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于花式传销的老师

2018-07-28 19:10:34
2018.07.28
0人评论

1

2016年年中那段时间,只要我一下课,走进办公室坐下,老赵就会拿着保温杯、面带微笑缓缓地向我走过来——我知道,他来我身边的饮水机打水是假,跟我“推销”才是真。

老赵总是先喝一口水润润嗓子,张嘴就开始骂单位的各种不人道:“光让人干活,又不多发钱!早上6点晚上10点,周六周日不休,说好的8小时工作制呢?”

大家都点头附和,纷纷应和:“真是的,又苦又累,当牛做马挣钱少,下辈子再也不能当老师了。”

老赵见我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顺势就讲起自己前段时间的“参会见闻”:“我到西安参加人家那个会,你看看人家——少的也有1000多万,多的上亿身家——挣钱不费劲,还吃得好喝得好,谁像咱们这样苦哇哇的?”

“参加的什么会议?”有人问他。

“就是我之前跟你们说过‘善心汇’的会议啊!”老赵拿着明晃晃的杯子,赶忙接了一句。

编者注:善心汇,于2017年7月被依法查处的非法传销组织。截至被取缔,善心汇共有500多万会员,遍布全国31个省区市,涉案金额数百亿元,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特大涉嫌传销组织。

有人笑他:“老赵,你那不会是传销吧?”

我听了,随着别人笑了起来。老赵赶紧摆摆手:“人家这善心汇啊,是给大家做好事的。不是传销。传销还要囚禁人,把人弄得跟犯人一样圈起来,善心汇你爱参加就来,不来拉倒,自由太太()的。”

“哦!”大家似乎又有点兴趣了。

老赵就更来劲了,越发靠近我,上下嘴唇翻动,唾沫花子横飞,我整个身子连着头都不住往后倾。

“这个善心汇啊,每个人只能从我这捐献一份,一份3000块钱,然后,100块买一个善心币‘排号’,等返还时再花100买一个善心币‘排单’,返还到手就有3900元,将近30%的回报啊!一个人一月能排两次,去掉排号排单的钱,稳赚1400,包赚不赔。”

老赵又算起来:“这善心汇还真是帮穷人——有钱人要买得多,利润率就低一点。有的人拿好几个别人的身份证搞,每个身份证买一份,每份赚700,赚到钱再一份一份投资,循环几回,两三个月就能回本!”

“要是搞不到身份证,一个人一次多买几十份,利润怎么就不好?”我还是有些不明白。

“不行,人家一个身份证对应一份‘善款’。一次买多份也不是不行,但就是返得太少。”老赵一本正经回答,“要想多挣还可以发展下线,发展一个可以有6个点的好处,180元——他(指发展的会员)要是第一个月排两次单,那你就得360元。你要是发展两个人,就得360元,要是这两个人一个月都排单两次,你得到的就是720元。以此类推,厉不厉害?多劳多得啊!”

“厉害是厉害,可为什么还要人钱呢?既然叫善心汇,就该免费给我们穷人发钱?这才叫善心吧。”我有些起哄。

老赵更严肃了,反问:“人家给你这么高的回报,不是善心?而且人家拿了你的钱是帮更多的穷人脱贫致富的,看,是不是一举两得?你不清楚可以到网上查查。”

老赵盯着我,我低下头,打开手机,网上全是“揭露善心汇骗局”的新闻。我让老赵看手机,他扫了一眼,脸上波澜不惊:“谁人背后不骂人,谁人不被他人骂。咱关键是挣到钱不就行了?!”

他一边解释着一边又走到其他人跟前说:“我上个月借了一堆身份证还又发展了几十个会员,不仅我挣到了钱,会员也挣到了钱。”

有同事问老赵:“我自己能不能直接参加?”

