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为你和警察枪战

2017-03-15 17:50:31
2017.03.15
0人评论

编者按 1968,电影《邦妮和克莱德》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最佳作品等八项提名。 电影改编自美国历史上著名雌雄大盗邦妮·派克和克莱德·巴罗的真实经历。1930年大萧条中,这对20岁出头的年轻夫妻一起持枪抢劫,并杀死每个挡住他们去路的人。1934年1月,他们从得克萨斯州监狱越狱,杀死了两名狱警。3个月后,他们谋杀了2名警官、1名治安官,绑架了1名警察局长。 1934年,邦妮和克莱德遭警方埋伏被击,两人全身大约被射入150多颗子弹。 半个世纪之后,相似的故事在俄罗斯再度上演。和曾经著名的雌雄大盗不同的是,他们只有15岁。

2016年11月14日,两位俄罗斯少年——卡捷琳娜和丹尼斯,从普斯科夫市跑到了Strgi Krasnye村,把自己反锁在一栋民房中,并向警察开火。最初他们只是对空乱射,随后开始向警车射击,整个过程都被他们拍摄了下来,并在网络上不间断地直播。

很快,警察强攻进了房子,并宣称两名少年在警察发动进攻前已经自杀。

这里没有《邦妮和克莱德》故事中的放荡不羁。行走江湖的亡命情爱,只有冰冷的现实和更为冰冷的子弹。

1

在此之前,那座房子被警察称作“目标”。

第一个听到这个叫法的是这家邻居,柳德米拉大婶。

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大婶照例8点起床。起床前,她就听到了屋外有枪声,但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婶没在意太多,依旧上街扫起雪来。

9点左右,来了个警察,警察让她赶紧回家,把门锁起来,不要在窗户旁边乱晃,没事儿不要往“目标”那边瞎看。

柳德米拉回房了,但是还是控制不住好奇心,总是往外面瞄。她对记者回忆说,从9点开始,街上警察的数量就在不断增加。看样子,是有人非法劫持了一名女性人质,他们就藏在隔壁的房子里,还不时地向街上的警察和警犬射击。

11点以后,枪声明显变得更密集了。

下午1点,一名警官在柳德米拉大婶家的谷仓前,扫出一条小路,从谷仓那个角度,几乎可以将目标房屋一览无余,两者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15到20步远,只是如果从这里发起突击的话,要穿过空旷的花园。

按照柳德米拉大婶的说法,那时警察们已经开始背着她讨论起来,如何从谷仓向“目标”发起攻击。

Daniil Turovsky在事后走访时拍的现场照片Daniil Turovsky在事后走访时拍的现场照片

冬季,邻居一般都不在家,那家人五年前买下房子作为他们的夏季度假别墅,所以冬天的时候,房子里什么都没有。

房子的主人是卡捷琳娜的继父,是“一头邪恶的棕熊”,柳德米拉回忆说。那栋房子修得比村里所有房子都好,有两层楼,旁边还有一间浴室。房子的外墙是松木做的,油漆很漂亮,最外面还有一层坚固的院墙。

在Strgi Krasnye村,很多大型建筑都是空的,这里曾经红火的面包店和服装厂现在都关门了,很多人都搬到普斯科夫去找工作了,“目标”周围的房子都没人住,只有柳德米拉大婶还坚守在这里,所以如果警察要发起进攻的话,并不需要疏散群众。

而躲在房子里不断向外开枪的,正是卡捷琳娜和丹尼斯。

2

15岁的丹尼斯和卡捷琳娜已经约会7个月了。

他们在普斯科夫市第九中学读书,是同班同学。跟所有喜欢秀恩爱的小情侣一样,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他们的合影。就在11月9日,丹尼斯贴出来的一张照片上写道:“事情变成这样子真的很伤心,只有和你在一起世界才美好。”

卡捷琳娜的个人主页上有很多自拍照片,还有很多演员Dylan O’Brien在美剧《少狼》中的视频和剧照,从个人主页上来看,她相当活跃。

两人都成长在单亲家庭,都有一个继父,学习成绩都不怎么好。最主要的是,两人跟父母的关系都比较紧张。在私奔前不久,有一次卡捷琳娜晚上9点才回家,遭到了继父的一顿毒打。她曾经请求父母允许她在朋友家过夜,当请求遭到拒绝后就离家出走了。很快,父母就在朋友家找到了她,不用说,又是一顿毒打,脸上还留下了散不去的淤青。

她把这一切经历都写在了社交网站上。与此同时,她的男朋友丹尼斯也表示再也受不了自己的家长了。

有网友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替父母想想”时。他们回答:“为什么我们要替父母着想?他们从来不考虑我们的感受!”

