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相亲史

2019-02-07 19:29:59
2019.02.07
0人评论
我的十年相亲史我的十年相亲史我的十年相亲史

我一度怀疑自己长了颗特适合相亲的脑袋

从参加工作起,就不断有热心人满脸关爱地凑上来,给我介绍对象。热心人有同单位的大姨大姐、我朋友的妈妈姑姑婶婶、来我单位卖保险的、在公共汽车上遇见的说自己是人事处处长的大哥,或者大爷。

还有我朋友:“山丁子,你不去就死定了。”

那时候我还年轻,磨不开面子回绝别人的好意,十年下来,我得长成个多足纲,才能掰着脚趾数清楚和多少陌生男子尴尬地相对而坐过。

第一次相亲,是和我好朋友的朋友的老公的朋友,决定了我此后应对所有相亲的方式——自己联系。自己联系好,免去了在介绍人面前装羞涩的过程,回去呈给介绍人的理由也有了可编造的余地,更不会因为在现场不够淑女而被人在桌下踢飞脚。

我们约在最好认的地点见面新华广场的公厕旁

后来我又见了一个,是我朋友的妈妈的单位里新来的大学生。

她妈妈这样告诉我:“这孩子长得帅,人老实又勤快,看看,照片为证。”

那张一寸照,也不知道从哪扯下来的,上面劈脸盖着半个大红戳,人帅不帅哪儿看得清啊。但是,我还是去了。

他:“你……你……你喜欢数学不?”

我:“不喜欢。”

他:“那……那你喜欢计算机不?”

我:“不喜欢。”

他:“你几月生日?”

我:“七月七号的。阳历。”

他:“我妈说阴历七月初七生的人命不好。”

我:“是这么说,王熙凤的姑娘就是阴历七月七的。”

他:“谁是王熙凤?”

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赶过三场相亲

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赶过三场相亲。有天晚上,去见一个报社编辑。

我心想,多么好的职业呀,一幅现代文化人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内敛而干练、深沉而幽默,说不准他就是一部大百科全书,这样的人就算是做个普通朋友也舒服。

推开雅间的门,几个已经充满了酒精的脑袋围坐一桌看着我。我刚落座,酒精脑袋们就已经开始憧憬起我和那哥们未来的幸福生活了。

那哥们的喝酒姿势,让我后来百学不厌:小酒盅端起,缓缓抬至下巴处,手腕一抖,头向后一仰,杯中滴酒不剩。然后再用尽全脸的力气挤眼睛,咽下酒,再叭开嘴,发出长长的送气音:“啊——”

相亲对象的哥们儿们已经喷着酒气开始构想我们下一代的未来了,我在他一声声的送气吞酒间发短信向好友求助。

最后,我们像周恩来会见基辛格一样有力地握了握手。走出他送别的视线,我毫不夸张地撒丫子跑了五百米。

你是不是把这座城市里所有的单身男性相了个遍?

我也有让人拒绝的时候,那是妈妈同事给我介绍的一个外科医生。

相亲的过程中,我就差翘兰花指捂嘴笑了,但人家就是没看上我,也不说为什么,很伤自尊。

也有朋友在生意场遇到一个很不错的人,想起我来,结果人家说,已经和我相过了。

朋友问我:“你是不是把呼和浩特所有的单身男性相遍了?”

我搜肠刮肚数了数,十年,我相亲的人数还不到一百个,何至于此呢?

这也很伤自尊。从此没相过亲。

但是,再遇到有异性对我说看上去面熟,我都会回答:“可能我们相过亲。”

后来,好几年都没人给我介绍对象了。

现在?

我的孩子已经八岁了,我和孩子他爹感情深厚。

可惜不是相亲认识的。

改编自人间读者来信《6个女孩的失败相亲经历》

我的十年相亲史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插画:golo
编辑设计:曹子晗
音频制作:与声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