老赵立刻回答:“不行不行,得要我这个推荐人推荐你,才能把你的信息注册上去,头一回注册还要300元的会员年费,人家还送给你一个‘善种子’。不过咱都一个办公室,6%的返点我就不要了,但是年费钱得掏……”

我实在不想听了:一来,我不信他;二来,我一直在炒股,对于一个散户来说,什么都是投机,什么都是割韭菜的玩意,想用新型传销手段来忽悠我?也太小儿科了。

2

果然,见我时常冷不丁来一句:“你不要骗人好不好?”老赵还真不再给我传经布道了。但他还是孜孜不倦地拉着其他老师讲,这个办公室讲完,又去别的办公室滔滔不绝。周围已经开始有同事问我买不买善心汇了,我估计应该有不少人上他的当了。

没多久,我发现我家小区里,也有不少人参加了善心汇,就连楼下超市的小老板也加入了,还说凡是参加善心汇的人,到超市买东西就打折。

有返点的激励,小老板也自然舍得送点小钱发展下线。小区的居民群里,也常常有善心汇的相关链接,只要一看到,我就把网上的关于“善心汇是骗人”的新闻链接也扔到群里。奇怪的是,没有人骂我,也没有人理我。

不过接触多了,我也了解了善心汇的更多细节,无非是冒用精准扶贫政策的名号,说什么“每人出一些钱去帮助一些需要扶贫的人”。据楼下小超市的老板说,善心汇经常组织一些人去贫困地区,发点东西,还搞了一些农业项目,帮助困难的企业职工,总之就是送“善”。每次搞活动,都有视频为证,发在群里让大家看。

当然,小老板自己并没有见过善心汇扶贫活动的现场。

他说,善心汇募集到的善款,多出的部分用来发展“实业”,开商超或者工厂,实业赚了钱就给参加善心汇的人分钱,也就是“生息”。总之,既献了爱心,又能发财,可谓一举二得。

有一定贡献的本地人,还经常在一起交流“扶贫行善”的经验和体会,一起吃饭唱歌,以“善心家人”相互称呼,末了,还穿着善心汇统一发放的印有“行善积德”的红短袖合影留念。

即便不在一起参加活动,还有不少微信群。每个群都是几百号人,里面的内容无非是“谁又做了多少好事”、“谁发展了多少人”之类,还有善心汇创始人张天明的演讲视频。

按照小老板他们的说法,张天明可不是“俗人”——不讲怎么赚钱,他一般爱讲情怀,讲扶贫、讲为国分忧、为穷人牟利,总之是一直站在道德的高处,给大家讲善心汇现在的“使命”。然后所有人都跟着“燃”了起来,坚信跟着善心汇有肉吃。

更重要的是,行动早的人也确实吃到了肉。

这些都是超市老板分了好几次讲给我的。我无意听,他却有意反复讲。虽然驴唇不对马嘴,但也不妨碍我们两个每天愉快地打打乒乓球,在欢乐斗地主讲讲笑话,日子安静而平常。

一次午饭,我把这些骗人的事情当笑话讲给妻子听,她一边听一边看着电视,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3

可是没多久,我最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妻子接到老赵的电话,老赵问她“钱到了没有?”

我在一边听见了,就问:“什么钱?”

妻子有些支支吾吾。我一直追问,妻子好半天才低声嘟囔了一句:“善心汇的钱。

我顿时就觉得血压升高,瞪着比牛眼还大的眼睛看着妻子。那一刻,我甚至怀疑人生了——千防万防躲着的老赵,竟骗了我妻子。我一个整天说善心汇是骗子的人,想不到还是被善心汇骗到了自己家来。

我抖着手指、气愤地指着妻子,真想痛骂她几句,可是嘴里发干,一句话都说不出,就这么鼓涨着脸一直瞪着她,最末只说出一句:“羞先人!”

妻子明显是吓坏了,看着我细声说:“本钱早回来了……就是想挣些钱……”

可我担心的根本不是钱,传销的种种恶果让人惊惧,我怕孩子们失去母亲,我怕自己失去相依相伴的她。

是的,我家的日子确实不轻松,两个人一个月的工资不过6000多点,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还不满周岁,村里的老人也需要钱。我是整天着急上火赚钱,但我总觉得,不管怎样都要赚合法的钱。

妻子纯属被人洗脑。这些年,妻子一直和老赵妻子在一个单位上班。老赵妻子还是她的“师傅”。自从老赵加入了善心汇,老赵妻子也三天两头给妻子洗脑,还再三保证“绝不会赔钱”,于是,妻子真背着我拿出3000块钱加入了善心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只有我一直蒙在鼓里。

