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部的故事:后厂村有没有生活?

2018-12-19 16:17:10
8.12.D
0人评论

前言 后厂村——这里是中国的人造硅谷、互联网半边心脏、滴滴司机的最爱。 这里有一群工资与生活质量成反比的年轻人。 在这个巨型「城中村」里,他们有生活吗?

生活?你有吗?

【名词解释】后厂村:北京西二旗后厂村,位于北五环外不起眼的西北角。大量科技企业、老牌外资企业、互联网公司聚集地,中国人造硅谷,互联网半边心脏,滴滴司机的最爱,一个街道整洁(此处有争议)的大型农村。 下班高峰期从晚九点开始,到后半夜两点结束。后厂村年轻人的生活节奏与五环内有着本质区别,是「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入五千」的经典案例。

许智博:好故事,用听的。这里是人间FM. 大家好,我是人间的资深编辑许智博,今天由我来控场。我们敬爱的沈燕妮老师,因为一篇爆款文章,正在从早到晚不停地接电话。人间的第一单大生意就要到来了,先向大家通知一个好消息。

沈燕妮老师不在,自然有一个新生力量来顶替她的位置,是我们今天即将在C位出道的、当然是准备用艺名出道的小张同学,是人间的运营编辑。

今天我们的话题“后厂村有没有生活”,也主要来源于小张的灵感。小张同学先来吧。

小张:真的好紧张,大家好,我是人间的运营小张,可能是人间食物链最底端的小张。因为我的工作就是配合各位编辑老师,去做一些基础的工作。每天都要等编辑老师们做完他们的工作,我才能自己做自己的工作,所以被誉为“人间最晚下班的小张”。

任羽欣:大家好,我是人间的编辑任羽欣,大概是人间编辑部唯一一个勉强保证每天按时下班的编辑。

唐糖:大家好,我是唐糖。我来了这边和小张同学说的就是,我需要提高我的效率,让小张过上生活。

许智博:相信各位读者也知道我们要聊的主题就是关于,北京西二旗后厂村的生活。所谓后厂村,其实我估计在北上广深的诸位年轻人是比较熟悉这个名词的,它就是在北京北五环外西北角,不起眼的一条路。

但是因为这里有一个中关村软件园,后来大量的科技企业,比如我们网易、新浪、百度,还有一些老牌外资企业,都扎堆在一起,这里像中国的人造硅谷一样。

所以这里年轻人的生活在节奏上跟五环内有了本质的区别,是滴滴司机的最爱,每天的高峰期是从晚上九点开始,到后半夜两点结束。

今天这个话题来源于一个月之前。我们作为编辑,经常是看完每天的稿子,就把它们很无情地甩给小张同学,他们要负责排微信和网易新闻客户端的版,很辛苦。基本上我们讨论完事情之后就做一个甩手掌柜,剩下的都是小张在善后。

小张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下班,是早的。到后半夜下班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是你知道人是有惯性的,我们就习以为常了。

直到有一天周末的时候,我特别习惯地说,小张,明天那个稿子先扔给你,你就继续干活。然后小张很愤怒地跟我说,许老师,你不能把稿子提前一点吗?我也是有生活的人啊,我要过生活呀,我明天要去城里呀,我要跟人去date呀。怼了我一大堆。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嗯,有生活这三个字好像听起来挺奢侈的。

小张:其实还有后续。周末的时候,许老师突然就薅我过来加班。我就很生气,我说为什么在你眼里我一定是周末要加班的人,我就不会有自己的生活吗?

这个时候许老师就问了我一句话说,那你有吗?我说没有。

所以第二天我就过来加班了。

还有,端午节的晚上,许老师把一个稿子扔给我,他说你看一下,像我这种很怂很怂的人我就说,好的,我看。

但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想,不对呀,这可是端午节的晚上啊。我就说,许老师,你为什么不找唐糖和羽欣看呢?许老师回答我说,哦,她们俩没回我,大概是在嗨皮吧。

我就出奇的愤怒,我当场在微信质疑他,那在你眼里我就没有嗨皮吗?在你眼里我就没有生活吗?我当时在吃小龙虾,各位,我在吃小龙虾的时候,竟然被cue到要校稿?

