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秘书后,我松了一口气

2018-11-05 14:54:12
2018.11.05
0人评论

1

上海一直是我向往的城市,高考因几分之差与这里的大学失之交臂,去年6月,临近毕业,我不顾父母想让我回家找份安稳工作的心愿,投了数份简历给上海的公司。

我得到了很多家公司的面试邀请,其中一家环保行业的公司“总裁秘书”的职位最为吸引我——一则我大学专业是档案学,算是专业对口,二则在电视上和书里面见到的秘书,都可以跟着大老板学到很多东西,最后还能往管理岗发展。这些都让我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

没多久,这家公司的老板加了我微信,让我发一份内附生活照的简历过去,顺带给了我一套心理检测的试题。简单交谈后,我看得出,老板对我简历的兴趣远小于我的生活照和心理测试。随后,老板又问了我几个关于团队的问题,我的回答应该也让他很满意,他的言语中已显露出来要录用的意思。

不过,这也太顺利了吧? 我心里不免打鼓。

他微信里说:“你很漂亮,这一点无可挑剔,我更看重的是你的想法,悟性也不错,公司名字在那里,你可以上网查查看,如果可以,尽快到公司报到。”

我喜欢他的开门见山,感觉自己的小心思被看透,赶忙应承说两天之内给他答复。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我心生忐忑——毕竟我从未去过上海,它会是想象中的模样吗?

翻看老板的朋友圈,看他也是和善的人。他40多岁,有一个小孩,离过一次婚,现在有了新的妻子。而公司资质,我也是从天眼查、启信宝到各个搜索引擎、贴吧,挨个搜索。确认无误后,我回复老板“即刻报到”,人没拿到毕业证,就踏上了去上海的高铁。

一到上海,顾不得热浪裹挟,我按老板发的位置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那是浦东一个很偏远的地方,但是我记得在招聘信息上看到的公司地址是在徐汇区。

我便在微信上问他:“我们的办公室就是在这里吗?”

他一直都没有回复我,只是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联系那人。

我越发有些害怕和犹豫,但心里又不甘心,觉得既然来了就赌一把吧。我拨出号码,还真的来人很快接上了我,把我带到老板的办公室。跟老板坐在一起的,还有他的另一个女秘书,叫王冉。

老板招呼我坐下之后,让王冉先跟我聊聊,然后就只顾自己玩手机。王冉问了我几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就示意老板结束了。

老板一边泡茶一边问王冉:“感觉怎么样?”王冉点了点头,老板很绅士地把一杯茶递到我面前,很认真地说:“刚才看你在微信上问的那个问题,我是很想让你直接回去的,你的问题感觉就像是很看不起这个地方一样。”

我被他说得有点羞愧,只能用一种略带可怜的情绪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招聘信息上的地址不是在这里,我在这边没有亲戚朋友,我怕自己进了传销。”

听完我的话,老板收起之前的严肃,哈哈大笑:“丫头啊,这个社会没有那么多坏人的,我要是搞传销,哪用得着这么辛苦?你倒是真敢说啊,不过还好是遇到了我。”

我也被他调侃得不好意思,但是已经从心底里涌出了对他的认可。老板告诉我,现在我们所在集团总部刚开始筹备,包括我和王冉在内有6个人。集团子公司有11个,约五六百人。而老板,就是负责管这整个集团的。

2

也许颜值是所有老板挑选秘书的首要条件——王冉长得也很漂亮,对于初来乍到的我,她也显示出了应有的热情。

跟她稍微熟一点后,我问她当时在老板面前为什么选择要留下我。

她半带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招人就是要招老板想要的人啊,他让我面试你,不过是走个过场,想给我一个交代,再说你本来就很漂亮,我如果说你不行,他反而会觉得我是嫉妒你呢!”

