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在辅导机构当了半年“名师”,什么牛鬼蛇神都见过

2020-06-25 09:28:09 来源: 看客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老师,你别太较真。”

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出品。


2017年,我从工作了3年的公司辞了职,正为找工作发愁。某天路过一家中小学培训机构时,见门口的学生络绎不绝,一个大胆的念头跳了出来:我不是有教师资格证么,为什么不去做老师?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发虚。毕业后我一直从事电商运营工作,除了上大学时跟风考了教师资格证之外,并无半点教学经验。

但抱着试试无妨的心态,我还是投了简历。没几天,一家全国连锁的辅导机构就联系了我去面试。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路过的行人。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路过的行人。

面试分为笔试和试讲。笔试环节是做2篇高考阅读,试讲则是在刚才的笔试题中挑3道进行讲解,这对英语专业出身的我来说并不难。

“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入职?我们可以给你就近分配校区。”试讲一结束,面试官当场就宣布我被录取了,职位是高中英语教师。

我有点错愕——当初投的是教师助理,教师资格证也是小学阶段的,怎么就成高中英语老师了?我委婉地提醒面试官,直接教高中,我可能胜任不了。

面试官却对我颇有信心:“没事,以你的程度可以的,教师证之后可以再考。实在不行,也可以先找几个小学生教起嘛。”

见我迟疑,她又以一种“你懂的”的口吻补充:“这不马上要高考了嘛,最近高中老师比较缺,而且教高中,课时费也多不是?”

我不好再推脱,稀里糊涂地入了坑。

机构所在的园区坐落着5、6家辅导机构。
机构所在的园区坐落着5、6家辅导机构。

忽然我就成了“公办学校名师”

入职第一天,想着面试官说会有系统培训,我带了厚厚的笔记本来机构报到。不料刚办完入职手续,班主任直接分配了一个三年级的学生给我,并交代说:“家长的要求不高,给孩子巩固下课本内容就行。”

说完,她起身准备离开,只字未提培训的事,我很是迷茫:“那咱们这儿有教材或者参考资料吗?”

“资料么都是老师自己准备的呀。”对方似乎觉得我问得有点多余。后来我才知道,“班主任”相当于售后客服,等课程顾问(即销售)把学生招进来后,只管负责安排老师和沟通上课时间,“你要是有什么不懂,可以去问江老师。”

江老师是我们校区的英语组组长,每周都会带大家做一套高考卷,接着讲评一下,就算是培训了。至于教学方法和备课要求,全凭自己摸索。

上海某课后辅导机构的招生广告。
上海某课后辅导机构的招生广告。

不巧我入职那天,江老师去了总部开会。下午就要上课了,我只好上网下载了一些教材,粗略翻了翻,心一横,打算现学现卖。

一进教室,人声鼎沸的景象再次让我傻了眼。这里跟我面试时去的总校完全不同——总校的教室是一个个独立的小单间,有玻璃隔断;这儿却密密匝匝地摆满了课桌,三面用挡板围起,“一对一”授课就在这里进行。

排列紧密的课桌。作者供图
排列紧密的课桌。作者供图

我到的时候已经有十几对师生在上课了,挡板完全不隔音,四面八方的讲课声交织在一起,我有种误入菜场的错觉。

一片嘈杂声中,我见到了小鹏,一个憨态可掬的小胖墩,沉默寡言,总是低着头,不敢和我有目光接触。

不出所料,第一节课就出师不利。无论我讲什么,小鹏一律点头;让他跟读单词他也照办,可一旦要他自己读写,他就把头一低,不理我了。我毫无办法,又急又气,批评了他几句也不见效,最后只能敷衍地带他跟读了几遍单词和课文,便草草结束了。

上海某园区内一家辅导机构。
上海某园区内一家辅导机构。

课后,我找到江老师请教。见我一脸愁容,他轻描淡写地开导我:“没关系,你每节课把进度完成了就行,学生不愿背,你就跟班主任说,她会跟家长反映的。”

我又追问教材的事,他从办公桌的书堆儿里翻出一本卷了边儿的课外练习册,让我拿去复印。我看了眼封面,是针对牛津教材的辅导书,便告诉江老师:“孩子上的是私立学校,主要用的朗文教材,您这儿有吗?”

