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2019-11-12 10:58:55 来源: 看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低欲望青年的都市生存法则。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一周只上两天班,剩下五天全部休息。


在日本,越来越多20来岁的年轻人正在喜提“半退休生活”。


他们自称“都市隐士”,不谈恋爱,不买保险,也没有横财。


上最少的班,挣最少的钱,将消费欲望压到最低,唯一的目标就是活着。


这是一群诞生于低欲望社会的新新人类,遵循着与父辈截然不同的生活哲学:


“反正努力也不会变好,不如一开始就别努力。”


27岁,我提前退休了


这是大原扁理隐居的第五年。


当上班族拼了老命钻进地铁时,他的一天才缓缓开始。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把窗户打开。


清晨的空气总是格外清爽,当室外的空气与室内融合,整个房间就活起来了。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冬天,他会一边听收音机,一边泡脚。


然后跟着NHK跳一套广播体操。


对他而言,这是一项简单又免费的运动。


如果哪天觉得头重脚轻快要感冒了,就给自己沏一壶驱寒的橘子茶,窝在暖炉被里一动不动。


打扫、做饭、看书、写日记……流逝的时光都花在了琐事上。


三餐是最基础的一菜一汤,味增汤里偶尔会添加路边摘来的野草。


食材太丰富的话,反而会搞不清楚自己在吃什么。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坚持自炊粗食生活的第五年,大原发现自己的体脂率降到运动员水平。


下午的自由时间,他会去散步。


重点是远离车站、广场等信息泛滥的场所,前往安静的河川或山道。


只要专注地观看天空、树木和河流,就能感受到世间绝大多数事物的微不足道。


兴之所至,他也常看路边的房地产广告。


“住在市中心的话,要像牛一样干活才能付得起这个房租吧。”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大原自学分辨可食用的野草,方便散步时摘取路边的艾草、虎杖和紫苏。


晚餐是通常是炒饭、烤饭团或番茄意面等简单的料理。


洗完澡后,就窝在沙发看没有版权的老电影。


想看多久就多久,因为第二天不用上班,也不存在熬夜的概念。


一周五天的休息日里,大原总是像这样从早“忙”到晚。


不用翻看日历,就能察觉到四季流转。


每当窗外的梅花开始绽放,隔着玻璃窗看见隐隐浮现的日光,那是天气变暖的征兆。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为了省钱,大原夏天会去图书馆避暑,顺带研究粗食的食谱和超级家政妇的手帐。


在21世纪,这个怪人坚持不用手机,不看电视,拒绝一切“无意义的社交”。


因为每次看新闻的时候,只会觉得疲惫不堪,让人产生“世界真乱啊”、“真是想哭啊”这类想法,对实际生活没有任何帮助。


朋友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


如果朋友贸然打来电话来,或者突然登门拜访,大原会明确地表示不欢迎。


他也从不进入稳定的恋爱关系。没有心动,就不会失望。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每月一次,大原也允许自己有限制地奢侈:计划一次短暂的温泉之旅,或者到市中心参加朋友饭局。


这样算下来,一天的生活费只要300日元(约20元人民币),甚至比不上一颗GODIVA巧克力。


每个月的花销总额是7万日元(约4500元人民币)


而大原的月收入是8万日元(约5000元人民币),刚好覆盖日常的开销。


据2018年的调查显示,日本30至39岁男性的年平均收入是474万日元(约32万人民币)年收入不足100万日元(约6.6人民币)的人群被划分为贫困阶层。


而大原目前的年收入只有90万(约6人民币)


这意味着他只需缴纳最低标准的医保,还可以免去个税和延迟养老保险。


为了可能的意外,大原将储蓄稳定在300万日元(约20万人民币)上下。这样即便事故发生,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为了省钱,大原列了一张“没有也能活下去”的断舍离清单,丢掉了大半文明社会的“刚需”。


吃饭、洗衣、打扫、理发、运动,那些上班族需要花钱消费的事情,大原通通都自己做。


“人一旦没钱了,灵感便会浮现。”


但隐居的目的不是省钱,而是可以尽情地做喜欢的事。


比如读书、散步、素描、看电影……


他如此专注于这些朴素的事情,其余的欲望和享受被通通割舍。


至于物质上的生活标准,只要不失去人类的尊严就好。


大原称之为,性感而不低俗的隐居。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大原迄今已经出了三本书讲述自己的都市隐居生活。




我不想和世界发生太多关系



从小到大,大原一直有个困惑:为什么活着是一件如此辛苦的事情?