我在心里面暗暗觉得这个秘书真不简单。

王冉也确实能干,我们找的住处中介收了钱直接做起甩手掌柜,她跑到店里直接跟负责人理论起来;我们俩负责找的合作商,她跟人据理力争把价格压到原价的60%;跟老板出差的时候,她也总能很好地准备和应付。

但是有一点,让我一直都没法对王冉坦诚相待——她的眼珠子总是滴溜溜地直转,配在她人畜无害的脸上,总是多了几分违和感。小时候总听老一辈人说这样的人,不是小聪明多就是爱慕虚荣。她日常的种种,似乎也印证了这句老话——她的日用品非大牌不用,但是花呗上又是长长的账单;她说自己到公司已经很长时间了,老板无意间说出她只比我早一个月不到;她总是有的没的要求自己的男朋友给她买东西;当然吃饭从来不付钱是她一贯的作风……

不过,不管对她印象如何,我们两个最终都成了老板的左膀右臂,需要朝夕相处,好好配合。

老板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他要求我们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而且必须随叫随到。

他说,要在上海干成事,首先就要了解上海、熟悉上海的每个角落。每天晚饭后,老板就会带上我和王冉去“熟悉上海的每一寸土地”。他会给我们讲他知道的每条街道上曾经发生的事,一个月下来,我们已经把上海摸得很熟悉,无形中对上海都有了一种情怀。

新办公室一直没有装修好,老板很心急,带着我们找到设计方和施工方到现场一点点整改,然后教我们怎么去给施工方“下压”。我们按照他的意思去执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板带我们出去谈合作,要让我们做笔记,记住他跟对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语气和细节。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用心,他带着我去认识更多的客户,教我如何跟子公司的负责人沟通,甚至说,“喝酒的时候可以趁别人不注意吐到热汤里”。

这让我感觉他很信任我,所以也很珍惜。我告诉电话那头放不下心的父母,我运气很好,在上海遇到一位好老板,他很欣赏我,工资也能支撑我的生活,还安排住宿,公司刚起步,我能学到很多,而且发展空间很大,我想闯一闯。

3

入职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老板中午接上我和王冉去参加一个应酬。我在车上问老板我们一会儿应该注意些什么,他说,放轻松就好。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如此高规格的饭局,酒席上要么是厅级以上干部,要么是大公司老板。 我当时相信,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有涵养,就连讲黄段子都带着一股文化味儿。席间推杯换盏,我像老板教我的一样,盛一碗汤放在面前,每喝一口酒就吐半口到汤里。

主宾位是一个大家称作“赵厅”的人,应该是这个圈子里面比较有威望的人了。他说:“阿离啊,小冉啊,你们两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天天跟着你们老板,他可真是幸福啊!”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老板在这个时候开口说:“你们俩可真是不懂事啊,赵厅夸你们俩呢,还不敬酒?今天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啊,最主要的是要让赵厅喝开心!”

我和王冉按照老板的意思,端起酒杯向赵厅敬酒,他很开心地喝了,我们俩也舒了一口气。

可赵厅并没有要放过我们的意思,趁席间其他人都在说话的时候,他拿着酒盅和酒瓶走到王冉旁边坐下,对她说:“小冉啊,你刚才敬了我一杯酒,礼尚往来,我也得回个礼啊,我干了你随意啊。”

王冉不好推辞,只得咬着牙勉强地端起酒杯迅速一饮而尽。赵厅却喝得很慢,一边喝一边把手放在王冉的大腿上,用像是安慰似的语气说:“没事的,以后在这边有什么事你尽管跟我说啊。”

王冉笑笑说了句谢谢,他又走到我身旁,带着灿烂又猥琐的笑,很客气地说:“阿离,谢谢你刚才敬了我酒,我也得回敬才显得礼貌不是?”

他一边说还一边换着表情装作一副老顽童的样子,我没说废话,只是拿起一杯酒跟他碰了一下,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心,眉头紧锁正准备下意识地站起来时,看到老板给我使了一个眼色,便作罢,只能把酒干了。

赵厅很满意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其余的人看着赵厅都敬了我们酒,也开始来轮番敬酒,我把老板教我的方法也悄悄耳语告诉了王冉,这样我们喝了口酒就往汤里送,保持着清醒。

我还是很喜欢听饭局上的人聊天的,他们聊生意、聊历史、聊国家政策、聊未来走向,我听得云里雾里,但是也确实增长不少见识。

到了饭局快结束的时候,老板会把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很自然地给在座的人挨个发了。他们嘴上说着不用了客气了,手却很诚实地接受了。