我立刻拿出电话拨给老赵,厉声说:“赵老师,我没有那运气挣那个钱,我媳妇要退出。”

老赵当即就说不行,我妻子的身份证与他人绑定了,一个人退出了其他人也会受影响:“一个会员一个坑,不能退出。”

“鬼话!你骗别人我管不着,你骗我媳妇干啥?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在电话里面吼起来。

说实话,我对老赵是有感激之情的。当年,我买房子时他曾经借给我一些钱,帮助我渡过了难关,可不管怎样,他也不应该骗人啊。

挂了电话,我拉着妻子就往老赵家去,妻子不愿意,我硬拉。一见老赵,我就开门见山,态度强硬:“立马给我媳妇退出。”

老赵见我倒是很客气,端茶倒水,让我先坐下。他妻子也在,见我这么说,反倒蹦了起来,指着我妻子:“你问她赔钱了吗?这半年也挣了2800块钱了吧?你说干什么能这么快地来钱啊?”

我顶她:“啊吆,那你这么好心,为什么不让我媳妇多买。要是买了几十份那现在不是赚大钱了?何必那么麻烦。”

老赵妻子辩解说:“你说的那是传销,这不是。一个人只可以买一份。你要多挣可以发展别人拿别的人抽成。”

“这不是传销是什么?”我一脸鄙夷。

“就是传销怎么了?有这样让你赚钱的传销吗?”

我懒得和她争,只喊着:“不管如何,就是要退出!”

老赵妻子毫不退让,说我没有本事挣大钱,还不让妻子挣。妻子立在一边不说话,有些左右为难,只是微微苦笑,似乎还想缓和气氛。我转头就瞪了妻子一眼。

“其实我也就是想挣个钱……再说大家都在弄。”妻子解释。

老赵就一边帮着他妻子,一边拉着我:“你看我电脑 ,来,你看我电脑来——看看这么多人都参加了,你怕什么?”

我扫了一眼老赵电脑的屏幕,几十行人的名字在表格里面,但我还是很坚决:“不行,不退今天我就不走了。”

我气呼呼地斜坐在老赵家的沙发上,他们车轱辘话来来回回说了好久,就不退钱,我就是不走。空气凝住了,我一时兴起开始脱上衣,还拉敞了老赵家沙发上的毯子准备装睡。老赵狐疑地看着我,却不拦我,老赵妻子急了:“你干啥?!”

“你不是不理我吗?你不是不退吗?我就不走了。你退了钱,我马上走人。”

“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老赵妻子走到我跟前骂我,唾沫喷我一脸。老赵拉着他的妻子示意不要太激烈了。

我躺着也吼起来:“谁他妈不要脸?你传销都不怕丢脸,我怕个球?”

到了最后,老赵终于屈服了,他转身进了屋子终于拿出3000块钱给了我。还好心送我们下了楼:“你不要给别人说你退了。唉,哥真不是骗子,你嫂子也是好心,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我好不容易要回来的钱,妻子随后又悄悄还回去了——善心汇的资金往来早依靠银行卡转账,不进行现金往来。妻子的钱其实之前已经通过银行卡返还了。要退出,还要在善心汇的电脑数据库里删除我妻子的个人信息,仅仅退钱是不行的。

可即便是退了钱,妻子的身份信息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抹掉,因为老赵那个月已经帮我妻子与其他几个人编成一组排了单,如果妻子退出,不仅这几个人排单所需要的“善种子”的钱打了水漂、不能得到“受助”,而且上家老赵也不能得到6%的返点,老赵的上家的上家也不能得到4%的返点——按他们的规矩,一级会员拿下线的6%,下线再拉人,上一级会员没有返点,第二级会员得到6%的返点,而第三级会员拉到了人,第一级会员又可以得到4%的返点。

