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曾经,女孩爱发脾气被认为是一种病

2019-11-19 11:07:27 来源: 看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如何安抚一个“歇斯底里”的女朋友?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无数处于恋爱关系中的21世纪直男,都曾发出过一个天问:

 

为什么女朋友总是爱生气?

 


在知乎上,类似的提问有8.6k的关注。


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

 

早在数千年前的古希腊,男人就因“爱生气”的女人而头痛不已。

 

甚至于,他们将女人的阴晴不定,归因为一种子宫疾病 —— 歇斯底里。

 

症状有焦虑、失眠、抑郁、易怒、昏厥、过度情绪化等等,几乎包括了所有“女人身上神秘和难以控制的东西”。

 

从此,歇斯底里作为一种专为女性发明的“病症”,至今仍在我们的认知里根深蒂固。



提起“歇斯底里”一词,你可能会首先想象一个尖叫、发疯的女性,而非男性。


而古人治疗歇斯底里的方法,则是给这些女性来一次性高潮。

 

这是人类历史上秘而不宣的性医学理论,男性将女性的欲望视为疾病,又通过满足欲望的方式去治疗它。

 

正如亚当与夏娃的古老寓言:女人只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而非一个有着真实欲望的人。


都是子宫惹的祸


在公元前一千多年,男女身体构造上的巨大差异,就已开始使人们感到惊异与着迷。

 

子宫,这个只存在于女性身体里,每月流一次血的器官,就被视为一切女性问题的根源。

 

任何出现在女性身上、难以解释的神经质行为,小至难以捉摸的情绪波动,大至举止怪异、胡言乱语和晕倒。

 

甚至发烧、盗窃癖等,都统统交由子宫背锅。

 

于是,古希腊人根据子宫(hystera)一词,为这种“子宫疾病”取名歇斯底里(hysteria)。

 


图为一名被认为患歇斯底里症的女性,正在接受女巫罪名的审判。


至于疾病的发生机理,有古希腊医者提出了“子宫漫游”理论。

 

这个理论认为,子宫是“身体里的动物”,可以在体内自由移动,对其他器官造成压力,从而使人生病。

 

而让子宫回归原位的方法,则是用香味来吸引它。

 

比如在口鼻附近放置难闻的硫磺和沥青,在阴部涂上芳香精油,再让女性打一个喷嚏,就大功告成了。

 

可是,随着解剖学的发展,医者发现,人体器官是彼此相连且静止不动的。“子宫漫游”理论很快就站不住脚。

 

与此同时,另一个理论“体液学说”也大行其道。

 


“体液学说”认为人体是由四种体液构成的:红色的血液、白色的黏液、黄胆汁和黑胆汁。这四种体液失衡就会导致人生病。


哲学家柏拉图认为,子宫就应该履行它的天职 —— 性交和繁殖。

 

如果女性既不性交,也不繁殖,经血、阴液这些“有害的体液”滞留在体内,子宫就会变得悲伤和不幸,产生“子宫忧郁症”。

 

同时,男性的精液也需要排出体外,甚至被认为是治疗“歇斯底里症”的良药。

 

所以,当时的医师,总是为前来求诊的男女,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建议:结婚。

 


1535年的子宫解剖图,医生在注释中写道,“你看子宫的颈部,有点像阴茎”。


无论是“子宫漫游”还是“体液学说”,都在暗示同一个观念:子宫必须与阴茎结合,才能治愈女性的歇斯底里症。

 

这种朴素而原始的医学观念,就此成为了无数医生信奉的真理,在漫长且黑暗的中世纪存活下来,从未被推翻。

 

直到19世纪文明的曙光来临。

 

首先将歇斯底里归属于精神疾病的,是精神分析之父弗洛伊德。

 

他认为,歇斯底里症不是体液失衡的结果,而是“由于创伤和压抑产生的精神伤害”,是一种“典型的女性特征”。

 


史上最著名的医学绘画之一:A Clinical Lesson at the Salpêtrière。绘于1887年,Jean-Martin Charcot教授(弗洛伊德的老师)在为歇斯底里症患者治疗


这一观点在当时,无疑是振聋发聩的。

 

可是,弗洛伊德为女性患者提出的治疗方案,依然是性交和结婚。

 

在1895年的著作《癔病研究》中,他明确指出,女性被压抑的欲望、冲动、思想和情感,本质上都同性欲有关。

 

因此,大部分歇斯底里症患者,都是欲求不满的女性。

 

弗洛伊德相信,性交能让女性“歇斯底里症发作”,达到缓解症状的疗效。具体表现为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并产生阵发性痉挛 ——

 

即现代人所称的“高潮”。


一双妙手,为你回春


弗洛伊德所处的19世纪,正是保守的维多利亚时期,社会对女性的道德情操要求到达了一个顶峰。

 

那时的女性被称为“家里的天使”。

 