他在闭塞的关西农村长大。


念书时因为木讷,不懂察言观色,在学校里饱受欺凌。


上学如上坟,大原随时要忍受从头顶砸下的桌椅,被迫向霸凌者跪地求饶。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学校生活是大原害怕过度竞争的开始。


熬到高中毕业,因为无法支付大学学费,大原进入工厂工作。


一周六天,每天12个小时,工作内容是在流水线上制作商用冷气机的零件。


最忙的时候,他一个人要兼顾七台机器,连午饭时间都在楼层间奔走,加班更是家常便饭。


而工作之外,生活是一片空白。


每天回到家后,大原唯一的念头就是睡觉,连节假日的时间都用来补眠。


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被送进回收站的罐头,被工作“砰”地一下压扁,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他曾经跟朋友提起那段黑暗的时光,对方却冷冷回应:“一天工作12小时,这很正常啊。”


原来,人在不正常的地方呆久了,就会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大原并不这样认为。一年后,他辞职了,前往东京打拼。


情况却依然没有好转。


为了支付高昂的房租,大原不得不同时在书店和便利店打工。


职场充斥着“工作至上”的狼性气氛。


上级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常常炫耀自己每天通勤要花两个小时,甚至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因为睡眠不足而差点掉下轨道”。


在这样的氛围下,每个人都如同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彼此的关系也十分紧绷。


某天,大原在下班前给同事留下一张便利贴,请求对方帮忙寄两本书。


没想到,同事疯了似地写下充满怨恨的文字:“不允许,完全无法原谅。”


红色的文字上渗出怒意。


大原觉得那仿佛是用鲜血写成的诅咒,逼迫他成为同样的人。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怒气满溢的便利贴,是击溃大原的最后一根稻草。


即使每天竭尽全力,挣来的工资却会凭空消失。


钱转手就进了房东兜里。


那时,大原一年的收入是132万日元(约9万人民币),付完房租后便所剩无几。


虽然他只租了一间不足6平方米的单间,每天待在房子的时间不足6小时,每年却要为此支付高达90万日元(约6万人民币)的租金。


身为打工族的他,存不下钱,也看不到未来。


病态的生活仿佛一头巨兽,不断吞噬着大原的热情与精力。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在东京,为什么光是为了活下去,就要如此痛苦?


苦苦坚持了一年半后,大原偶然发现,位于东京郊外的老房子,房租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他算了算,搬去郊区的话,即使收入下降一半也能活下去。存款不会减少,还能过上惬意的日子。


没有任何留恋,大原裸辞了。


“曾经为了房租而活的日子,简直像白痴一样。”


新家附近没有便利店,是个需要徒步20分钟才能走到车站的孤岛。


大原仿佛一缕蒲公英絮,骤然从主流的社会评价体系中剥离。


他发现,自己自由了。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远离文明社会的房子是都市隐居者的圣域。




我不喜欢上班,有错吗?



