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我提着饺子奔赴抓捕前线

2021-02-10 10:06:31
1.2.D
0人评论

1

2016年2月7日,除夕。傍晚5点,我突然接到上级电话,辖区突发恶性案件,嫌疑人周某因赌债纠纷致一死一伤后潜逃,且扬言要继续报复其他人。上级要我订最近一班列车回到岗位,务必在第二天中午前与同事集结。

事发突然,我来不及多问,赶紧用手机查询时间合适的列车,然后订了最近一班返程车次,但距离发车时间,只剩1个小时了。

年夜饭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及吃了,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告诉母亲我马上就要走。母亲很吃惊,手里的餐具还来不及放下,愣在原地,问家离单位那么远也要回去?我说没办法,命案为大,嫌疑人情况只有我了解,不回去不行。

母亲赶紧喊父亲,父亲从厨房钻出来,听说我马上要走也吃了一惊。我又解释了几句,父亲便沉默了,说这会儿菜还没做好,但饺子已经包好了,他现在就去煮,吃完再走,说完又钻进厨房。

从家到火车站,平时打车也要半小时,眼下大年夜,还不知能否叫上车。我本想说,怕是饺子也来不及吃了,还得去火车站取票,但还没开口,手机就又响了——现场的同事打电话过来询问嫌疑人的社会关系,他们正在布置搜捕。

我只好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和同事讲电话,母亲赶忙过来接手,让我去一边坐着说。

嫌疑人周某是我的“老熟人”。他曾是市里一家企业的基层干部,8年前因职务犯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成为我负责辖区的“重点人口”。

入狱前,周某曾“风光”过好几年,是外人眼中衣着光鲜的“周大哥”,同事口中一言九鼎的“周科长”;入狱后,周某不仅被原单位开除了公职,妻子也带着儿子和大部分财产远走他乡。这些年,周某一直在向我传达自己想要“东山再起”的念头——他在本地搞过小工厂,去省城开过饭店,还去云南倒过玉石——但许是运气不好,生意不仅毫无起色,反而把他离婚后为数不多分到的财产赔了个精光。

再往后,周某开始流连于赌场,期间我拘留过他几次,但毫无效果。同事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个月前,一位韩姓赌徒约周某“合作”赚钱,周某听信后,在外借了高利贷与韩某在赌场“坐庄”,不料韩某的真实目的却是为了蒙骗周某。两人“坐庄”一个月后,周某不但没赚到钱,反而把借来的高利贷赔得一干二净。

年前,终于发觉端倪的周某找到韩某,在其逼迫下,韩某承认了自己与吕某、张某二人合伙给周某“做笼子”的事情,但此时,钱财已被三人挥霍一空。周某一怒之下捅伤了韩某,并在临县一家饭店包间内将吕某杀死。潜逃时,周某随身携带凶器,警方高度怀疑,他要继续寻找张某报仇。

如此持械潜逃且去向不明的举动极度危险,同事不断向我解释说,眼下大家都回岗备勤了,若非情况紧急,绝不会大年夜叫我回去。我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只能托他转告领导,马上出发,一定按时到达。

10分钟后,电话收线,我起身想去继续收拾行李,但母亲已经把装好的行李箱推到了门口,父亲也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饺子好了,抓紧吃点,你最喜欢的韭菜肉馅……”父亲说。

我看了看时间,确实来不及坐下吃了,想开口,但父亲的表情非常复杂。想起自己去年也因为值班没能在家陪他们过年,实在不知该怎么说。

父亲见我站着不动,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叹了口气,说时间确实来不及的话,那就带一些在路上吃吧,“老家讲究这个,一年到头,在外的人总得吃顿家里的饺子”。说完,他又一次回了厨房,再出来时,手里拎着一个装满饺子的保温桶。

车已经到了楼下,我接过保温桶,想跟父母再说几句话,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父亲笑了笑,把一小瓶白酒塞到我手里,说路上吃饺子的时候喝,“快去吧。饺子酒饺子酒,越喝越有……”

2

大年夜,路上非常空旷。司机开得飞快,说接到我这单纯属意外,本来自己赶着回家吃年饭,不料忘了退出网约车系统,被“强行”派了单。他问我为什么大年夜要去火车站,我说我是警察,刚接到返程命令。他叹了口气,从扶手箱里掏出烟来递给我,说想抽烟的话在车上抽就行,他送完我就不接新单了。