所以理论上讲,只要踏入这个庞氏骗局,一级级会员在复杂规则的绑定下,在贪婪的驱使下,几无退出的可能。

4

转眼又是一年。2017年秋天的一天,妻子两眼通红地回来了,原来是善心汇终于出事了:几百万人被骗,惊动了国家有关部门,善心汇的网站被执法部门关停,主要负责人被捕。

老赵夫妇还有我妻子的名字,都在善心汇本县的数据库里面,由于牵扯人数太多,县里建议各单位领导都要对本单位参与善心汇的人进行批评教育。

妻子被单位一把手叫去狠狠骂了一顿,当年的“优秀职工”评选资格也被取消了。老赵在学校也写了一大堆检讨给校长,一同写检讨的,还有办公室里面的其余几个人。

中毒最深的是老赵妻子,单位的一把手单独叫她坦白错误的时候,她还跟领导大吵大闹起来,非说自己是对的,“跟着我的人都发财了,我犯了什么罪?”领导被她说得气结,最后气不过,直接让她卷铺盖走人。老赵妻子眼看要丢了工作,最后还是服软收场。

老赵可谓颜面扫地,在办公室消停了一段时间,上课下课安心上班,回到办公室就是一个人默默抽烟,也不说笑话了,见了我也是不尴不尬的。

小区那个超市老板也没有被怎么样,还是继续平静地做着小买卖,不过不再提“善心汇”了。有的人还委屈,说“好好的一条致富路说没就没了”。

我原以为老赵和他妻子从此会安稳一些,没想到还没过多久,老赵又活泛起来了。

一天,他又来办公室接水,一如之前那样,面带笑容地给大家推销一种叫“MFC”的“代币理财”(编者注,“MFC币”为2017年央视公布的350个资金传销组织之一),说是一个东南亚人搞的,只有3亿个币,“卖一个少一个,买了就赚到”。

老赵脸不红不绿说着,我忍不住又开始在网上查,然后举起手机让老赵看。

“网上说的不准,这个MFC的创始人有自己的酒店机场,怎么会骗人?他不会哄人的……”老赵又是一本正经全用嘴说,当然也没人有精力去求证。

毕竟老赵已经有了“前科”,即便是他让别人都赚了钱,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对他推销的东西热情似乎也都不高,

今年3月,我们两个一起去外地开教学研讨会,老赵还在宾馆里给我讲参与MFC的种种好处,我只有摇头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没钱啊,没钱啊”。

老赵满脸的不甘心,一招不行再出一招。过了几天,他又拿出手机让我们看一个软件。在这个软件里,一注册就给新用户10个兔子,每只兔子能卖1块钱,登录一天给10只。体验1个月,之后只要花600块钱购买会员,兔子的数量就会增加,如果花1200元,那么就会升级会员,花1800元就是VIP,兔子数量就会更多,老赵说他都花1800元买了。(编者注,2016年底上线的理财游戏“吉祥兔”,仅需玩家投资330元,日息4.5元,月息高达40.9%。靠“推广”发展下线,以直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报酬。庞氏骗局的一种。

他打开手机上他的账户,让我们看他的收益。大家凑过去一看,收益好多,先是“啧啧”感慨,接着都只是笑一笑,没有人行动。后来,老赵每天来办公室就打开手机让人看收益,其中一个同事动心了,也玩起了兔子。

有天老赵不在办公室,我对玩兔子的同事说:“别玩了,上当就不好了。”她回我:“没事,软件问我要钱我就不玩了。”

我无话可说。

前几天,老赵又说他发现了一个比微信更厉害的软件,叫“莱信”(编者注:一款典型的依靠三级分销制推广的APP),据他说,全国下载的人数已经超过1个亿,安装在手机上,每天签到能够得到1块钱。他扬着手机说,他每“发展”一个人,他自己就能得到1块钱。下载安装的人立马就能够赚5块,而且是“实时到账,从不拖延”。

几个同事一听到马上就来劲了,一起掏出手机扫老赵手上的手机二维码。不一会儿凡是下载的人都乐了,哈哈,说“又赚了5块钱”。

我悄悄拿出手机,上网一查,又是骗人的软件。

老赵见我不扫码还大声喊我:“你不下一个玩玩?挣钱呢!你发展别人你也挣钱!”

我回答说手机软件都安装满了,手机也跑不动了。

老赵也没再说啥,不过他替我叹了口气:“有钱也不挣。可惜。”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牛蝇》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