于是我就只能把小龙虾放在一边,在昏暗的小龙虾的灯光旁边,去看那个手机word文档非常小的字给他校稿。一边内心想着,靠,我今天真的没有生活。

假期回来以后,有生活这个事情就变成了我的一个梗,许老师曾经非常非常无耻地用这个理由去催唐糖和羽欣交稿。我没有生活,充分反映了编辑部对我的剥削。控诉。

唐糖:不过你都有小龙虾吃了,为什么你觉得那个不是生活呢?

小张:没有人的生活是在八点钟吃小龙虾的时候被扔一个稿子说你看一下吧。我对面还坐着男生你知道吗?那男的再也没有找我过吃饭了。哪个男的会愿意跟一个晚上八点钟突然跟他说“我要看一下稿子”的女的约会啊?

任羽欣:许老师,反省一下,好严重的这个事情。

许智博:是,我也突然意识到严重性了,后来为了补小张的生活,我请了她多少顿肉啊。

小张:但是我觉得,许老师真的请了我们吃蛮多饭的。但是我现在痛定思痛,我觉得不能让许老师请了,因为我不想跟许老师吃饭。如果我的这辈子是跟编辑部一起吃饭,一直是跟编辑部一起吃晚饭的话,我这辈子是没有希望的。大家知道什么是没有希望的吧,OK,就是,没有希望。

我们编辑部出去吃饭真是非常非常的厉害,海底捞都不用排队,因为我们是晚上11点去。

许智博:不不,后半夜,你记错了,减掉一个1,后半夜一点。

小张:对,我们一点钟去吃海底捞,真的是。告诉大家一个生活小秘诀哟,晚上一点钟去吃海底捞是从来不用排队的,直接有大座。

许智博:但也要温馨提示一下大家,在回龙观的海底捞,你需要走后门进去,要坐着货梯,经过一个垃圾场。

那天我们大半夜还是下雨去的,绕着商场一圈找到后门,从垃圾站旁边进去的时候,海底捞的员工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以为我们是晚上来检查海底捞后厨卫生质量的小分队。我们表明说是来就餐之后,他们才长出一口气,把我们迎上了货梯。

小张:我给大家说什么叫互联网的生活节奏。海底捞是晚上一点钟吃,然后在海底捞的前一顿,我们还吃了一顿烧烤。你以为吃烧烤就是吃烧烤吗?那阵我们是十点钟去吃,为什么要比一点钟早三个小时呢?是因为那顿我们还跟隔壁的小组「看客」一起去吃,她们承担着出稿的任务。我们要边吃烧烤边聊选题、边采访、边拍照。最后吃完了饭,我们再做出一期来。没有任何一顿饭是清白地吃完的。

许智博:突然这么说才想到,小张的第一次出道应该是在人间的看客栏目,是一张非常优雅的照片,在回龙观的一家锦州烧烤店外,45度角,仰视星空。

旁边是看客的一个美女编辑姑娘在遛她家的泰迪,后面是我们在叼着烟卷抽烟。

小张:其实我们编辑部大家很多人都养了宠物,但是大家都大多数养了猫,因为猫不用遛,就没有空遛狗。我们的生活,就是在工作的缝隙中间挤出一点时间去吃肉。

任羽欣:而且吃肉的时候还要工作,24小时不间断,24×7。

唐糖:吃肉的时候还要想选题。

后厂村,重点是村

许智博:实际上来讲,今天在座的几位,包括我在内,小张是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才从上海的出版社,也是从传统行业转到互联网。我是在去年九月份的时候,从媒体行业转到互联网,来的时候都是对后厂村抱着几分向往,这个词说得好虚。

唐糖之前在凤凰网工作,也许比较熟悉互联网的生活。羽欣一直在网易,可能也对后厂村的生活比较熟了,我想听听你们两个讲互联网生活和互联网生活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唐糖:以前凤凰是在望京,就出去到处都是吃的。

小张:望京现在是市中心了我觉得,在我心里。

唐糖:你看现在小张吃的奶茶,就只是快乐柠檬,我都觉得好惨。在望京想吃任何品牌的奶茶都可以。

小张:我跟大家说一下,我今年来网易之后才开始喝快乐柠檬,我上一次喝快乐柠檬,还是大一的时候,在我们家那个南方三线小县城。来了这边以后,就没有办法,连COCO都变成了进城才能喝到的东西。