俄罗斯版的俄罗斯版的"丹尼斯和卡特琳娜"

11月12日,星期五。卡捷琳娜和丹尼斯从父母的银行卡里偷了钱,登上一辆公交车,私奔到80公里外Strgi Krasnye村的夏季别墅。卡捷琳娜没有别墅的钥匙,他们俩打碎了一层的窗户爬了进去。

他们在别墅里撬开了一个保险柜,里面有双筒猎枪、散弹枪、手枪和很多弹药。两个人在这栋后来被称为“目标”的别墅里,度过了一个周末。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他们相互染了头发,丹尼斯把自己的黑发染成了金发,卡捷琳娜则正好相反。

他们还翻出了别墅里的衣服,丹尼斯找到一条迷彩裤子和一件运动夹克,都比他的号码大太多了。卡捷琳娜则穿上了一身黑色的阿迪达斯。

周一早晨,两人在直播网站Periscope.tv上发帖,卡捷琳娜的祖母和妈妈根据帖子找到了他们,卡捷琳娜手里拿着刀“开门迎客”。

“这场冲突以她们割伤了我的手而告终,丹尼斯心平气和的请她们离开,可是她们就是赖着不走。”卡捷琳娜在帖子里说,最后丹尼斯怒了,用气枪打伤了卡捷琳娜妈妈的腿。

随后警察赶到,两个小青年用散弹枪向警察射击,警察扔下警车跑了。

3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两个小年轻不停地在屋里逛来逛去,不停地在社交网络上更新自己的状态,还发了视频。

卡捷琳娜说,私奔的生活很美好,并且声明自己并未被绑架,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于自己的自由选择。

丹尼斯则发了一张枪、收音机和避孕套的照片,不久以后他又发了一张带弹孔的警车照片,命名为“和我的小公主一起度假”。

他还发了一张和女友卡捷琳娜的自拍照,取名 《Darova <Cherny delfin>》(俄罗斯关押终身监禁危险犯人的高等级监狱)。在另外一个视频中,他们探讨了诸如“如果被条子拿下他们会被判几年”这样的问题。

在这对年轻人源源不断的帖子中,他们从来没有表达自己的任何诉求,给外界的信息全都是在说自己如何的无助。

我要为你和警察枪战 (来源:网易视频)

情况逐渐失控,他们开始不时向邻居的房子,花园栅栏和警车射击。卡捷琳娜建议丹尼斯打那些街上跑来跑去的野狗,而在此之前,丹尼斯已经打死两条狗了。

与此同时,这对情侣还饶有兴趣的发了视频,带着网友“参观”了一下房子的结构。“这是我继父的房子,他是一名特种部队战士,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军官。”卡捷琳娜解说,丹尼斯在一边配上了卡捷琳娜继父和普京大帝握手的照片。然后他们两个坐在俄罗斯空降兵军旗下吃了一碗泡面。丹尼斯提议逃跑,“这是没用的。”卡捷琳娜说。

丹尼斯发现涨粉数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卡捷琳娜指着地板上铺好的塑料布对围观网友说“这是我们为警察强攻所做的准备,不久我们就会血染地板,我们的尸体就躺在这些塑料布上。当然我们会还击的,绝对让他们血染沙场,等着看好戏吧,现在,跟我一起来做个莫洛托夫鸡尾酒给他们尝尝!”

丹尼斯向已经冒烟的电视机开枪,然后两人把破电视扔出房子。

卡捷琳娜开始唱歌,向网友展示被打坏的警车。

“下面简单的向大家报告一下警车的损毁情况。车轮漏了,窗户破了,破了两扇车窗!”卡捷琳娜边说边笑,“所以,我们不会放弃的。”在随后的视频中,出现了枪声,卡捷琳娜迅速跑回房子跟男友并肩战斗。“让我们再对那个破车来一发!”

她边说边接过枪。“上帝啊,你怎么能被孩子们吓破胆呢?”说着对警车又来了一枪。

丹尼斯蹲在地上,克捷琳娜充满爱的抚摸着男友的头发。“我还没有给你设计新发型呢,你太漂亮了,不能死!”卡捷琳娜说。

丹尼斯发布视频中的截图丹尼斯发布视频中的截图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亲人和朋友联系了丹尼斯和卡捷琳娜。在一段视频中,卡捷琳娜朗读了丹尼斯母亲发来劝说他们投降的短信。“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短信道。

在另一段视频中,卡捷琳娜说,丹尼斯的妈妈打来电话劝说他们走出别墅。“可是我们不想走,出去的话就不好玩了。”小情侣回应道。

在Periscope上丹尼斯和卡捷琳娜和一个朋友聊了一下。朋友问了几次他们下一步的打算,并且表示以后会非常想念他们的。另外一个同学说全班都在看他们的直播,卡捷琳娜相当得意。

