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镇少年的暑假,没有补习班

2019-09-02 11:36:08 来源: 看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十六岁的夏日终曲。



十六岁的夏日终曲。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公众号:pic163)出品。



摄影师雷宝珠在家乡偶遇了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并跟随他们一起晃荡了好几个下午。


等待开学的日子里,他们打球、钓鱼、游泳、抽烟……无所事事却又躁动不安,千头万绪却又无事发生。


跟几个少年相处的短暂时光,让她想起《风柜来的人》里的几句台词 ——


少年的时光就是晃。用大把的时间彷徨,只用几个瞬间来成长。





在不久前的一次初中同学聚会上,我见到了一个久违的男同学。


记忆中那个调皮捣蛋、打架斗殴的多动症少年,如今成为一个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男生。


他身上巨大的改变令我感到诧异。


他跟我说小时候不懂事,不懂珍惜读书的时光,出来碰壁后,才下决心改变自己。


他笑着说自己现在“从良”了,以前那帮“烂仔”同学也都“从良”了 —— 有人去了房地产,还有人考上了公务员。



老家的小镇少年,常常两三人坐一部电动车。


我不知道他这些年具体经历过什么,不知道“从良”是不是所有烂仔的结局,不知道他会不会怀念过去冲动的自己。


他羡慕我学业有成,我却羡慕他有过怒火青春。


我整个中学阶段都在重点班,按部就班、两点一线,连周末都穿着校服,每个学期都拿“三好学生”奖状。


后来回顾青春期才发觉,自己的青春一片空白,好像什么都没留下。



七月是晒谷物的时节,家家户户门前晒满了谷物。


那些电影里的酸甜苦辣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可能人都会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吧,我总是很羡慕古惑仔和不良少年。


所以在桌球室碰到小李一行人时,我立刻被他们的年少气吸引了。




这些男孩个个十五六岁,皮肤黝黑,有着小镇少年那种贫穷又有种的匪气。


我问可不可以让我跟拍半天,他们有点犹豫。


后来我提出请吃饭喝酒,他们就欣然答应了。



十七岁的小陆在职高念高一,他是这里面台球打得最好的。


小李十五岁,刚结束中考。他是看起来最乖的一个,也是唯一坚持读高中的,其他人都去了职高或技校。


十年前的镇上还有网吧和溜冰场,后来都相继关闭,只剩下这家陈旧的台球厅。


老吊扇在头顶转来转去,打一局台球只需一块钱,足以让男孩在这里消磨个小半天。



一行人路过荷塘,日头猛烈,便摘下几片荷叶遮阴。


摘别人家的荷叶不太好,但谁小时候没摘过别人家的荷叶呢。


一头红发的小陆在人群中颇为抢眼,他染发、纹身、穿耳环、戴链子。


十七岁的少年迫不及待地把态度和喜好都表现在身上,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不过脸上的几颗青春痘出卖了他的稚气。


虽然小陆外表比较臭屁,但内心温柔又善良。


我说想拍荷花,他便一声不吭地钻进荷塘,摘下一朵荷花。



嗅荷花的小陆。


在我看来,青春期的少年处于一个尴尬又敏感的阶段,他们告别了天真无知的童年,却还没学会成年人的处世之道。


这群男孩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是小李的表哥。今年十九岁,刚结束高考,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其他人发烟。



小李表哥(蓝衣服)


洗劫完荷花池后,男孩结伴离开。


小镇少年大多十三四岁就学会了抽烟喝酒。


就连最乖的小李,也在小学四年级抽到了人生的第一口烟。


当时他觉得很呛就扔了。


直到13岁那年,又有人给他递烟,这次依然很呛,但小李还是猛地抽了好几根。


小李希望早点学会抽烟,他不想当个好学生。



趁着回家拿钓鱼竿的间隙,小李趴在床边吹风扇。



我出生的这座小镇,离南宁城区30多公里。


只有一条主街,从街头走到街尾只用十分钟。这十分钟里还会至少遇到三个熟人。



镇上有一条江,过江需要乘坐渡轮,船票一块钱。


渡轮上的女孩。


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而小镇像一个被时间遗漏的地方。


人们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工作,买菜的阿姨永远在买菜,种田的阿伯总是在种田。


镇上的变化太小太慢,以至于根本察觉不到。


尽管如此,小时候的我依然以为小镇就是全世界。97年香港回归,还以为是回归到小镇上。



一头钻进了乱树丛的牛。


同学家的小狗


直到上了初中,我才发现小镇是如此贫乏,能玩的都玩过了,再也没兴趣去探索它。


回忆我的暑假,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那些血气方刚的男孩会跑到室外活动,而我则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看电视上,少年包青天、仙剑奇侠传、金粉世家、海豚湾恋人……嘴馋时就到楼下买点零食和雪糕。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的暑假甚至比小李他们还枯燥。



偶尔我会上山,七月的山上有许多野果野味,还会碰见大型蜘蛛。


在乡镇成长的人能辨识很多可食用的昆虫,比如龙眼树上的龙眼鸡,可生吃可油炸。


路边的野生覆盆子。



小李说,这是他在镇上的最后一个暑假。等到九月,就要去外地念书。


小镇没有高中,念完初中只能去外地求学。就算不念书,也要去外地打工。


镇上是没有工作可做的。这里的岗位太少,留下来只能务农。



路边的水管爆裂了,水花洒到每个过路的行人身上。


离开似乎是每一个少年的宿命。


小镇的主街之外是山川田野,山川田野之外,是充满未知的大千世界。


小李准备过几天就去理发,然后去南宁找份暑假工做。


虽然家长和老师都劝他要好好学习,不然以后只能打工。


但他还是觉得打工比学习有意义 —— 打工可以体验生活,还可以赚钱。



防洪坝上有小李某天喝醉后留下的涂鸦。


同样盼望着打工的还有小伟,他是小李的同班同学,但没有小李那么乖,常常被学校记过。


小伟上一次打架是在初三。


那天他在寝室抽烟玩手机,被老师看见,责骂了几句。


年少气盛的男孩,一旦被人训骂就压不住内心的怒火,他立马跟老师动手了。



小伟爬上树摘芒果。他说自己对“吃”比较敏锐,想去技校学厨。


那次小伟不但被记过,还被处罚停课一周。


我问他怕不怕退学,他说不怕,有九年义务教育制度,最多晚拿毕业证。


小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错的,他有自己的一套规则和想法。



最小的男孩只有八岁,是大家的小跟班,负责跑腿买水。


小跟班喜欢跟大男孩玩,他在班上被欺负时,大男孩会帮他出头。


城市少年的暑假可能要上各种培训班,而小镇少年的暑假有最自由的样子,虽然这样的自由他们不一定珍惜。


少年们抽烟喝酒打工,急切想要脱离中学圈子,迈向成人世界。


至于成长可能带来的复杂和磨难,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


我也没有对他们说以后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说了他们也听不进),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几个少年从河的这边渡到那边,只是因为无聊。


南方小镇的夏日沉闷冗长,太阳迟迟不落,天色黑得很晚。


镇上的男孩趁着黄昏跑来河里游泳,夕阳洒在他们赤条条的身上,涂上一层怪好看的金边。


十多岁的青春仿佛一口深井,在更迭的四季不断蒸发。


时间还有很多,却又倏忽逝去。


就像每一个在记忆里无疾而终的暑假。





图文 雷宝珠  |  编辑 小胡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那些不生小孩的人,后来怎样了

胡令丰 本文来源:看客 作者:看客 责任编辑:胡令丰_NN45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