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跟随一群猫狗,发现了藏在武汉角落的秘密

2020-03-30 11:12:47 来源: 看客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边缘的人和边缘的动物。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三月初,春天的气息已开始在武汉蔓延,白日阳光和煦地抚过,夜晚残留一些沁凉。

 

街道依旧空荡,只有流浪猫狗的数目激增,穿梭其间。




阿龙和朋友在救助武汉滞留人员时,也注意到了这些小动物。


几天后,他们骑着一台小摩托,带着食物出门转悠。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仅见到了猫狗,还发现了它们的隐形守护者 —— 大家处于一种弱关系中,亲密得恰到好处。

 

因为这场疫情,人和猫狗的生活都被卷得东倒西歪,好在还能相互扶持,共同生活。




黄阿姨在喂一只流浪猫。她说两年没看到这只猫了,疫情期间才出现,还认得出她,对她喵喵叫。

 


我找不到东西喂它们了


我们从3月11日出发,只要碰到环卫工人,便停下询问。

 

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工人都对自己片区内的流浪猫狗非常熟悉。

 

蔡阿姨就是其中一个。


蔡阿姨负责的超市前,有一片宽广的停车场。

             

她负责的超市附近,有一个桥梁工人的休息点,常有很多剩饭剩菜,引来许多猫狗聚集。

 

但真正安家的只有三只。

 

2019 年上半年,一只狗妈来到这里,被超市保安赶了又赶,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蔡阿姨说,狗妈本来生了五六只孩子,好看的被领养走了,也有几只被民工抓走吃了。

 

“现在就剩三只了。”


停车坪上的三只狗,其中一只是狗妈妈。

               

在平时,这些流浪狗的生活无忧。

 

来超市购物的人会给它们喂食,放置一些不用的衣物,附近还有一块可以躲雨的铁板。

 

疫情期间,只要阿姨路过,狗子都会跟着她,殷勤地摆尾乞食。

 

往日阿姨还能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捡来肉包子或剩饭菜。

 

如今超市附近无人来往,蔡阿姨很难捡到食物。

 

“我也没什么办法。”

 

蔡阿姨领着我们去工地放猫粮。她说这附近常有两只猫活动,特意往门里放了一些,不让野狗吃掉。

             

蔡阿姨不太喜欢跟同事交流。

 

有一次,我们在寻找蔡阿姨的下落时,另一个环卫阿姨说:“我们都不往来的,也没有她的电话。”

 

但说起周围的猫狗时,就会滔滔不绝。

 

蔡阿姨之前也养过猫,养了七年。“那只猫非常漂亮,全身是白色的,背上有对称的黑纹,非常聪明。”

 

邻居因为养的狗常被猫欺负,跑来跟蔡阿姨抗议,不让她养。

 

蔡阿姨便尝试把猫扔掉。

 

第一次,扔到不远处,猫自己跑回来了。

 

第二次,让丈夫扔到他工作的地方,猫一直没走。下午丈夫下班,阿姨舍不得,让丈夫带回来。

 

第三次,阿姨扔到自己打扫工作的片区。

 

这一次,猫“置气”走了,再也没回来。

 



两年后,蔡阿姨又看到了那只猫,一只眼睛瞎了。

 

她想把它再带回去,但猫不愿意,跑走了。

 

蔡阿姨非常伤心,“当时我们一家四个人都没抓住它。

 

阿姨还会帮助相熟的住户运送物资。老板用一根绳子连着袋子,将东西从六楼吊下来。



猫怎么还有男朋友呢

             

在一片被征收的腾退区,我们找到了梁师傅。  

 

他为征收公司工作,去年四月来到这里,负责看守这片旧厂区。

 

2018年末,住户陆续搬走,房屋渐渐颓败,流浪猫狗便开始占领这片无人之境。

 

每当有人靠近,便能听到狗叫声由近到远传来,连绵不断,回响在空寂的废旧厂房里。

 

腾退的厂子内部。曾经的机械厂总结表彰会。


梁师傅是麻城人,56岁,结过两次婚,如今一个人生活。

 

工厂边上十五平米的门卫室,成了他的临时住所。




梁师傅是个讲究人,几套衣服都整整齐齐挂在墙上。

 

天气冷时穿夹克,天气热时在T恤外边加件西服。

 

同样挂在墙上的,还有三条过年前腌制的腊鱼。

 

封城这两个月,梁师傅无法出门,时间就与腌鱼一起,一点点消逝在每日三餐里。




梁师傅收养了三条狗一只猫。

 

狗根据花色,分别叫小黑、小白和小灰。

 

散步时,它们紧跟在梁师傅周围,显得很有排场。




小灰是二月十六日收的,才两个月大。

 

那天大雨滂沱,小灰冻得发抖,梁师傅便把它领回了屋子。

 

小白是年前收养的,它本来还有个一模一样的兄弟,被车压死了。

 

还有小黑,是去年清明期间收养的。

 

狗子都很灵。

 

