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

2015-07-27 15:16:41
5.7.D
0人评论

自述 《鬼妻》是我2007年写的一篇稿子。所要想讲的话,基本在稿子里全都讲了。可以补充的内容是,2013年时候,一位德国导演找到我,希望把宋天堂的故事拍成一部情景纪录片。为了拍这部片子,她沿着我当时的采访足迹又走了一遍。后来跟我反馈了下事情的后续信息:宋天堂被执行死刑后,他的弟弟收到了他的骨灰盒,以及一张他自愿捐献器官的书面协议;为了“寻妻”帮助警察抓到宋天堂的孙鹏飞死了;为小儿子娶鬼妻并被罚款的陈孟长还活着。

今年农历正月底,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浮图店乡南庄村发生了一件大事:南面临漳县的警察来到村里,将陈家三儿子陈军其的坟挖开了。消息传出后,人们纷纷前去南庄村西的坟地观摩,热闹场面,远远超过去年陈军其和他新娶的“鬼妻”下葬时的情景。

谁也没有料到,陈家娶的“鬼妻”竟是一桩系列杀人案的被害人之一。杀手叫宋天堂,邯郸市临漳县习文乡仁寿村农民。陈家所娶的“鬼妻”,是他掐死的第四人。

鬼妻陈孟长后悔娶这个鬼妻(柴会群/图)

鬼妻

南庄是位于冀西南的一个普通村庄,青壮年男性大都外出打工,一年当中通常只有在收麦和过年时回来。靠打工赚来的钱,大部分人家都盖起了高大的瓦房,墙壁上常被刷上当地电信商的资费优惠广告——这意味着相当多的村民用上了手机。

和中国的其他农村一样,市场经济正在迅速改变着南庄村。不过,也有很多东西仍难以改变。合葬就是其中之一。人们相信,夫妻生前共枕,死后也应同眠。这一风俗,并未因已普遍实施的火化而改变,夫妻死后仍共用一个墓穴,只不过棺材中放的不再是死人,而是骨灰盒。

对于那些未娶妻就去世的“光棍”而言,则只能靠娶“鬼妻”弥补。

所谓娶“鬼妻”,是为死亡的单身男子配一个女人,双方以夫妻名义合葬。这是古已有之的一项风俗,在中国北方的农村地区普遍存在。相传三国时的曹操就为死去的爱子曹冲娶过“鬼妻”,这项古老风俗在新中国成立后一度销声匿迹,然而近些年来,它渐渐兴盛起来。

凡娶“鬼妻”的,家中多有不幸发生——要么有人死于非命,要么有人因贫穷和残疾等原因终身未娶。去年阴历十一月初一,陈孟长家就面临这样的不幸——老三陈军其出车祸死了。

79岁的陈孟长有6个儿子,他们的婚姻成为他的毕生重担。陈氏夫妇终其一生,也只能给4个孩子娶上媳妇,剩下老五到外村做了“上门女婿”,这是颇没颜面的事。而老三陈军其活到53岁,仍然孤身一人。

尽管已经子孙满堂,但陈孟长夫妇仍深感孤独。为了排解寂寞,陈孟长养了一条狗和一只羊。陈军其生前因单身之故,常有空到父母身边走动。每念及此,陈孟长夫妇越发伤心。他们为其娶“鬼妻”的想法也更加坚定。

陈孟长承认,“鬼妻”风俗虽流传多年,但以前尚不如现在这么讲究。事实上,由于真正的“鬼妻”极不易寻,南庄村从前常见的做法是:抓一把土放入一个空棺材中,即可代表“鬼妻”与男方合葬。

然而近些年,人们越来越不满足于此了。一度仅具象征意义的“鬼妻”,渐渐演化成真人——死去的女人。

去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一辆农用三轮车将一具女尸送到了南庄村头。陈氏夫妇以1.4万元买下——这是他们毕生最大的一笔开支。当日,鞭炮声中,陈军其放在棺材里的骨灰盒,和他至今仍身份不明的“鬼妻”合葬了。

