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行长炒股,照样身家输光

2019-08-03 18:13:14
9.8.D
0人评论

今年5月底,几个哥们张罗请老冯喝顿酒,我们曾是新城支行(国有银行)的同事。老冯是早年第一批“叛变”跳槽到本市“城商行”的业务尖子。听说几天前,他被免去了某支行行长的职位,申请调离原行不果,成了本单位的一名普通员工。俗话说“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听原下属号令的滋味可不好受。

我和老冯大约有一年多不见,这次见面,明显感到一向心高气傲的他精神萎靡,骨瘦形销。几杯酒下肚,大家从天南海北地乱侃,逐渐转到劝说安慰起老冯来。

我觉得劝人是门艺术,人总是借助于社会比较来进行自我评价,卖惨可能会让他好受一些。

“你好歹也当了几年行长,就算单凭工资也能攒下一大笔银子,”我说道:“哪怕是以后不能东山再起,供孩子读书是够了,怎么也比我们这些一个月到头才拿三四千块,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头的人强得多。”

老冯长叹了一声:“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几年行长等于没当,工资一分没往家里拿,将近百万都填了炒股的坑,对不起老婆孩子啊。”

我听了十分吃惊,这两年听说老冯炒股亏了不少钱,却从没想到如此伤筋动骨。

我自己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就开始炒股,至今足足12年之久,其间经历过大小牛市,也熬过漫长的熊途。我相信“散户炒股一赚、二平、七赔的说法”,自己没有赔本全凭运气使然。身边亏损一半多本金的朋友们多的是,不过,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炒股票炒得像在赌场里一样,输个精光的。毕竟,股票下跌是按百分比计算的,跌得再惨也总有个限度,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退了市,理论上在老三板市场也可以买卖,怎么可能亏得分文不剩的呢?何况是前半辈子在金融圈摸爬滚打的老冯,怎么可能亏得比外行人还惨?在场的几位朋友,都不相信。

老冯正喝得满脸通红,用力把酒杯往桌上一蹾,打开话匣子,开始讲述他炒股生涯中曲折的“掉坑”经历来。

以下为老冯自述。

1

我1978年生人,东北某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进入银行工作算是科班出身。2007年杀入股市时,“股票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的道理我比任何人都懂。

股市由熊转牛,咱们做银行的总是比其他行业的人先知先觉。按照经验,银行代销的偏股型基金无人问津,上级为了完成销售任务摊派到员工身上时,往往是熊市见底的信号。

2006年末,同事们自掏腰包买基金时的怨声载道渐渐平息,因为大家普遍发现基金账户里的数字不断上窜,几个月时间就翻了一倍。当时的大盘历经了从2005年998点“钻石底”稳步上涨的两年,很多麻木的股民未曾意识到大行情即将到来,直到2007年在“北京奥运”和“人民币升值”两大热点的助推下,大盘指数像是火箭发射一般直冲云霄后,绝大多数懵懂的股民们才完全相信自己正处在一个十年不遇的大牛市之中。当时杀入股市的人无论是老手还是菜鸟就没有不赚钱的。

在“捡钱”效应的传染下,不要说金融口的人,我身边各个行业的人似乎都加入了炒股大军,就算乘坐公共汽车和去市场买菜都能听到谈股论金的声音。

那时我还在做会计主管,业务监管不像现在那么严格,除了授权和检查传票外,有大把的零散时间可以用来盯盘。支行大厅有3名证券公司的驻点人员,3台电脑一字排开,跳动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红绿数字,不仅引得储户围观,行里的员工也会抽空去小键盘上熟练地敲出一串数字,仔细查看持仓股票的走势。

当时我们支行20多名员工,除了我,全都炒股,我看保洁员大姐都能炒股赚钱,我心动了——作为科班出身的金融从业者,我岂不是能稳稳赚个盆满钵满?!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谨慎地投入了3万多元资金,准备赚点零花钱。跟风老股民买了两支股票后,我立即尝到了甜头——一支小盘股大涨小跌,不到两周就获利30%,另一只大盘股稳步攀升,也赚了接近10%。

只不过在电脑键盘上敲几下,就赚了六七千,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我第一次品尝到了躺着赚钱的舒坦。