她们总是身穿有巨大裙撑的华丽连衣裙,上面缀有繁复的蕾丝花边,束胸如同随身携带的牢笼,勒得她们喘不上气。

 


过紧的束胸勒出的细腰,会导致女性脏器挤压和移位。


由于行动不便,女性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坐在家里做针线活,或是病恹恹地躺在沙发上。

 

她们最大的美德,就是温柔和顺从,不需要有思考能力和好奇心,也不需要有性欲望。

 

她们就是圣洁的玛利亚。

 


电影《歇斯底里》里温柔而守旧的小妹妹。当时的女性总是随身携带嗅盐,晕倒的时候闻一闻,就可以让子宫归位,可见“子宫漫游”理论余毒未消。


可是,就在这个禁欲的时代,“歇斯底里症”却在女性之间流行起来。

 

1859年,一名内科医生认为,四分之一的女性都在遭受着“歇斯底里症”的困扰。

 

他甚至为这种疾病列出了75页的症状清单,几乎你能想到的任何症状,都能在其中对号入座。

 


电影《歇斯底里》中的Charlotte是一名积极的女性主义活动家,仅仅因为情绪激动,就被医生认为患有“歇斯底里症”。


而“歇斯底里症”的患者,多为未嫁的少女、修女、寡妇,也就是少经风月之事的女性。

 

不能行云雨,又有亟待解决的性欲,她们便只能求助医生,以待妙手回春。

 

轻者,医生会建议她们间歇性为爱鼓掌,或是策马奔腾,或是接受一次“盆腔冲洗器”的水疗,即可治愈。

 


水疗,即使用水柱直冲女性的两腿之间。


在19世纪中期,欧洲和美国的大部分温泉浴场都安装有“盆腔冲洗器”,女性纷纷涌入浴场,期待着接受一次强力水柱的洗礼。

 

“从冲洗器出来的时候,她们都感到兴高采烈、精神振奋,像喝了香槟一样。”

 

病入膏肓者,水疗也不管用了,则需医学介入,进行“子宫按摩”。

 


黄金圣手加藤鹰老师都要喊一声祖师爷。


没错,“子宫按摩”就是你想的那样。

 

这是一种双手技术,通常由助产士或理疗师执行 —— 


他们一只手放在女性的腹部,另一只手的手指,则插入女性的阴道或肛门进行按摩,直到患者“歇斯底里症发作”。

 


除了站姿,还有躺姿。


这种按摩疗法,无疑极受女性欢迎。

 

只要你有个头晕脑热,浑身不得劲,就可以到医生诊所去,或者把医生叫到家里来,接受一次私密且愉悦的服务。

 


电影《歇斯底里》里,一名修女正在接受按摩服务。


表面上,女性的欲望被满足了,但这不代表,人们认为她们“没病”。

 

如果女性在接受治疗后,依旧情绪多变、反复无常,那么,她们就会被认定是极其顽固的病患。

 

这部分女性,要么被扔进精神病院,度过无人问津的后半生;要么强制接受子宫切除术,被剥夺生育能力。

 


一名女孩因“歇斯底里症引发的嗜睡症”,在精神病院中接受治疗。


由于“歇斯底里症”的诊断相当草率,而“子宫按摩”属于高频次消费 —— 不少女性,隔三差五就要来一次。

 

于是,“子宫按摩”成了一项有利可图的产业。

 

发明“子宫按摩”的Brandte医生,就连开了几家按摩诊所,都取得了极大成功。

 


电影《歇斯底里》中的按摩诊所大排长龙,女患者急切地想要接受治疗。


他雇佣了5名医科学生,10名女性理疗师,并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在他的诊所里实习。

 

最繁忙的一天,诊所竟接诊了117名病人。

 

要知道,一次“子宫按摩”花费的时间可能会长达数小时。加上回头客络绎不绝,医生们不堪重负,甚至出现了手抽筋的情况。

 


也有医生尝试通过电击女性小腹,使其达到高潮。


这样下去,再妙手仁心,也会被掏空。

 

于是,便有医生考虑制作医疗仪器,解放双手。


振动棒的诞生


事实上,早在1734年,第一款振动器便有了雏形,当时还是手摇式的。

 

所谓的振动器,其实就是效率低下的电动机。只要在不停振动的电动机上安装一个柔软的球体,一台简易的振动器便大功告成。

 

于是,美国人乔治·泰勒以此为原理,发明了由蒸汽驱动的“机械手”。

 

但由于体积和噪音都很大,并不适用于大多数医生的办公室。

 


传说中的蒸汽振动器,用法是女性坐在桌上,将振动球体置于两腿之间。


而由伦敦医生格兰维尔于1880年代发明,并由英国魏斯公司制造的电动振动器,显然更受欢迎。

 

这款振动器由电池驱动,可以手持,体积更为小巧,因此被迅速普及,并广泛应用于治疗“歇斯底里症”。

 