任羽欣:更别说一点点或者是喜茶了,我知道这两个牌子已经在其他的地方就已经OUT了,但是在我们后厂村还是可望而不可即。

许智博:我突然明白后厂村的重点原来是那个村字。

小张:就是大型农村。

许智博:一个街道整洁的大型农村。

小张:No way. 街道一点都不整洁好不好。我可以跟大家讲一下我第一次来网易,其实我以前是做人间的乙方,就是跟人间合作的出版社,我第一次来网易,就是来讨论出版的事情。我上一次来北京是十岁的时候,那时候觉得圆明园什么的都特别特别远。然后我就坐着那个地铁,眼看着那个地铁带我开过了圆明园。而我还没有到我的站。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地图App,还有好几站,然后开开开,终于到站,我就下来了。下来以后就看到了一座山(网易靠近西山)。大家想一下,对我的冲击感。

小张:大家要这样想,就一个小女孩。

任羽欣:有一个上海来的都市女孩。

小张:对,她去中国互联网巨头之一的公司,找合作方。她不仅坐着地铁坐过了圆明园,下了地铁看到迎面而来就是一座山,她内心就想是不是跑错了?但是地图显示没有错。

许智博:地图显示你还要骑20分钟共享单车。

小张:对,就很远。然后我骑共享单车,此处请摩拜给我打钱,打广告费,谢谢。打到小张个人户头,后台问一下就可以了。

一路骑,结果没有想到的是,我当时经过了据说是后厂村这边最贵的豪宅。

许智博:西山一号院。传说中一套4500万的豪宅。

小张:那么贵的豪宅,大家想一下是什么感觉?就是我骑着那个小车车过去的时候,左手边是富丽堂皇、一层都是落地窗的那种价值4500万的豪宅,马路右边是还没有被拆走的村。就说在后厂村是什么概念?你即使有4500万,买了一个最大的豪宅,你坐拥一个全景落地窗,一拉开窗帘,对面是没有被拆迁的村。

许智博:然后拉开不仅看到村子,还看到街道两边排满了搬家公司的小货车。

小张:还有挖掘机停在路中间。

许智博:那糖,你从望京来到后厂村,下乡的感觉如何?

唐糖:感觉省了特别多钱。

许智博:抑制消费了?

唐糖:对,像这边的吃的,连奶茶也只能是快乐柠檬,试过几次之后我就觉得,忍着回去再消费吧,基本上就可以不消费了。

任羽欣:是,我在这边呆了两年,已经养成习惯了,就是不进城。我有个大学同学在京东上班,亦庄。

许智博:北京地图上的对角线。

任羽欣:我当时年少无知,还要去找他玩。当我从这边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地铁,终于到那边之后,我就觉得我再也不会去了。

小张:你俩去亦庄玩,还不如一起去天津玩呢,还不堵车。

任羽欣:对,天津才一个半小时的高铁。

许智博:放在遥远的前几年,可能你的手机在后厂村这边是河北承德移动欢迎你,到那边就变成了河北廊坊移动欢迎你。

任羽欣:没错,真的,我现在能去的最远的地方,大概就是地铁40分钟能到的五道口,原来网易的地方。再远我就不去了。

许智博:羽欣,你是从毕业之后到北京就一直在这一片?

任羽欣:是的,毕竟我要住的离公司近一点嘛,就在回龙观玩。

许智博:所以果然我们四个里面,资格最老的后厂村村民还是羽欣。

任羽欣:我就住在回龙观,跟公司只有一站地铁,加上坐班车,通勤都要一个小时。一站地铁加班车就要一个小时。

这算是最近的一个地方了。回龙观是所有互联网公司员工的聚集地,宿舍。

许智博:后厂村的天通苑,如果大家不理解,可以去听那句“感觉身体被掏空”。

任羽欣:对,网易的班车我坐了两年,真的骑车15分钟就能到了,走路半小时,班车40分钟。

唐糖:甚至更长。我那天等了一个小时,坐了40分钟。

许智博:在世界杯结束那天,网易因为法国队的夺冠放了一天假,我贱兮兮地自己开车过来加班。知道那天北京暴雨,从早上开始我的朋友圈刷屏,微信群里面大家也都在发,回龙观立交桥下面淹了,还淹了好几辆车。园区里面也有人拍,早上的班车,大巴前面的风挡像开船一样沿着道路往网易前进。我说中午去吧,结果那天我中午12:30进了软件园,13:45才摸到网易的地库。

