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美容的骗钱伎俩

2018-05-05 20:50:28
8.5.D
0人评论

编者按 「人间骗局」征稿 在过去的两年中,人间刊发了数篇以“骗局”为主题的稿件,几乎每一篇都引发了读者的巨大反响。 从非法集资,到网络、电信诈骗,再到传销,不断有读者向我们讲述自己所经历的各样骗局,触目惊心,令人痛愤。 于是,像「人间有味」一样,我们决定开启一个新的大型连载主题——「人间骗局」,希望能够汇集各样骗术案例,展示并剖析给大家。也希望大家能通过书写自己、或身边的人被骗的经历,纾解自己内心的愤懑,并警示更多的人避开骗子们的陷阱。 让我们一起,撕开人间骗局的假面。 征文长期有效,投稿可发邮件至 thelivings@vip.163.com ,并在标题标注「人间骗局」。 期待你的来稿。

1

2012年,我差点结了婚,可由于女友家要的彩礼太高,女友又全听她父母的,我年轻气盛,赌气分了手。那时的我尚无一技之长,薪资低薄、勉强温饱,只能极不情愿地随父亲进了建筑工地,做了瓦匠学徒。

春节,我见到了两年未谋面的平哥。他是我大姐夫的弟弟,我差点没认出来。

平哥前些年一直没有固定工作,跑过大货,学过厨子,进厂打过工,开过小卖部,但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点钱就花天酒地,结婚一年后老婆就跑了,后来也一直未娶。有段时间因为赌博输钱,跑外地躲了一阵,还是家里给他填了赌债的烂账。他穷困潦倒时还打电话给我借了几百块钱,到今天都没还,碍于亲戚关系,我也不好再提。

这次再见面,他却一身名牌,腕表、黄金项链、铂金戒指,还新购置了一辆两万多的摩托车。

“平哥,混得不错啊,两年不见了吧,闷声发大财啊!”我上前寒暄。

“哪里发了啊,就挣了点小钱。”平哥递过烟,40块一包的黄鹤楼,在农村,有钱的老板也不过抽这烟。

酒桌上,平哥唾沫横飞地一通吹嘘,说现在算是工作轻松、挣得也多,只需要动动嘴跟顾客沟通沟通,“这就是神仙做的事,我做一辈子都愿意”。

以平哥的性格,一份工作能够坚持做两三年,的确算是个奇迹了。我小心翼翼地问:“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难道是……什么违法的事?”

“妈的,违法的事我会做吗?现在这个社会,得靠脑子赚钱。”平哥笑着骂道,指了指自己油光水滑的脑袋,“赚钱的路子多得很,只是你不知道。”

“是是是。”我自知自己是井底之蛙,2012年之前,我连湖北省都没出过。

“我做的是销售,销售你知道吗?什么事都没有销售赚钱,只要你有能力!”

平哥拿出手机,翻出里面的照片给我看,全是他去过的城市,对于没有出过远门的我,内心顿时无比向往,充满羡慕。

“我们就是发发这种小卡片,跟顾客介绍产品,顾客感兴趣了,就带他到店里,上了卡,你就拿提成。”平哥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小卡片的照片,把我当作顾客,演示了整套发卡的过程。

我听着他的那套娴熟而专业的说词,一时间目瞪口呆,实在忍不住了,试探性地问:“平哥,这么好的事,带带弟弟我啊?”

平哥看着我,明显露出几分谨慎的神色。半晌,才扔掉烟蒂,用脚狠狠地碾灭,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你等我电话,我问问老板。”

我想起前女友父母嫌贫爱富的嘴脸,再看着平哥那身土豪打扮,仿佛看到了自己即将咸鱼翻身的未来。

我们这儿的规矩向来是,元宵要舞狮上庙会,过完正月十五,人们才会出门打工。可平哥给我打电话,要我初十就跟他动身。想着这或许就是改变我一生命运的转折点,我苦口婆心地说服了家人。父母见我是跟着平哥,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我已经26岁了,不算小了,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

平哥给我说,美容行业是暴利,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光女人爱美,男人也开始懂得保养了。我们主要就是做男性美容,男人们办卡,更舍得花钱,一办就是几千块,“一天搞一张卡,你得在工地搬多少砖?”

