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给爸爸的私生女捐了骨髓后

2019-09-17 11:36:08
9.9.D
0人评论

2016年国庆过后,我接到了学生姜雪从省城大学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刚上大四的姜雪泣不成声:原来,她曾引以为傲的“暖男”爸爸姜戎还有一个私生女,名叫宋丽娟。

更让姜雪接受不了的是,宋丽娟患了白血病,爸爸竟要让姜雪为她捐献骨髓,而这时,姜雪的妈妈李中红也患了癌症,正在省城一家医院住院。

姜雪高一时做过我的课代表,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断联系。我和姜雪的爸爸姜戎也打过交道。

那时每年开学初,家庭困难的学生可以申请发放助学金。因为申请的学生众多,为了公平起见,我都会一一核实。有次,姜雪也申请了,我为此打电话给姜戎,谁知,这位汉子竟当场拒绝:“老师,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们家的情况虽然糟糕,但还能撑得下去,您把这笔钱给那些更需要的学生吧……”

我有点意外,像姜戎这样识大体的家长还真不多见——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家长千方百计找到我,罗列家庭的困境,希望得到这笔助学金。

之后,学校召开家长会,我见到了姜戎夫妻俩。姜戎身材挺拔,面色微黑,一见面就给我鞠了一躬:“谢谢老师对孩子的照顾,我先谢为敬了……”这个彬彬有礼的举动,让我对姜戎的好感更加具体了。

会后,夫妻俩询问完姜雪的学习状况回去时,我看到姜戎在下楼梯时小心地搀扶妻子,比一般丈夫都来得体贴、周到。

就是这样一个男子,会有婚外情?

我在电话里劝慰姜雪:“慢慢说,别激动,也许是场误会……”

在姜雪的叙述里,我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1

姜戎和李中红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两人都没有考上大学,在李中红父母的安排下,两人进了一家淀粉厂工作。婚后,两人相亲相爱,1994年姜雪出生。1999年,淀粉厂破产,夫妻双双下岗。李中红做小买卖,姜戎靠给别人开出租车维持生活。

2013年,成绩优秀的姜雪考上了一所五年制的中医药大学。就在这一年,李中红检查出患了乳腺癌。年末,李中红做了手术,病情得到了缓解。可没过两年,她又出现肝区疼痛,并伴有食欲下降、恶心等症状,一查,癌细胞已扩散到肝部。姜戎赶紧给李中红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

这些年,为了给李中红治病,家里早把房子都卖了,靠姜戎开出租车来养家入不敷出,姜雪也不得不在课余找了一份家教,周末时,还去发传单,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大四时,姜雪交了一个男朋友,叫王强,是她的学长。为帮姜雪渡过难关,王强经常陪在姜雪左右,这让姜雪感到极大安慰。

那天,上午第一节刚下课,姜雪突然接到爸爸的电话,让她尽快赶到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姜雪来不及细问,以为是妈妈病情加重转院了,赶紧向老师请假打车赶往医院。

一路上,姜雪设想了种种可能,眼泪就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当姜雪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时,爸爸却在医院门口拦住了她。

姜雪急急地问:“妈妈转院了?是不是病情加重了?”

姜戎却支支吾吾地说,妈妈还在中日联谊医院住院,病情暂时比较稳定。

“那为什么让我来这里?”姜雪不解。

“让你来,是想让你化验血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姜雪不得其解,此时,姜戎才吞吞吐吐地告诉姜雪,要她救一个叫宋丽娟的白血病患者的命,并解释说:“她是你的远房表妹。”

姜雪从来没听过有这门亲戚,更没听过“宋丽娟”这个名字:“爸,做善事我不反对,但妈妈现在病重,我们自身难保,哪有能力顾及一个陌生人?”

见姜雪不同意化验血型,姜戎急了,不得不说出一个惊人的秘密:“孩子,爸爸让你救的不是别人,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姜雪愣住了。在姜雪心里,爸爸从来都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这些年,这个家基本上都由爸爸支撑着。为了给妈妈治病,爸爸每天都开车到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累得倒头便睡。可没想到,竟然还有另外两个女人也牵动着他的神经。

“我不捐!”姜雪说完,就哭着跑开了。

姜雪心绪难平,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我一边安慰着姜雪,一边思考该如何帮助她。姜雪一直是个追求上进的好孩子,这些年一直在努力为考研做准备。眼下正是备考时期,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而我,也实在想不出“好男人”姜戎怎么会有一个私生女。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2

