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鲜血与禁果

2017-03-14 19:53:07
2017.03.14
0人评论

夜晚,华灯初上,校园灯火通明。

宽敞的校道上,飘荡着淡淡的白玉兰花香,优美又宁静。

和我一道的班主任说道:“但愿这份宁静延续到我晚值班结束。”

“还是延续到明天早上吧,我今天值总班……”我说。

那时候,我们学校有3000多名学生,除了100多个走读生,全部住校。每天晚上学校都会安排六七名老师值班,直到次日早上8点,以便应对突发事件。

之前,每有学生发泄不满,总爱在晚上闹事。比如因宿舍空调超标使用收费问题,学生拒绝缴费,并集体串联起来往楼下砸东西,晚自习罢课,通宵达旦的吵闹……青春的躁动加上发泄不完的精力,总能让校园的夜晚变得不安。

1

那晚值班,果然又发生了突发事件。

晚上10点半左右,值班老师们分组在两座教学楼巡查时,女生宿舍区忽然传来一阵阵的起哄声、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我们赶过去时,宿舍区大门口已围满了人,两边宿舍楼的每一个窗口都聚满了学生。

几个女生见到我们,赶快跑过来说:“有一个疯子,硬闯宿舍,还爬窗户。”

我当即打电话叫保安过来,同时劝导学生疏散。

宿管阿姨面前站着一位20来岁的男子,满脸通红,大声吵嚷:“她在里面!我要找她!”一股污浊的酒气,随着说话四处弥漫。

我上下打量他,觉得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我们是值班老师,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醉汉看了我们一眼,继续叫喊:“我找她!她在里面!”

“她是谁?你是她家长吗?”

醉汉瞪我一下,扭了下脖子,又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女人难缠!”

“学校有规定,外来人员还有异性不能进入宿舍区。夜深了,改天再来吧。”

“我非要找到她不可,她偷了我的东西!”醉汉高声嚷道。

“她到底是谁?偷了你什么东西?”我们耐着性子问道,不敢惹恼他。

青春的躁动加上发泄不完的精力,总能让校园的夜晚变得不再宁静。青春的躁动加上发泄不完的精力,总能让校园的夜晚变得不再宁静。

醉汉迟疑了一下,转而痛心疾首地拍着胸口,“10级文秘班的李晓彤,她偷了我的心!”

“什么?”我以为听错了。

“她偷了我的心啊!”醉汉继续拍着胸脯大喊,声音又高了几分。

聚在窗户口围观的学生静了几秒,接着嘘声四起。

我放缓语速对他说:“我是她们班的科任老师,这两天她不在学校,请假回家了。”

一旁的同事也点点头,“对,我今天上她们班的课,还登记她旷课来着。”

“我们宿管办公室还有她的请假条。”宿管阿姨跟着附和道。

醉汉看着我们,将信将疑。他从裤袋中掏出手机,拨了几下,听了一会,又放回去,转身走了。

刚走几步,他又转回来,“你们串通一气骗我吧?”

“我们是说谎的人吗?”

“老师也不见得都说真话。”醉汉麻利地反击我。

这时,保安赶到了。看到保安,醉汉本能地抵触,他又调高嗓音,“要赶我吗?我犯法了?”

保安看着醉汉,有些迟疑,“兄弟,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你。”

醉汉愣怔一下,“好,我走,我走。”他迈开步子,随着保安朝校门方向走去,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醉汉走了,但女生宿舍区的吵闹声却并未消停。熄灯的铃声已经响过两次了,仍有不少人倚在走廊护栏上,吹口哨、嬉笑、吵闹,“女主角出来!”“偷心的人出来!”

值班老师们进入宿舍区大院,站在院子中心喊话,无果。在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后,她们才相继散去。我和其他老师回到值班室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刚进值班室,学校保安就打电话过来:“醉酒的男子又折回来了,我们不让他进校,他就堵在门口骂骂咧咧。怎么办?”