小张:我替你说一下,软件园到网易,走路的话顶天15分钟。

许智博:对,就这15分钟的步行距离,我用了1小时15分钟开车。

小张:天啊,我来这边就真的好费解呀,我觉得大家根本就不会开车。在这个十字路口,我们网易隔壁是百度,对面是新浪,中间的交叉十字路口有一个红绿灯,我觉得它形同虚设。

许智博:你漏了一条信息,那个十字路口旁边还有马上就要投入使用的腾讯大厦。

任羽欣:等腾讯来了,我们的后厂村又堵了,更堵了。

这届XXX不行

许智博:还是有别的的。比如小张同学最近就一直跟看客的几个老师一直在合伙,我们一起在改善我们自己的办公的生活。买了冰箱,我在提议买微波炉,看客的老师直接说,我们要不要再买一张行军床,这样的话就可以住在办公室了。

小张:你们就是想让我在这边加班,我听出来了,以公司为家,对不对?说到这个,我们最近楼上有一个技术部直接搬下来,小张以前是从事传统媒体行业的,来网易很期待能够有互联网氛围。但是哎呀,我们现在这层办公楼都是做内容的,还是妹子比较多,男生少。

终于,楼上一整个技术部的小哥哥们搬下来了,小张现在旁边就是刷刷两大排技术小哥。

小张拥有了一个完整的互联网公司的体验,就是很多小哥,很多代码,和小哥们都长得【消音——】。

我其实是三月底才到的北京,就感觉自己在做一个北京观察日记。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疯狂约朋友们吃饭,我很多朋友都在北京。我就蹦跶到三里屯过你知道吗,很远,一个多小时。每周都会约朋友出去玩儿。

大概蹦跶了一个月,我放弃了,五道口是我最大的极限。

就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后厂村人,南不过五道口,北不过回龙观,到天通苑都很远。像唐糖老师住在北苑,在我们这里就是勇士,为生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唐糖:但是我们家楼下随时都有很好喝的奶茶,晚上回去九点钟它还没关门呢。

小张:我十点下班,谁还开着?

任羽欣:其实后厂村真的只有网易食堂比较好,其他……

小张:那是因为后厂村全是程序员,他们对生活的要求实在是太低了。

任羽欣:没错。

小张: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约了我一个朋友,他是百度的,偏程序员那挂。他就问我你住哪儿,我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我就住公司后面,特别土、特别村。他迅速掏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查那个地方,对我说,哟,你那还有个肯德基,不错啊。

此处请脑补小张白眼一万次。疯了吧?

你看看当代互联网把年轻人已经逼到什么样了,有一个肯德基就算标配了,肯德基啊。

许智博:很正常,我们在办公室的时候有时候想一起下单星巴克,即使我们加跑腿费都没人给送。

小张:对,我们的跑腿费加到15块,终于有一个人接单了,他看了一眼之后取消了。

许智博:这个确实涉及到后厂村的突然崛起。去年,在来网易之前一年,我就跟沈老师认识了。当时是因为我在媒体特别想做一下后厂村的生活。

我之前是跑商业的记者,在中国跑商业离不开互联网公司,大家都知道在美国,像硅谷,有一本《硅谷百年史》这样的书,它的形成是有一段自己的历史,人口怎么聚集,之前是什么样的产业,到半导体产业,再到信息产业。

可是后厂村就像一个天外来客一样,当然了中国特色的规划,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给各个企业地皮去建大楼,大家就都过来了。所以我当时对这种突然聚集起来的产业区特别好奇。本来一直想说能不能好好做一下后厂村的生活,包括西二旗的整个发展环境,看看到底这些互联网公司能不能有这种裂变的反应。

加了沈老师一年的微信,一句话没聊,也没来采访,这个题始终觉得做不成。去年人间说要招资深编辑的时候突然想,是不是可以……

任羽欣:浸入式采访是吧?