江老师笑笑说:“没事儿,用这个就行了。孩子基础又不好,做什么练习都差不多的。”

我自费买的参考书。作者供图
我自费买的参考书。作者供图

听他这么说,我静了声。

继续深入了解才得知,机构里的辅导书都是3、4年前采购的,不管来的是什么学校、什么层次的学生,一律都做这些习题;偶尔遇上程度好的,就用高个一到两个年级的辅导书应付。

而所谓“个性化定制方案”,其实就是问教过同年级的老师拿份现成的教案。因此,无论是尖子生还是后进生,在这学的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办公室里陈列着好几排教辅书。作者供图
办公室里陈列着好几排教辅书。作者供图

至于机构主打的 “名师一对一辅导”自然也是虚假宣传。

那天临近上课,课程顾问马老师突然从办公室门口探进头来,神秘兮兮把我叫了出去:“陈老师,先跟您说个事儿啊,一会儿学生就来了,如果家长问起,就说你是虹口区公办学校的老师,有3年教龄哈。”

我立刻明白过来,她是为了促成销售,跟家长说了瞎话。

“要是家长问起哪所学校怎么办?”

“你放心,我们跟家长说过学校要保密的,他们也知道,现在公办学校的老师不能出去补课,不会乱问的。”马老师答得很笃定。

“个性化定制教学”的宣传标语
“个性化定制教学”的宣传标语

“名师”队伍的构成

从入职第一天起,我便卯着劲儿想把小鹏教好。

原本他在公办小学就读,成绩尚属中等水平,后来为了能直升国际学校初中,家里费了老大力气,才把他转到了一家私立小学。那是上海有名的“鸡血”学校,三年级的教材,能赶上普通学校五年级的难度。小鹏基础本来就不太扎实,每天奋战到凌晨也跟不上。

压力之下,他开始暴饮暴食,身体如同吹气球般胀了起来。成绩差加上体型问题,导致孩子在学校常常被欺负,久而久之便产生了厌学情绪,家长又实在无暇照顾,只能送来这里。

上海某辅导机构,准备上课的学生。
上海某辅导机构,准备上课的学生。

知道小鹏的情况后,我决定另辟蹊径,问他想不想减肥变回小帅哥;又在网上找了套适合儿童的减肥操,许诺只要背出单词,就教他一节。

“利诱”之下,小鹏很快就有了进步。

有了小鹏的 “成功案例”后,班主任和课程顾问都对我很满意,分校校长还在例会上表扬了我,但随即她又提醒道:“陈老师目前进展不错,记得趁这个时候,多让家长扩课(增加每周的课时数)啊。”

说着,她打开了一份表格,带大家回顾上周的课时率:“我们校区已经连续1个多月垫底了,请大家反思一下!我们的学生也不比其他校区少,课时率怎么就上不去呢?从这周起,我们要重点抓扩课和续课,不达标的老师要给我合理解释!”

我们开会的会议室。作者供图
我们开会的会议室。作者供图

会后,我忍不住向其他老师叫苦:“我们怎么还得干销售的活啊,家长也不傻,一节课这么贵,难道我们说加就加吗?”

身边的小吴老师却一脸无所谓:“指标完不成,大不了扣钱咯,这些钱还不够我吃一顿日料呢!”