走到校门口时,那醉汉正半弓着腰,耷拉着脑袋,双手抓住门上的铁条,站在门卫旁边的小铁门外。

见我们走近,他抬起头。门卫房亮堂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五官清秀,线条分明。我越看越眼熟,猛然想起,原来他是军训时晓彤班的教官。

“陈教官,原来是你呀!”我惊诧地说道。

陈教官本能地“哦”一声,又随即扭头左右看看,“警官来了吗?我没犯事,我走。”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唏嘘不已。

随着教官的离去,校园又恢复了平静。

2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一个周末的晚上,教务科长接到了辖区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抓了本校的几个学生,要我们到派出所领人。

原来,警察在辖区内的酒店、娱乐场所缉捕卖淫嫖娼人员时,在一家酒店查房,发现连续三个房间的房客都是我校的学生,共三男三女。

警察在查看证件时,一个男生问道:“拍拖(谈恋爱)并不犯法啊,我们又没有妨碍到别人。”

给我们介绍情况的警官痛心地说:“他们在春天做了秋天的事啊。”

警官递给我们六张身份证,最大的17岁半,最小的刚好16岁。其中有3个都是我授课班级的学生,平时表现良好,成绩也不错。

在一个小房间里,我见到了他们,有四个还穿着校服。见到我们,他们的头垂得更低了。随后,我们分乘两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

翌日,领导指示,由班主任对涉事学生予以训诫。

那件事之后,每每和那三个学生相遇,像是窥见了别人的隐私,彼此都有些尴尬。

3

学期末,还有两周放暑假,周六晚上我回到学校,准备值班。11点,值班的班主任走了,另一位老师也因急病没来,值班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忽然,男生宿舍区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呐喊和猛烈撞击硬物的声响。我忙跑出值班室,又叫上两个保安,直奔男生宿舍区。

宿舍区院子里、走廊里聚满了学生,有的翘首观望,有的鼓噪起哄,有的追逐奔跑……左侧宿舍的一个房间门前,黑压压满是人头,咆哮、争吵、喝斥声不绝于耳。

两名宿管员被一群学生包围着,堵在房间门口。房门关着,里面的学生吵嚷着要出来,外面的骂着要冲进去,门被撞击得摇摇欲坠。

这时一位学生光着膀子,穿着短裤,手持一截水管从我身旁跑过,向那房间门口冲去。我喝令他走开,但他却充耳不闻,并迅速挤向窗户那边。

那房间的窗户前也聚集着一群学生,手里拿着棍棒、水管。两位保安跑过去阻止,但人仍在不停聚拢。

眼见场面进一步恶化,我即刻报警:“麻烦多派点警察过来,这里有几十人在持械斗殴!”话音刚落,随着“哐啷”一声,玻璃应声碎落在地。

我惊得大喊起来:“大家冷静!散开!警察过来了!”

不知是因为我的喊叫,还是警笛的刺激,人群骚动起来。保安、宿管员已被逼到墙边,失去理智的学生疯地一般猛扑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辆警车开进了宿舍大院,除了围观者,斗殴的学生纷纷弃械逃遁。草丛上、地板上,横七竖八地散着水管、棍棒,其中甚至还有一把西瓜刀。

那场斗殴,造成一名学生眉骨撕裂,缝了7针;一名学生手臂被划伤,缝了9针;一名宿管员肩膀被击伤,瘀肿。那间被攻击的房间,铁门已经严重变形,3块玻璃被击碎,碎玻璃与血迹散落了一地。

而这次群殴的起因,竟只是源于两个人一次不经意的碰撞。

周五,两个男生在教学楼洗手间,一个进,一个出,刚好撞在一起。双方没有受伤,却感觉不爽,都认为是对方在挑衅,争吵几句就拳脚相向,好在当时被老师和同学及时制止了。

周六中午,两人又在宿舍走廊里狭路相逢,其中一人被掴掌。晚上,被打的一方找来帮手上门讨公道,对方同样不甘示弱,旋即电召老乡支援。

本来,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摩擦,但是碰上十六、七岁的热血少年,却生生导演了一出流血事件。

作为现场的见证者,作为老师,我痛心、费解、自责,事后回想起,更多的却是惊悚。少年的戾气像是黑夜中昏黑沉重的浓雾,在校园中蔓延。高高的围墙,厚厚的大门,也无法阻挡。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及插图:《最好的我们》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