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长,请不要摸着我的手

2016-12-28 20:07:06
2016.12.28
0人评论

魏行长要被调回总行的消息,在分行支行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谁都知道魏行长对我们分行已很有感情,已经把我们这个位于欠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视作第二故乡。

他早就放话,要在这里从“副行长”干到“行长”,一直干到光荣退休。

同事们议论,最近形势不大好,总行这个时候把魏行长调回去,没准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个他原本以为已经触手可及的“正行长”,估计是指望不上了。

1

我是在应聘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魏行长的。那个时候,“高大上”的银行是毕业大学生梦寐以求的好去处。

面试那天,魏行长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挺着不算小的肚子,懒洋洋倚坐在考官席上,用半审视半挑剔的目光把我从头到脚扫描一遍。

他身后整整齐齐坐着三十多位部门处长、支行行长级别的考官,从我进门起,他们就一直埋头在纸上勾划些什么。入职后我才知道,面试时,考官首先会对应聘者的外形气质打分。

十几年前,当时还在北京总行工作的魏行长被委派到我们这里筹备城市代表处。两年后代表处规模做大,升级为省分行,魏行长顺利升任副行长。省分行成立后,在全省多个市县陆续设立了几十家支行,资产规模直线翻番。

新员工培训第一课是魏行长讲行史。

他足足讲了四个小时,从总行史讲到分行史,从分行建立的不易讲到客户关系维护,从银行员工的荣誉感讲到爱岗敬业勇于付出……那天,参加培训的新员工都被魏行长的激情感染,涌起一种捧着金饭碗的自豪感。

培训结束第二天,魏行长召集新入职女员工开恳谈会。他面带笑容,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啊,比我闺女大不了几岁,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以后在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烦恼,遇到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

魏行长记性很好,一场恳谈会,他就记住了我们几十个女员工的名字。

此后只要在行里跟他问好,他都会微笑着回应:“XX,你好”。与那个面试时懒散、挑剔的考官简直判若两人。

2

入行大半年,我开始遇到一些难以想象的事。

文亚是和我同年入职的女生,她性格直爽,和我很投缘,我们几乎无话不说。有一天午休时,她急匆匆跑到我的工位,非要让我陪她去喝咖啡。

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她直截了当地对我说:“今天早上我去找魏行长签文件,他硬拉着我的手不放,还摸我的脸,以后我再也不敢单独去他办公室了。”

文亚的话让我想起小珊的经历。

小珊早我三年入职,是我们部门的头号美女,还是分行合唱队的主力。有段时间总是被Z市支行的张行长电话召唤,陪魏行长K歌。

张行长被大家私下称为“魏行长肚子里的蛔虫”,他是代表处刚成立时由魏行长亲自招进来的信贷员。张行长酒量惊人,懂得先发制人,可以一个人提着几瓶白酒、一次性灌翻十几个客户,在业界迅速树立了“胆子大、路子野”的招牌。

一喝成名后,他一步步成长为分行信贷客户部的主管、副处长,直到现在的支行行长。

自从当上支行行长后,他突然迷上了养生,一改从前豪爽的风格,出门应酬几乎滴酒不沾,只管指挥手下的几个小弟小妹冲锋陷阵。

魏行长对此颇有微词。不过,张行长立刻拿出实际行动安抚老领导。

那一阵,分行和Z市支行,但凡中上之姿的女员工,平时性格热情活泼一点的,晚上都会被张行长电话召唤——陪魏行长K歌。小珊也是其中一员。

第三次被召唤时,她由于感冒便推辞了。第二天在电梯中遇到魏行长,小珊照常问好,但魏行长不再笑着回应“小珊,你好”,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直到走出电梯都一言不发。

类似的事情,在行里待得越久,听到的传闻就越多。

宇姐是我的师傅,是部门资历最老、业务最专的员工,每天过着“公司——孩子学校——家”三点一线的简单生活。一次同事聚餐,喝高的宇姐突然一把搂住我的肩,带着满嘴酒气说道:“你瞧我这么窝囊,已经在分行干了十年了,连个部门主管都混不上,你知道原因吗?”

看我摇头,她冷笑道:“我刚进来工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魏行长经常晚上给我发短信,说一些特别露骨的话,我统统当作没收到。持续了大概半个月,有一天去办公室找他签字,他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从那天起我就处处躲着他,经办的工作需要他签字,也会找男同事代劳。”

我想起文亚的经历,不由轻声叹了口气。

“后来我结婚怀孕了,需要休产假,必须得找他签字,这事不好意思让男同事代劳。纠结很久,我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他。字他倒是给签,可签完字他直勾勾盯着我,那眼神,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发毛。我记得他当时问我,小宇,你为什么始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呀?我就说,魏行长你的要求太高了,我达不到。自打那以后,他就没再给过我好脸色。一直以来,我那么努力,希望通过实实在在的业绩证明自己,可惜我太看重这份工作,也太天真了。你知道吗,现在流传一句话,分行女干部想进步,必须先过魏行长这一关。”

“宇姐,坚持下去,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安慰她说。

宇姐眼神迷离,摆摆手,扭身把头靠在我肩上,嘴冲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无所谓了,谁让我是普通工人家庭的子女呢。如果我也是你们这样的高干子弟,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在咱们行,只要他觉得有机可乘的,哪个没被招惹过?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3