小吴老师刚毕业不久,也教英语,原本家里给她安排了银行的工作,结果在柜台实习了半年,她嫌累,辞了。家人转而又让她去学校当老师,但小吴考了两次教师证都没过,干脆“曲线救国”——先来这儿混点教学经验,期间接着考证。

机构里的教师办公室
机构里的教师办公室

因为平时吊儿郎当,她的课是我们校区出了名的少,太差太笨的学生她坚决不教。班主任拿她没办法,只好安排她给幼升小的孩子上拼音学前课。结果小吴被家长投诉,说她教的拼写方法和幼儿园的不一样,还骂孩子蠢,气得家长要退钱。

自此之后,小吴带学生就更挑剔了,平均每天只上一节课,课时费少点也无所谓,反倒还乐得轻松——毕竟,新老师的底薪和课时费少得可怜,我入职的第一个月,工资也只有3000多。因此像小吴这样,没经验或没证书的老师都会把这里当跳板,一旦考取了证书,就会跳槽去公办学校或者更大的机构。

教师团建。作者供图
教师团建。作者供图

对于扩课,教数学的秦老师有自己的一套。那天散会后,他热情地给我支招:“这种事,直接让学生去说就行啦。”

秦老师30岁上下,板寸头,身材精瘦,特别能侃,尤其钟爱一身衬衫加西裤的打扮。他奉行的是一套“快乐教育”——每每路过他的课桌,都能看到师生俩侃得不亦乐乎。曾经有家长向班主任反映他的课内容太少,但他实在是太受欢迎了,学生总会极力反对换老师。

这也是他完成指标的奥秘——和学生搞好关系后,他会给学生开条件:每让家长加一节课,他就少布置2次课后作业,甚至还能帮着完成1次学校作业。

我们下班较晚,偶尔会约个夜宵。作者供图
我们下班较晚,偶尔会约个夜宵。作者供图

虽然入职没比我早几个月,但秦老师适应得明显比我快,早早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后来,我才得知他是从链家(房屋中介)转行过来的,女朋友也在干培训,因此他也来试试水。

不过,从“中介小秦”摇身一变成“名师秦老师”,他爱穿衬衫的习惯依然没变,还时常给顾问马老师出主意,告诉她去哪些高档小区发传单好。

上海,某小区里的一对爷孙。
上海,某小区里的一对爷孙。

在我们分校20多个正职老师里,为数不多“靠点儿谱”的就是教语文的张老师了。来这之前,她曾在别的辅导机构干了很多年,年纪大,资历深,我们都得称一句“张姐”。

但因为课加得太猛,张姐被接连投诉过好几次,损失了不少课时费,为此没少在办公室发牢骚。

“妈的,这是拉不出屎怪地球没引力啊!也不看看自己儿子什么德行,给他加课是看得起他,没提高还赖我!”

张姐骂起架来中气十足,教学风格也颇为彪悍,平时在教室门口总能听见她劈头盖脸训人的声音,学生们都怕她。

之所以来我们机构,是因为张姐的女儿不久前刚升入附近的一所重点初中:“要不是因为接送我女儿方便,我才不待在这儿呢!”发完牢骚后,她转头交代秦老师:“那学生的数学是你教的吧?下次别给他好脸色啊!”

某辅导机构门前,“一切为了孩子”的宣传标语。
某辅导机构门前,“一切为了孩子”的宣传标语。

被送来的“问题学生”,我们照单全收

正当我为了扩课的事伤脑筋时,转机来了。

一天,顾问马老师把我们几个叫去开“家长沟通会”,我知道,这是有大单了——叫上几科老师一起沟通,意味着家长要购买全科的课程,这样一来,一学期的学费少说也要10万以上。

我们到时,会议室里已坐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初中男生。他一刻不停地四处张望,频率之高几乎让人头晕。一旁陪着的是他的母亲,见我们进来便连忙起身,催促儿子说:“快,辰辰,叫老师好!”

辰辰的视线从我们身上快速略过,小声嘟囔道:“啊呀随意啦!”