许智博:深入虎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到后厂村来工作上一段时间,体验生活。

任羽欣:真的是舍不得孩子,当时许老师应该是在城里工作吧?

许智博:对,我在三元桥。

任羽欣:城中心。

许智博:我在三元桥只是每周去开一次会,平时是不坐班的。入职人间之后发现,生活产生了巨变,每个月的钱没有多挣多少,工作量至少是翻了十几倍。

小张:领导,呼叫领导,领导听见了吗?我对你没有意见,我只是对网易的食堂有意见。小张就是一定要把许老师推进更惨的深渊。

许智博:对。

唐糖:其实北京的生活和我以前在重庆待的那两年,完全不一样。北京还蛮独居的。

在重庆,中午会休息两个多小时,常常就会去吃火锅的。而且我们是在解放碑、好奇街旁边的报社,重庆很地道的吃食那边都有。我们就打电话给老板说,帮我们把菜点着,然后就去了就吃。像食堂,都是请的特别好的师傅过来。

小张:像我之前在上海的时候,在静安寺附近工作,就是电视上,那种上海最做作的女人会出现的地方。之前《上海女子图鉴》有一句话说,只有街道是有梧桐树的地方才是真正的上海。也就是法租界,以前小张就在那边生活。

许智博:法租界出来的女人。

工作量能有多大?

许智博:我觉得在后厂村这边上班,跟普通工作感觉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觉得对时间的感觉特别迟钝。

经常是往电脑前一坐,干着干着一抬头发现,呃?晚上19点了,《新闻联播》已经开始了。

小张:我们新媒体人的情绪是不会超过一天的,因为我们是日更。就是今天推送上有崩溃,开心啊之类的,到第二天就会忘记,因为新的推送又来了,你又要做新的东西,你的情绪是不会超过一天的。就像磁盘,第二天就是会覆盖掉这些东西,记忆就变得很混乱。就有时候觉得,好像是昨天做的事情,但是不对,其实是前天。

许智博:你没看到隔壁组他们是十一点发稿,你知道每次他们组有一个兄弟,我们俩经常会在卫生间尴尬的相遇的时候,然后每次都是一脸倦容看到我说?你也在加班?我说你呢?唉,今天稿子好难改,又改不出来,怎么办,都快尿不出来了。

小张:我觉得互联网是加班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真的,工作量很大。

我算过,我们每周要上差不多十二篇稿子,每个编辑三篇,我们基本上是过三次审,初审要审一遍,二审来来回回肯定要改很多遍,二审的稿子拿回来以后你们其实还要再改,改完了才是我们的初稿,然后再给定稿到智博老师,或者燕妮姐。其实一个稿子至少要审四五遍,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很大很大。

许智博:看吐了为止。最开始可能看这个稿子写得真好,看到最后,啊,在说什么?

小张:非常恐怖,每人每周三篇,基本上就是三十遍的改稿。其实是令人窒息的数量。

除了这些,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拿到稿子后要三个小时才能做完,就是从排版、校对,起标题,基本上要三个小时才能做完。尤其是我们是改了一个漂亮的新版式之后,排版更难了。

许智博:对呀,因为你要加的小图片那种东西太多了。

小张:对,会比较精细。

许智博:其实我们最后在手机上看到那些小鲸鱼,在里面都是图片形式,要特别小心翼翼地动它的位置。

小张:大家可能不清楚我们人间的工作量有多少,就非常大。因为我们的稿子其实都很长,每天还要做信息的核实,编辑还要改。大家觉得我们的稿子质量好、阅读体验好,都是编辑用血泪和时间换来的。

许智博:本来在许老师正在准备扩大战线,想着人间以后每天可以最多推四到五条的时候,微信迎来一次重大改版,只能显示前两条。改革的想法被迫中断。

任羽欣:疯了。怀念一年之前那种一天一条的单纯的生活。

小张:对,由于某些不可描述的重大调整,本来我们说会减少工作量。我其实内心还是觉得,哎呀,可以减少工作量。没有,一点都没有减少,一点一点都没有减少。

任羽欣:我也很崩溃呀,手里压了好多稿子。

唐糖:每一周就要面对作者的大型轰炸。

小张:太可怕了这个生态,大家没有想到吧,我们人间编辑部吐槽工作,到最后就是没有太多机会展示我们的工作量。许智博:工作使我快乐,工作使我进步。

任羽欣:不能让我工作我就很抓狂。

小张:对,我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工作。

而且我觉得做内容,是真的没有办法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切开来的。我之前在出版社,那时候的领导跟我说过一句很恐怖的话,他说,你们平时也可以培养一些爱好,有一些自己的空间,这样你们在做爱好的时候,也可以找找有没有选题。我们当时主要是做生活美学的,比如插花呀,茶道呀,教你审美啦,大家懂的。