一路上手机频繁响起,不断有同事打电话来询问各种情况——刑侦同事找我了解周某在本地的关系网,比如他可能会投靠的关系人地址和联系方式;网安和技侦同事也发现了一些可疑信息,找我核实相关线索。眼看发车时间临近,我趁同事电话的间隙,给在铁路公安的同学张龙打了个电话,请他帮我协调一下取票和进站时间。

彼此都是警察,对于除夕突然返岗,张龙并没表现出太多惊讶,只是让我放心。

到火车站时,张龙已经全副武装、开着巡逻电瓶车在站前广场等我了。上了电瓶车,我才知道原来当晚恰好是他值主班。他说大年夜我坐的那趟列车没多少乘客,他联系了跟车乘警沈警官,托他帮我找了个空铺位,至少晚上可以睡一觉。

我和张龙是高中同桌,关系铁到生锈。他小我1岁,警校毕业后进了铁路公安,一直在站前派出所上班,年前刚刚结婚。当时他给我发了请帖,但紧接着就说:“礼金到了就行,人就别来了。”这话放在外人那里有些不中听,但做我们这行的,心里都清楚这里透出的体贴。

那时我正在忙一起专案,确实不可能参加他的婚礼,本来我俩还约着,年初三晚上一起吃饭叙旧,却因着这个突发事件,提前见了面。

我跟张龙开玩笑,“你也点够背啊,都算单位的老杆子了,刚结婚就在值班室过年,弟妹不骂你?”张龙哈哈一笑,说自己本来也有点憋屈,但接到我电话,心情一下就好了,他这在值班室过年的,总好过我这在车厢里还过不上年的。

我作势锤了他一拳,张龙没躲,问了我几句案子上的事情,我捡能讲的给他说了几句,末了,张龙嘱咐我注意安全,“挑年三十犯案子的家伙八成是个亡命徒”。

张龙跟我一起上了列车站台,沈警官正在站台上执勤。沈警官大概50多岁的年纪,二级警督,执勤帽下面露出的鬓角已经花白,寒暄了几句,便准备接我上车。这时,张龙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跺脚,说自己忘了点事,让我等他一下,说完转身就跑。

我给沈警官递烟,他摆手说自己执勤,不方便,说知道我在哪个车厢,一会儿开车了去找我。我站在车厢前一边抽烟一边等张龙回来。手里的保温桶沉甸甸的,想来父亲至少给我装了二斤水饺,估计张龙值班也没得吃,正打算等他回来分他一半。左等右等不见人,我给张龙打电话,他那边显示正在通话。我看开车时间差不多了,丢掉烟头进了车厢。没多久,列车员就把车门关了,又过了几分钟,列车“吭哧”一声,看样子是准备出发了。

突然,我看到窗外一个硕大的身躯张牙舞爪地跑过来——张龙一米九几的个头实在显眼,手里还拎着个袋子。等他跑到近前,列车已经缓缓动了起来,张龙使劲用手敲窗玻璃,我急忙开窗,他一下把袋子塞了进来,一边跟着列车向前跑着,一边气喘吁吁地说,“你弟妹下午送过来的饺子,韭菜馅的,大过年的,你路上垫一下……”

3

列车向南疾驰,大年夜的车厢里确实没几个人。窗外的天空中炸开朵朵烟花,我坐在座位上,想起了上午买来本打算年饭前放的鞭炮,又想起送我出门时父母的眼神,再看看眼前小桌板上的两份水饺,心里忍不住有些感伤。

刑警大队的电话还是隔一会儿一个,电话里,同事刚哥问我车次和抵达省城的大致时间,说局里抽调了40多名民警,成立了案件专班,一共分了5个探组,我所在的探组,探长是毛哥,他带的一组人今晚已经前往省城搜捕了。

刚哥让我下火车后直接联系毛哥,他会去接我。我想起年前毛哥的老婆生二胎,现在应该还住着院呢,便问刚哥他不是在医院陪床吗?刚哥叹了口气说,连你这在外省的都被叫回来了,能跑得了他?

