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七中网班,真的好吗

2018-12-18 14:41:04
2018.12.18
0人评论

那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在朋友圈里疯狂刷屏,我翻看着大家的评论,基本上都是在夸赞。直到看到了欣竹妈妈发了一条:“如果可以的话,我当初一定不会让欣竹进入七中网班。”

但这条动态实在太不起眼了,很快便淹没在对那篇稿子点赞的汪洋大海里。

1

从某985师范大学本科毕业后,我来到成都郊县的一所高中任教。

新老师工资很低,为了增加进项,我偷偷做起了补课的生意。正逢某家在线教育平台拓展成都市场,因为正式参加工作前就做过在线家教的老师,我便投了简历。我在通过简单的在线面试后,被这家平台的工作人员打造成一位“具有3年教学经验的优秀青年教师”。

我每天都期盼着生源,结果没成想两个月都没“开张”。通常在上完两节试听课后,学生就不愿意报名上正课了,原因无外乎是“不适应”在线教学的模式。很多家长也表示,孩子没有老师在旁监督,“上课”很容易走神,而且交流起来也不够方便。

正当我想要退出这个在线教育平台的时候,负责卖课的“助教”在微信上告诉我说有新生源了。

因为有前车之鉴,我先问了一句:“学生和家长能接受在线教学吗?”

“当然能,这个学生是七中网班的,平常就是通过远端上课,对在线授课非常熟悉。”

七中网班的学生!看着助教老师的回复,我突然有些激动。

虽然我任教的学校也属于省一级公立学校,但只能算是教学质量比较一般的高中。班里50个学生只有20来个可以考上一本,而这还是在近年来四川省大范围扩招的前提下才能勉强达到的理想状态。学生对于学习没有什么动力,上课时,我总是需要停下来提醒他们做笔记,否则他们根本不会主动在书本上写一写、画一画。天天面对这样的学生,老师的成就感自然不多,而如今,我却有机会去教就读于七中网班的优秀学生,这让我不得不感到惊喜。

大名鼎鼎的成都七中,在四川教育界可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当学生时,我就对成都七中向往至极;当时上大学实习的时候,只有成绩最好的学生才可以去成都七中;如今自己成了老师,也依旧对成都七中十分向往。

我有一位大学同学当时就去了成都七中实习,而且正好是被分在了七中网班。他在校期间成绩优异,连续三年拿校级特等奖学金,情商也很高,应聘的时候被四川另外两所“超级中学”抢着要,但他心心念念就想去成都七中,结果人家说他只是985本科学历,七中是不可能招的,同学跑去跟带教老师求情,好不容易才拿到笔试资格,结果做完一份笔试卷子后,七中还是没看上他。毕业后,这个同学便去了四川排名前五的一所高中里教化学竞赛了。

因此,当助教告诉我这个学生来自七中网班时,我很是兴奋——这学生可是和“七中”有联系,我得认真对待!

2

助教向我简单介绍了学生的基本情况:她叫欣竹,在七中网班读高一,成绩尚可。但上学期化学学得不扎实,到了这学期漏洞就更多。学生家在成都天府新区,她母亲很好沟通。

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我开始好好打磨试听课,争取把这名学生拿下。我对七中网班有所耳闻,但具体情况其实并不清楚,只知道有不少学校会通过远端同步听七中老师上课。但既然是“七中”体系内的学生,总归不会差。我备课时刻意准备了一些比较难的问题,即便这样,还是会有些担心这个学生觉得我水平不够,不愿意续课。

按照惯例,试听课前我先和欣竹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沟通。在视频里,欣竹看上去是一个比较文静的女孩,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镜片有些厚度。她早早就上了线,看到我出现在屏幕面前后,腼腆地笑了笑,很礼貌地向我打了声招呼。

我做完自我介绍,将话头抛给了欣竹,她似乎有些尴尬,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叫王欣竹,现在是高一年级的学生,理科生。”

这就完啦?回答如此简短,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脸上保持着微笑,希望能给她留下一个好印象:“能不能再多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呢?”

欣竹深吸了一口气,看上去很是拘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比如你喜欢做什么?”

