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要杀我,这不怪他

2017-08-29 20:19:41
2017.08.29
0人评论

1

2015年1月的一个凌晨,派出所的值班电话骤然响起,一位老妇人在电话那头声嘶力竭地喊:“救命啊,快来人啊!我儿子要杀我!”

光是听声音,我们就知道,又是辖区“黑老大”郭强的母亲,这时候打电话,八成又是郭强在家里犯病了。

到了现场,家里门户大开却不见人影。我和同事走进屋,郭强正拿着菜刀疯狂地砍着自家卧室房门,砍一刀,骂一声,踹一脚。

见我们进了屋,郭强二话不说抡起菜刀就迎了上来,我和同事急忙躲闪。好一番纠缠,菜刀才被同事夺了下来,人也被我用约束带绑了按在地上。

郭强在地上拼命挣扎,干瘦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蛮力。

“这X估计又吸‘果子’了,不然不会这个点犯病。”同事边说边掏出止血带,他的右臂刚刚被菜刀划了一道口子。

过了好一阵,卧室的房门才从里面被打开。郭强的父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我抬头一看,老郭一瘸一拐的,母亲王金丽则用手捂着脑袋,指缝里有血流出来。

“要不要紧,赶紧去医院包一下。”我赶忙说。

王金丽却顾不得自己头上的伤口,蹲在被我们绑在地上的儿子旁边,一边看一边埋怨:

“手上绑得太紧了,勒到他了,松一下吧……”

“地上有水,凉,你们快把他搬到床上去……”

同事不满地瞪了王金丽一眼,“就他这架势的,刚才我可以一枪打死他!”

“使不得使不得,他有精神病……”王金丽赶紧辩解,但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地上的郭强。

郭强还在地上挣扎,嘴里不停地喊打喊杀。汇报了情况之后,上级要求连夜将郭强送往沙市精神病院,可却被王金丽拦住了,她坚持要送郭强去本市二院精神科暂时治疗。

“郭强有医保,送沙市(医院)也用不着你们拿钱。”我以为王金丽担心沙市精神病院费用高。

“不行不行,沙市医院的大夫太坏了,用电棍子电人,那边的伙食也不行……”

无奈,我们只好联系二院。

二院的值班医生一听是郭强,直接在电话里拒绝了我:“不行啊李警官,我们精神科就几个女同志,治不住他,我们可以派医生过去,帮你们送他去沙市。”

王金丽不满地嘟囔了几句,最后不得不同意我们连夜将郭强送往沙市。

2

从沙市精神卫生中心出来,已经是早上六点。

“我估计用不了一个星期,王金丽就会把郭强接出来,不信咱走着瞧!”返程路上,同事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说。

我深以为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三个月前,郭强吸毒后突发精神病,在辖区学校门口拎着棍子手舞足蹈,被学生家长和学校保安一同扭送到派出所。

那时候,也是我和同事一起,叫二院精神科的医生把郭强去了精神病院。本来医院要求郭强至少要完成三个月的治疗,但三天后,便被王金丽接回了家。

一个月前,郭强又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把开山刀,挥舞着在小区里乱跑,同事出警又把他送去了精神病院。但不到一个星期,又被王金丽接了出来。

我质问王金丽,但王金丽总是满面愁容地向我诉苦:“精神病院的日子苦啊……”

“可你儿子有病,得给他治啊!”

“在家治吧,在家也能治,不就是吃药嘛,吃了药就好了……”

每次把郭强接回家,王金丽总会再三向我保证:“我一定好好管着他,绝对不会再出事。”

但郭强的事就从来没有停过。

王金丽也管儿子,但无奈已年过七旬又身患疾病,生活能够自理就已实属不易。精神病儿子正当壮年,一旦犯病,老两口根本控制不住,反而时常遭到痛打。

“我这个月出王金丽的警已经五次了,都是被郭强打,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老两口会被郭强打死。”

“那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前脚把人送去精神病院,后脚就把他接出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都被儿子打成这样了……”我感慨道。

“切,郭强落到现在这个境地,少不了他妈的‘功劳’!”同事不屑地回答我。

3

郭强生于1973年,翻开档案,密密麻麻的全是他多年的“光辉历史”。

32岁之前的郭强劣迹斑斑,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敲诈勒索,让他在辖区“声名显赫”。

19岁时,他就是黑道上数得上名字的“人物”了;24岁,他带着一帮“小弟”垄断了市里一半以上酒店、大排档的酒水业务;2003年,30出头的郭强开始涉足高利贷行业,名车豪宅,曾号称身家千万。

32岁开始,郭强“试水”海洛因,之后的10年,31次治安或行政拘留、8次劳教、3次强制隔离戒毒、数次精神病强制送医。直到最后,公司垮了,“小弟”散了,老婆跑了,自己也疯了。

“你看看这张照片,能认出他就是现在的郭强吗?”同事从档案里抽出一张郭强20年前的照片指给我看。

那是一次郭强聚众斗殴案件被抓获后在派出所留下的“登记照”,照片上的郭强膀大腰圆,目光凶悍。那个曾“叱咤风云”的“黑老大”,和眼前这个又黑又瘦、目光呆滞、精神混乱的“废么子”(方言,指废人)完全是两个人。

“这和他妈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那关系可大着呢!”

