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记事

谁杀死了妹妹

“婆婆为什么打你?”“因为不站着尿尿。男的都站着撒尿,我不会,婆婆就打。”那年招男刚六岁,还像个挺正常的小女孩。

被所有人尊重的小三

“我晓得你们看不起我,觉得我破坏了他的家庭,我承认我有责任,但事情都已经发生,如果我生下孩子,谁来撑起这个家?”

狱中刺青

出狱前一天晚上,管教发给他一支中华,抽到半截,他把烟摁灭在自己的手臂上。那是为了让自己记住教训,永不再踏进监狱。

被儿媳阻挠的晚年爱情

公公鳏居近30年,想找老伴儿,儿媳频频阻拦。院门上锁,公公每夜翻墙回家,儿媳就在墙上放带刺的枣枝……

被三个离婚诉讼撕毁的假面

满玉血肉模糊,终于想起报警、喊救护车。救护车虽来了,派出所的民警却讲,这是夫妻间的纠纷,他们不便出面。

我看着她脱轨

从一个开朗天真的活泼女孩到一个行为令人难以启齿的问题少女,我亲眼见证她一步步偏离轨道,越走越远。

我的青春玩伴成了虚幻的光影

那时候,我们曾一起相约离家出走——下东莞,发誓说:“混不好就再也不回来了!”结果到了周一,只有三个人碰头。

满口“京片儿”的外地姑娘

每年回家,父亲的朋友问起我在哪里工作,一提到“北京”,我的内心会升腾起不可名状的兴奋,仿佛自己处于宇宙的中心。

我的高考是英雄联盟争霸赛

我无时无刻不在拿“职业选手”这个目标激励自己。吃不起饭想一下,交不起房租想一下,顿时有种天将降大任的自鸣得意。

最后帮他一把的是百草枯

他认为,自己老婆一方面是大脑认知存在极严重的障碍,另一方面是骨子里的傲慢让她不学无术,认识不到自己的荒谬。

骚老头和100个美丽老太太

从满脸褶子的“罗敷女”到口红上到惨烈的“金玉奴”,在老廖的相片里,爱唱戏的老太太个个笑得春情荡漾。

我们的1979,挣扎在生死边缘

“这个瞎姑娘,等出院了,没人要了,就到动物园门口去卖花生吧。我来做,你去卖,好吗?”

外婆一生最好的时光

外婆出生于1907年,儿子出生于2008年,相差近100年,一句口头禅却不经意间传了下来。如果不动笔写下来,或许就泯灭了。

最后的特优会见

特优会见室弑妻案成了当年轰动全省监狱系统的大事件,而从2002年实行的特优会见制度至此被彻底废除。

在中英街做一日走私客

一对小夫妻正在店里用手机对比价格,再三确认这些东西是来自香港之后,把它们放进了购物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写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