欣竹扭动了一下身子,右手支着额头,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答道:“上了高中以后,太忙,喜欢的东西都没时间去关注了……以前还挺喜欢画画的。”

我自认不算是一个外向的人,问了几句后看欣竹的反应如此平淡,有些傻了眼,一时间,我和她在屏幕两端似乎都有些尴尬。但按照规定,“课前谈话”是试听课的必备环节,时间一般在5到10分钟,助教此时正在后台同步跟听这堂课,我可不能“偷工减料”。

我只好硬着头皮没话找话:“你已经进入高中大半年了,对于化学的学习有什么感触吗?”

欣竹的表情有些木然:“就是觉得挺难的,总是考不到理想成绩,周围同学都蛮厉害的。”

我点了点头:“那是自然,我听助教老师说你在七中网班学习,周围肯定高手如云。不过你应该也很优秀,不然也不可能进入七中网班。”

欣竹抠了抠脑袋,小声嘟囔了句:“还行吧。”

我看欣竹在课前谈话这一环节兴趣实在不高,便偷偷瞟了一眼时间,只过去了4分钟,算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索性草草结束谈话,打开了提前准备好的课件,开始讲课。

试听课的内容讲的是氧化还原反应,这一部分是高考时的考察重点,难度较大。考虑到欣竹是七中网班的学生,想必底子不会差,因此我在准备课件的时候故意找了一些难度较高的题目,其中有两道甚至是高考原题。

虽然这节课的难度不小,但从上课的过程看,她还是能跟得上我讲课的思路的。她的学习习惯不错,听得很认真,还会主动做笔记,做练习题时思路也比较清晰,让她讲解题过程,大多都能答到点子上。

一堂课下来,我发现欣竹在知识体系上确实存在一些漏洞,有的知识点会出现张冠李戴的情况,但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我感觉这节试听课上得比较顺利,于是课后主动联系助教询问学生和家长的意见——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学生是否会“续费”。在得到助教的肯定答复之后,我高兴得不得了——等了两个多月,我终于接到了第一位正式学生,而且这个学生素质还很不错!

其实在欣竹身上,我也有自己的企盼——她平常是由七中老师授课,通过教她,我也可以间接了解到七中的上课模式甚至是上课内容。这对于今后想要努力跳槽到好学校的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补充。

因此,即便欣竹妈妈愿意付的课时费比我的预期低了好几十块,我也欣然接受了。助教说欣竹父母也只是工薪阶层,所以对我同意降低课时费表示感谢。

也是,线上一对一家教比起线下要便宜不少,不然家长也不会愿意在线上找老师。

3

欣竹是我在这个平台的第一个正式学生,我对给她补课可谓是倾注了心血。

上了几次课后,欣竹明显跟我熟络了不少,没有那么拘谨了,话也多了些,有时候还会主动跟我探讨一些学习方法:怎么使用“错题本”会更高效?如何才能提高做题速度和准确率?有几次,她还主动把当周总结的错题发给我,询问这样总结是否得当,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虽然欣竹学习很用功,但我也发现了她的一些问题:上课时,总是我讲什么她就听什么,从不主动为自己的补课内容做规划,每次问起,她就习惯地说“老师安排就好”。

我跟她讲:“补课是为了查漏补缺,你需要提前翻看课本和练习册,找出不懂的问题和我沟通,我再根据你提出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备课。”

我经常跟欣竹妈妈在微信上沟通。她的确是个非常好说话的母亲,也很有礼貌,每次跟她聊起欣竹的学习近况,她也一定会非常客气地回复:“谢谢老师的关心,欣竹能有您这样认真负责的老师,她很幸运。”有一次,欣竹妈妈甚至主动跟我说,欣竹很喜欢我,她觉得我比网班里的老师教得更好。

听到这样的夸赞,我自然非常高兴,以至于都没来得及冷静下来细想其中缘由——我一个初出茅庐、连一轮完整的高中三年都还没教完的年轻老师,真能比七中的老师教得还好?

可接着,欣竹妈妈又说,欣竹这次月考考不好,情绪比较低落,希望我能多和欣竹交流交流。

看到这条消息,我一下子就慌了神——照理说,欣竹学得还不错,考前我也给她系统复习过,怎么可能会考砸?