2

在大牛市的背景下,根本不用担心赔钱,我开始把炒股当作一种跑赢通胀的理财手段,起初觉得胜过存款利息就行,后来看人家一支股票翻了好几倍,赚大钱的欲望就被激发了出来。

起先我选股都是听老股民的意见,时间一长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别人给我推荐2支股票,总是我买的那支涨幅小,没买的涨幅大。如果两支都买,又是重仓的涨得少,轻仓的涨得多。在股市中有一种理论:该赚的钱没赚到,就等于赔了。

求人不如求己,为了掌握炒股的秘诀,我开始购买大量关于炒股诀窍的书籍,一有闲暇就泡在网上看财经评论和技术帖,在了解了一些看盘技术后,便开始自己选股。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我凭借买入涨势强劲的行业龙头、新鲜题材的热点股,很快将4万多资金翻了一倍还多,达到10万多元。

食髓知味,看着账户中的钱从5位数变成了6位数,我欣喜若狂,既建立起了炒股的信心,又能在同事和朋友面前对大盘走势和个股侃侃而谈,俨然一副专家模样。

随着账户上的盈利越滚越多,我的欲望也在不知不觉中扩大,开始嫌弃起获利的速度太慢。从整个经济形势判断,我觉得大牛市至少会维持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这种看法在一次参加行里周末组织的理财讲座上与一位全国知名基金经理提出“股市一万点”的观点“英雄所见略同”。

我当时工资不高,手里只有10多万元存款,原本是打算再攒上一阵子,换掉自己那台03年的蓝色宝来的。但眼看大盘至少还有一倍以上的涨幅,把钱投进股市一阵子,升级成奔驰、宝马易如反掌,我头脑一热就付诸了行动——把手里的存款都投进去了,炒股资金达20万左右,其中本金已达13万。

没想到,我还没高兴上两个礼拜,2007年5月30日,大盘受上调印花税的消息影响低开,上攻了短短的十几分钟后开始急速下跌,下午更是一路走低,创出了下跌281.81点,跌幅6.5%的历史记录。紧接着,上证指数不容人喘息,在短短的5个交易日跌幅超过20%,个股更是跌得惨烈无比,史称“530”暴跌。我几个月的获利全部回吐,20万迅速缩水至12万,还亏损本金1万元。

暴跌令股民们恐慌起来,我们支行一位持仓资金600多万元的“股神”同事,重仓股连吃了3个跌停,损失近200万元,急得嘴唇上起满了大泡。好在在一片哀鸿声中大盘强势反弹,逐渐又找回了稳步上涨的节奏。但在大跌之后,我却发现大盘指数虽然节节升高,自己持仓的股票却越来越难赚钱了。

工商银行、中国石化这些超级大盘股开始猛涨,当时人们将其称作:“大象起舞”。股评家、基金经理们纷纷站出来高唱:“上证破万点不是梦”,“万点才是牛市的起点”……

市场很快出来打脸。2007年10月16日,大盘冲上6124点的高地,从此成了上证的珠穆朗玛峰。此后大盘指数开始逐渐走低,11月份中国石油上市和2008年1月21日中国平安抛出的1600亿再融资方案,成了压垮市场最后的稻草。A股一日蒸发了1.7万亿,接连两天暴跌5.14%和7.22%,在日K线图上留下两根“断头铡”阴线,这是近几年才进入股市的新股民没有体验过的恐怖形势。

熊市突然降临,但当时绝大多数人抱定了大盘仍是“假摔”,属于大牛市中回调的观点。“下蹲是为了起跳蓄力”等说法层出不穷。我也未能幸免,几次抄底都抄在半山腰。在死扛了大半年后,2008年末,不仅我账户中的盈利全部蒸发,加上抄底的2万,总共15万元本金只剩下可怜的2万元。我被一个念头紧紧绑缚:“之前赚了那么多都没抛,如今赔得这么惨,卖了怎么甘心呢?”