宇姐酒后吐真言的事过去半年多,有一天,她带我和小珊去张行长分管的Z市做一个基建项目尽职调查。

入职后,我一直在分行信贷审批部工作,职责是对支行上报分行的贷款项目进行评估和审查。尽职调查是评估的第一环节,出差更是家常便饭。

做完尽职调查后回来的路上,我和宇姐坐在后座闭目养神,坐在副驾驶的小珊突然惊叫一声:“当心!”随后,从她那边的车窗外扔进来一样东西。

我们吓了一大跳,赶紧朝窗外看,一辆路虎不紧不慢开到我们前面。小珊从脚下捡起一个用胶带缠绕裹紧的塑料袋递给我,里面隐隐约约是三个信封。

我正准备撕开,被司机老丁喝住:“不要打开!我加速超过去,你们当着他们的面把这包东西原封不动扔过去。”

宇姐点点头,从我手中把东西接过去,在手上掂了掂。“好,你尽量开得离他们近一点。”

老丁给分行开车已经有十几年了,车开得又快又稳,他迅速追上了前面那辆路虎,并不断调整和它的间距。对方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反应,宇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个塑料袋准确投掷到了路虎的车厢中。

与此同时老丁脚踩油门,我们一溜烟扬长而去,一刻不敢停下来。

觉得安全以后,我忍不住问:“那三个信封里是钱吗?”

老丁哈哈一笑,反问我:“不然呢?”

“他们是什么人?”小珊轻声问道。

看我们俩一脸迷茫,老丁得意地说:“那车我认识,是魏行长弟弟的车,他弟弟就在Z市搞工程,承包的全是你们贷款支持的项目。他的钱莫非你敢要?”

宇姐接过他的话头:“估计我们这次尽调的这个项目,他也有份吧?”

老丁笑了笑,说换个话题。“你们去过魏行长在这边的温泉山庄吗?上次我陪信息科技部的老杨、小陈来Z市出差,那天正好魏行长在,非拉他们喝酒,那两个大男人酒量不好,没多久就不行了。魏行长就让他们跟着去百花湾,哦,就是温泉山庄。结果两个家伙一下就醒了,死都不肯去百花湾,非要住在支行旁边的政府招待所。不然我还可以跟过去凑凑热闹,嘿嘿。”

“说了半天,没听出那个温泉山庄有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修得高档一点吧。”

“你们是真不知道,百花湾在当地名气大着呢,张行长亲自盯着修的,里面乐子多了。而且魏行长相好的也住在那里,我见过一次,20多岁,话不多,挺懂事,好像是张行长家的一个什么远方亲戚。对了,她应该快生了吧,听说是个儿子。”

4

尽职调查的事过去后大概两个月,一天早上,分行食堂煮了一堆红鸡蛋放在门口,来吃早餐的人手一对。

煮红蛋是Z市的习俗,一般在孩子满月时送给客人,鸡蛋越红代表孩子的未来越红火。同事们私下议论,说看样子应该是魏公子满月了,不知远在北京的魏夫人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

打扫卫生的阿姨拿到鸡蛋时嘀咕了一句:“这鸡蛋染的时间不对,红的程度不够。”很显然,魏行长也持有同样的看法——第二天早上食堂还发红鸡蛋,不过,这次不是染色的,而是在外面裹了一层红塑料纸。

那红色,红得晃眼。

行长,请不要摸着我的手

不管魏行长多么不舍,他的调令终于还是到分行,我们都长长松了一口气——信贷审批部每个人手上都压了很多项目,就等着魏行长调走后好好处理。

银行的贷款审批,通常是由一个叫“贷款审批委员会”的会议进行集体决策,魏行长是这个集体决策会议的主任,掌握着项目的生杀大权。在他组织的贷款审批会上,我和同事被骂过很多次。

一些项目,如果我们在评估报告上提示他有风险,魏行长就会一边生气地用食指敲着桌子,一边苦口婆心地指责我们“是非不分”。

“你们总是死脑筋。你们这样搞,分行都不要发展了,大家就一起等死吧!风控是为发展服务的好不好?你们知不知道这是X市政府最关心的事情,领导最关心的项目?你们知不知道人家客户都告到我这里来了,说你们门难进、脸难看、要求太多、标准太高?还有啊,这简简单单一个报告,写这么长做什么?凡是不利于维护客我关系、不利于分行发展的话,一律给我删掉。”

这么多年,魏行长一直教导我们这些年轻员工,要思维灵活,勇于创新,善于变通,急客户之所急,想客户之所想,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我想,这也是魏行长在当地获得这么多好评,积累这么高声望的原因吧。

传出他要走的消息后,各支行疯狂向分行上报了一些五花八门的项目,大家都明白,只要魏行长在,项目的通过率就会非常高。

前两天,Z市支行报来一个地方政府招商引资项目,属于限制类目录,产能过剩,不符合相关环保、土地政策。支行信贷员小李写了个评估报告,详尽罗列风险后,建议贷款4000万元。

宇姐火了,打电话劈头盖脸把小李骂了一通:“你有病啊,这种烂项目也敢往分行报?不是存心坑我们吗?”小李在电话中赔笑:“宇姐,你消消气,张行长催着报的,你懂的。”

挂了电话,宇姐扭头问我:“魏行长到底哪天走啊,听说他已经喝了将近两个月的欢送酒了。”

“下周一,只剩5天了。这次是准确情报。我刚问了订机票的莎莎。”我冲她挤了挤眼。

本文转自公号“真实故事计划”(zhenshigushi1),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转载请联系原公号。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CFP
【写作工作组】真实故事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