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离奇举报

2018-07-06 15:31:10
2018.07.06
0人评论

“我被人举报了,你知道么?”王达气鼓鼓地说,“今天早上纪委找我谈话,说是有人写匿名举报信,举报到总公司纪委,说我上班时间玩变形金刚,有照片作为证据!”

听到这里我差点笑出来:“我靠,这个算什么举报内容啊?”

1

王达在上海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不想做一个码农过枯燥束缚的日子,便回到了家乡这个二线城市。我俩在前后两个单位里一直共事,性情相近,无话不谈。

他特别爱看科幻小说和电影,喜欢变形金刚这样“兼具未来美感与童年怀旧色彩的收藏品”,家里收藏的手办琳琅满目,乐在其中无法自拔,所以到了36岁才结婚。他在淘宝上买到心仪的玩具后,常在办公室摆弄拍照发朋友圈。年纪大的同事打趣他说怎么像个小孩一样还没有长大,王达听后也不反驳什么,总是淡淡地笑笑。

办公室里的同事多数都是85后,80后的王达大小算是个部门经理,平时处理业务时帮助不少小同事解决过实在问题,所以这个爱好倒也无伤大雅。

我说:“这算是屁事啊,不用管吧?”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心里我觉得王达这次是撞在枪口上了:

公司本来是个地方国企,去年被央企收购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一项,就是对员工的管理要求达到“职业化、标准化”。“职业化”看专业能力,“标准化”看衣着举止。总公司要求我们每天衬衣领带,不管业务做得如何,至少表现出这个样子来。

王达朋友圈里的变形金刚照片和“标准化”无异是格格不入的。在央企里,过于有个性的人是不好管理的。虽然本单位的人对王达可能早已熟视无睹了,但是事情捅到了总公司层面,可能就会挑动了某些敏感神经。

王达接着说:“还有更狠的,举报信里还说我对下级单位的工作态度敷衍,在办公室公开发表反对总公司、集团总部、反社会的言论!”

听到这里,我才觉得事情好像并不简单了:公司去年被收购后,今年总公司大搞人事改革,走马灯一样地换了不少部门老总,最近总公司仍然有部门分分合合,虽然暂时没有波及到分公司,但人心惶惶,难保将来自己不会躺枪。这种时候,任何一件事情都能成为被撤任的借口。

王达哭丧着脸说:“这个王八蛋可真他妈狠啊,先用上班玩变形金刚把不认真工作坐实,然后散布谣言说工作敷衍,又说我在办公室散布反集团总部言论,层层递进,要弄死我啊!”

我赶紧问王达:“后两条到底是怎么说的,有直接的证据么?”

“纪委不让看举报信,说是规定。没有问到具体的事情,就问了几句有没有这种行为。”

“那你到底有没有?”

“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本来就是很模糊的描述,又没有标准界定!”说到这里,王达的语气带上了一种激愤。

我明白王达为什么觉得愤怒:今年受经济形势影响,我们单位的效益不好,但是公司被收购后下达的考核任务更加严格,所以很多下属部门拼了命要拓展业务。王达属于设计方案的部门,但是最终方案能否落地,要看审批部门,而现在的审批部门怕背上责任,对新增的业务一律砍死。王达一年的努力都是无疾而终,可能在外人看来算是敷衍工作吧。

可是要说王达有“反社会倾向”,打死我也是不信的:第一他为人很正直,只是对有些事情看不惯而已;第二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二次元世界里,反什么社会?

王达长叹了一口气:“今年真是倒霉啊,相书上说本命年犯小人,果然一点也不假!”

劝了他一阵后,王达急三火四地要回办公室。下午我不时观察王达,他不声不响地把桌上的各种摆件和变形金刚收拾起来。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桌上已经干干净净。

晚上回家里躺在床上,我又想了一下办公室里的人,谁会是这个告密者呢?