园区外,一则“提升儿童专注力”的广告。
园区外,一则“提升儿童专注力”的广告。

据他妈妈说,辰辰患有轻度躁郁症,休学已经快1年了。来这里是想补上之前落下的课程,希望辰辰下学期可以重返学校。

“没事儿的辰辰妈妈!”马老师一边宽慰对方,一边示意大家落座,接着开始挨个儿介绍起来——

语文和数学老师自然都是“教学经验丰富、常年带毕业班的名校教师”,而我则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现在在双语学校带重点班”,教学理念很西化,“特别适合辰辰这样不习惯应试教育的孩子”。

我暗自汗颜,这句话里只有我的姓是真的。但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确实没有家长找我求证过,也就违心地默认了。

整个沟通会上,辰辰显得十分焦躁,无论问什么,他都只回三个字:“随意啦!”考虑到辰辰情况特殊,班主任特地腾出一个小教室,好让我们单独上课。

辅导机构外,带孩子上课的妈妈。
辅导机构外,带孩子上课的妈妈。

给辰辰上课绝对是个体力活。1小时的课,他连10分钟都坐不住,不是在教室里打转,就是把书包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扔。上到第三堂课,我决定用教小鹏的办法先找出他的痛点——

“辰辰,你平时都有哪些爱好啊?”

“踢球。”

“那不错啊,都跟谁踢呢?”

“以前跟我妈,现在没人踢了。”

“为什么呢?”

“她现在天天出去打工,没空理我。”

“那你好好补上功课,就能回学校跟同学踢啦。”

不料辰辰越说越没耐心:“切,他们又踢不过我……哎呀,随意啦!”

话音刚落,他竟毫无征兆地窜向门边,速度奇快,眨眼就跑出了门外。我大惊,急忙追了出去,绕了几层楼梯后,竟看不见他的影子了。走廊里的老师告诉我,他已经乘电梯下去了。

上海,某辅导机构园区的走廊。
上海,某辅导机构园区的走廊。

我慌了神,急得眼泪要掉下来——这个园区临近马路,门口又没有保安,要是他出了意外,谁都担待不起。正当我赶去门口堵他时,班主任来电话了,说他自己跑回教室了。

后来的几堂课也差不多。面对辰辰,几个老师都如临大敌,就连“快乐教育”专家秦老师也收敛了笑容。每当上数学课时,走廊里总是回荡着秦老师夹了粗话的喝骂声,偶尔还能听到辰辰的哭声……

机构附近的公交站,一名等车的学生。作者供图
机构附近的公交站,一名等车的学生。作者供图

那段时间,辰辰的课让我心力交瘁。回想入职几个月以来,我几乎没接到过成绩好的学生,起初我怀疑是运气问题,后来才明白,“一对一”价格不菲,1小时收费200~500元不等,每次课至少3小时。课程顾问会劝家长每周上2到3次课,这样下来,一学期的费用少则2万,多则7、8万——除非家境特别好,否则但凡在其他地方补习有效果,家长都不会选择如此昂贵的机构。

因此,不少学生都是家长无奈之下才送来的,“问题学生”的比例自然就高。

机构举办的家长宣讲会。作者供图
机构举办的家长宣讲会。作者供图

小鹏就是例子。原以为他进了名校就能高枕无忧,结果小鹏的妈妈却为此懊悔不已:“花了十几万转学,倒把孩子搞成了这样!”学校老师总劝她全职在家辅导孩子,说班里成绩好的基本都这样。但想到每年学费昂贵,自己就根本不敢辞职。

“陈老师,我们家鹏鹏就全靠你啦,你该打打该骂骂,我一句话没有!”每每听她这么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作者供图
上海某辅导机构门前,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作者供图

然而,课程顾问还就喜欢招这样的“问题学生”。因为问题越大,家长越心急,期望值也越低。

因此,就算是智力或精神有轻度障碍的学生,我们也照单全收。

“老师,你别太较真”

被辰辰的“密室逃脱”折腾了几个礼拜后,我向马老师直言:以我的能力教不了辰辰,这儿也不适合他,应该建议家长带他去做心理辅导。

马老师觉得我小题大做了:“辰辰很聪明的,你耐心一点,肯定能教好。”后来见我一再坚持,她才说出实情:“辰辰妈特别较真,一定要看过任课老师的教师证才放心。咱们校区的英语老师,就你和江老师有教师证。不是我们想为难你,但江老师的课实在是排满了。”