这可是我在这个平台带的第一个正式生,如果家长不满意把我撤掉,我不仅会失去一份收入,还会影响到助教对我的评定,从而影响到后续生源的推荐。

在我焦急地思考该怎么回复时,欣竹妈妈又发来几条消息。她说我教欣竹的时间不长,她也从来没有奢求过一个月就能让女儿的成绩显著提升,教育是一个长期过程,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所以希望我不要有心理压力,只是她作为家长,自己也不大清楚如何和女儿沟通才能不让孩子反感,所以希望我能帮帮忙……

其实家长这种把孩子全部甩给老师的行为,我是一贯反感的。但想到欣竹妈妈没有责怪我没能帮女儿“提分”,我已经感激涕零了,自然不敢多想,立马答应了她的要求。

4

那次上课前,我很是忐忑。我深切体会到了教学经验对一个老师的重要——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引导一名内心敏感的学生快速走出考试失利的阴影,只好翻来覆去地说一些假大空的内容:一个学生,哪能每次都考好呢,考砸是很正常的事情……考试不过是检测你最近学习情况的一种手段而已,分数都是次要的……

欣竹似乎对我讲的这些没什么兴趣,将视频镜头推得高高的,透过屏幕,我只能看到她的半张脸。

我在授课软件里打开她妈妈提前发过来的月考试卷——七中网班的学生月考时会和七中学生考同一套试卷,内容不会很简单。

其实,别说其他学校的学生做“七中卷”很痛苦,就连我们老师做,也常常感到崩溃。我的学校有时候会印“七中卷”让学生们进行周练,一次周考,虽然只有15道选择题,但学生们做完后叫苦连天,成绩更是惨不忍睹。之后,老师们花了整整3节课去评讲,而普通班的大多数学生听完课,依旧是一脸茫然。搞得备课组长都后悔不已:为何当初要考“七卷”,这不是自己为难自己吗?

看着欣竹不言语的样子,我默默叹了口气,缓和了下语气,耐心地询问道:“我们在课上讲过不少同类型的题,你当时都能理解,为何考试的时候又出错了呢?”

欣竹抬起头,看上去低落又疲惫,小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考不好,我现在一看见七中的卷子就害怕,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张卷子而已。”

欣竹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太难了……考试时间还短,本来是一个半小时的题量,老师硬要求我们一个小时做完,说是要训练解题速度。”

我有些气愤:“哪儿有这样的道理?你们每次考试都这么缩短时间吗?”

“也不是每次——本来考试我就容易紧张,老师一说要缩短时间,我就更紧张了,全身都在发抖,根本做不好题。考试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这次又及不了格’……”

看着屏幕那头的欣竹快哭了的模样,我想着如何能缓解她的压力:“那如果是按一个半小时的标准时间考试,会不会好一些呢?”

欣竹拿手背抹了抹眼睛:“会好一点点吧,不过也没好太多——我现在真的好害怕考试,平常都学懂了的,但就是发挥不出来,每次月考成绩都不理想,一看到这样的成绩,我就更害怕考试了,我担心下次还是老样子。”

我理解欣竹的心情,可身为网班的学生,她必须考“七中卷”,这是逃避不了的。我也只能换着法儿地安慰她:“要是换一套难度适中的卷子,时间足够,你肯定会考得不错的。”

欣竹从视频里传出来的声音哑哑的:“上学期期末,我们参加了本地的期末联考,我考了80多分——可这有什么用?我考七中的卷子就是及不了格!”

“其实,七中的学生也不见得都能及格吧。我原来在成都四七九中实习过,我是知道的。”

但欣竹显然不相信我的话:“可老师说,七中这次的平均分都差不多要80了,可我们班的最高分都没那么高。”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劝解了,我只能强行利用教师的“权威”来结束这次交流。我告诉欣竹,成绩是不能说明全部问题的,我作为老师很清楚这个道理,想要看到努力的结果,是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的:“你放心,只要继续坚持,一定会看到成绩的提升的。”

欣竹似信非信,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5

我发现,这次考试失利后,欣竹就变得不爱说话了,上课时总是恹恹的。

看着她的样子,我有些心疼,又有些不甘心,只好更加用心地教她。我每节课之前都会提前把课件发给她,让她先预习,并要求她每周六都要及时把当周做过的所有化学的题拍成照片发给我,我好根据错题有针对性地备课。

欣竹也很努力。她的学校每周只放周五晚上和周六半天假,她的同学们都会抓紧这点可怜的闲暇多睡一会儿,但她却在每周六早早起床,心甘情愿地坐在电脑前补课,8点到10点补完我的化学课,紧接着还要补物理。欣竹妈妈跟我说,“欣竹现在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书”。

可又一次月考成绩出来,欣竹的化学还是没有及格。

看到分数,我真的是相当郁闷——难道这一次我还要跟欣竹再说一遍“是因为努力的时间不够,所以效果还没显现出来”?——可这都已经过去两个半月了!

