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加班是一种耻辱,法国人说

2019-01-09 12:10:32 来源: 看客
0
分享到:
T + -
一年5周带薪年假的生活,了解一下。


法兰西人永不为“社畜”!



朋友,当你度过又一个加班的工作日,是否也像我一样,盼望着春节七天假的堕落生活?


这年头,人类已经侈谈“8小时工作制”理想。不过在遥远的法兰西,有一群传说中的打工族,不仅享受着“7小时工作制”,而且每年有近150天不用工作。


在时间就是金钱的工业社会,他们宛如一股超然物外的清流,让全世界的“996”生活相形见绌。


面对这个残忍的现实,我禁不住苦苦思索,法国人就真的比我们懒,还比我们生活水平高?


嘿,醒醒了!


“下班后的时光是神圣的”


如果大致归纳一下部分法国白领的时间表,大致是这个模样:


9:00? ? 到达单位,例行地喝杯咖啡,逢熟人聊几句。

10:00? 好歹回到位子上工作一小时。

11:00? 终于有人张罗吃饭,天气好会在外面吃,一吃2小时。

15:00? 半小时的下午茶时间。

17:30? 准时下班。


这种足以令加班狗眼红的作息,始于2000年法国实行的“35小时工作制”。这意味着,一周工作上限是35小时,超过就要支付高额加班费,相当于每个工作日只需上班7小时。



而到了下班时间,即使正在和美国人开跨国电话会议,法国同事也会毫不墨迹地走人,实力诠释了法兰西上班族的尊贵。


正如巴黎市议员满怀深情地感慨:“要知道,下班后的时光是神圣的。”


然而法国人追求的不止物理性的下班。因为在通讯发达的今天,身体离开了办公室,也可能受到工作信息的无尽轰炸,人们“仍被电子绳拴着,就像狗一样。”


为了进一步解放经常加班的工程师与咨询师,法国工会与企业协会签订了协议,约定晚上6点后到早上9点前的非正常工作时间,公司不允许向员工发邮件或打电话。


就连法国人自己都觉得奇怪,工作时间这么短,是怎么完成kpi?后来有人给出一个答案:大概是我们效率高吧。


法国内阁官员的下午茶时间。Jean Gaumy / 摄


更为魔幻的是服务业的光景,因为即便想加班多挣钱,法律也不允许你剥夺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闲暇。


2017年,法国面包师塞德里克就度过了一个倒霉的夏天。作为县里唯一一家烘焙店的经营者,他被罚款3000欧元(约2.3万元人民币)。


原因只有一个 —— 他太勤劳了,为了给游客提供面包,“居然”一周7天营业,完全无视了当地“面包店每周至少休息1天”的规定。


法国工人将核桃放入巧克力模具中。Alex Webb / 摄


城里大商铺的管理只会更严格。根据法国《劳动法》,如无必要原因,晚9点至次日凌晨6点这一时间段加班是违法的。


于是每到晚上9点,“Sephora”的店铺标志依然闪烁在中国城市的夜空,这家法国品牌位于香榭丽舍大道的旗舰店却被勒令立即关门,徒留50个员工说他们想挣加班费。


巴黎大酒店的工人在晒太阳。Olivia Arthur / 摄


但是,如果你以为法国人只是工作时间少就错了,他们还放假多。


一年25天的带薪年假 + 11个法定节假日 + 52个双休日,只是最基础的配置。


除此以外,法国上班族还有“工作时间减免”这种神器 —— 超过35小时的工作时间,不仅要多付工资,还要作为假期补上。比如一个每周(注意,不是每天)加班3小时的程序员,一年能额外获得9到12天的假期。


在法国,去海滩晒一夏天太阳是最有逼格的度假方式。休完假,大伙最希望听到的话是“你又黑了”。


当然,还有一些任性的骚操作。很多公共部门都习惯为自己加假,绝不扭曲人性。


比如在很多大学里,国庆放假的前几天,是这样一副其乐融融的光景:


7月14国庆节是绝对不工作的,那么13日大家都等着过节无心工作了,既然13日无心工作,那么从12日起我们拒收相关工作邮件吧,11日晚上也不必再检查了……


请假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可能是“家里的狗抑郁了,我要在家里陪它”,又或者是得了“急性懒惰病”。


林林总总的假期加在一起,建构出了法兰西打工族引以为傲的时光 —— 平均每年有近150天不需要上班。


于是每逢7、8月,孩子们正好放暑假,法国就会出现集体度假的黄金月。一座座小镇如同空城,只留下这样的一张张字条:


“尊敬的顾客:


由于屠夫去南部度假,本店暂停营业,九月恢复正常。”


英美人制作出了这样的表情包,适用情境:我在加班,而法国人......