做内容这块,切到生活这个模式之后,还是会去找选题,会有职业病。

许智博:会,原来我在媒体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坐班,可是每天忙忙叨叨,早上起来睁开眼睛到晚上睡觉前也是对着一天电脑。当然不知道干嘛,很多时候都是无用的热爱,可能一个事情翻了一下午的维基百科。

小张:当你打开word文档的时候,你会发现世界上有好多好玩的事情。

许智博:对,是的,是这样。不坐班听起来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事情,但是对于我这种拖延症,以及不能特别有效利用时间的人来说,不坐班实际上是在更大程度上捆绑自己跟工作,工作和生活更加搅成一锅粥的状态。

任羽欣:虽然我走得早,但是回家并不代表不工作呀,有可能在处理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的稿件。

小张:对,我之前问过隔壁组,因为他们是中午十一点推稿,我就说,哎呀,真好呀,可以上午就把稿子解决了。他们就说,并没有,经常半夜在家改稿。

工作以后,生活其实很大部分都是围绕工作的。即使我们这么吐槽,但是没有办法,出来挣钱,要养活自己。我们为什么要上班,就是用我们坐在这里的劳动时间,向资本主义换取微薄的口粮。

唐糖:我可能是比小张大那么几岁,在她那个年纪的时候,我还是生活和工作分不开的,想从工作中得到更多的东西。钱是一部分。成就感是一部分,而且特别多。但是过了几年互联网的生活,我忽然发现,我是不是对工作这个东西要求太多了?可能工作上一点点小差错,我真的会焦虑。以前的领导是处女座,只要错那么一个字,他说天哪,我眼前一黑。我们两个都搞得很崩溃,每天一发那个微信,我手都在抖你知道吗,因为它不能改当时。现在好像能。

许智博:但是看你错在哪儿,如果你错那一个字恰恰在标题上。

小张:哈哈,我干过,多了一个“的”。

许智博:经常会有小乌龙,不过也还好,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

唐糖:然后过了一阵,我们领导说,唉,我也觉得,也没那么重要了。我们大家都放宽心。

我老公也跟我说,是不是你有太多东西都想要从工作中拿?是不是可以发挥另外的东西?可以做点其他自己的事?人有很多很多支撑,像三脚架一样,整个状态就很好。他说你就应该多寻找一点你的支撑。

小张:对,所以我去追星。

这么拼,意义在哪呢?

许智博:我是突然想,也很奇怪,以前在传统媒体工作,按理说我觉得这种工作带来的一点点成就感,更应该在那个时候出现,但那个时候那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出现。

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原来我不太可能跟读者有很直接的、视觉的互动。到了互联网企业,每天你手底下出去的内容,读者那边都有特别直接的反馈的时候,感受确实完全不一样。比如说稿子编得不好,挨骂的时候,我会挨个儿给骂我的人手动点赞。看到一篇稿子被大家认可,传播度比较高的时候,心里稍微会宽慰一点。这种刺激还是很直接,不像原来在媒体的时候,可能写完了之后我真的不会去看稿子发怎么样,后面反馈怎么样,反而活得比较我行我素一点。

小张:你会很及时地收到读者的反馈。数据,比如阅读量,比如读者留言,都会看到。怎么说,新媒体人的情绪就是被操纵着的,但好处就是你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做的事情在社会上的反应。

人间其实出过好多社会纪实的稿子,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最后是有好结果的。

唐糖:说到这个,突然想起,我们以前做过一篇稿子,讲一个人在西班牙开中餐馆。你会觉得这个事情离我们很遥远,但就是因为那篇文章,他那个店本来准备关门了,结果起死回生。后来他们再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发现店里的人居然看过那篇文章。