我试着给姜戎打电话,姜戎还没有换手机号。短暂寒暄后,我告诉他,姜雪给我打了电话求助:“对不起,我不该介入你的家事,但是,事情总要解决,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们……”

电话里,听得出姜戎的尴尬:“老师,孩子毕业这么多年,您还在关心她,谢谢您!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这件事,说来都怪我,是我没有处理好……”

原来,姜戎年轻时,曾有一个初恋情人,名叫许芳,在长春一家家政公司工作,李中红也知道许芳的存在。只是,多年过去,谁也不曾提起。

2000年,姜戎独自去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同学们都喝高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姜戎和许芳越过了底线。清醒后,姜戎后悔莫及,随即断了和许芳的所有联系。

但是,就在前不久,久不联系的许芳竟然找上了他。电话里,许芳爆出了一个让姜戎猝不及防的秘密:那次同学会后,许芳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她本来决意忘记一切,然而,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许芳一个人到医院准备打掉孩子,可由于身体不好,不适合做人流。最终,她决定不打扰姜戎,独自生下孩子。

许芳孕期反应强烈,吃啥吐啥,整个人被折磨得疲惫不堪。同事宋志一直暗恋许芳,看她状态不好,经常关心她。许芳不想耽误宋志,便对宋志如实相告。宋志听后,却接受了。就这样,许芳嫁给了宋志。2001年,宋丽娟出生。

婚后,许芳再没有和姜戎联系过。

宋丽娟4岁时,宋志因肺结核去世。之后,许芳在长春经营着一家超市勉强维持生活,拉扯着女儿长大。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不久前,刚读高二的宋丽娟突然出现发热、关节疼痛、乏力等症状,去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确诊当天,宋丽娟就住进了医院。

许芳想为女儿捐骨髓,但做了骨髓穿刺配型后,却不符合捐献条件。中华骨髓库里也没有合适的骨髓。万般无奈之下,许芳通过同学,辗转联系到姜戎。

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姜戎震惊万分,他埋怨许芳不该瞒着自己生下孩子,更为自己的失职而忏悔。然而,血脉相连的疼惜很快占了上风。只是,配型之后,姜戎同样不适合捐献骨髓。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女儿姜雪。

“老师,我作孽了……”电话里,姜戎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样一个曲折悲情的故事着实让我震惊,“我和姜雪沟通一下,事已至此,也只能尽力了。”我告诉姜戎。

姜戎在电话那边一个劲儿道谢。

我试着和姜雪沟通,可电话那头的她忙着照顾母亲,或许也是不愿接受现实,只说,“谢谢老师,我需要时间再消化下”。我也就嘱咐她照顾好自己,没有多言。

然而,两天后的晚上,姜雪打来电话,说许芳来找她了。

这天上午,一个同学到宿舍叫姜雪,说外面有人找。姜雪出去一看,竟是一个满面沧桑的中年妇女,怯怯地站在宿舍门口。10月的北方已经很凉了,女人叫了一声“姜雪?”,姜雪问她是谁,不想,这个女人竟一下子跪倒在姜雪面前:“孩子,我是许芳,阿姨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找你,大人造下的孽不该由孩子来承担。求你救救妹妹好吗?”说完就泪流满面。

姜雪既生气,又怕同学看到,只得将许芳拉到一个僻静处:“插足别人的家庭,你这是罪有应得!让我捐骨髓,你考虑过我的内心感受吗?我妈正在住院,你觉得我可能会帮你吗?”

见姜雪坚决不答应,许芳接着说:“如果你配型成功,同意捐献,我一次性给你30万……”

“你就是给我100万,我也不会答应,你走吧!”姜雪转身就走。

电话里,姜雪再次抽泣,待她情绪平稳,我才把自己和她爸爸沟通的情况细细讲给了她,“这个错误,可能是你爸爸一生都过不去的坎……更何况,你爸爸也受着良心的谴责……”姜雪不再说话。

当天晚上,我收到姜雪的信息:“许芳救女的心情可以理解,尤其是那一跪。可想到妈妈因此将要受到的伤害,我就觉得我怎么做都不过分。”

几天后的晚上,姜雪正要睡觉,忽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说妈妈病情突然加重,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说若不及时手术,病人活不过5个月。

姜雪崩溃了——妈妈虽有医保,可自费的项目也不少,这些年为了给妈妈看病,她家几乎借遍了所有亲戚。

姜雪忽然想起许芳曾给自己的承诺。就算这是一种交易,又有什么不值得?