最后,刚哥嘱咐我,见面后千万别跟毛哥提嫂子生二胎的事儿,毛哥正在气头上,刚才他俩通电话的时候,毛哥说要把那人“剁成饺子馅”。

晚上7点半左右,沈警官大概完成了一轮巡查,来到卧铺车厢,看我面前的两份饺子都没有动,招呼我跟他去餐车。

我顺手提上水饺跟沈警官走,沈警官说他那儿有饺子,但我执意要把父母和张龙送我的水饺带上。两人摇摇晃晃穿过四五节车厢,沈警官的两位同事和一位阿姨正在餐桌旁等待。

我跟他们打了招呼,彼此简单做了自我介绍。除沈警官外,年纪和我相仿的是刘警官,胖乎乎的,一笑脸上就有两个酒窝;年轻一些的是刚入职的小陈,还在实习期;阿姨姓王,是沈警官爱人,50多岁的样子,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几人面前的铁饭盒里都有饺子,另外桌上还摆着几个菜,炸藕合、炖排骨、木须肉和西红柿炒蛋。沈警官说这些菜都是王阿姨在家做好带上车的,饺子是鲅鱼馅,王阿姨亲手包的,让我别客气,放开吃就行。

我有些不好意思,也把带来的水饺打开放在桌上。大家边吃边聊,很快熟悉起来。刘警官比我大1岁,当警察第7年,这是在火车上过的第3个除夕;小陈去年6月刚刚大学毕业,长得很秀气,大概是头一回在火车上过年,还有些不太适应,话也不多,只顾闷头吃饭,偶尔掏出手机发几条信息。刘警官就跟他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在给女朋友发消息,小陈不置可否,脸上满是羞涩。

沈警官问了一下我的情况,案情方面我暂时不好多说,只能大概讲了讲。沈警官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干咱们这行的,得适应这种工作节奏,“旧社会有句话讲,过年过年,地主过年,老百姓过关。现如今放在我们身上,就是老百姓过年,警察过关啊。”

大家都笑了,我也无奈地笑了笑。沈警官提议刘警官和小陈一起敬我这个“远方的战友”一杯,大家纷纷举起了桌上的保温杯。王阿姨忽然说,“大过年的,你们上班不能动酒,但小李(指我)今天又不在岗位上,他可以喝点啊?”

沈警官马上站起来,问餐车乘务员买酒,我忙说自己有,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我的一小瓶白酒。刘警官把酒凑在鼻孔边,使劲儿嗅了嗅,说自己也想来一口,被起身去拿杯子的沈警官听见了,故作生气地训了他一句,刘警官就笑嘻嘻地给我倒满,说这点酒哪够他喝。

酒过三巡,我问沈警官跑车怎么还带着家属。沈警官说,自己儿子也是警察,在外地上班,今年过年回不了家。自己在车上过除夕,王阿姨不愿一个人在家,索性买了一张车票,陪沈警官一同在车上过年。

我又问沈警官,这是在列车上过的第几个除夕,沈警官想了一会儿,说太多记不清了,自己当了30多年铁警,在车上过年的次数,总有十七八个了吧。

我举起酒杯,表示要敬“老前辈”,沈警官笑着用保温杯跟我碰了碰,说现在自己已经习惯在车上过年了,在家过年反而觉得别扭。刘警官就在旁边一脸坏笑,说沈叔你就讲讲自己年轻时为啥非要在火车上过年的事情呗?

在大家的笑声中,我才得知王阿姨退休前也在铁路部门工作,年轻时是列车上的乘务员,30多年前,两人在一班除夕夜的列车上相识,相恋结婚。由于夫妻经常有一方要在列车上跨年,另一方索性也就主动申请值除夕夜的班儿了。尤其是前些年,儿子也去外地当了警察,过年回不了家的时候,沈警官夫妇总感觉在家过年少了点什么,索性直接回到车上,找寻“年轻时的感觉”。

“所以我说在家过年反而觉得别扭嘛,有家人的地方才叫过年,一个人搁家蹲着,那有啥意思?”沈警官哈哈笑着,把保温杯里的花茶一饮而尽。

4

晚上9点,桌上的菜和水饺被大伙扫荡干净,沈警官问我们吃饱没,没吃饱的话餐车还有菜可以加,平时饿肚子没事,年饭一定得吃饱。大家都笑着说饱了,刘警官更是捂着肚子说饺子已经填到喉咙。