古早的手持电动振动器。


进入20世纪,随着工业化发展,丈夫出门工作,女性有了更多独自待在家里的时间。

 

家用电器也开始走入大众生活,而赋闲在家的妇女,正是家用电器的狂热消费者。

 

首先电气化的家用设备,便是缝纫机。接下来是风扇、茶壶和烤面包机。再接下来,就是电动振动器。

 


1918年的西尔斯便携振动器广告。电动振动器比电动吸尘器领先了大约九年,比电煎锅则领先十多年。


尽管振动器已经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广告册子上,但广告商所使用的文案,依旧含蓄并充满影射:

 

“令人愉悦的伴侣……在你体内震动。” 

 

“由一位了解女性需求的女性发明。”

 

“减轻痛苦,治愈疾病”……

 


各式各样的早期振动器。


1902年,制造商汉美驰研制出第一台交直流两用振动棒后,打出这样的广告词:


“A Hamilton Beach a day,keeps the doctor away“(一天一汉美驰,医生远离你)

 

可见,女性的性欲依旧被视为一种疾病,是需要规避和治疗的。

 


包装成美容仪的汉美驰振动器广告。


同时出现的,还有男性振动器。

 

1904年,医生们可以用200美元的运费,购买一款名为查塔努加的顶级振动器。

 

这款振动器通过不断刺激前列腺,从而使男性获得高潮。

 


1897年,用于治疗遗精的阴茎电击设备。


而女性振动器,则对“高潮”二字避而不谈,只说可以用于治疗“歇斯底里症”。

 

有深谙女性心理的鸡贼商家,售卖振动器的同时,还会附上搅拌器的配件。

 

这意味着,女性在家独自享受隐秘的欢愉时,就算丈夫突然回家,也不用担心 —— 只要装上配件,它便摇身成为蛋糕搅拌器。

 


20世纪初期的某振动器广告,随振动器附送十一种配件。


到了1950年代,商家又发明了新招式:

 

那些在女性杂志上声称是“按摩师”的产品广告,实际上卖的就是振动棒。

 

虽然它们有时也被称为“减斑剂”,或者冠上减肥产品的名号。

 


被称为“血液循环器”的按摩棒。


时间来到风气开放的六十年代,也是避孕药诞生的年代。避孕药的发明,让女性性欲的满足不再以生育为代价。

 

1968年,日立电器推出了第一支现代化振动器魔棒,并在全球掀起振动棒的浪潮。

 

自此之后,振动棒才彻底走下了医疗仪器的历史舞台,变身取悦自我的玩具。

 


1998年,美剧《欲望都市》第一季中,Charlotte迷上了振动棒。这一幕鼓励了无数美国女性,大大方方地走进成人用品店选购振动棒。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了“DIY”之路,开始接受、了解并满足自己的欲望。

 

同时,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歇斯底里症”也于1980年正式被《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除名。

 

那些表现出严重“歇斯底里”症状的患者,如今的诊断则是人格障碍或解离性障碍。


性欲望并不可耻,也不应该被忽视和压抑,更不可能会是一种疾病。

 

而历史悠久的“歇斯底里”,更像是人为印刻在女性身上的子虚乌有的烙印。

 

波伏娃就讲得很精准,任何看似客观的生物学论据,其背后的意义都是由人主观赋予。

 

也许,那些提问“为什么女朋友爱生气”的男生,永远不会得到一个答案。

 

但是,只有当男性不再默认,爱发脾气是女性的专利时,才是正视男女性别差异的开始。

 



参考资料 -----------------------------


[1] The History of Hysteria | Office for Science and Society - McGill University, mcgill.ca

[2] Understanding Hysteria in the Past and Present, verywellmind.com

[3] Women And Hysteria In The History Of Mental Health, Cecilia Tasca. Clinical Practice & Epidemiology in Mental Health, 2012, 8, 110-119

[4] Female Hysteria: When Victorian Doctors Used to Finger Their Patients, vintage everyday

[5] Doctors Created Vibrators After Growing Tired of Masturbating 'Hysterical' Women, VICE

[6] A tale of two disorders: syphilis, hysteria and the struggle to treat mental illness, nature

[7] Hysteria, broughttolife.sciencemuseum.org.uk

[8] Hysteria and Medicinal Masturbation: The 19th Century Origins of the Vibrator, dirtysexyhistory.com

[9] HOW VIBRATORS CURED HYSTERIA IN THE VICTORIAN AGE, cvltnation.com

[10] The Wandering Womb, sites.fas.harvard.edu

[11] Vibrators a mainstream The Technology of Orgasm:“Hysteria,” the Vibrator, and Women’s Sexual Satisfaction. By Rachel P. Maines.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9).




撰文  Mrluo  |  编辑  小崔 小胡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崔惠彦 本文来源:看客 责任编辑:崔惠彦_NB1259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