“男性美容”对我还是闻所未闻,我想——这就是一个新兴行业啊!不禁由衷钦佩起老板的经商头脑,对平哥说:“等套路学会了,挣到钱了,我们也合伙在县城开一家。”

平哥说:“干我们这行,全国各地到处跑。哪里市场好做,老板就去哪里开店,钱也挣了,还免费旅游了一趟,你以后就再也不想干其它的事了。”

于是我愉快地踏上了去往重庆的火车。

2

这是我第一次来重庆。第一天,平哥就带我去吃火锅,舌尖上那种麻辣鲜香的味道,真是令人无比畅爽。

休息了一天,平哥就带我去了店里。店就开在沙坪坝步行街的一个背巷里,招牌上写着“兰芳美容美体SPA生活馆”,跟我见过的路边小巷的足浴按摩店一样,甚至我们县城一些档次高的理发店,都比它装修精致。我有些失望。

店里有5个男同事:脖子上戴着一串佛珠的阿坤,湖北孝感人;个子1米9的哈利,来自河南;一个湖南的小子长得比宋小宝还黑,就叫黑子;还有一对陕西亲兄弟,哥哥大伟40多岁,是店里年纪最大的,弟弟小伟,长得很帅气。

平哥私底下嘱咐过我,店里的“美容师”和“经理”都是沾亲带故的:“这么赚钱的事,我有老婆,也要她来做美容师。”

4个美容师里,梅梅是黑子的老婆,大余是大伟的老婆,哈利的女朋友、阿坤的表妹也都在。还有一个压货经理是大伟的亲妹妹,大家叫她叶姐,30多岁,打扮得很时尚,她的老公则在另一家店当后勤经理。

末了,平哥又补充一句:“你也起个‘代号’,这个圈里都是用代号,对你有好处。”

我心里有些疑惑,但一想,也罢了,每个圈子都有它的规矩吧。我母亲姓万,于是我给别人介绍自己时,就说自己叫“万江”。

在美容店,除老板外,由底层至高层的职务依次是:导购,美容师,店长,导购经理,压货经理,后勤经理。在我们店,大伟是后勤经理,平哥是导购经理,没有店长,我来就是做导购。

导购没有底薪,业绩提成40%,工作就是在大街上把人忽悠到店子里去。导购经理无底薪,也是发卡拿提成,这个职位如同摆设,主要管理和监督一下导购,有名无实。

美容师底薪2500起(大余底薪是3000,算是行业最高标准了),业绩提成10%。他们负责将顾客作个初步分类,判断能不能在他们身上宰到钱、大概能宰到多少钱,然后把信息转告店长或压货经理。

压货经理底薪5000起,能力优秀者最高可拿到1万(比如叶姐),总业绩提成5%。被忽悠进店的顾客,最终能被宰多少钱,全在于压货经理那张杀人不见血的嘴巴。店长底薪3000,业绩提成10%,就是给压货经理打个下手。

后勤经理不直接接触“业务”,底薪2000,发卡拿提成,一般是老板的亲信,负责财务、采购、员工考核之类的工作——最重要的工作是“危机公关”,处理各类突发事件。

我上班第一天,大伟和叶姐兄妹俩主持开了个简单的会,叫导购“发卡尽量低调”,不要跟顾客发生矛盾、不要扎堆;叫美容师“要会安抚顾客”,做完后记得电话回访。

他俩给大家定了新的目标业绩,由于我是新人,叶姐给我定的业绩是1万。

我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每月做1万,提成就能拿4000,我在建筑工地天天不休息也拿不了这么多——而那几个老导购,都是2万的目业绩起步。这个行业的钱怎么这么好挣?如果不是看这里的员工个个披金戴银、拿着最新款的手机,我一定以为他们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最后,大伟高昂地说:“大家出来是为了挣钱,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多发卡,多拉顾客,多做业绩!老板在这里关系硬,大家可以放心大胆地干!”