也正因为此,法国常常面临公共服务效率低下的抱怨,在中国当天就能办好的事情要等少则个把月,多则一整年。


不过,法国人作为盛产哲学家的民族,“懒”起来也是义正言辞。


早在中国青年喊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之前,1968年,《景观社会》作者,法国哲学家居伊·德波在墙上写下了一句振聋发聩的标语:永不工作!号召用停工来抵抗堕落的社会。


16世纪法国哲学家蒙田早就写过: “我们最豪迈、最光荣的事业, 乃是生活得惬意, 一切其他事情, 执政、致富、建造产业, 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这一事业的点缀和附属品。”


到了20世纪,法国哲学家批判资本主义的本事更是臻于化境,如鲍德里亚所言: “我憎恶身边市民们的主动积极、社会责任、野心和竞争。这些都是外在的工业文明的品质。而懒惰,它是一种自然的力量。”


再说了,按照最初的官方政策设想,谁在规定时间之外加班,就意味着谁抢走了失业者的就业机会,因为这项制度的目的就是通过“一个人少做工,让大家都有工作。”


于是当世界各地的打工族发出“不想上班”的哀嚎,法国人的假期仍然散发出纯洁无暇的光彩。


当罢工成为一种习惯


历史上,法国人拥有下班和休假的权利,要追溯到1936年,法国劳工用全国大罢工贏得了每周“40小时工作制”。


如今,爷爷辈的努力不仅升级成了象征法国精神的“35小时工作制”,还留下了一个后遗症 —— 习惯性罢工。


1936年的大罢工中,工人们跳起舞来,此前,工人最多每天可工作到15小时。David Seymour / 摄


1936年罢工期间,百货公司员工在屋顶露台上打牌。


据统计,法国在2017年经历了712次罢工,2016年有801次,2015年有966次。


在每年此起彼伏的罢工潮中,交通行业是一个重灾区。在法国出行不能不看罢工时间表,比如2018年法国铁路罢工时间表会告诉你,四、五、六月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罢工。


就连法国高考那天也不例外。


考试当天,法国总工会向考生们宣布:“孩子们,自己想办法去参加考试吧。”教育部长只能无奈地宣布宽限考生迟到一小时。


2018年2月22日,法航工会为提高工资组织罢工。在被拒绝后,又进行了5次罢工,最严重时使法航30%的航班取消。


当游行意识扩散到全社会,不仅仅是公司,就连一贯生活安逸的法国公务员也爱上了罢工的滋味。


要知道,法国公务员数量居欧洲各国之首,养活他们需要花费57%的国内生产总值。


2017年,马克龙提出“不养懒汉”的削减预算政策,包括在五年内削减12万个公务岗位、对退休公务员增税等。


公务系统的工会立马拍案而起,号召540万公务员大罢工,最终激起21万人走上街头。光是巴黎就有一半的小学教师罢工,70所学校被迫停课。


巴黎保洁员罢工期间,楼梯上的地铁票散落一地。Richard Kalvar / 摄


更加尴尬的一次是2003年,126个法国驻外大使馆罢工,大使们争相比惨,抱怨已经穷到“连续几天没有复印纸”。


于是当法国总统访问突尼斯,只能面对一个拒绝开工的大使馆,黯然神伤。


按照隔壁英国人的形容,法国人似乎很享受罢工,甚至还出现了一点节日气氛。荒唐的是,连上学的儿童都学会了上街捍卫自己的退休金。


《纽约时报》讽刺道:习惯了大政府的法国人“因为担心政府要拿走奶嘴而尖叫”。Richard Kalvar / 摄


因此法国有句顺口溜:“春天工作,夏天度假,秋天罢工,冬天过节。”


我们当然知道工作不会仅占一年时间的四分之一,但法国人的确已经把罢工看成了与工作、度假、过节一样的生活常态。


法国人还能懒多久?


然而,令人向往的生活方式终究是“有钱任性”的产物。


简单回顾一下法国经济发展历程,不难发现高福利政策常常是在经济上行期被制定出来。可是平等一时爽,没钱两行泪。等到经济下滑时期,福利却在强大工会和工人罢工的保护下,难以削减。


因此,随着法国普通人过得“越来越懒”,财政赤字也达到了一个高峰。目前,法国GDP还未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10年来几乎原地踏步。


巴黎城市交通管理局工作人员运送流浪汉去援助中心,曾有个“职业流浪汉”出书介绍自己是如何凭借领救济,活出精彩人生。Patrick Zachmann / 摄


钱不够了,就需要征税,问题是,向穷人征还是向富人征?