“老师,我这样做是不是对妈妈的背叛?”电话里,姜雪哭着问我。

“救人为先,其他的顺其自然。”

随后,姜雪以母亲病危为由,向学校请了假,跟许芳来到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采集血样,姜雪的造血干细胞和宋丽娟的造血干细胞,10个点位竟有8个点位相符,堪称最佳供体。看到这个结果,许芳当场喜极而泣。

姜雪答应为宋丽娟捐献骨髓,许芳随即就把卖超市所得的30万元打到了姜雪的卡上。

3

2016年圣诞节过后,姜雪和宋丽娟同时住进两个相邻的病房。术后,宋丽娟排异反应轻微,经调理,顺利地度过了排异期。为了不让妈妈知道这笔钱的来历,姜雪和爸爸统一口径,说是从亲戚家借的。

那天,姜雪给我发来微信:“老师,虽然这么做违背我的心愿,但是,想到能够让爸爸心安,能够帮助妈妈做手术,我也就坦然了。老师,这也是我没有选择的选择……”

姜戎也给我打来电话感谢,我告诉姜戎:“你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儿。”

可是,姜雪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李中红的病情就又出现了反复。2017年2月,医院接连几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姜雪整个寒假都守在医院,和爸爸一起轮流陪护。姜雪陪护时,爸爸就出去赚钱。而爸爸一回到病房,姜雪就在床边趴着休息一下。时间一长,姜雪渐渐感觉到身体有些吃不消。

学医的她明白,骨髓移植虽然不会对供者的健康造成严重影响,但供者在移植之后,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休养。可因为妈妈的病情加重,姜雪要兼顾学业与照顾妈妈,体力严重透支。

李中红问姜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姜雪也只说这段时间有点累。

虽然极力隐瞒,但是,姜雪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一天傍晚,李中红边睡觉边输液,姜雪去医院的食堂给妈妈买饭,姜戎坐在旁边。突然,许芳打来电话,关切地询问姜雪的身体怎么样,姜戎也小声地询问了宋丽娟的病情。

孰料,李中红根本没睡着。面对追问,姜戎硬着头皮坦白了一切:“当年我错了,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我的孩子……”

当我给爸爸的私生女捐了骨髓后

“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如果知道是许芳的钱,我宁愿死!”

姜雪从食堂回来,见李中红因情绪激动而脸部扭曲的样子,瞬间明白事情已暴露,“妈妈,这是许芳欠您的,为什么不用……”

李中红痛苦地摇了摇头,泪流满面。姜雪抱住妈妈,也失声痛哭。

4

整个假期,我的心都被姜雪的家事揪扯着,我担心姜雪支撑不住,不时地给她鼓励。直到新学期开学前夕,李中红才逐渐接受了现实,病情稳定下来。把妈妈交给爸爸后,姜雪返校,积极准备研究生考试。

一天,正在学习的姜雪忽然听到同学喊她的名字,说有人找她。姜雪走出教室,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在门外等她。见到姜雪,小女孩眼睛一亮,欣喜地问:“你就是姜雪姐姐吧?我是宋丽娟。姐姐,谢谢你救了我。”说完,她向姜雪深深地鞠了一躬。

姜雪一下子愣住了,内心却复杂无比,也只得面无表情的说:“我当时急需钱去救我妈。谢就免了。”宋丽娟依旧再三道谢,并恳求和姜雪加微信好友。教室外正好有同学经过,姜雪不好直接拒绝,两个人勉强加了微信。

2017年5月中旬,李中红肝和肺部都发现癌细胞。医生告诉姜雪和姜戎,以目前的医疗技术已经回天无力了。李中红让医生开了一些中药,坚持回家调理。

姜雪不甘心,但也只能在朋友圈写:“但凡有一线希望,我就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当天,姜雪就接到宋丽娟的信息。宋丽娟问她,是不是阿姨的病情加重了?