王达管的是个设计部门,工作性质决定了主要职能在于设计和沟通,无论做多少,最后真金白银的业绩都体现在经营机构上,与他无关。“变形金刚”应该只是个由头,举报的人还是想把事情往工作问题上扯,但是没有可靠的证据,所以只好牵扯到那种只能定性、不能定量的“态度”问题上。

又过了一周,没有什么动静,但是王达在单位明显不在工作状态,总是心不在焉。办公室里的一些同事笑话他是因为新婚掏空了精力,王达听了也不反驳,反而装作被人说中的样子,故意装得很猥琐。

不过我留意到王达朋友圈里以前发布的玩具照片没有了,转载的影评书评也没有了,只剩下一些关于公司业务的推广广告,变成了标准的部门老总的微信朋友圈状态。

2

又到了周二,午饭时间王达发来微信:“上岛!”我急忙回了个:“go!”

进了包间后,王达说:“早上纪委又跟我谈话,说这个举报材料是我婚礼前送来的,还好老大人很好,怕是这人故意整我,照顾我情绪,把这事压着,等我婚礼过去了才说。”

看王达咬牙的样子,这次是真的怒了:“这次纪委把举报的照片给我看了,真没有想到,举报的人居然是从2014年开始,把我的朋友圈翻了遍,把每一张玩具模型的照片都给截屏、然后洗印出来,真是舍得花钱!最后还特意用红笔把发布时间给圈出来。这个王八蛋真饥不择食,很多我在家里写字台拍的照片也能印出来——发布时间都不在上班时间了!”

“这个还不算什么,他还偷拍了我的办公桌抽屉和储物柜,把我柜子拍了一张照片,而且是打开门拍的,他肯定私下翻过我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背后冒出一股寒意。

“还有更狠的,有张照片是从我背后偷拍的,正好是那天我收到一个新的‘大黄蜂’,拿在手里摆弄。”说到这里,王达的语气里虽然透露着愤恨,但是有一丝轻快,“本来没有这个照片我还不知道是谁,有了我大概能猜出来了。”

“你怎么猜出来的?”

“那个偷拍我玩大黄蜂的照片是7月份的事情,而偷拍我柜子的照片,时间应该是8月份——因为照片上的东西是我8月买来放在柜子里散味道的。那些朋友圈的照片最晚发布的时间是10月初,内容是我在家里写字台拍的一组模型。我是在婚礼前两周才在办公室跟大家说要结婚的,所以这人不可能是故意等到10月我结婚时才举报,而是7月就开始准备材料,后来因为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写举报信而拖到10月份的,结果歪打正着正好碰上我结婚用来恶心我。”王达分析得丝丝入扣,“从洗照片看,这个王八蛋干活顾头不顾腚,有用没用的全都一起洗印出来,说明是个做不了细活的人——也就是说我在7月份之前得罪了办公室某个人,这个人是个干事粗心大意的人,然后8、9月份他有重要的事情做没有时间举报我。”

“我猜八成是那个回家生二胎的泼妇,因为7月初的时候,我管她要一些数据,跟她吵吵了几句。”王达两眼放光了。

因为“泼妇”现在在家休二胎的产假,所以前一周我在猜举报人时把她落下了。我想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便问:“你能跟她吵吵什么啊?”

“还有什么,那天着急要数据,她说弄不出来,系统没有这功能,想要数据直接找开发系统的人要,我听了生气,说她没用,系统明明有这个功能,她把着个权限不干活!”王达又激动了。

3

猜到是“泼妇”后,我的心里忽然凉了半截:惹上“泼妇”,这显然是王达作为一个讲道理的理工男所犯下的错误,在我们办公室里,有的人是不能惹的,因为“道理”对那些人是没用的。

“泼妇”的名字叫谢芳,今年34岁,以前是我们下属单位的员工,后来通过层层关系调到机关,现在挂职在部门负责统计数据。她来自省内一个三线城市,家里在当地算是有一些势力,在我们这个城市读了书,学的是美术,然后通过各种关系进入了我们单位。

谢芳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脸上带着腮红,性格泼辣。头几年单位经常搞聚餐活动,谢芳喜欢豪饮,酒量又好,经常仗着自己是女同志,一杯杯地敬酒,然后让被敬的人难堪。喝醉后,她就有意无意又得意洋洋地提起她的婆家和总公司一把手如何沾亲带故。所以那几年,她在办公室算是风云人物,走起路来趾高气扬,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亲自点评一番,拿腔拿调。她负责统计下属单位数据的工作,所有单位的大事小情,她都会打探一番,然后上报给部门老总。

