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记事

没人叫她大名的二姐

“一个女人家,能做个么事?只能守在屋里,不打麻将会疯掉的。”

那个骗了全村的医生回来了

“你回来了,秀?别哭了,俺不是来问你要账的,俺是想你了,来给你说说话。”

只敢在深夜散步的一家人

“她想当科长,就当上了!她想要儿子,就怀了二胎!天底下,到哪里找这样的好事?”

让爸的有钱哥们儿照顾你一下

我们家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朋友,所以我很容易就记住了这些细节——陈叔,北京,有钱。

广场舞的人情江湖

“看起来跳舞跳得风生水起,实际上都是暗流涌动。”

未成年原味售卖者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命运所有的馈赠,早就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致命的利息

信用社黄了,可钱去了哪儿?

一个花案犯的监狱黑市传奇

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境地,想靠两个鸡蛋打开局面的动机,让李登峰自感可笑而又荒诞。不过,他脑子里已经、生出来一种“蓄存稀缺物资

要命的熊孩子

以前我爸妈不是这样的,教育我们兄妹几个的时候很是严格,现在带孙子咋给带成这样了?

死刑犯牢房里的朗读者

一周之后一审结束,刘涛和刘亮还是领到了印有最坏结果的判决书。

谁骗了谁的婚

这个世道骗子太多,孩子以后再结婚,一定要个找知根知底的人。

监狱武警:我所亲历的越狱

这里永远没有《肖申克的救赎》,可以像电影主人公那样挖洞。这里没有单间,远远望去,每个铁栅栏房间里都是几十人。

一年后,我离开了体制内

报社仍旧不能解决他们的“编制”,老员工们索性请了长期病假,想趁“无人可用”之时要挟宣传部解决了他们的编制。

如那个胖子般痴情

他可能很痴情,但对不起,他痴情的不是你。他这辈子完了,他就是个杂货铺的伙计,你还要说要嫁给他么?

淹没在校园借贷里的女孩

一场恋爱,加上滚雪球般的网络借贷,竟使她最终成了一名全网通缉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