3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熊市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渺小的股民们意识不到自己正处于巨熊的绞杀之中。每一次反弹我都认为会连续上涨一阵子演化成反转,更何况无论跌得多么惨烈,总有妖股逆势上升,甚至连拉几个涨停,好像大盘下跌和它没有关系一样,不停地往上窜,走出完全逆反的图形来。所以我坚信凭借自己掌握的知识和判断力是完全能够用“神操作”在熊市中也赚到钱。

2009年的一波小反弹中,我勉强回本了6万元,虽还亏了7万多但也稍感欣慰。

2010年之后,我调到信贷部门任负责人,放贷款的计价收入颇丰,如果从此不再纠结于那几万块钱的损失,也不至于混到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的地步。当时觉得几万块钱打了水漂,心里总是不舒服,像是打麻将输了,少有“金盆洗手 ”的,总盘算着捞回来。

2011年大盘走出了“上窜下跳的猴市”,在这种行情下,我的亏损依靠平常手段是不可能回本的。股票涨跌幅度一般设定在10%。今天一个涨停,明天一个跌停,散户是亏钱的;今天一个跌停,明天一个涨停,散户还是亏钱的。

我读书时偏爱理科,进了银行也更爱钻研业务,万事万物皆有规律嘛,我准备通过观察找出一种稳定的捞金办法。经过一番研究,我发现像农业银行这样的大盘股每天都是走“心电图”,涨跌都在一两分钱。我在下跌2分钱时买入,等到上涨2分钱时卖出,操作了一个多月,平均一个交易日能赚200元。我开始为自己的敏锐洋洋自得起来。

但这种办法赚钱太慢了,猴年马月才能回本啊?很快我又总结出一个新规律——新股上市大多第一天涨幅很大,第二天还有个向上冲的惯性。市场不景气时,庄家也很难赚到钱。新股上方没有套牢盘,适合快进快出,于是新股就成了他们爆炒的对象。我转入10万元,加上此前手里的8万,专挑小盘新股入手,第一天买入,第二、第三天冲高卖出。我倒霉就倒霉在每次尝试总能尝到甜头。当时上班无心工作,瞄着股票分时线疯狂上冲,血液像是在摩擦着血管壁,充满了上头的快感。我按照套路操作了好几次,大多都成功获利。

然而好景不长,几番刀头舔血、火中取栗之后,突然就割伤了舌头,烧了手。我买入的新股第一天就猛烈下跌,我割肉卖出后又强劲抬起头来,踏空观望了几天后,眼见没有丝毫回调的意思,我追高杀入,股价又应声而落!真是邪了门了,仿佛庄家像是幽灵一般就站在我的背后,专捉弄我一个人似的。

这种疯狂的行为直到2012年6月上级行派我去上海培训,无暇盯盘才不得已踩了刹车。一天培训之后,我独自一人去黄浦江边散心,坐在公园的长凳之上,裹挟着水气的江风拂面,我打开手机中的股票软件,粗略地算算,不到一年时间,我买卖股票上百次,频繁地追涨杀跌(高价买入,低价卖出)下,不仅未将此前亏的7万赚回来,又新添亏损8万元左右。

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我太自负了,以为通过研究就能像数学定律那般精准地掌握一切。但股市不是一道数学题,其中包含的变量太多,还有各种未知的“黑天鹅事件”,非人力所能及。更何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狡猾的庄家还会根据广为传播的所谓的理论进行“诱多”来勾引自以为是的老手上当。

掰开手指一算,我前后共投入股市25万元,赔掉15万,亏损率60%。上班时精力都放在盯盘和研究股市上,对待工作也心不在焉。老婆问我股票炒得咋样?我骗她说只投入三四万元,少许盈利,她不能理解的是家里的车故障不断,我之前总嚷嚷换辆好车为啥迟迟不行动。

当年结婚时我以“银行从业人员”善于理财的理由揽过了家庭财政大权,现在呢?投入股市的钱差不多掏空了一家人的存款。这让我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能力和判断力来,没有炒股的天赋,想要挣钱还得踏踏实实地工作。

4

2012年下半年到2014年是我比较踏实工作的平稳时期,我鲜少打开炒股软件,最多每天瞄一眼指数。我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埋头苦干,也因为这两年多的努力,36岁的我爬到了支行行长的位置上。不算奖金,行长一年能有20多万元的工资收入,在东北城市算得上金领了,大富大贵是不可能,养家糊口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这年收入完全可以覆盖掉我之前的股市亏损了——此前亏损在股市的钱,这两年几乎没有回本。