我和大伙告辞,几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好之后有时间再聚。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刚上车时的伤感不见了,我躺在铺位上睡不着,掏出手机看,发现单位的两个微信群里十分热闹:一个微信群里,有人发拜年祝福,还有几位同事在群里撒红包,大家都嘻嘻笑笑;另一个群里,同事们还在四处搜捕嫌疑人周某,不时相互交流几句现场情况,有文字也有语音,有时还伴有纷乱噪杂的背景音,气氛十分紧张。新年的喜庆与搜捕的紧张相互穿插,有种时空交错的怪诞感。

周某还没有找到,一组民警在搜查旅馆时,偶然发现有人从事卖淫嫖娼活动,在群里请示领导如何处理,领导指令将卖淫嫖娼一事移交辖区派出所处置,专班民警继续搜捕周某;另一边,寻找张某的一组民警已抵达其住处,听闻周某对韩某、吕某的报复行为后,张某妻子叫回了已藏匿的丈夫,民警随即对张某采取了强制措施;刚哥一组正在驱车前往临市的路上,嫌疑人周某近期与住在临市的舅舅有过频繁通话,刚哥等人前去排查。

毛哥在群里找我,又嘱咐我在车上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这次任务重,回去之后有的忙。让我下车之后马上给他打电话,不要乱跑,他会在出站口等我。

早上6点半,我被刘警官叫醒,问我昨晚睡得如何,我说一切都好,问他休息得怎样,他说大致还好,只是凌晨时遇到一起警情,已经处理完毕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车到站了,刘警官和小陈送我下车,我说想跟沈警官打个招呼,刘警官说昨天夜里沈警官处理警情到后半夜才睡,这会儿还没醒,就不来送我了。分别前,刘警官嘱咐我搞案子注意安全,下次休假回家时记得给他打电话,到时他约上沈警官、小陈和张龙大家一起吃饭。

目送列车缓缓启动远去,我拨通了毛哥的电话,拉起行李匆匆往站外走。

大年初一的清晨,火车站有些冷清,站前广场显得十分空旷。进出站的人少了很多,一些临街商户也已关门歇业。周围三三两两的行人拖着重重的行李,步履匆匆,但脸上大多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我按照之前跟毛哥的约定走到广场尽头,看到了警车正在闪灯。坐进车里,我赶紧询问案子的事情,毛哥却从后座拿过一个塑料饭盒,让我先吃点东西,案子上的事情,他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讲。接过饭盒,竟然也是饺子。

我记得毛哥平时不爱吃饺子,去年过年,大伙在所里包饺子,毛哥就自己跑到备勤室煮面吃。

我问毛哥怎么突然换口味了,毛哥哂笑着,说估摸我坐了一夜火车,早上还没吃饭,本来想找个地方买些早点,但找了一路也没发现还在营业的餐馆,这才想起今天是大年初一。饺子是他在便利店买的速冻水饺,便利店服务员小哥帮忙煮的,“你们北方年饭流行吃饺子,按你昨晚上车时间,估计你也没赶上家里的饺子,这速冻水饺的味道肯定不如家里做的好吃,但总归是那么个意思,赶紧趁热吃了吧。”

我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动,一下忘了昨晚刚哥的嘱咐,问起了毛哥嫂子生二胎的情况。话一出口才想起来,有些后悔,但毛哥并没有发脾气,只是叹了口气,说自己连夜把父母从家中接到了医院,现在妻子情况还好,估计案子搞完了,孩子也差不多生下来了,到时一同去家里做客,他还要拜托我帮他给孩子想个“有内涵”的名字。

速冻水饺是香菇肉馅的,无论个头还是味道,确实不如家里父母包的,更没法跟沈警官带去的鲅鱼馅饺子相提并论。但毛哥十分体贴地买了一盒老干妈辣椒酱,我风卷残云消灭了这一盒水饺,毛哥看了看空饭盒,没忍住念了句“真他娘的能吃”。

和毛哥有一搭没一搭聊天,随口问了句他的大儿子谁在照顾,毛哥却冒出一句“不知道”。我有些吃惊,说你这爹咋当的?毛哥也愣住了,这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让我用他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大儿子今天怎么安排。好在家人告诉他,大儿子一早就被送去了小姨家,毛哥才放下心来。