大原扁理的故事,是日本社会处于倦怠期的一个缩影。


这些隐居青年,被称为日本的头皮屑。


他们诞生于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在旷日持久的消费降级中成长。


回望曾经的昭和前辈,年轻时卖命工作,牺牲掉个人生活,却在年迈时被公司狠心抛弃,陷入贫困和无缘死的悲剧。


目睹了这一幕幕恶果后,这届年轻人不愿重蹈覆辙,拒绝将希望全然寄托在工作上。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既然工作不再重要,辞职也是分分钟的事。


部分年轻人的痛苦,还来自于个人对社会的不适应。


社会时钟正逼迫每个人过上按部就班的生活。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当他们无法按时完成既定的社会期待时,便沦为了失败的大多数。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既然人生已经被打上了“不合格”的标签,不如干脆躺平,抛弃斗志,极简生活。


靠着睡前一遍又一遍地刷着古早电视剧,换取内心的平静。


这份所谓的平静之下,是麻木。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在隐居生活的第五年,大原出版了一本书,希望与这个社会谈谈:


“我只是不喜欢上班而已,有错吗?”


正如工作是实现美好生活的一种手段,隐居也是。


如果不上班就能过上理想生活,为什么不行呢?


没想到一呼百应。


甚至于,这种都市型隐居还掀起了一股小小的潮流。


许多拥有相同困扰的年轻人,在受到大原的启发后,也决定逃离通勤地狱,尝试做二休五的生活。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结束了长达八年的工作,设计师佳奈子决定把自己“放逐原野”。


她搬进东京郊外一栋位于山间的老房子,距离最近的车站要徒步15分钟。


每周三天到山里的咖啡馆工作,维持最低限度的收入。


剩下四天都呆在自己的房子里,学习木工装修,和朋友一起做饭听音乐。


隐居之后,她发现自己对生活的掌控感多到难以置信的地步。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佳柰子养了一只黑白小狗,闲时开着小卡车去周游日本。


当然,也有许多人指责这些隐居族是典型的loser,社会竞争的失败者。


“正因为有你这样的人,日本的国力才会衰退。”


对于这样的评价,大原感到受伤,他不过是想逃离痛苦的现状而已。


在人生漫长的时间轴上,有一帆风顺的时刻,也有寸步难行的时刻。不必每分每秒都逼迫自己竭尽全力向前跑。


像他这样,缓慢悠长地走着,也未尝不可。


“无论如何,人生都只是场玩乐而已。”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最后,大原扁理为那些同样向往都市隐居的年轻人提供了一点建议:


1.确定最低限度的满足标准。

2.把不安的因素最小化,尽量避免生病受伤。

3.不寻求他人认可,维持自我的评价体系。

4.人际关系强制重启,清理多余的朋友圈。

5.不排斥变化


他格外强调了“不排斥变化”这一点。


事实上,大原并没有强迫自己一直隐居下去。


将来哪天心血来潮,想要工作了,再去找全职的工作也不一定。


最重要的是,顺从当下的心意,活得开心就好,不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所束缚。


“人生,也许有八成都是不必要的事吧。”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大原扁理,34岁,都市隐居者。



参考资料 -----------------------------


[1]《做二休五:钱少事少的都市生活指南》,大原扁理

[2]《なるべく働きたくない人のためのお金の話》,大原扁理

[3]《年収90万円で東京ハッピーライフ》,大原扁理

[4]《100万円で家を買い、週3日働く》,三浦展

[5]《年収150万円で僕らは自由に生きていく》,イケダハヤト

[6]《年収300万円時代を生き抜く経済学》,森永卓郎

[7]《持たない幸福論 : 働きたくない、家族を作らない、お金に縛られない》,pha

[8]《大原扁理さんに聞いた「下り坂時代にハッピーに生き抜く方法」とは》,渡邊浩行

[9]《週休5日でハッピーに暮らせる!大きな反響を呼んだ『20代で隠居』》,K&B

[10]《日本各行业的平均年收和年龄分布》,DODA

[11]《日本劳动力调查》,CEIC

[12]《他零欲望、没手机,月入4500元在大城市还能存钱》,一条

[13]《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比你想的更残酷,看看如今日本低欲望社会里的年轻人》,好奇心日报





撰文 慧诗 王蕾 青云  |  插画  hhg  |  编辑  小胡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一周只上两天班,我活得爽歪歪


崔惠彦 本文来源:看客 责任编辑:崔惠彦_NB1259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