然而,或许是我的好胜心太强,前半生其他方面都顺风顺水,考大学、找工作,加上如今的升职都得偿所愿了,这更“激发”我要在曾经折戟的炒股战场上,掰回一局。

有天,我接到了一条“今日牛股推荐”的短信。当时的电信诈骗已经比较厉害了,接到这种信息我一般是不看的,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就搭错了神经,瞟了一眼代码,调出那支股票,它正在处于下跌的趋势中,技术上怎么也看不出来走强的迹象,可我还是神使鬼差地把它保存在了自选股里。

没想到第二天这支股票开盘少许下跌,随后强力爬升,十几分钟之内走出了“火箭发射”的形态,直至封住涨停板。接下来的两天以连续两个涨停板来收尾。我翻出了那条短信,抱着好奇的心态加了里面的QQ号。

QQ号那边是一个自称在做炒股软件的工程师,称公司由专业的股票分析师和数据专家团队组成,研发炒股必赢软件,他和我聊了两天就发给我一套免费试用版。

这个炒股软件和我从证券公司官网下载的没太多区别,只是多了一些诸如快速上涨股票提醒、资金盘流入流出显示等功能。这些华而不实的功能只能起到参考作用,完全谈不上稳赚不赔的“必赢”。

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边的工程师称这只是基础版的,如果想要升级为“操盘必赢版”需要付5800元的研发费用。那款VIP软件有明确的买入卖出提示信号。他又发给了我几张截图,果真提示得相当准确。

我觉得自己选股的技术没毛病,赔就赔在无法战胜人性的贪婪上,手里的股票涨了,就乐观地认为会一涨再涨,不肯卖出,一旦跌了又会觉得之前的高价没卖,低价卖出很可惜,错失出逃的良机。而数据的量化分析总比人的主观更加可靠,如果这样的软件能够约束提醒我卖出的时机,盈利将会变得简单起来。况且五六千元的花费,股票一个涨停就能赚回来。

我交了费用,激活了软件的所有功能,按照客服的说法是:“黄色的笑脸就是买进信号,红色的哭脸就是卖出信号。”我一连调出几支股票的K线图,眼见为实,不得不慨叹科技的力量——黄色的笑脸图标基本在股票的底部位置,红色哭脸的卖出信号都出现在股价见顶的位置上。

不料我自己很快就变成了哭脸。我满怀希望地转入了20万元,卖出原来持有的那几支半死不活的“弱势股”,凑到30万资金。按照软件提示点买入,却迟迟等不到卖出点的提示,直至股票由涨变跌。在我的询问下,客服人员回复说买入卖出信号不可能完全精准地抄底逃顶,只能保证大体准确,账面上只是浮亏,让我耐心等待卖出信号就是。我像是个傻子似的左等右等,就这样,两个月工夫被深套了3支股票。

亏得多了一种麻木的心态,我又开始下班后赖在办公室不愿回家,漫无目的敲代码看股票。当我查看自选股里保存的一支股票的时候,忽然发现原来提示买入点的黄色笑脸位置好像变化了。我长了个心眼,用手机拍下几张买入卖出点的提示图,过了几个交易日再看,当时的笑脸竟然都搬了家,提示的位置变化了!

我在QQ上咨询客服,没有收到回复,等到第二天再登录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客服拉黑了——我上了当,软件上那提示买入的黄色笑脸仿佛正在嘲笑着我的智商……

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不过是骗局的一种罢了,这些骗子同一时间给成千上万的人发信息,推荐的股票都不相同,广撒网中绝大部分股票都是跌的,但总有几只能蒙准,总会有傻子信以为真,再伺机销售炒股软件,而我就是那些傻子中的一个。

而“必赢软件”里面的猫腻是:查询“已经发生”的股票走势时,买卖点精准无比,因为那都是“事后诸葛亮”。软件本身用某种函数的公式编制而成。买入卖出点的信号其实是不稳定的,也就是说某日在k线图里发出了买入或者卖出信号,但随着行情的发展,这个信号是有可能消失,然后在一个新位置重新出现的。