此前有法国总统选择了稳住民众支持率的做法,试图“劫富济贫”,向富人征收“巨富税”,美其名曰 “社会团结财富税”。


到了奥朗德政府时期(2012年至2017年),“巨富税”又进化为“特别巨富税”,由企业为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员工缴纳,特别就特别在,收入超过100万的部分,实际税率飙升至75%。


这些“平等税”无疑满足了中下层的想象,不过副作用也非常明显 —— 法国企业家携带资本纷纷外逃。


据统计,2013年以来,法国每年有700至800户巨富家庭搬去其他国家,逃离的资本高达几十亿欧元。此外,由于征收巨富税,导致资本无法进入消费与投资领域,带来的其他税务损失比巨富税本身还多。


“大鼻子情圣”杰拉尔?德帕迪选择入籍俄罗斯,是逃税富翁中最知名者。


而留在国内的企业,也需要继续面临高昂的用工成本。


讽刺的是,本意是促进就业的“35小时工作制”,加上严格限制裁员的法规,和标准不断上涨的最低工资制度,由于增加了企业负担,反而让企业打死也不愿意多雇人,使法国失业率在10%居高不下。


于是法国制造业由于成本等原因开始外迁,更加剧了产业空心化的困局。


以前,一到周日几乎所有的商店都会关门,近年来随着经济低迷,有越来越多的商店申请周日上午营业。


唯一“忍辱负重”的,只剩下一群默默加班的法兰西精英。


在金融、咨询、法律等高收入行业,法国人的工作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活活把2011年法国人每周工作时间的统计数字增加到了39.5小时。每当他们聚在一起,话题就从度假、海滩,转变成了维生素,鱼油,葡萄籽,醋泡海参。


然而他们也在出走。由于法国越来越缺少能雇佣高技术职工的企业,大量人才到北美或欧洲其他国家寻找出路。


2008年法国44%的律师称其每周工作55小时以上。


时间到了2016年,新任总统马克龙终于发现,一味让富人交税行不通,于是开始了极其艰难的改革。


他首先极大缩减了“巨富税”的征收范围,同时试图向民众增税,上调了燃油税。


油价上涨一点点,不出意外地引起了民众愤怒,因为他们认为富人有能力通过购买电动汽车规避燃料税,“黄背心”游行因此应运而生。面对巨大的反对声,增税计划最终付诸东流。


2018年12月8日,巴黎“黄背心”游行。但法国的财政问题终究要靠法国人自己买单,抗议造成的经济损失,最终也要通过税收形式落到人民头上。


不过在全球化竞争下,任何一种被宠坏的平等主义都显得岌岌可危。毕竟在遥远的东方,有无数“社畜”正在前赴后继地召唤着全球资本的青睐。


2018年春天,当法国工会又发动法国铁路工人罢工,铁路公司想办法请来了英国员工维持铁路正常运行。


舆论也是一边倒地斥责总工会胡闹:“停止把公众利益作为筹码来要挟政府,要么工作,要么准备好失业吧。”


由于公共交通罢工,民众在风雪中等待政府应急渡轮。


看来法国人已经意识到,过于美好的生活方式,可能已经成了他们自己最大的敌人。


但是放到自己身上,仍然没有几个法国人会承认自己“懒惰”。


因为,“把加班费放在家庭、爱情、美酒、娱乐之前的人,永远不懂生活。”



参考资料 -----------------------------


[1] 陈彦著. 民主与乌托邦 巴黎读书思想札记[M]. 2013

[2]?(美)罗伯特·帕克斯顿(RobertO.Paxton)著. 西洋现代史[M]. 2013

[3] 乐启良; 吕一民?.法国集体谈判模式的确立及其历史意义——1936年大罢工与马提尼翁协议探析[J]?,世界历史.2009-08-15

[4]?彭姝祎,法国大罢工的原因及影响 [J]世界知识 2018年10期

[5] 林海.法国:“下班后的时光是神圣的”[J].检察风云,2014(18):54-55.

[6] 张佳玮.人民怎么对待加班?[J].国家人文历史,2018(13):100-101.

[7] 丁永明.你为什么懒?[J].中国减灾,2011(04):17.

[8] 朱艳亮. “35小时工作制”为法国经济窘境买单?[N]. 第一财经日报,2014-10-10(A06).

[9] 包兆会.中国“劳模”在法国[J].世界博览,2013(22):68-69.

[10]?骚乱之后:“疯狂的法国人”遭多国讥笑. 读报参考,2010



撰文 | Andy

贾如 本文来源:看客 。网易内部来源 作者:看客 责任编辑:贾如_NB1052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