老板在送走所有人后才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感觉自己活得像一条狗。”看着他在席间陪酒赔笑赔不是发红包,我很能理解他说出那句话的心情,我只希望我快点成长,能帮他分忧解难。

在老板一步步的“指导”下,我也知道了,做秘书不光需要具备处理各种实际事务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会做人、情商高。

老板还会时不时跟我和王冉说,来公司早的人,以后会有股份,还可能进入董事会,落上海户口,配房配车。这也更让我坚定了要好好干下去的心。

只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一切悄悄发生了变化。

4

王冉跟老板去昆山出差回来,我能察觉到王冉有些不对劲,却不敢多嘴——一是本身就对她有防备,二是自己也明白要上海立足,就要学会闭嘴。

她似乎在内心挣扎了很久,最后实在憋不住了,所有的委屈都在一个雨夜发泄了出来。我看着满身湿透的她,不解和心疼统统涌上心头,我拿着毛巾给她擦头发擦身子,她麻木地在我的怀里呢喃。

她语气低沉地说:“阿离,有一件事埋在我心里很多天了,我实在憋不住了想要告诉你,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不要说出去,也不要对我有什么看法。”

我预感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摸着她的头发让她不用担心。

她坐起来拉着我的手,很认真地说:“那天在昆山的应酬,我喝多了,借口上洗手间在旁边的屋子里休息,给老板发消息,让他结束了叫我一声……”

她说着开始哽咽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有什么反应,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背。

“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到他在给我揉太阳穴,我问他是不是饭局结束了,他说还早呢,然后就继续给我揉太阳穴。我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那个时候虽然我身体没有力气,但是我的意识是清醒的,我感觉得到他帮我揉太阳穴的手解开了我的衣服。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他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边跟我说,他真的特别喜欢我。我觉得特别恶心,用力地推开他,但是我越是推他,他越是把我的手抓得紧,越是用力压我。我最后没有办法了,使出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可能他的兴致也被我磨没了,突然就起身出去了……”

我一直听她把经过说完,有些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那个待我们就像父亲一样,说我们找男朋友时一定要让他把关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你是怎么想的呢?”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很乱。”王冉一边说一边哭。

我给她擦去眼泪,轻轻地说:“你会走吗?”

她点了点头说:“我舍不得你!”

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是真是假,但是当时我还是感动了一下,说:“冉冉,你还有我,以后这种酒局我们一起参加也不要分开,这样他就没有机会了。”

“阿离,谢谢你,这几天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你和他。”她抿了抿嘴,眼泪流了出来,我轻轻给她擦去了。

此后,王冉的转变很大,基本上很少再跟老板正面沟通,老板交代给她一个人或是让我一个人出去办事,她都一定要跟我在一起。老板可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也有可能出于歉意,她的要求也就都答应了。

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是跟着老板一天天跑来跑去,但是有应酬的时候,我都会跟王冉在一起,怕老板对她做出什么事情,也怕她不在,我会成为那个替代品。

5

7月,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闷热的湿气之中,我跟王冉学会了跑市场,经常拿着一长串电话清单在浦东的各个街道上匆匆赶路。那一阵子,我们都晒黑了。

有一次我们召集区内所有潜在合作商开大会,我跟王冉一起在会上负责后勤,会下负责搜集号码信息。其间,我坐在一个女老板旁边,她对我们的产品很感兴趣,给我留了号码。等到会下,我俩把资料放在一起整理,开始分工打电话。王冉打到那个女老板那里去,女老板约定见面详谈。

王冉很开心,老板也很开心,因为有一笔潜在的生意马上就会促成了。但是事情也没有那么顺利,王冉跟女老板见面后,女老板指定要我去谈,王冉回来没敢把这个事情告诉老板,而是很不情愿、也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了我。

“阿离,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还不知道老板会怎么看我呢。”

“冉冉,你就不怕我会怎么看你吗?”我压着心里的火一字一顿对她说。

她看我的眼神突然陌生了:“阿离,对不起,但是这一单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确实很不满意她的做法,但是考虑到诸多问题,我还是硬着头皮找到女老板让她跟王冉签了单。