5

被“操盘必赢软件”坑了一把,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买软件的钱是小,连累被套是大。为了掩饰自己的愚蠢,只好发扬阿Q精神安慰自己,如果不是软件推荐,可能套得更深。这一次折腾,我又亏损了15万,加上此前亏损的15万,前前后后已经亏损30多万元了,想要靠自己的操作回本,简直比中彩票还难,谁知后面还有更大的坑等着我。

2014年我无意间关注了一个名叫“神奇天师”股票分析师的微博,官方认证为财经炒股名博,有80万人关注,上亿的浏览量。上千篇博文中有大势分析、个股提示、财经要闻等栏目。最吸引我的是此人在盘中直播自己炒股,多年的炒股经历让我早已经看透了所谓的“股神”和“专家”,他们要么就是发表两头堵言论,维护自己永远正确的形象。要么是抱定了永远看跌或者永远看涨。

一条道跑到黑,指数总有涨跌的时候嘛,被行情打了脸就缩进角落装聋作哑,蒙对了就跳出来敲锣打鼓标榜自己是诸葛孔明再世。而“神奇天师”与众不同,他不但会对个股做出涨跌判断,还敢于预言大盘中期点位,想必有“两把刷子”,于是我加入了他的信徒大军,在静静观察几周后发现他的预测基本准确。

一次天师罕见地在直播中推荐了一支跌停板的股票,我想反正今天已经是跌无再跌了,就将信将疑地投入1万元试水。真是神了,下午开盘这支股票果真冲开跌停板,当天就收涨8.45%,我在第二天开盘再涨3%时抛出,不到两天时间竟然盈利20%多。我觉得此人不是有炒股的天才,就是有什么内幕消息,从此每天开盘前我都打开“神奇天师”的直播观看。

“神奇天师”的直播中有一项是发送纸条咨询关于个股操作意见的功能。我发送过几次咨询,收到的都是诸如:“盘面这里如期遇阻消化,日线级别虽然高点级别不大,但也是需要时间消化的,淡定,个股一定学会区别对待!”这样模模糊糊、毫无价值的解释。

慢慢我发现,成为“天师”的粉丝要购买“宝箱”才能够得到明确的个股推荐和操作指引。宝箱分为3个档次,分别售价300元、500元、800元,用支付宝付款。一个宝箱里含两支股票,预期每支至少盈利10%以上。投入1万元的话,一个涨停就是1千元,净剩的收益也是相当合算了。

我当会计主管那些年识别的骗子多了,都是“代炒包赚”的套路,资金打到人家账户上,对方返回所谓的“盈利”吸引你投入更多的资金,掏空了你的腰包就突然人间蒸发。神奇天师不同,不接受委托炒股,只赚宝箱钱,所以他肯定是希望粉丝盈利的。

资金掌握在自己手里,怕什么风险呢?于是我从300元价位开始尝试,和从前一样,起初是能够盈利的,但不久我再次尝到利令智昏的苦头——几个月后,不但“天师”对大盘趋势的看法屡屡打脸,就连高价宝箱中推荐的股票也是一建仓就被套住,对此,天师表示不要紧张,让大家挺住。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眼见亏损已逾10万了,我实在忍耐不下去,在直播间发言质疑,先是被一群疑似水军的家伙围攻,后来干脆被拉黑禁言。

我意识到,之前的神奇操作并不是因为天师的炒股经验和天赋,而是股市本来就走出了一波牛市。一旦由牛转熊,天师和普通人一样亏得惨烈。只不过天师主要不靠炒股盈利。而所谓的“直播实盘操作”只是一场精彩的戏剧,卖宝箱敛财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试想如果那些“炒股大神”真的更够做到百发百中,凭借每天10%的财富增长率,用不了几年就超过巴菲特和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了,哪里有时间照顾素昧平生的股民呢。

6

40多万元,如同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晃8年过去了,我还开自己那辆被哥们戏称为“蓝跑”的破宝来。拜访比较熟悉的大客户时人家都说:“冯行长您可真是低调……”

我脸上陪着笑,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如果不是大把精力花在炒股上,抓营销的绩效奖金能赚不少。现在不但业绩不好奖金赚不到,就连当行长一年20多万的固定收入,我也全都填了炒股的坑。