儿子要杀我,这不怪他

33岁才得了郭强这个独子,王金丽把儿子宠得不像样子。

郭强的父亲老郭当了一辈子石油工人,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外地参加“会战”,郭强从小就跟着母亲王金丽一起生活。

中学时代的郭强就是学校里的“扛把子”,带着一帮“志同道合”的小兄弟,在同学之间到处收“保护费”。

对于儿子的所作所为,王金丽是知道的,但奇怪的是,她并不认为郭强这样做有问题。

退休教师刘汉生是郭强中学时代的班主任,提起这个学生,刘汉生不住地摇头。

那时候,郭强就和一帮社会人员在辖区饭店里吃“霸王餐”,被老板抓住,可几个人不但掀了桌子,还出手把老板夫妻打伤了。店老板认出了郭强,报案后和派出所民警找到了学校。

刘汉生通知王金丽来学校处理,可王金丽到了学校,先是怪店老板报警“坏了儿子的名声”,又怪刘汉生“不去维护自己的学生”,最后不但拒绝配合学校和派出所的工作,还砸了学校会议室的玻璃。

刘汉生无奈通知了远在陕西“会战”的老郭,老郭千里迢迢赶回来,这才压住了此事。那时候郭强还没成年,最后只是向店老板赔礼道歉,并配合派出所抓了那几个一同打砸饭店的社会青年,便罢了。

但刘汉生没想到,就这件事,还给自己惹来了一屁股麻烦——自那时起,王金丽竟然记恨上了刘汉生,隔三差五的便去刘汉生家里叫骂,足足坚持了一年。

到后来,郭强在本地“混黑”出了名,王金丽对此还颇为骄傲。

徐富强是王金丽上班时的领导,头上至今留有一块三厘米长的伤疤。2002年,徐富强因王金丽长期不来上班,停了她的工资,很快,郭强便带人在下班路上截住了徐富强,一顿暴打。事后郭强虽被派出所抓去拘留,可王金丽却在单位“豪迈”地宣扬,“谁再敢惹我,徐富强就是例子。”

2004年,郭强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公安机关追逃,派出所希望王金丽能规劝郭强来投案。但得到消息后,王金丽不但没有规劝郭强,反而安排他逃往外地“避风头”。郭强被抓回来后,王金丽也因包庇罪被判了半年。

4

在染上毒瘾之前,郭强对王金丽极为孝顺。

辖区有几栋“处长楼”,原是某国企专门为单位处级干部建造的福利住宅。在本市人眼里,能住进“处长楼”就是“混得好”的象征。后来,这批住宅楼被放到市场上销售,虽然房型好、环境好、位置也好,但由于售价很高,鲜有人问津。

王金丽就是第一批住进“处长楼”的人之一。

“那时候王老太太出门穿金戴银,强子不但给他妈买了房,后来还买了车,又专门安排一个‘小弟’去给他妈当司机。” 陈九江是郭强的发小,“拜把子”的兄弟。曾为郭强立下过汗马功劳,也因此为自己换来了四年的牢狱之灾。“强子疯掉之前,孝顺他妈是有目共睹的。”

“他妈就不关心你们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吗?”我问陈九江。

“王老太太从来不管这些,但反到是强子他爸很生气,没和他妈一起搬到‘处长楼’里,一直还在以前的老公房住着。”

2003年是郭强人生的重要“转折点”,32岁的郭强染上毒瘾,“事业”急转直下。

按照陈九江的说法,彼时的郭强“有钱有势”,正准备“洗白”自己,为此还开了公司打算做正当买卖。那时陈九江也刚刚出狱,本打算继续跟着郭强干。但一个偶然的机会,陈九江发现郭强吸毒。

“一开始是吸白粉,时间一长,就开始注射。也不管生意了。他有几个‘小弟’原本和我一样,打算跟他走‘正道’的,一看这架势,便都散了。”

“他妈也不管?”我问陈九江。

陈九江摇摇头。

“管不管我不知道,但我记得强子几次因吸毒被抓,都是在他妈住的‘处长楼’那里。”

为了防止便衣民警进小区排查,郭强还在保安队里安排了两个“小弟”,专门负责通风报信。

“那套房子呢?”

