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深处是故乡

2020-03-30 16:20:00
0.3.D
0人评论

2017年1月26日20:02,人间工作室的邮箱收到了第一篇“食物故事”。距离“人间有味”征稿启事的发布,仅仅过去4个小时。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

如今,“人间有味”已是人间工作室自成立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稿件数量最大、获得的关注最多的一个连载。

我们收到的来自海内外的美食稿件早已数不清楚,最终刊发出来的,也超过100篇。

每一个故事,都诞生于普通的家庭厨房、带着南北迥异的方言和油烟。

与食物相关的记忆,总逃不出、也离不了滚滚红尘中的爱恨别离。

在一些特殊的时刻,食物可能是我们活下去的慰藉,也可能随时让我们悲痛到难以承受,但无论如何我们还在这个人间。

于是,以美食为引,我们写浮生过往、写世事变迁,写成长与反思,写回望与希望。

人生百味,皆需品尝。

这个春天,我们都经历了最痛的离别和最深的亲情。味蕾深处,是冬日的炉火,是夏夜的蝉鸣,是秋的凉风春的青芽,是别离的感伤,是最初的追忆。

是困难的时日里温暖的安慰。是我们永恒的故乡。

味蕾深处是故乡

“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荠菜饺子历经了“找、挖、择、洗、剁、调、包、煮”,才能被端上堂屋的饭桌,和家常小炒们摆放在一起。

第一碗照例要端给客人,第二碗给家里的老人。零星的油花,青翠的小葱浮在清汤上,敞口瓷碗里,圆润饱满的饺子叠摞着,粉色的馅儿在白面皮下若隐若现,碗底还静静地卧着两只小母鸡新下的蛋。这是乡间,另一份更为含蓄的心意。”

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阅读《回来吧,回来吃荠菜饺子》

“母亲总会麻利地将蜂窝煤炉和灶具搬到屋门口,菜籽油烧得旺热,肉片入锅的“嗞啦”声,锅铲炒动的节奏,升腾而起的油烟随之传来……我紧张而愉悦地站在一旁,看母亲弯着腰皱着眉头,全然沉浸在这场表演中。

待炒菜的滋味弥漫了整个走廊,隔壁屋子传来一句短促的‘好香呀’,我忽然间、也是第一次想到‘幸福’这个词,并小心翼翼地试图去理解其中的含义。

甜脆的蒜苔炒肉,呛辣的青椒炒肉,汁浓液香的大烩菜,软糯烫口的粉蒸肉……在那段时光的流转中轮番出锅,从屋外端到了屋里。”

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阅读《借来的粉蒸肉》

“三样菜,蒜叶干椒炒腊肉,肥肉煸出了油,蒜叶都带着熏香肉味;葱煎蛋,用的是正宗乡间土鸡蛋,澄黄喷香;一碗大白菜,先炒菜梗、再放菜叶,起锅时舀一勺碎干椒,又辣又甜。

那锅腊肉饭,煮熟开盖时,浇上一勺酱油,饭勺插入,搅拌均匀,腊肉的醇香、酱油的咸鲜与米饭充分融合,扒一口,咀嚼开,米糯肉香,味道一层层的,如同平静的水面扔入一颗石子,波纹一圈圈漾开。”

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阅读《半山的腊肉饭》

“母亲那时人小,又是女孩家,小表舅家留吃饭,姥姥从来不让她上桌。不上桌就没有新闷的大米饭,连新蒸的豆腐都没有,只有一块烤地瓜和一碗撒了盐的豆腐渣——固然热乎,但毕竟也还是豆腐渣。

当时,小表舅比母亲矮半头,还是个哑巴。哑巴表舅见母亲捧着一碗豆腐渣,就自己去切了半块蒸豆腐,撒上葱花儿酱花儿,偷偷端给他的表外甥女。

那蒸豆腐味道如何?用母亲的话就是‘没等进嘴儿就香化了’。”

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阅读《失落东北:磨豆腐的哑巴舅舅》

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购买《味蕾深处是故乡》

总有一篇故事会让你热泪盈眶

总有一份回忆,让你不顾一切拿起电话打给父母亲人

我们期待“人间有味”的下一个三年,期待着你的故事。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人间有味”系列长期征稿。欢迎大家写下你与某种食物相关的故事,投稿至:thelivings@163.com,一经刊用,将提供千字500-1000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题图:go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