就好像一篇文章,居然能,真的带来一点点小意义。

小张:对,其实我觉得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其实现在做内容的这个环境,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想赚钱,你就要去做哪样的内容……

许智博:此处要感谢爸爸长期包养。

唐糖:但是我觉得最后肯定赚钱的就是原创,只是这个口而已。

许智博:这个话要这么讲,我忘了原话是谁说的,就是,当然要赚钱,只是我们要站着把钱就赚了就好了,吃相不要太难看。

唐糖:前几天我们同学看了我们之前推送的一篇文章,大概意思就是发现自己做的事好像毫无社会意义。同学是做会计的,他说,你说我做会计,我怎么给社会带来意义?

许智博:他给人间写稿就有意义了。其实会计在一个企业里面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管理岗位,如果他做得好的话,这个公司会发生什么,其实他那块都有信息反馈的。

任羽欣:就比如有很多黑幕,就可以写出来。

许智博:对,是这样。

小张:看见没有这就是新媒体人的工作节奏,聊着朋友的事情,都要在谈约稿。

唐糖:对呀,我本来是想聊另外一个话题的,因为这个人他是不会写稿的。

小张:太惨了,我们竟然闲聊都要聊选题。真的完全无法分开。但其实有这种职业敏感,才是你做好工作的要素。现在其实还挺难的,竞争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不是我想拼命工作,是大家都在拼命工作的时候,你不拼命就掉队。如果及格线是60,大家都做80的时候你哪怕做到70,高过了及格线,但是你就是差的,就是这样的现在。

我的理想(退休)生活

许智博:拼完了之后,自己要获得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其实我觉得关系到每个人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反正我是没替你们想过。

小张:不需要不需要。

许智博: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赚完钱要去干嘛,我一直想养老。

小张:许老师已经无数次地跟我们讲过,他的目标就是攒多少钱,在他们家东北黑龙江伊春,一个小城市……

许智博:东北六线小城买一套20万的豪宅。

小张:新媒体人的养老目标,只能在选在衰落的东北。

许智博:对于我来说,理想的生活已经是退休后了。就像一个非常自律的作家,早上起来上午两个半小时写作,中午自己做顿饭,下午保证四个小时的写作,晚上看书。

唐糖:职业作家都是这样。

许智博:对,这就是我的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的状态。也就是说,我理想的下一份工作,就是再也不做编辑了,我要去写东西。

唐糖:我的理想生活也是,靠写东西就能养活自己,但是可能还需要一段距离。就感觉,为什么我这两个月没有写点我其他的东西,很少。

许智博:因为你这两个月还在生活的变动期是不是。

唐糖:对,加班。

许智博:没事儿变动了差不多了,你就可以体会一下,把变动写写了。羽欣你什么时候交稿,你已经拖稿八个月了。

任羽欣:我理想中的状态就是永远做编辑。

许智博:看来羽欣要比我们有恒心。我特别想知道,小张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需要你要换掉这个工作才能实现?

小张:不是,希望老师们不要拖稿就可以实现,耶。

许智博:她把球踢过来了,我们怎么接?

小张:其实我是比较喜欢那种时间可以控制的。

唐糖:可以按时回家。

小张:因为现在这个工作,意外情况非常多,会有很多临时冲过来的事情,所以会有点乱。我倒不觉得现在的工作状态有什么不好,我会觉得,早点下班吧……

许智博:我发现小张的眼角有泪光。

小张:我不喜欢太晚睡,太晚起。那样的话这一天对我来说很短,我的时间就过去了,会觉得很沮丧。

主持人:不会的,少睡等于多活。

许智博:看,我们的编导子晗同学终于忍不住了。

小张:我觉得就是早一点起早一点睡。因为如果十点钟起床,晚上十二点才回到家,我其实跟大多数人的生活节奏是不一样的,我都没有空给我爸妈打电话。我以前本来每两天给他们打一次电话,现在就是一周打一次也做不了,还挺惨的。虽然我爸妈好像对此毫无反应。

现在工作的氛围和气氛,其实已经是我理想中的了。我只希望说我可以把整个时间前调,其实是对自己人生的规划而已。

任羽欣: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跟我大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我每天晚上还是会给家长打电话,周末还是周末。

许智博:这是我特别羡慕羽欣的一点。

小张:对,我也觉得,她把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安排得很好。

任羽欣:也不是安排得很好,就是刻意地分开了。

许智博:对于我来说,我只能特别赞同子晗同学说的,我现在只能跟我的睡眠要多活一点的时间。

小张:我觉得你要看把时间用在哪里……

任羽欣:我们尽量把交稿时间给你提前一天。

小张:今天就提前了,但也没有用,我现在还在看稿子。

唐糖:那是不是要提前两天?