我哭笑不得,原来5个英语老师里,就2个有证的。

教师办公室一角。作者供图
教师办公室一角。作者供图

眼看沟通无果,我索性找到校长请辞。校长同意了,但条件是要做到暑假结束,毕竟那是培训机构最忙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除了英语之外,我还教过小学语文、高中历史,若不是严词拒绝,我还险些教了数学。

小陆是我的最后一个学生。从高二起,他就在这里全科补习,因为之前的英语老师怀孕待产,他的英语课自然就交给了我。

据班主任介绍,小陆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境优渥,平时工作忙,无暇照顾孩子,小陆很快迷上了游戏,之后慢慢发展成逃课、厌学,成绩常年垫底。

那天开课40分钟后,小陆才背着挎包,晃晃悠悠地进了教室,一见我便礼貌地问好:“老师,刚刚迟到的时间不用补回来,你准时下课就行!”就性格而言,小陆称得上是阳光男孩,可一旦打开书本,就开始嬉皮笑脸起来,甚至还让我跟其他几科老师学学,别太较真:“陈老师,你别每次都准备这么多东西了,还不如跟语文老师一样放点片子看看,人家生物老师还跟我一起打游戏嘞!”

小陆一见教辅书就头疼。作者供图
小陆一见教辅书就头疼。作者供图

临近期末的一次课上,他照例姗姗来迟,这回一坐下,竟还开口问我借钱。

“老师你能支付宝转我100吗?我给你现金。我们开班会,我要在淘宝买东西。”

话毕,他爽快地打开淘宝给我看购物车,里面的确是一些装饰品和零食,见我犹豫,又殷勤地保证:“老师,你就帮个忙吧,你把钱转我,我这节课就认真听怎么样?这次作业也保证完成!”

购物车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作者供图
购物车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的。作者供图

几番讨价还价之下,小陆答应以“认真听三节课”作为交易。结果当晚,我又收到他发来的qq消息:“老师在不在?能不能再转我100,钱不够。”

见他变本加厉,我不由地担心起来,给他弹了个语音,却没人接。

第二天回机构一打听,我才知道他用同样的套路向所有老师都借了钱,加起来有500块了,只好联系他妈妈说明情况。

小陆的妈妈告诉我,小陆沉迷游戏充值,家里人都不往他手机里放钱。为了充值,他便索性想出这个办法,钱不够时甚至会从父母的包里拿。

我辞职后,小陆还在qq上联系过我一次。作者供图
我辞职后,小陆还在qq上联系过我一次。作者供图

那个周末,小陆没来上课。再次见到他时,他和几位老师一起坐在马老师的办公室里,看起来瘦了一圈,脸上也没了笑意。

听说这些天他逃课越发频繁,学校老师管不了,马老师便建议他把学校的课停了,全天到我们这来补习,还承诺单独给配一名班主任,重点监督他。

自那以后,小陆每天10点由妈妈送来,课间就在老师办公室待着,晚上6点再由家里阿姨接回去。

园区门口停满了接送学生的车。作者供图
园区门口停满了接送学生的车。作者供图

那段时间,我的排课渐渐少了,闲时就在办公室里和小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小陆喜欢历史,说一直想去西安、日本转转,还想去埃及看金字塔,但他爸妈从没带他出去玩过。

“那你努力一把,高考考个好成绩,你老妈肯定会带你出去的。”我见缝插针做思想教育。

“不用,等我毕业了就去打工,自己挣钱出去。”

“你要是去国外旅游,还是要学好英语呀。”

“没事儿,我下个有道词典就行了哈哈哈……”

回过头看,我仍会怀念那段和学生们斗智斗勇的时光,但也庆幸自己离开了那个充满谎言的地方——听说我离职后,小陆的英语老师换成了一位刚从4s店转行来的大哥,二人一拍即合,在教室里整天侃车,干扰了别的学生,最后被家长投诉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撰文  小马麋鹿 | 摄影  高价硬 | 编辑  SOAP

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pic163

un

延伸阅读
闫冰珏 本文来源:看客 责任编辑:闫冰珏_NBJS1065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