自然,应欣竹妈妈的要求,我要再次和欣竹进行考后交流。

我刚开始教欣竹的时候,小姑娘还会笑,眼睛里还会流露出一丝期待。现如今我再看她,她的身上只有一股令人心惊的颓气了。

我让她先自己说一下她觉得没考好的原因,她的语气里竟生出了些绝望:“我平时都是学懂了的,但我就是考不出来。”

跟不上屏幕那头的学生

“你不能害怕考试,你是学生,在现在的教育环境下,你必须去参加一场又一场的考试。平常都学懂了,但在考场上发挥不出来多可惜啊。下次考试你就放开手脚去考,大不了就又跟这两次考试一样呗,如果能调整心态,对你以后肯定大有帮助。”我绞尽脑汁开始宽慰她,“老师读高一的时候,班里有个女同学毫不起眼,成绩在班里倒数,结果到了高二人家成绩一下子就起来了,最后考进了复旦,成了我们班考得最好的学生。所以你千万不要灰心,现在暂时落于人后,并不代表你会一直落于人后。”

那天我跟欣竹说了很多,但全程她都只是咬着嘴唇默默听着,不发一语。我不知道我的话她究竟听进去没有,看着她的成绩,我觉得还是得多给她开开小灶才行。

理科想要提高成绩,刷题是必不可少的,我决定每周给欣竹发一些小练习题,巩固一下知识点——当然,这也是为了表现我授课认真,毕竟欣竹连续两次月考成绩都不理想,这或多或少还是会有损她妈妈对我的印象。

6

一周过后,我在上新课前,先让欣竹口头回答一下之前我布置的那几道小练习题,可欣竹却支支吾吾起来。

我明白了,原来她根本就没有做这些小练习。

与其去批评孩子,不如直接跟家长沟通。当我气冲冲地给欣竹妈妈发消息说了这件事后,她很抱歉地回复我:“欣竹平时住校,听她说老师布置的作业非常多,恐怕她也是确实没有时间,才没能完成您布置的作业。”

在我不断地追问下,欣竹终于跟我讲了她在七中网班的日常。

她说,中考后得知自己被选入七中网班时,整整高兴了一个暑假。她的那所高中教学质量很一般,但如果能进入该校的七中网班,那就不一样了。网班选的都是中考成绩最好的学生,整个年级也只有这一个班有机会通过远程系统和七中同步上课——可以说,孩子进入这个班,就等于一只脚跨入了一本线。

事实上,这所高中的一本率主要也是靠七中网班支撑着的。在其他班同学眼中,七中网班的同学是大家羡慕的对象,而在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眼中,他们则是全校教职工都需要重点照顾的对象。

可开学后,欣竹很快就发现需要面对一个很重要的现实问题——如何跟上七中的教学进度。

欣竹自觉已是本校的尖子生,但等她真切了解了七中学生的水平后,就悲哀地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普通”:七中学生轻而易举就能听懂的课,她就算听两三遍都不一定听得懂;七中学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做出来的题,她却想了整整一天都没找到解题思路;当她被七中的常规课程快要折磨疯了的时候,七中学生还有余力去搞竞赛培训……

我作为老师,是能理解欣竹的这种挫败感的——至今我还没有听说过省一级学校里有开办“七中网班”的,恐怕连省二级学校都很少。“网班”一般都开设在非常普通的高中,虽然这些学校里也有底子好的学生,但人数太少了。如今,但凡孩子争一点气,家长再有一点能力,最后孩子都是被送进县城里、地级市里、甚至省会城市的好高中里去了。

人们常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句鸡汤,但孩子的天赋和资质却是客观存在差异的,在从事教育行业的人眼中,“好学生”从来都不是老师教出来的,一位优秀的老师只要懂得在适当的时机给予学生恰当的帮助和提点,就能让好学生的成绩能更好——这就是七中学生需要的老师。

而于大多数普通学生而言,最好的老师却不一定是最优秀的老师,而是最适合自己的老师。这种“适合”,是能让学生能听得懂、得到实际的帮助、能进行有效的沟通。我们年级的备课组长,是我所在年级最优秀的化学老师,之前只教最好的火箭班。后来因为有老师临时被借调,他不得不也给普通班的学生上课。这个30岁出头就已经是省一级学校高级教师的前辈,一说起普通班的教学就头大,总是跟我们抱怨:“为什么火箭班一点就通的知识,给普通班讲两三遍都理解不了?”