姜雪不以为意,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没什么”后,就再也不理会。等第二天,宋丽娟又给姜雪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查询了很多资料,听说小麦芽治癌有奇效。然后,宋丽娟便弄了几个花盆,种了些小麦芽的种子,专程给姜雪送来。

不仅如此,宋丽娟听同学说邻省有个乡医治疗癌症有奇方,她竟独自一人乘车前往邻省去寻访。虽然对宋丽娟没有什么好感,但姜雪内心还是颇为感动。

姜雪告诉我,姜戎也在尽其所能为李中红减轻痛苦:听说用中药泡澡有用,他就自制了一个木质浴盆,给妻子烧好水,调好水温。

那天,当他想把李中红抱进浴盆时,李中红却一把甩开他的手,并让他回避。

“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生命只有一次,只要你在,我们就是完整的,孩子就有家。我和许芳,已经完全断了联系……”姜戎哭着坦白,李中红也放声大哭。

这一切,被偶然回家的姜雪看在眼里。

后来,姜雪对我说,妈妈留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她最大的希望就是妈妈能够放下一切,走得平静一些。只是,她不知该如何去做。

5

一天,姜雪和妈妈在家。李中红强撑着身体,要姜雪扶自己坐起来。坐好后,又突然没来由地问了姜雪一句:“丽娟的身体还好吧?”

这问题让姜雪猝不及防,姜雪小心地告诉妈妈,宋丽娟身体恢复得很好,许芳也经常发来信息问候。听到这里,李中红长舒了一口气。

稍顷,李中红对姜雪说:“有个秘密,在妈妈心中埋藏了25年,本想带进坟墓,但是,妈妈想通了……”

原来,25年前,李中红和姜戎、许芳都是同一所中学的同学,李中红暗恋姜戎,可是,姜戎却和许芳相爱。那个年代,学校绝对禁止学生早恋。为了达到拆散姜戎和许芳的目的,李中红举报了姜戎和许芳,学校通知了双方家长,两人从此再不得相见。

那时候,李中红是许芳和姜戎共同的朋友,姜戎和许芳曾多次让李中红给对方捎过信,但是,李中红都会顺手扔掉,加深了两人的误会。

高考后,3人都落了榜。李中红的父母凭着关系,给李中红和姜戎安排了工作,姜家人感激不尽,两个人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而姜戎和许芳则断了联系。

“这些年我一直愧疚,怕哪天在路上碰见许芳。没想到,命运弄人,兜兜转转20多年,梦魇变成了现实……妈妈时日不多了,并且有错在先,我理应原谅你爸爸和许芳,你也应该帮助丽娟,毕竟你们是姐妹……”

姜雪极力平复着情绪,良久才说:“不要再想这些了,爸爸会原谅您,许阿姨也会原谅您。我已经替您还债了,我救了他们的女儿……”

2017年10月5日,李中红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妈妈的去世,还有妈妈临终前的那个秘密,让姜雪十分痛苦。

12月,姜雪参加了研究生考试。为了让郁郁寡欢的姜雪开心,考研结束后,刚刚参加工作的王强专门请假陪姜雪去了一趟大连。

得知姜雪除去给妈妈治病和还债,还剩下10万元时,王强对姜雪说,他想和同学一起创业,但需要启动资金,问姜雪能否把这10万元先借给他用用,效益好的话,两年内就能还上。

姜雪答应了。

6

2018年2月的一天,姜雪点开微信朋友圈,忽然看到宋丽娟发的几张照片:许芳坐着轮椅,宋丽娟也有些憔悴。

姜雪打电话过去,这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变故:

许芳卖掉超市后,母女俩失去了生活来源,为了保证女儿的药物和营养,许芳一天打两份工,白天做家政,晚上去餐馆做钟点工。1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宋丽娟不明原因高烧,许芳骑着摩托车去买药。由于过度紧张和疲劳,在一个路口摔倒了。试着站起来却未果后,许芳赶紧拦车去了医院,诊断结果为髌骨骨折。

放下电话,姜雪赶紧联系了姜戎,父女俩一起去看望许芳和宋丽娟。看着憔悴的母女俩,姜戎热泪盈眶,姜雪也唏嘘不已。

自从知道了妈妈的秘密后,姜雪对许芳与宋丽娟的感情已悄然发生了变化。得知宋丽娟请假在家照顾许芳后,姜雪便提议:“你复习备战高考,我来照顾阿姨吧。”

许芳和宋丽娟百般推脱,最后,还是姜戎发话了:“就听姜雪的吧。”

刚开始,许芳还有些难为情,让宋丽娟把常用的东西都放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为了少麻烦姜雪,她大部分时间在床上躺着,甚至刻意少喝水,减少去厕所的次数。一次,许芳没忍住尿在了裤子上,为了避免尴尬,死活不让姜雪插手,而姜雪不放心许芳一个人弄,两个人竟撕扯起来。撕扯中,许芳一个不注意倒在了床上,这或许让要强的许芳难以接受,捂住脸“呜呜”大哭起来。