3

我们上班时间是上午10点钟,到了店里,我们导购就拿上小卡片,去不远处的步行街广场转悠。第一次出来,平哥就让我在旁边看他们怎么发卡片:“就是那么几句词,你把套路学会,自己放灵活,只要能把顾客拉到店里,就OK了。”

大多数时候,大家围在一起,抽着烟,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讨论着哪个人有钱,哪个人看着老实,哪个人脸上有痘痘肯做保养,哪个人面相凶恶不能惹——一般,男的看起来过了30岁,就不用拉了,这些人见的世面多,不容易被忽悠,尤其是结了婚生了子后,大都不太注重个人形象,而女人只要是成年的,则大小通吃。

不一会儿,店里的几个床位就都有了顾客,还有人在排队,通常这个时候,导购就需要暂停发卡,可以去逛逛旁边的店铺,跟里面的女员工聊聊天,或者直接去电玩室打一会儿游戏,等床位空了再上街拉人。

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熟悉说辞,一直都没有叫到人。一个上午,平哥发卡沟通好了几个顾客,然后让我带他们去店里,这样顾客出了钱,也算有我一份,两个人平分。这样相互配合,叫“擦皮鞋”。大家谁都不知道这个顾客进店会不会出钱“上卡”,完全是靠运气,也是为了转运。

他们的套路我已经很清楚了,就是骗顾客说新店开业,或者店里做活动,产品新上市做推广,然后忽悠顾客拿上我们发给他的卡片,进店免费领取“体验装”,还可以“当场免费体验效果”。卡片上注明是“体验券”或“赠券”,并注明一人只能领一次,后面还印着各种理疗项目:控油祛痘、祛斑祛痣、黑头粉刺、肌肤暗黄……

如果顾客还是不感兴趣,导购通常还会开启装可怜模式:“我们都是出来打工的,都不容易,还请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进去免费领取一份,让我也有个名额嘛,我们发传单,一个顾客才提成1块钱……”

总之就如平哥跟我说的一样,把人拉进去就是本事,能挣到钱是目的。

可这不就是骗?

过了几天,我把平哥拉到一边,告诉他觉得自己实在无法融入到他们的那种氛围之中,想回家了。

平哥没想到我会打退堂鼓:“你现在回去干嘛,又去工地搬砖?”

“我觉得我不适合干这一行。”

“因为是骗人?还是你内心感觉愧疚?”没想到平哥那么直截了当。“去年,你在江夏那个工地,辛苦干了3个月,到现在工钱还拖欠着;你摆地摊那会儿,有人吃你的黑,我刚摆平,城管就去了;就说我们刚来时在火车站,吃碗4块的面条要你20——你觉得他们会愧疚吗?我们这些沉浮在社会底层的人,无非就是混口饭吃。”

我无言以对。

“你自己考虑好,要回去我绝不留你。”平哥对我说,“这行没有关系,也是开不起来的。你要想做,就安心搞,有什么事老板会搞定。等赚了钱,再另谋出路也不迟。”

4

我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和同事们也熟悉了起来。

所有人里面,我和黑子关系最好。黑子告诉我,店老板也是湖北人,是他发小的一个亲戚,大家都喊他李丽娜——“是男的,不到40岁,因为开的第一个店以‘丽娜’为名,后来圈内人就这么喊了下来”。

发卡这个模式,就是李老板先做起来的,“这个圈里,很少有不认识他的。他赚到了钱,肯花钱去公关,路子很广,一般都不会出什么事。”

免费美容让你一分不剩

李老板的店遍布全国,之前还来过重庆几次,每次来都是开着豪车,带着几个跟班,走在中间,很有老大的派头。“他经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是,‘跟着我没别的,就是做业绩,赚钱。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钞票就有多厚!’”。

有人天生就是吃导购这碗饭的。比如小伟,长得阳光帅气,专挑年轻女孩发卡。或者,他根本就不发卡,拉着女孩就跟对方聊天,说自己是什么皮肤顾问,在做一个市场调研的鬼话,油嘴滑舌把女孩逗得哈哈大笑,然后再抓住机会,递上卡片,很多女孩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