在直播中两个人喝了不少酒,他们解释说这座别墅是为夏季设计的,所以没有囤积柴禾,房子里没有东西可烧,特别冷,只能靠喝伏特加取暖了。

一位热情的网友问他们是否已经打死人了。卡捷琳娜回答说,“目前为止,除了野狗没打死过任何东西。”

丹尼斯承认自己曾向警察射击,“我看到了那个条子然后就开枪了,邦!邦!”丹尼斯说。“我们就是邦尼与克莱德!”卡捷琳娜补充。

4

村民告诉记者,就在下午1点左右,警察封锁了街道,与此同时枪声也停止了。

下午2点,一份声明出现在村子的VK社区论坛上,声明说:“有些疯子在村子里开枪,可能是有人在耍酒疯,警察已经就位了。”

在随后的视频中,卡捷琳娜和丹尼斯多次表示,他们除了投降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不投降,他们会杀了我。”

丹尼斯说他们已经交出了全部武器,把刀,猎枪,散弹枪都从窗户扔出去了。“但是我们决不会自杀的。”卡捷琳娜说。

与此同时,心理专家开始积极地做工作,卡捷琳娜的老师也打进热线电话劝说自己的学生投降。

在最后的谈判中,谈判专家给丹尼斯和卡捷琳娜最后40分钟来“想想清楚”。“他们下了最后通牒要求我们投降,但是我们俄罗斯人从不投降!”卡捷琳娜说。

在强攻开始前的几分钟,丹尼斯和卡捷琳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在整个过程中直播从未间断)。她点燃了一根香烟,那是他们仅剩的两根了。“我很担心,真的很担心。”她说。丹尼斯在一旁帮卡捷琳娜梳理发型。

“担心什么呢?”他问。

“我是在为你担心。”她回答道。

“看到你担心我很难过。我是一个男子汉,但是我却不能保护你。”

“我要留下我们的遗言,我们已经做了太多坏事儿了。”

他们说房子已经被突击队包围了,“警察们就站在外面,什么也不做。”然后直播就中断了。

村民们目击了整个强攻的过程,8个全副武装的特警从屋后冲了进去。

下午两点的时候,普斯科夫的特警队全副武装的出现在村子里。他们没有直接向“目标”逼近,而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普斯科夫市政府也证明了特警队选择了强攻,而不是和卡捷琳娜继续谈判,由于“目标”周围并没有人居住,所以他们的胡闹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威胁。

警察们说他们已经进行了几个小时毫无结果的谈判,并且那两个小青年已经不再作出回应,强攻是最后的无奈选择。

在突击过程中目击者们听到了枪声。

一位站在封锁线附近的村民说,他还听到了好几次爆炸。

警方的解释是,他们在进攻过程中使用了震荡弹,特警指挥官在攻进屋子后,发现了丹尼斯和卡捷琳娜的尸体,尸体上有散弹枪弹痕,并将情况汇报给了检察机关。

丹尼斯首先开枪打死了卡捷琳娜,然后自杀。

“强攻过程中,特警并没有对孩子们开枪。” 检查机关声称。

5

11月15日下午,星期二,检察机关出具了一份强攻过程的视频。

视频中丹尼斯和卡捷琳娜已经倒在了沙发上的血泊之中,他们的外衣和武器散落在地上;他俩随后被救护车拉走。

第二天早晨,村民们围在房子边查看院墙上的弹孔。“我们村也出了神经病吗?”一个村民问道。“可不是吗!难道你没听说昨天一个疯子把自己老婆砍死了,还捎带手杀了6个孩子!”另一个回答道。

警车玻璃的碎片还散落在“目标”的大门口,地上还有斑斑血迹,血迹绵延了五十米,一直延伸到警察们藏身的房子里。

在周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普斯科夫地区儿童权益机构发言人说,“我们决不能让这种事儿被孩子们当作榜样来模仿!”

丹尼斯instagram中的照片丹尼斯instagram中的照片

周二晚上,卡捷琳娜和丹尼斯的同学们在VK网站上纪念自己的同学。一名同学写道:“你总是真诚而友好的对待我,总是在困难的时候帮助我,你总能让我开心,给我鼓励。”

“我不怀念你,我不明白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另一名同学写道。

现在VK网站管理员已经关闭了网页的留言功能,但是仍然允许网友们给丹尼斯和卡捷琳娜送礼物。

有一件礼物,是写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棒球帽。

原文: https://meduza.io/en/feature/2016/11/16/how-can-you-be-afraid-of-children

记者:Daniil Durovsky

整理转述:吴鞑靼、疯狂的伊万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Loic Zimmermann
插图:记者Daniil Durov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