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记事

市长热线那头,没有市长

“市长热线”代表政府形象的行政平台,不是电台的热线电话。

我在香港打黑工

以前我觉得香港人的脸色难看,现在我也成了脸色难看的“香港人”。

当童工的15岁

文员在旁边念出:“唐超,158。”这是我工作18天的工资。

村里那个臭名昭著的清华生

他可是清华生,是大老板,是十里八乡的骄傲啊,他怎能缺钱呢?

大龄公务员的漫漫二胎路

在这场为期十个月的通关游戏中,我们跋山涉水,终于胜利地抵达了分娩室。

地震幸存者:我只想做普通人

十年来,她从未停止搏斗。

靠篮球上位的县人大代表

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黑聪可能只有在监狱放风的时候才能碰一碰篮球了。

哥哥要结婚,我们吃一年剩菜

或许他们都觉得,省下来的钱越多,家里就越富裕。

寝室楼下的忘年交

我一个写武侠的,终究没能像故事里那样看到正义声张。

奶奶走后,家就散了

爷爷躺下来,喃喃自语道:“从前这个家挺好的,挺好的。”

寻亲三十五年

李小刚深信,如果没被拐卖,他过的会是另一种人生。

慕尼黑的墙,比柏林的还高

“我时常想念我的家乡,但我这辈子绝不会回去了。死也不回去了,没有什么比生存更重要。”

矿井下的红与黑

师父说的对,井下的一切都是黑的,煤炭是黑的,灯和工作面是“黑”的,唯有这钱不是。

我是“冒名顶替”的三姑娘

我要是个男的就好了。这样对妈妈来说,对我来说,那都是最好的。

我在边防派出所的两年半

“你爸妈就是个臭老师,又穷又没关系,你竟然还能进边防,还能读研,甚至能分到‘华侨’,真是狗戳瞎!”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