拿下那一单,晚上老板请我们两个吃了一顿大餐。我发现他们两个之间好像没有那么尴尬了,老板很自然地给王冉夹菜,她也很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男老板的女秘书,不好当

对王冉彻底失望是在另一次应酬的时候。

那天要接待的人物同样都不一般,都是商界、政界和媒体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一个商界老板吴总,是一个明星的父亲,他在多年前出本钱帮我们老板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所以老板一直都很尊重他。

那天酒席前,老板事先跟我和王冉打了招呼,说吴总这个人对他很重要,酒是一定要敬的,于是,安排座位的时候,王冉主动坐到了吴总旁边。

该走的流程走完,垫了肚子,我便开始端着酒杯挨个敬酒。由于老板的嘱咐,我很自然地朝吴总的方向走去。王冉看到我端着杯子走了过来,赶紧转身就敬吴总的酒。

那一刻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先是在他们身后的地方定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给吴总旁边的一位官员敬酒。可是歪打正着,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位官员才是整个酒桌上地位最高的人——王冉把他放到了最后一个敬酒,他并没有接受,把王冉打发回了座位上。

王冉很气愤地瞪了我一眼,我当时心里有暗爽也有不爽,暗爽的是她自作孽,不爽的是她自己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好意思对我瞪眼。

我对她这个“心机girl”已经彻底失望了。从那以后,我都刻意跟她保持着距离。她也懂我的意思,只要没有应酬,她也不会刻意地靠近我。我们成了那种只打官腔的人,平时下班,她就跟男朋友煲电话粥。

我旁敲侧击地跟老板说,秘书工作分工要再明确一些,但是他只是说了句:“我不在乎事情是你们谁做的,我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就行。”

我有点心寒了。

6

在一个阴雨的下午,老板突然让我去盐城出差,我虽然闪过一丝疑虑,但还是马不停蹄打了顺风车连夜赶往盐城。

第二天一大早,王冉便打电话把我叫醒,声音发抖:“阿离,你办好事情赶紧回来吧,今天早上6点他就跑来给我带了早餐,还非要进屋看看,我害怕你不在他会不会又要对我做些什么事情。”

那一刻我有些迟疑,我想起之前跟她之间发生的种种不愉快,又想到她当前的遭遇,挣扎着对她说了一个“好”,便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王冉发了一条朋友圈:“恶魔想要买我的身体和灵魂,我该怎么办?” 估计她是屏蔽了老板。

我不知道我离开的这十几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心思再去多想。有出于对王冉的关心,也有出于对盐城本身的陌生感,在办完事情之后,我就迅速叫了顺风车打道回府。

我冒着暴雨在晚上12点半左右回到宿舍,王冉还没有睡,扑上来抱住我开始哭,我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那一晚,我暂时抛开了之前跟她的那些不愉快,很平静地抱着她睡去。

又一次,老板带着我跟王冉请几个当官的唱歌,中途,老板给每一位官员都叫了小姐,她们浓妆艳抹,承受着那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胭脂水粉。王冉跟一个官员在深情对唱,其他官员左拥右抱,对小姐们上下其手,而那些妹子们却乐在其中。

在灯光和酒精的刺激下,老板脱下衣服,露出光溜溜的上半身,在极嗨的音乐声中搂着一个小姐跳着。众目睽睽之下,他从小姐的脸一直摸到大腿根部,从小姐的脖子一直亲到胸部,我的心里一阵恶心。

一支舞跳完,老板走过来在我耳边悄悄说:“照看一下场面,一会儿刷卡买单。”然后就跟官员们借口说上洗手间,跟那个小姐一起出了包间。

我坐在角落里看着眼前的男男女女,发现自己开始反感这样的生活:我不再喜欢夜里的声色犬马和达官贵人私底下不为人知的一面;不再喜欢推杯换盏听着老板在我们面前勾画公司未来的宏伟蓝图。

所有的所有,又都在另一个夜里爆发。

7

又是一次应酬,我跟王冉一起轮流敬着酒。我们俩都在强撑着,尽管酒席上的男人都已看出了我们的勉强,但还是在勉强我们,我跟王冉一杯又一杯地咽酒下肚,都学不会拒绝,结束后,我拖着她上了老板的车。