办公室里的离奇举报

后来整顿风气,单位不再搞聚餐,谢芳的优势无从发挥。再后来,央企收购我们单位之前,她常提到的那个总公司一把手因为不可名说的原因退隐了。她便陷入了日复一日的统计数据、书写报告的繁琐劳动当中。

大概是枯燥的工作不能平复谢芳活跃的心,在央企集团总部发起整顿工作作风的活动后,谢芳身先士卒,但凡谁上班吃东西、下午班迟到个几分钟、闲暇时间上个网,都逃不过谢芳的火眼金睛,都会被她火速报告给部门经理。

去年除夕那天,没有客户上门,窗口的员工都三三两两出门置办年货,我们这些机关的人更无事可做。按照北方的习俗,过年前要去澡堂好好洗个澡,我便约了几个同事(没有王达)午休时间到澡堂泡澡搓泥。

那天澡堂的人特别多,我们晚回了单位15分钟,谢芳立刻大呼小叫,把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中午洗澡的事情立即向部门老总报告了,从“工作纪律”出发,说我们迟到在机关造成不良影响,严肃得像铁面包公,要求部门老总立即表明态度处罚我们,本来部门老总觉得小题大做,但谢芳非要坚持老总拿出一个说法,老总无奈,只能在一个尴尬的氛围当中开了个部门会议,强调中午不得洗澡,此事才算结束。

直到后来一次和部门老总单独吃饭,我才知道在“洗澡事件”不久之前,老总因为谢芳工作时间出门办私事单独批评了她一次,所以她才故意把我们中午洗澡的事情闹大,让老总难堪。谢芳在响应国家号召生育二胎的事情上很积极,除了自己身体力行,在办公室只要一有空暇时间,就拉住周围女同事大谈孕儿心得,对未婚的女同事尤其关心,非要把别人的很多情况问得明明白白才能安心。搞过几次孕儿讲坛后,未婚的女同事经常借口离开,已婚的女同事推脱有工作要做,谢芳自己也就不再登坛宣法了。

平时大大咧咧的王达很看不起谢芳的这些行为,但两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也没有什么冲突,倒是王达对自己部门人员管理得相对宽松,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不会约束他们的言行。

大抵是孕儿讲坛无法延续下去,断送了谢芳孕期的乐趣,加上跟王达在言语上的冲突,最后导致她写了那封匿名信吧。那种翻遍别人4年前的朋友圈、刨别人祖坟般锲而不舍的动力,还有那种上纲上线的举报语言、捕风捉影般的诬陷,也只有谢芳自己乐在其中吧。

4

我又问王达:“那么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啊?”

王达看着我,苦笑着说:“现在这个才是最难办的地方。这个举报,连纪委都说不好处理,因为没有实名,纪委无法给举报人处理结果,而且没有诉求,连如何处置都定不下来。公司的意见是写一个书面的检查,留档备案,将来总公司下来检查有个准备,再让我把办公室整理一下,变形金刚之类的东西是留不下来了——然后看看有没有后续的检举信,如果有,见招拆招吧。”

王达叹了口气,又呷了一大口咖啡:“为了这个事情,总经理拍桌子大怒,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是暂时不动我,但是说有了这个底子,随时把我拿下!”

“你说,如果不是谢芳呢?”王达忽又问我,“这些日子,我过得恍恍惚惚的,总感觉身边的人都在注视着我,好像谁都跟你关系不错,但是谁都能突然咬你一口。那种感觉怎么说好呢?就像阴沟里一只湿漉漉的老鼠在一直盯着你看,还不时吱吱怪笑,你一不留神就会被它咬上一口。现在待在办公室里真的很难受,一般的工作沟通,我都说话带着小心,工作以外的事情更不愿意多说话,操!现在我活得担惊受怕,好像我是个见不得人的举报人一样,你说这叫什么事情!”