此情此景,让姜雪十分难过。

2018年4月初,姜雪被录取为本校的硕士研究生。

为了让许芳放松心情,姜雪经常和她聊天,讲学校的故事,讲爸爸和妈妈,也讲自己的校园恋情,讲到开心处,两人笑得前仰后合。渐渐地,许芳也放下了负担,有一次,许芳不小心把菜汤弄到了姜雪身上,她竟幽默地说:“你看看,你把阿姨照顾得这么周到,阿姨反倒‘恩将仇报’了。”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等6月份下旬,宋丽娟的高考成绩出来了,因为生病耽误了几个月的缘故,分数并不理想。姜雪鼓励打算复读的妹妹加油。

宋丽娟的数学有些吃力,而这正是姜雪的强项。结合自己高三时的经验,姜雪把宋丽娟不太熟悉的英语单词、语文古诗文还有数学公式做成卡片,贴在卫生间,厨房,还有书房的门上。

宋丽娟成绩上升很快,新学期第一次模拟考试中,丽娟就在全班排在了第二名。姜戎也会抽空来看望许芳和宋丽娟,买些水果和蔬菜。

人心是一点一点捂热的,相处的点点滴滴,也渐渐变成了一种微妙的亲情。

7

生活正在慢慢走上正轨。

姜戎一直患有胃溃疡,之前李中红患病,姜戎顾不上自己。妈妈走后,姜雪想让爸爸彻底治疗一下,可姜戎却说:“你阿姨还没痊愈,丽娟正是复习的关键时期,这病一时半会儿也没事,先吃点药挺挺再说。”

姜雪想大概还是钱的原因,便给王强打电话,说家里有人要治病,希望王强赶紧把钱拿回来。不想,电话里王强突然支支吾吾,姜雪细问之下,他才吐露了实情——他拿着10万元钱买了黑彩,血本无归。

那几天,姜雪恍恍惚惚,一次,竟把酱油当成了醋。细心的许芳趁姜雪去厕所,在她的包里翻出了一封“遗书”——原来,深感自责的姜雪自觉无颜面对父亲和许芳,竟打算自杀。

许芳和姜戎赶忙安慰女儿,“你妈妈得了癌症之后还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我们每个人都不要服输。10万块,让你认清了一个男人的草率与不靠谱,这个代价也值得。人生,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而此后,为了多挣钱,姜戎更是起早贪黑拼命开出租拉活。

2019年2月初,因为太过疲劳,姜戎竟把车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好在车上没有乘客,只是车撞得不轻,姜戎的胳膊也伤了。按规定,疲劳驾驶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姜戎无话可说,可车不是自己的,赔偿车主也要好几万,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

许芳打发姜雪回家照顾爸爸,等过了几天姜雪再去看望许芳时,却看见她们正在搬东西。姜雪这才知道,许芳已经低价卖了自己的房子给姜戎筹钱,她和宋丽娟要暂时去租房住,姜雪呆住了。

“老师,我想撮合爸爸和许芳阿姨,您支持我不?”姜雪在微信里问我。

那天,许芳和宋丽娟拿着水果来看望姜戎时,姜雪觉得是时候揭开秘密了。

那天,她拉着许芳的手说:“阿姨,要不,您和妹妹住进我家,好吗?”所有人都愣住了。

姜雪还拿出了李中红临终前写的遗书:“姜戎,许芳,对不起:25年前,我费尽心思拆散了你们;25年后,我希望你们能够团圆,幸福,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接着,也把妈妈告诉自己的那个秘密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出来,姜戎和许芳都震惊不已。

“爸爸,阿姨,如果你们原谅了妈妈,就遵照妈妈的遗愿给我们一个完整的家吧……”

造化弄人,让走散的人又重新遇见。

后记

2019年高考,宋丽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内一所重点大学。姜雪研究生阶段的课程并不是很多,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实习。

不久前,姜雪告诉我,许芳主动联系上了王强,并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王强最终还给姜雪2万元,剩下的8万元写了欠条。

而姜戎和许芳为了能够互相照顾,一起到家政公司打工;不忙时,许芳也会给姜戎熬小米粥。姜雪告诉我,看到两人彼此关爱的场面,她还是会想起妈妈,但是,她也为爸爸眼前的幸福所感动。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题图:《海街日记》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