层皮。听过最极端的案例,一台二十多万的车进去扣车场两天,拖回来,发现发动机电脑、气囊电脑等几个电脑不见了,四个门的玻璃升降支架给拆走了,玻璃就用竹片撑着,发电机、压缩机也拆走了,换成了两个废品,只用一颗螺丝上着。

经理说,“这个车啊,保险公司赔的肯定不多,一定要悠着做,我打算能修的尽量修。”我点头称好。

保险公司的批价果然不高。售后经理跟当地保险公司电话沟通多次,才争取到2.8万元的保险金批复。老巫买的车损险本身就不高,而且这事故车,受损主要是外围车身,以修复为主,而修复的单价保险公司是以当地物价水平为准的。所以这个价,已经是多番努力的结果了。

得到了保险公司的批价,售后经理又跟老巫确认好,这才开始维修,同时把维修发票开了,快递给小巫让他办理赔。

谁知道这个动作,却给以后埋下了不应该出现的伏笔。

9

修了大半个月车才修好,全车的玻璃只有一块后挡玻璃没碎,除了两个后叶子板没事,其它全部要修复。整个车修完,基本全部都修复过。喷漆的时候,光抹原子灰,就用了九桶。

通知老巫来取车那天,我正好在外地出差,售后经理来电话,“老巫来了,说保险公司最后只赔了2.5万元,他要求按这个价格结算。”

我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上火了——这个家伙最后还是要摆你一道!

保险公司价格已经批好,发票开过去,不可能少赔。想来也是老巫算了自己在这次事故中总支出有3000元,就在维修费中克扣我们。我让售后经理把电话给老巫听。

老巫啰里啰嗦讲了一通,我打住他,“我们经理是跟你和小巫说得很明白的,已经按照最低的优惠价格给你了,不能再低了。这个车,我们功夫做足,钱也要收足。”

老巫耍起赖皮,“我们带的钱不够啊。“

“我不管,你汇款、刷卡都可以,不行你改天来,但钱一定要给够。”说完,啪地扣上了手机。

我接着打售后经理的电话,“这个车,一分钱都不能让,我们跑了多少路,花了多少钱,车间的兄弟加了多少班?他们闹,就报警!”

但售后经理说,老巫在展厅吵,惊动了老板,老板息事宁人,已经批准了优惠。

再次回想起来,这是我当4S店总经理面临的第一场大考。岳父不知什么时候说过的那句:“这个县的人,是整个地区最狡猾的。”我也一直记到今天。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插图:东方IC
题图:CFP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