老婆问我挣的钱都上哪去了?我骗她说购买了行里代销的基金,一是为了完成上级行下达的任务,二个是为将来孩子上学的花费理财。然而“基金”总有赎回的一天,谎言被揭穿的恐惧让我惶惶不可终日,我的脑袋里只能装得下一件事,那就是回本。

我们行有一位同事炒股赚了大钱的,她2005年3.5元买入东方集团,拿到32元抛出,再杀入东阿阿胶翻倍卖出,3万元本金搏到66万。我向她请教秘诀,她哈哈一笑:“哪有什么秘诀,无非就是胆大加运气而已。”

我是学经济学出身的,实践证明《西方经济学》、《统计学》、《财政学》学得再好,在炒股上毛用没有,该赔钱赔钱,该割肉割肉,没有一种稳赢的办法。我懂得“风险越大,收益越大”的经济学原理,然而懂得多似乎却帮了倒忙。我又将注意力挪到股指期货上——“既然大盘指数下跌,让我亏钱,我也能利用股指期货加杠杆做空,成倍的把钱赚回来!”

但股指期货开户门槛50万元,我手里的钱加上股票账户余额还差不少。我是行领导,享有本行高额度的信用,就找了门路,偷偷将自己白金信用卡全部30万额度套现出来。

2015年大盘再次爬上了5000点的高位,股评家们又跳出来唱多,“上证一万点的老调”也拿出来重弹,我却有一种大盘见顶的预感。

果然,大盘6月中旬忽然开始大跌,短短5天就下跌700多点,有了07到08年的经验,我觉得机会来了,全仓购入看跌合约,迈开了做空指数的步伐。这一次幸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沪深300指数跌破4000点时,我账面一度盈利了40余万元,之前的亏损在一个月时间里全部赚了回来!多年来压在胸口的巨石被猛地掀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之感。

可是这种赚了钱的兴奋和得意消散极快,我的心智很快就被贪欲所淹没。虽然当时有知情的朋友劝我见好就收,我也听到过有玩期货赚了上千万最后又赔光的一夜富豪的故事,但是多年花费在股市上的心力,白玩一场怎么甘心,总得赚点钱才对得起自己吧。

做空盈利之后(做空,是股票期货市场常见的一种操作方式,操作为预期股票期货市场会有下跌趋势,操作者将手中筹码按市价卖出,等股票期货下跌之后再买入,赚取中间差价),我觉得指数跌得太急了,就算是熊市来了,肯定也有一个小规模的反弹。就反手做起多来,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大盘小涨大跌丝毫没有反弹迹象,我“做多”合约(做多,金融市场如股票、外汇或期货等术语:就是看好股票、外汇或期货等未来的上涨前景而进行买入持有等待上涨获利)的仓位摇摇欲坠,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

我认为“中国的股市是政策市”。当时政府出台“暂停IPO”等一系列手段,认定有了国家政策干预,指数必然会迅速反弹,于是继续追加保证金坚持做多。可是沪深300指数短暂小涨后,8月下旬又开始急转直下跌到了3200点,证券营业部通知我追加保证金,但当时我已经没有“弹药”了。

惨剧的落幕就是我被强制平仓,账户清算后只剩下人民币6万多,也就是意味着我现在背负了24万的银行债务,算上自己投入本钱20多万,此前股票亏掉的40多万,耗时耗力这些年,我竟然损失了将近百万——而那时候,在我们当地比较好地段的新房,也就一万出头一平米。

我如同一个输光了的赌徒,一连两周,白天极少说话,只是在办公室里坐着发呆,晚上则是辗转反侧、彻夜不眠。

7

本行的信用卡逾期了。个人金融部负责人找到我,小心翼翼地提醒我是不是信用卡忘记还了,他充满怀疑的眼神告诉我,他无法理解30万这样大的一笔支出,身为干业务出身的银行高管,又有短信提醒怎么会忘了呢?