从浦西回浦东的路上,我格外清醒。车停在了我们楼下,我却怎么也叫不醒王冉。老板让我先上楼,我隐隐能猜到会发生什么事情,迟迟不肯下车,老板说让王冉吹一会儿冷风等她醒了就送她上楼。

我在经过一番痛苦的内心挣扎之后还是上了楼,进门不到5分钟,王冉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下去接她。我知道一定出什么事了,飞快地跑下去把她拉上楼。她的眼神看起来很冷漠,质问我为什么不叫醒她,怪我不留在车里陪她。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说不出口,总之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没法为自己辩解。

那一晚我们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我禁不住她的软硬兼施,跟她一起找老板理论。老板倒是心平气和的,好像应付这种场面他早就驾轻就熟。

没等王冉开口,老板反而先问我:“阿离,你来这么久我有对你做过什么不合适的举动吗?”

我只能摇了摇头。

“小冉,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对阿离这样过,但是对你有,你有想过吗?”

王冉一副既不解又气愤的表情。

“因为阿离也从来没有对我有过什么轻浮的举动!”老板嘲讽地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开始能理清头绪了,静静一旁听着看着。

老板继续对王冉说:“你不诚实,你说过酒量比阿离好,结果她什么事都没有,你在那儿昏昏欲睡的……”

这番话说得王冉面红耳赤,说得我的心里却有很多说不出的滋味。虽然老板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但是我也没法再去审视自以为熟悉的他。

“好,即使这次我让你误会了,那昆山那次呢?”王冉压住怒火咬牙切齿道。

“昆山我还没有对你做什么吧,但是一回上海你就让我给你打了几千块,这事你忘了吗?”老板马上把事情又推到了王冉那边。

王冉惊慌失措地看着我,我从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一句话。

“还有上次你们去玩的时候,你王哥都说了你们俩都是能喝能玩能疯的货……”

后面说的什么我已经听不下去了,整场对话下来,我对什么王哥是恨之入骨,对王冉寒心至极,对老板更是已经失望透顶。

我退出房门,不知道他们又聊了什么,但是最后看起来还是握手言和了。我不知道王冉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是我实在没办法当这个看客了。

那次应酬后没几天,我就跟老板说明想回老家发展,便离职了,虽然此时我才刚到岗3个月。

我跟王冉道别,谁都没有不舍,我想到那个夜里她说她舍不得我,莫名觉得讽刺。后来我听说在我离开没有多久,她也离开了。回家后,我也换了手机号,彼此再也没有联系。

8

回到老家的省会城市,我马不停蹄地开始找工作,在上海的工作并没有存下什么钱,我必须快点找到工作才能撑起之后的生活。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的专业和上海工作的履历让我又一次将期望职位定位到了秘书。这次我看中的是一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秘书职位,工作内容没有上海的那么琐碎,要求也没有那么多,大事都有总经理助理李岩操盘。

有上海公司的经历和秘书所要求的颜值,让我9月中旬顺利入职,开始了第二段秘书生涯。

总经理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也是公司的四大股东之一。他40多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在公司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同事都很怕他,我反而更喜欢这样的方式。我觉得家乡的这份工作是跟上海不一样的,至少它让我觉得我的脚是踩在地上的。

那段时间过得很轻松,我的工作也轻松,除了出差,就是在公司整理一些总经理需要的文件和统计数据。从一个时时警惕的世界一下子到了一个舒适的环境,我的神经不那么紧绷了,虽然我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

可事情还是没按着我想的方向发展。

改变是在一次出差当中。总经理那天走得很急,我没来得及收拾任何东西,除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什么都没有带,包括身份证。

在另一个城市里处理完事情已经是晚上,只有总经理的身份证,我们只能开一个标间。我刚到公司不久,也不好提出什么要求,跟在总经理身后进了房间。他在一旁处理事情,我则快速洗漱完毕,躺下休息。