教师上课时获得来自学生的反馈是非常重要的,学生是否真的听懂了、能否在此基础上对知识延伸拓展、班里的学生学习热情如何、是否可以开展小组讨论活动……这些都可以让教师及时调整讲课进度和上课方式,以便使教学处于最佳状态。

可七中网班老师,虽然知道听课的对象身处不同空间、素质参差不齐,但他们讲课时收到的反馈却主要来自于讲台下的几十个尖子生,保持着习惯的讲课节奏。身处远端的欣竹们,只能看着屏幕上的人热火朝天地讨论,被别人带着节奏,被动地学习。

7

随着欣竹的讲述,我发现她的挫败感还不只源于上课时思维跟不上七中老师的讲课节奏。

欣竹所在的七中网班,除了和七中学生考同一张卷子,平常用的也是同样的习题册。七中使用的习题册一定不会简单。当年我实习的时候,见识过成都另一所顶级高中学生平常做的题的难度——难到我需要提前把学生要做的作业做好,否则如果学生直接拿一道我没做过的题跑来问我,我都不敢保证能立马能解答。

做难题很耗时间,欣竹他们现有的作业量就已经足够在课余时间折腾他们了,然而学校的老师还会再给他们布置额外的作业——欣竹老师的逻辑是,本校网班里的学生资质就比七中的学生们差,只有不停刷题、刷更多的题,才能保证二者之间的分数差距不会进一步拉大。

我当然明白欣竹学校老师们的苦心,只好劝慰欣竹:“理科确实需要多做题,熟能生巧,才能加快解题速度,你平常晚自习就抓紧时间,赶快把作业做完。”

欣竹无奈地笑了笑:“自习课?白天我们跟着七中的进度,听网班老师先讲一遍,其实有很多地方都是听不大懂的,于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就会利用自习课的时间,把同样的课再讲一遍。我们从高中一进校,就没有自习课,更别说美术课和体育课了。”

这个情况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这怎么可以?没有自习课,还布置那么多作业,那什么时候做啊?”

欣竹叹了口气:“反正老师只管把作业布置下来,第二天按时收,做不完就只有被喊去办公室挨批评的份儿——我们只有抓紧一切时间做,同寝室的同学经常要做到凌晨两三点。有时候我一点钟就写完了,但是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同学们的小台灯都还亮着呢,她们这样,搞得我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特别不努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方法和学习节奏,你按照自己的方式走就行啊。”我劝慰道,“不过,你们每天那么多作业,难道就没人主动去跟老师沟通一下吗?比如你可以跟老师说,题是刷不完的,重点是掌握方法,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有选择地去做一些题……”

可欣竹却摇了摇头:“没用的,之前有同学去提过建议,可老师说我们班是这个学校最好的班,学校领导们都盯着呢,出不了成绩谁负责?我们听了这些话,也就不敢再提了。”

“可每天都这么晚才睡,身体会受不了的,心情也会受影响呀。”

“我们当然知道,可是作业做不完,大家都不敢睡觉啊。班里好多人看上去心情都很糟糕,有几个男生做不完作业,就会直接撕卷子、撕练习册,教室阳台上的垃圾桶里全是他们撕的碎纸片——班里的同学们脾气都特别不好,我真是越来越讨厌现在的班了。”欣竹还是在叹气。

8

连续两次月考成绩不及格后,欣竹的状态越发低迷。我上课时,她越来越不喜欢说话了,大多时候都低着头,盯着桌上摊开的课本,傻愣愣地坐在那儿。我让她做题,她做不出来也不吱声,有些明明是讲过好几次的原题,她竟然还是一点解题思路都没有。我有时候忍不住发脾气,责问她到底有没有好好学习,她不是继续耷拉着脑袋不发一语,就是小声回应一句:“我也不知道。”

欣竹妈妈每周依旧会十分客气地给我发消息说“感谢您认真耐心地教欣竹”,但除此之外,我开始越来越多地收到诸如“欣竹的心情越来越不好,请老师帮忙多开导一下”、“我现在已经不期望她的成绩能有多好了,只希望她能开心一点”的消息。

我开始刻意在讲课时跟欣竹讲些我读高中时的趣事,欣竹听后也会笑,我看她心情不错,便问她:“你这周在学校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儿,能跟老师分享一下吗?”