许智博:这是你的事儿,我们提前一天,让你以后没有吐槽我们的口实,我们就完成任务了。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让小张同学找不到吐槽编辑的借口。

小张:你不要这样说,人家会觉得我很刻薄,就每天都在吐槽编辑。

许智博:没有,大家不要误会,其实我们的团队氛围非常好,我们的吐槽也都是带引号的吐槽。

我们是故意以嘻笑怒骂的形式,制造一种剑拔弩张的工作氛围,其实大家是非常友善、非常nice的。我们人间是基本互相给队友们递刀把、不是递刀刃的这么一个团队;确实在我工作这么多年里面,应该是至少我目睹到最好的工作团队了,没有之一,没有之一。

人间严选时间

唐糖:《我还是想你,妈妈》

关于非虚构,这本书里的一些东西我还在和作者在讨论。比如有的投稿会让我觉得,他其实写的每件事都还挺好,但是就为什么老是不能很形象地表现出来?

比如说这本书里面,我看到一个特别好玩的情景,有一天,炸弹把那座城市的一个瓜子厂炸毁了,所有的人都去偷瓜子,然后你会发现整个城市都是嗑瓜子的声音。

他其实很平铺直叙,但他把那几个点拎出来之后,整个文章那一块给我的印象特别深。

许智博:《潦草》

我决定强行插播一个硬广。人间的一个重磅作者,贾行家老师的《潦草》。

虽然他的文字,可能很多读者觉得没有那么强的代入感,但我是非常喜欢的。简短有力,能把我们生活中的很多场景,像素描一样,写成一段一段的。

《潦草》是很早之前,他在网易写博客的时代就慢慢攒下来的很多片段式描写,关于东北人的生活。像用手指甲在砖墙上留下一行行印记一样,好像很淡,但实际上,真的很用力。

很多我现在印象都特别深刻,比如每到秋天,东北人做冬储大白菜时候特别狡黠的小桥段。在车上卖白菜的大妈会特别热情地说,呀,小伙子,我们真有眼缘,来来来,给大兄弟多称十斤。然后买来的白菜回家一上秤,发现还短了几斤。

这种特别小,特别接地气,特别有人间烟火味道的片段,非常值得一读。

任羽欣:《此岸》

我最近就看了一本小说,是马曳的《此岸》,不知道有没有看过。就是讲的是一个北大女学生,考到哈佛上哈佛法学院去当律师的故事,然后讲了一些在香港,在纽约当律师的一些经历之类的,非常好看。很少女,里面有两个男主角。穿插着一些感情戏,写得还挺好看的。

小张:姜丹尼尔

我给大家推荐我的爱豆,姜丹尼尔。他原来的名字太难念了,就换了个受洗的名字。

讲一下为什么喜欢韩国爱豆吧,我觉得他们跟我们新媒体界很像,竞争压力实在是很大。

当时他们的比赛《Produce101》(《创造101》韩国原版),要在101人里面竞争出11个。

跟我们现在很像,大家都要做头部,其实是很难的事情。他花了很多的心思,在那个短短的时间里面,去把握自己、展现自己。

跟大家分享我爱豆的两句名言,第一,做爱豆就是什么都要会。第二,男人就是说的话都要做到。

许智博:你把“是男人”改成“是运营编辑”。

还没结束

许智博:对,我就不干这份工作,就是理想的状态。

主持:智博老师,冒号,不干这份工作,就是理想的工作状态。

唐糖:很适合标题。

许智博:就用这个标题,哈哈哈哈……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关于“人间FM”(renjianfm) 的音频合作等事宜,请致信:renjianfm2018@163.com
题图:Kevin Lee
音乐:感觉身体被掏空 -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词曲:金承志)
Extraordinaire by DJ Quads
音频制作:人间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