手里没钱,我只好拆东墙补西墙,以房屋装修的名义从员工贷里贷出20多万元偿还了火烧眉毛的信用卡逾期,但一年期限的短期贷款终究还是要还的。我丑恶地想到了两个办法:一是再将信用卡额度循环套现出来,另一个则是借高利贷资金回本。不巧的是总行风险预警降了我的信用额度。我只好联系了几家贷款公司,月利率都是在8%-12%之间的“驴打滚”(复利),半年时间就会翻倍。背负这样可怕的债务玩股指期货,稍有闪失的话我就只有从楼顶一跃而下了。

在我举棋未定的当口,命运再一次挽救了我。我掌舵的支行业绩很差,分行行长对我实施一次诫勉谈话,谈话中我听出上级行领导对我的工作状态非常不满,员工私下里也对我这个一把手议论纷纷。现在想想,无论是谁向分行领导反映的情况,我还真是要谢谢他。

当天晚上下班回家,我决定不再纸里包火,向老婆坦白所有情况,之前在股市的巨额亏损我都认了,就算是离婚,我也是咎由自取。出乎意料的是老婆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只是无声地抹了两把眼泪:“我就猜到这些年你有事瞒着我,后悔也来不及了,先想办法还贷款吧。”她向娘家借了10万元偿还了一部分贷款,我们又卖掉了车库,过了整整一年省吃俭用的生活,终于赶在逾期前还清了银行那24万贷款。

2016年春节之后,我努力挽回留给上级行领导和行里员工的不良印象,研究产品和营销办法,和条线人员一起加班处理业务,节假日也走楼盘营销,既是为了业绩,也是为了收入。我想通过拼命赚钱,弥补从前所失去的。我既欠家人的,也欠员工,可能在多挣效益工资这种潜意识地驱使下,对于放贷对象把关比较松弛。

今年前些时候,分行辖属所有支行的管理层全体起立重新竞聘,我落选了,有内部管理层的人告诉我,应该是和近几年经过我手发放的贷款不良率稍高有一些关系。现在看来,人生和炒股也差不多,事业登到高峰,一旦迷失自我,心态失衡,也同样快速滑坡、甚至突然坠落。

这些年我因为炒股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时间、经历和宝贵的热情。倾尽所有炒股的日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不正常的:无论你多么努力地工作都没有股市来钱快。股票涨了,会被巨大不劳而获的满足感所包裹,每天大盘交易时间只有4个小时,人会觉得意犹未尽,浪费大把时间在浏览各大财经网站和逛股吧上。而贪欲是个无底洞,就像是那个骗人的软件一般,止盈和止损的心理底线会随着股价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老股民都知道“买是徒弟,卖是师父”的道理,那是因为他们都吞下过股价攀上了高峰又坠落深渊的苦果。

同时我也看清了围绕股市而生的各种寄生虫们的嘴脸。散户就像是一头肥羊,被庄家这只狮子紧紧地盯着,机会一成熟就猛扑上来,疯狂地撕扯下白花花的肥肉来。而此时雄狮身边还有一群垂涎三尺的鬣狗在蹲守,他们是庄托、水军、卖软件的、卖宝箱的,目的都是趁乱也在小散身上刮点肉吃。

后记

酒桌上的几个哥们听了老冯的讲述,无不唏嘘慨叹。大家原来只道是他在股市里赔个十万八万的,还真不知道他曾经陷入过如此可怕的沼泽。值得庆幸的是老冯在关键时刻踩了刹车,作为一名银行行长,他能够轻易地在小贷公司借出上百万来,但再扔进股市的话几乎必然是一条死路。

我想可能人人都有一个发财梦吧,不费吹灰之力地取得财富自由,住豪宅、开跑车、不必再看领导的脸色行事。一入股市深似海,从老冯的经历看,理论知识是打不赢人性的贪婪的。股票上涨时,做了百万富又想做千万富翁,一旦亏损又不甘心,不断补仓死扛到底,最后专家变成了赌徒输个精光。

牛顿曾经在炒股亏损后无奈地感叹道:“我能算准天体的运行,却算不准人类的疯狂!”

我觉得作为一名卑微的小散,投入少量资产,在股价相对较低的时候,选择一支业绩良好有发展的股票守中长线,好运气的情况下,或许某一个阶段能够获得账面上的浮盈,但说到赚钱,只有清了仓,终生不再碰股票才算是真正的落袋为安。对于还未入市的人来说,炒股前不要想着自己能赚多少钱,而是要先掂量一下自己能承受多大的损失。

如果非要说一个稳赚不赔的办法,那就是——不炒股。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Getty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