没多一会儿,我隐隐听见总经理在叫我,我装睡着了没有答应他,然后就听见他关灯的声音,听见他盖被子的声音。

我终于松了口气,睡去。

半夜,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一个激灵清醒了。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果然,总经理就坐在床边,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我。

我没有做声,也没有动弹,默默地观察着他。他抽完那支烟,冲动地跑过来掀开了我的被子。我急忙坐起来,他告诉我,他想抱着我睡,我只说了一个“不”字,然后下床,走到窗户边的沙发上坐下。

总经理也许没有料到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在我的床上侧着身子躺了不到一分钟,发现我确实没有妥协的意思,就回到自己的床上,说让我先休息。任凭他再怎么跟我说话,我都不理他,他也不再管我,自顾自地睡去。

我想起刚到公司不久,前台的妹子就提醒我要小心,因为我之前的总经理女秘书,就是总经理助理李岩的女朋友。要换掉她,是李岩主动提出来的,就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女朋友经常跟总经理出差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当时我还没当回事,心想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有点太天真了。

第二天早上,总经理醒来之后,看我一直在沙发上坐着,只是瞪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我当时有点心寒,但是自己手头太紧经不起折腾了,我只好隐忍下来了。

9

总经理知道我的酒量不错,在赶工期的时候宴请工程监理及政府人员,一个劲地要求我跟那些人喝酒。我忽然有了一种从一个牢笼跳进了另一个牢笼的感觉。碍于人多,我只是喝了一小点便借口出门去溜达。

在街上逛游一圈后,我回到饭店坐在门口等着,看见另一家建筑公司老板的女秘书刚从厕所吐完出来。她看到我坐在外面,收拾起已经被我一览无余的狼狈,优雅地问我为什么不进去。

我很实在地告诉她不喜欢那种场合。她说:“这个社会,哪有什么事情是按照你的喜好来的,老板给你发工资,你做了这份工作,别说是喝点酒,就是要睡你也得忍着。”

我故作不解地反问她:“秘书是陪酒的小姐?是陪睡的鸡?是你对秘书有什么误解,还是秘书对你有什么误解?”

她不说话了,只是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便回了包间。 我在外面不安地走动着,等他们散席了我才进屋,拿上包跟在总经理的身后,总经理没有问我去了哪儿,但是能看出他的不满。

第二天一早,总经理就给我敲警钟,说今天晚上应酬要拿出最好的酒量。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场,我就开口跟他说了在上海的那段经历,他当时沉默了很久。

我以为我博得了总经理的理解,但是并不然。他傍晚一个劲地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消息。找不到我的情况下,他还是自己出发了,我回到酒店等他。

很晚总经理才回来,我们都没有说话。他也没有问责我,我也没有认错,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那个晚上我想得很清楚,这里也不是我的久留之地,也许很快我又将离开。

2018年新年刚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总经理突然就对我变得冷漠了。他不允许别的男同事跟我说话,如果有人敢,就会遭到他的冷脸和莫名其妙的臭骂。我受不了这样的对待,直接去找他谈,他只是一句“没什么”搪塞了我,转身给我留下一个背影。

这使我想到曾经谈恋爱时我的男朋友跟我冷战的情形,让我一阵恶心涌上心头。我不想跟他这样继续下去了,决定辞职,可是他却突然消失了好多天。

等总经理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从这个公司撤资,准备出去单干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他放下了多天以来对我的冷淡,像个孩子一样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继续做他的秘书。

我咬了咬牙,摇了摇头,捏碎了手里的辞职报告。我看到他挣扎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地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辞职吧。”

我没有说话,转身出去,过了一小会儿,再拿着新打印的辞职报告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洋洋洒洒地签了字。

握着这张沉甸甸的辞职报告,我感觉无比轻松。

细想这两段做秘书的经历,原本只是想靠近权力中心一点,也确实学到很多见识很多。但是当想要的和不想要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时,我没法选择怎么走下去。

我离开了这家公司,决定再也不做谁的秘书了。几经周折,今年旧历新年后,我在一家上市公司做了行政专员。

现在的我只是底层踏踏实实的一员,虽比不上总裁秘书的风光和总经理秘书的舒适,但是我无比安心。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29+1》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