晚上约莫九点的时候,它们会一齐钻到屋里的椅子下,蜷缩着入睡。

 

等梁师傅躺到床上时,又会主动跑过来,挨着梁师傅摆在床边的鞋子睡。

 

一人三狗就这样依靠着度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平日里,有工人来上班,师傅会带走食堂里的剩饭菜,猫狗都能吃得很丰盛。

 

“以前剩下鱼头,一只狗吃两只鱼头就很饱了。”

 

现在只能每餐多煮些饭,煮一盆,自己吃一碗,剩下的喂狗。

 

大概两个月前, 梁师傅在网上订购了一些猫狗粮,由于物流延误,至今还未收到。




疫情期间,梁师傅自己的食物也不太好买,便拜托相熟的环卫阿姨团购。

 

他俩关系很好,阿姨会把捡到的废品寄放在这里,还养了两只兔子。

         

阿姨经常采野菜和捡剩菜来喂兔子。


十五平米的门卫室外种着许多菜,大葱、小蒜,和一棵葡萄藤。


梁师傅还有一只猫,在另一间屋子里单独养着,不让狗进去。

 

他说,这猫还有个“男朋友”嘞。

 

阿姨问:“猫怎么还有男朋友呢。”

 

他回答说:“还不是跟你学的。”

 

大家都被逗笑了。





有没有人能领养它们

         

贺叔叔是工厂里未搬走的几户人家之一。

 

他和梁师傅,一个是被拆迁户,一个是拆迁方。

 

疫情期间,他们偶尔小聚,是彼此为数不多能见到的人。

 

贺叔叔和梁师傅在一起


贺叔叔今年57 岁,之前在厂里工作,现在是一名保安。

 

他说厂里原本有三十多条狗,现在还剩十几条 —— 周围有打狗和吃狗的人,有些狗一出厂子就会被人抓住吃掉。

 

“之前有一只母狗,生了六条小狗,跟着我出门被狗肉店抓住了。后来六条小狗都死了。”

 

或许经历了太多次狗的出现和消失,贺叔叔的语气里虽有惋惜,但更多的还是淡然。

 

现在他对狗的态度是能帮就帮。

 

“你来到我身边,我就喂你一些吃的;你要离开,我也不拦着。”

 

这片区域十分空旷,无人看管。贺叔叔是仅剩的最后几户之一。


废墟一角


贺叔叔住在一栋二层楼的屋子里,这栋楼看似普通,但隐藏着三窝狗仔。

 

贺叔记得很清楚,一楼的那一窝是2月9日生的。狗妈妈那天难产,从晚上七点一直到早上九点,终于诞下八只小狗崽。

 

那天晚上,他起来看了好几次。


2月9日生下的八只小狗崽。


贺叔叔说,这只狗妈可聪明了,只喂过它一次,就主动把衣服鞋子叼过来,在贺叔叔隔壁屋子里安了家。

 

二楼的狗妈在2月4日生了三只小狗,贺叔叔抱过一只来给我看,它太小了。连眼睛都没睁开。




阁楼则是有三只两个月大的蝴蝶犬。它们虽然叫唤得大声,但其实怕生得很,一直没出过阁楼。

 

贺叔叔有次试图把它们拎到屋外,小家伙瑟瑟发抖地挨在一起,发出哀嚎。

 

贺叔叔就又把它们拎了回去。

 


 

贺叔经常给附近的流浪猫狗投食,久而久之,厂子的猫狗每天都会接他上下班。


他也看到过疫情中被丢弃的宠物猫狗。

 

“它们也扎堆,喂狗粮看都不看一眼,也很少进来活动,因为里面的狗会把它们赶走。”


贺叔叔在喂狗


因为疫情,贺叔叔被困在厂区里,只能煮面条和稀饭给狗吃。

 

“如果下面条,需要搁盐、酱油、味精。饭的话,搁鸡蛋才吃。”


擀面的面粉和装备。贺叔叔会自制很多食物,腐乳,糟鱼,萝卜干,熏肉肠。


疫情期间,贺叔叔无法工作,没有薪水。


我问他需要什么帮助的时候,他却拒绝了我,只说如果可以的话,想要买些肉骨头和鸡架子给母狗煮汤喝。

 

他接着补了一句:“多少钱,我可以给你们。”

 

不过,今年五月,贺叔叔就要搬走了。狗子们不能随之而去,前途未卜。

 

他一直问我:"这些狗崽真的可爱啊,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人能领养它们。"





疫情之下,人们似乎都更敞开了,像磁石一样,啪一下贴近。

 

我所遇到的叔叔阿姨,身体都挺健康。

 

虽然他们的生活不算富裕,都努力地通过自己的方式,与周遭产生着联系,达到一种充盈的状态。

 

在我眼中,这样的生活是温暖而可爱的。

 

我和朋友也会更加努力地展开救助,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和动物,度过这段食物短缺的日子。


马路上的狗子



图文  阿龙  |  编辑  东北旺 小胡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崔惠彦 本文来源:看客 责任编辑:崔惠彦_NB1259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