“听说后来卖了吧,还有王老太太的车和那些金银首饰什么的,钱都让强子拿去吸毒了。”

“哪怕看在钱的份上,也得管管儿子吧。”

“管了,哪能不管!王老太太看强子毒瘾上来那么痛苦,也确实想管儿子,但她一出手,直接把儿子‘管’疯了……”陈九江哂笑道。

5

王金丽的办法,的确让人哭笑不得。

2008年,郭强败光了家产,一家人又搬回了以前住的老公房。此时郭强的经济条件已经无法负担他的毒瘾。看到儿子毒瘾来袭时满地打滚的惨状,王金丽心疼万分,后来居然不知从何处听来一个法子——用冰毒戒海洛因。

“之前王老太太找过我,问我有啥办法能让强子不那么难受,我又没吸过毒,哪知道什么法子。听说后来她又去找了六子,六子吸毒,可能是他告诉王老太太的吧。”

的确有一些海洛因吸食者会用价格便宜、且反应不那么强烈的冰毒来戒断海洛因,但这种方法无疑也是饮鸩止渴。因为冰毒及其副产品“麻古”所带来的“心瘾”,会直接伤害吸毒者的脑神经,吸到最后,人就疯了。

果然,改吸冰毒之后,郭强的身体确实没有那么痛苦了,但很快精神却变得不正常了。

“你怎么不劝她送郭强去戒毒所呢?”

“怎么没劝过,老太太怕强子一进去就出不来了,她是一刻都离不了儿子的人,哪会同意……当时强子为了筹毒资,老太太是要钱给钱、要首饰给首饰,即便到了卖房子的地步,老太太也是二话不说就搬回了旧公房,生怕强子受一丁点委屈……”

等王金丽开始意识到要给儿子戒毒了,郭强已经成了重症精神病人,根本没有戒毒所愿意接收他。即便是公安机关的强制隔离戒毒,也需要去精神病院控制住他的病情后才能执行。

郭强彻底成了一颗“定时炸弹”,王金丽便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不知为何,郭强只要在家中犯病,首当其冲就是殴打王金丽。王金丽只得一次又一次报警,强行送郭强去精神病院,没两天再去把人接出来,然后再犯病。

如此不断地反复至今。

6

不出所料,不过一个星期,我就又遇到了郭强。他就坐在马路边晒太阳,身边是头上依旧缠着绷带的王金丽。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反倒是王金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解释:“警官你看,他已经好了,不打人了。”

郭强抬起头,傻乎乎的看看我,估计是药劲还没下去。

“看好他,不要让他再碰‘果子’,也不要让他的那些吸毒的朋友再来找他!”

王金丽点点头。

三天之后的一个清晨,我按例接班,发现夜班同事一个个两眼通红,面带倦色,似乎一夜未眠。问他们怎么了,一个同事表情复杂地告诉我,昨天夜里郭强又犯病了,他们刚刚从沙市精神病院送人回来。

“这他妈不是折腾人吗?去告诉王金丽,再这样把郭强接出来,以后出了事让她别再找警察!”我气冲冲的对同事说。

“不用了,估计这次没人接郭强出来了。”同事淡淡地说。

原来,昨天深夜,郭强在家发病,疯了似的要往外跑。王金丽夫妇上前阻拦,神志不清的郭强顺手抡起了家里的椅子,直接砸在了王金丽的头上。父亲老郭见势不妙报了警,等同事们出警赶到现场时,郭强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王金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120急救车拉走了王金丽,同事们找了两个小时才逮到郭强,连夜送去了精神病院。

“王金丽怎么样了?”

“在总院ICU呢,还没来得及去看……”

到了总院病房,老郭正坐在楼道里抹泪,我问王金丽的情况,老郭说她颅骨骨折,颅内出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是万幸救过来,估计以后也可能变成植物人。

“郭强那个畜生呢?”老郭问我。

“已经送精神病院了……这次必须让他治完整个疗程!”我有些担心老郭,不知他是不是也和王金丽一样。

“接他?这次就让他死在里面吧。”

后记

再次见到王金丽已是半年多之后了。

十年前,王金丽走在路上,街边的商户们都会恭敬的喊她一声“王姨”,不是因为她的人缘好,而是因为儿子郭强是本地有名的“黑老大”。

如今,半身不遂的王金丽被老伴用轮椅推着走在路上,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看,这就是‘黑老大’他妈,被儿子打成了傻子”。

本文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