王达继续喝着他的苦水,然后向我倒出他的苦水:“其实私下里我也把这事说给过纪委听,纪委跟我说,其他部门有个人——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写材料写了三天,写完后出门买包烟抽,结果让人偷拍了,硬是说他上班时间旷工溜达,最后这个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认了。”“纪委跟我说,这一年以来,他们遇到了很多比我这个还离奇的举报内容,明眼一看,就是打击报复——但是总公司命令必须严格查处,因为有过先例,举报人不满意被举报的处理结果,到集团总部上访,最后‘处理不善’,责任落在总公司层面,所以总公司要求分公司必须把所有举报处理好,不得产生继续向上举报的事情。结果就是,被举报的人喊冤不止,举报的人也不见得有什么实际好处,而且那些实名举报的,最后双方彻底闹翻,老死不相往来。”

王达又啜了一口他的苦水,然后突然平静地说:“我想这个事情可能也就这样了,我想永远不可能知道到底是谁干的了——我忽然觉得所有的人都不怎么可信了。我这半个月来经常在半夜惊醒,好在我老婆倒是很支持我。开始的时候我想报复一下谢芳,但是我又怕不是她干的,况且就算是她,我又能怎么办呢?也偷拍她,写举报信?打她骂她?都不可能的。穿新鞋踩了烂狗屎也只能自认倒霉。”

“那你那么肯定不是我干的么?”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俩是一路人,你干不出这么下作的事情,这点看人的信心我还是有的,况且那些照片我看了,没有很多朋友圈分组后你能看到、其他同事却看不到的照片。”说完这句,王达又露出了他惯有的狡猾笑容,然而笑容转瞬即逝,“至少这段时间有你这个朋友可以说说这事,挺好。”

5

下午回到单位,王达在他的座位上啪啪地敲打键盘,我知道他在写检查。休息的空闲,我忽然想起王达说的有些照片别的同事看不到,就想再回味一下他朋友圈里的作品,打开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显示着“只显示3天内容”。

没有了王达的各种玩具解闷以后,办公室里的氛围更加沉闷,在楼梯口抽烟成了我唯一的消遣。在吞云吐雾当中,我旁敲侧击地迂回发问,向其他同事打听是否知道单位中匿名举报的事情。

有个包打听的烟友和纪检部门的同事关系不错,说王达提到的有同事出门买烟被偷拍举报确有其事,而且在众多离奇的举报中并不出奇:“就说头些日子,我们下面分支机构一个负责人因为批评了单位一个开假病假条的员工,反而被这个员工实名举报,说是这个负责人‘上下班不按时打卡’。按说,一个机构负责人对外事务特别多,每天不可能按时上下班打卡,这是不成文的规矩,也是单位默许的事情,可这个员工就抓住教条不放,结果弄得这个负责人要花时间对总公司纪委作检查——那个举报的员工也没得到好处,被安排了更差的岗位。唉,现在各种举报满天横飞,弄得单位戾气十足,怨声载道。”

“还有,单位每个季度搞一个对中层的‘民主评议’,在我们这种人看,这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基本上看都不看就全体打满分,结果就有人在暗中搞串联,故意把一些中层的分数拉低,这些低分的中层,都是一些工作上有原则的人,反而是啥也不做的混混,因为不得罪人,得分很高,最后每次评议的结果,公司也不敢公示了。”

我假装不经意地提起王达,包打听随口就说:“你们办公室那个王达也算是倒霉,正好赶上这个时候,平时他摆弄那些破烂儿都被当笑话看,现在纪委只能认真对待,偏偏他是个部门负责人,如果不做出点动作,恐怕总公司不会放过!”

“那谁举报的他能知道么?”我故意这么问,希望能得到些信息。

包打听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坏笑了一下,暗示说:“你不也被某人举报过工作时间洗澡么?”

果然是她。

又过了一周,王达上交了那份检查。

我留意了一下王达的朋友圈,依然没有发布什么东西,仿佛以前他表露出的喜怒哀乐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在办公室里,以往那个狡黠机灵、热情工作的王达似乎也渐渐变成了一道幻影,现在他接人待物语气平缓、动作放慢,连表情似乎都不多见,加上那硕大的肚腩,颇有泥胎木雕的佛像气质。

办公室里纷纷评论王达婚后“人成熟了很多”。而像谢芳这种喜欢四处煽风点火、上蹿下跳的人,越发舒适自如了。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小小的巨人》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