欣竹脸上的笑意立马就消失了,生硬地回答道:“没有!”

“你再仔细想一想,一周那么长的时间,怎么可能连一件值得分享的事情都找不到?”

“我们班没什么值得分享的。”

说者无意,听者惊心。我心想:作为一名学生,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要在教室里度过,如果连坐在那儿都觉得痛苦,打心眼里排斥周遭的人和事,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我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思考要如何开导欣竹,几周之后,却意外地发现她的心情突然变好了。

我跟欣竹妈妈说了,她跟我说:欣竹某天回来后说自己以后想学设计,自从她找到这个目标后,做事还挺有动力的,现在她每周五放学都会去画廊学3个小时的绘画。

听了她妈妈的话,我上课时问欣竹:“你以后是想走‘艺体’这条路吗?”

欣竹却连连摇头:“不是啊,我想学建筑设计或者服装设计,这是给理科生开设的专业,还是要正常参加高考的。只是,我听说除了要参加高考外,还要加试美术,所以我才跟我妈说要去学绘画。”

我想了想,道出了心中的疑惑:“我有个高中同学,之前在重庆大学读风景园林规划,确实要加试美术,不过那是大一进校后才考试,而且要求也不高,一般都能通过。我建议你先上网查一查,如果你想学的专业确实要求参加美术类省考,那么你的确需要从现在开始学画画;但如果只是大一时需要参加加试,我个人认为你没必要花太多时间在这件事情上。”

“无论如何,高考成绩才是最关键的——设计类专业收分都不低。你们学校每周只放不到一天的假,如果你还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学习美术,我觉得对你来说负担太重。”我说。

欣竹听完我的话,一下子就傻眼了:“我不知道这件事这么复杂,我只是听说设计类也要考美术,学美术的学生文化课只要考三四百分就能进好学校,所以我才准备学设计的。”

我跟欣竹妈妈沟通,没想到她也是一头雾水:“我只是听孩子说设计专业要考美术,所以就让她去学了,我也没关注过这些专业的具体要求。”

自从欣竹知道设计专业收分很高、并不等同于参加‘艺体’考试后,就又失去了动力。

后来有一次,欣竹跟我说,她好羡慕其他班的同学,可以不用上网班,不用考“七中卷”,不用做七中习题,每天都有自习课来做作业,还有体育课去操场上玩耍,看上去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那你有考虑过调去其它班吗?”我问。

欣竹睁大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没有人愿意从网班去普通班的。”

也是,在中国的教育环境里,我们通常只教孩子要“激流勇进”,并没有教会孩子要懂得“知难而退”。

可没多久,欣竹还是选择了另一种“逃避方式”——她希望留级。

欣竹妈妈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按欣竹妈妈的说法,欣竹觉得自己好多知识都学得不清楚,想重新学一遍,而且她真的很讨厌现在的班级氛围,想换个环境。

“要是留级之后发现新的班还是不满意呢?难道又留级?”我觉得这并不能解决欣竹的问题。“孩子出现了逃避的想法,您可不能由着她,在学校、在社会,那么多不如意的事情,逃避真的就能解决问题吗?”

“她跟我保证,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她现在每次去学校之前就哭,老说自己为什么这么笨……我看着她这样子我心里也难受。”欣竹妈妈也是为难。

过了很久,欣竹妈妈又发来一条信息:“要不然,我暑假的时候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

她又咨询我哪家医院的心理医生比较靠谱,我说:“要不就去华西医院看看吧,大医院也放心些。”

“那等欣竹放暑假后,我一定把她带来成都好好看一看医生。”

“来成都?您家不就在天府新区吗?”

欣竹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们家其实在达州的一个县城里,我怕您嫌我们这儿地方偏,不愿意教欣竹,所以就骗您和助教说我们家在成都。”

尾声

那年暑假,在欣竹看了心理医生后,她妈妈就托关系把她转去了达州市里的高中。新学校里没有七中网班。

后来听欣竹妈妈讲,欣竹现在终于能听懂课了,也逐渐适应了新环境。周末还准备和同学们一起去福利院当志愿者。她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开心——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一个毫无用处的笨学生。

然而,并不是每个故事都能有一个好结局,只能说欣竹有这份好运气。

因材施教,我们真的应该重新审视这块屏幕的价值了。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垫底辣妹》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