毛哥继续一边开车一边跟我交代今天要做的事情,他说嫌疑人周某在汉阳有一个以前关系密切的狱友,周某开饭店时曾得到过那名狱友的帮助,有情报表明周某潜逃后可能会投奔这名狱友,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找到并核查这名狱友的情况。另外,周某与前妻之间也因离婚财产分割问题存在矛盾,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要报复前妻,周某此次犯案后情绪激动,不排除其对前妻实施报复的可能,因此我们还要去寻找并保护周某前妻,防止发生连环杀人案。

说话间,毛哥连着抽烟,一个接一个地嚼着槟榔,看起来是在强打精神。我问他是不是昨夜没睡,他点点头,说前天夜里在医院陪护,也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路过一个路口,我让毛哥停车,和他交换了驾乘位置。距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大概还有40分钟车程,我让毛哥赶紧抽空睡会儿。他没有反对,把副驾驶的座位放平躺了下去,不过1分钟,鼾声就从我耳边传来。

5

2016年大年初三,经过持续奋战,嫌疑人周某终于被抓获归案。被捕时,民警在他身上找到了杀害和重伤韩某、吕某的凶器。

据周某交代,自己的目标的确是张某以及前妻。

周某落案后,专班马上展开讯问工作。由于受害人韩某、张某等人此前涉嫌开设赌场罪,聚众赌博罪等相关罪行,多起案件的侦办工作需要同时进行。刚从外地返回的专班民警随即投入后续工作之中。

大年初五,公安机关针对周某故意杀人案的主要讯问流程结束,周某被移送看守所等待随后的司法程序。虽然我们还需继续办理韩某等人所涉嫌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诈骗等案件,但命案已破,大家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忙碌过后的疲惫感连番袭来,距年假结束也只有两天了。同事们开始讨论仅剩的这两天假期该如何度过,有人说要回家陪陪父母,有人说要带孩子出去玩两天,还有人说家里很多事情耽误了,得回去处理。但大多数同事都表示,剩下的两天只想睡觉,这几天实在太累了。

因为离家远,上级特批给了我4天假,让我回家补休春节假期,我高高兴兴地给父母打了电话,又订了一张第二天回家的机票。

然而,就在当天下午,公安局突然召集专班民警傍晚集结,大家不明就里,以为案件出现了新的变故,神情紧张地凑在一起打听怎么回事。可惜没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几位派出所和支大队主官也默不作声,只让我们等待命令即可。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沮丧,按照往常经验,不是老案子出了问题,就是又来了新案子。

临近傍晚,公安局机关大会议室,很多人在吸烟,屋里很快变得乌烟瘴气。大家纷纷推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讨论半天也没结果,最后也只好就这么各怀心事地坐着。等到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来到现场,一脸严肃,我心里暗叫不好,自己订的那张机票,八成又要泡汤了。

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待他布置新任务,副局长先是针对之前的案子讲了几句官话,又说今晚任务重大,谁也不准请假,之后就让我们跟他走,大家机械地跟他离开会议室,不料他竟把我们领到了机关大院的警官食堂二楼。

现场情况令所有人吃惊,二楼大厅的三张桌子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水饺。副局长说,今天叫大家过来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新的任务。这次除夕发案,大年夜被拎出来做事,大家都没能在家过年,有些同志这几天甚至连口热饭都没能吃上。

现在案子忙得差不多了,今天“破五”,年还不算过完,今晚局里给大家补过除夕,饺子有四种口味——韭菜肉、芹菜肉、韭菜鸡蛋和三鲜馅,都是食堂职工和几位民警家属亲手包的,不但管饱,觉得好吃还可以带回家去。

之前几位面对民警询问默不作声的支大队领导一下笑了起来,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早就憋得难受了。大家随即一哄而上,洋溢着新年的欢乐。

吃一碗扁食,就是一年到头了味蕾深处是故乡

点击购买《味蕾深处是故乡》

总有一篇故事会让你热泪盈眶

总有一份回忆,让你不顾一切拿起电话打给父母亲人

我们期待“人间有味”的下一个三年,期待着你的故事

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并享有独家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人间有味”系列长期征稿。欢迎大家写下你与某种食物相关的故事,投稿至:thelivings@vip.163.com,一经刊用,提供单篇不少于3000元的稿酬。
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事件经过、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的真实性,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
题图:golo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