操办三儿子的丧事期间,陈孟长还完成了另一件大事:给同样合葬的祖父母和父母“迁坟”。陈家原来的坟地,因为前面盖起了房子,影响到“风水”,早就想迁,但苦于经济窘迫,一直未动。

南庄村有十几个姓氏,不同的宗族有不同的坟地。陈家历代人丁兴旺,因而坟地连成一片,不像有的姓氏,由于几代单传,只连成一条线,很是“可怜”。此次陈孟长既为后辈娶了“鬼妻”,又为先辈迁了坟,两件大事一并完成,心中倍感欣慰。

陈军其葬在离祖先坟地约一里远的地方,将来等陈孟长夫妇去世之后,他将迁回祖坟,埋在父母跟前。但如果不娶“鬼妻”,他将失去这个资格,永远成为一座“孤坟”。

买“鬼妻”和迁坟的钱来自于陈军其的车祸赔偿款。这笔款本打算作为陈氏夫妇养老金,但连买“鬼妻”带办丧事,加上命案事发后交给警方的罚款,如今已经所剩无几。陈孟长仍居住在两间40年前盖的草房里,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超过3元。

陈孟长从箱子底翻出一包皱皱的烟,但却一直舍不得打开。他想倒水,家中找不到杯子,只能用一个搪瓷缸来替代。面对不期而至的南方周末记者,他说,如果不是因为剩下那点车祸赔偿款,家里其实连10元钱的现金也拿不出。

市场

从陈军其死亡到娶到“鬼妻”,仅经过十三天。这让刘淑芬颇觉纳闷,她没有想到现如今娶个“鬼妻”能这么快。  

刘淑芬没有想到,帮他们实现愿望的,是一个日渐成熟的市场和一条长长的利益链。

事实上,陈家已经是“鬼妻”链条上的第四个环节。此前,它曾经三人之手两次倒卖,价格分别是3700元和8500元。

将“鬼妻”送到陈家的,是邯郸市永年县西苏乡双陵村的刘苏的、梁占军夫妇。他们花8500元拿到了这个“货”。最初得知陈家需要“鬼妻”时,他们手头并没有“湿货”(“鬼妻”市场的专用语,指死去不久未曾下葬的女尸),原打算将一具干货(即死去时间较长的女尸,多是从墓穴中盗取)以5000元价格卖给陈家,但遭到对方的拒绝。陈家认为,这会“委屈”了儿子。

刘梁夫妇答应帮其继续寻找,双方约定十三日陈军其下葬这天“送货”。二人最终从上家李巧玲处及时拿到“湿货”,之后星夜启程,用妹夫杨解现的机动三轮车将其送到了南庄陈家。

陕西延川县警方人士曾如此分析有些地区“鬼妻”市场的重兴原因:近年来,各地矿难频发,导致一些青壮年男子丧生,这些人要么未成家,要么死后妻子改嫁。而家人在获得赔偿后,大都不惜重金为死者娶“鬼妻”,此风盛行之下,“鬼妻”越发稀缺,价格也越抬越高。

如刘苏的、李巧玲等一批职业“鬼媒婆”,也就应运而生。在从事这一行业之前,刘李二人分别是各自村上传统意义上的媒婆。他们敏锐地看到“鬼妻”这个新兴市场,并及时“转业”。

在“鬼妻”市场中,刘李二人靠人脉资源发现“鬼妻”及寻找买主。而在山西隰县一个叫李龙生的人显然更为高明,他“承包”了当地医院的太平间,将其作为从事“鬼妻”交易的平台。此外,警方调查本文所述的这起杀人案时无意发现,河南省宝丰县公安局看守所聘用的一名临时工,也客串过“鬼媒婆”角色。

因为“鬼妻”市场的兴起,在不少地方的殡仪馆出现一种奇特现象:前来火化的通常是男人,女人因为可以卖钱,火化的比较少,原因很简单,若凭骨灰盒是无法分辨男女的。“鬼妻”市场上除了有上述“干货”、“湿货”之分以外,还根据年龄、身材、有无伤痕、是否全尸、腐烂等有更为详细的分类,并分别对应不同的价格。

“鬼妻”送到陈家时,刘淑芬并不放心,特意让小姑去看,对方告诉说,确实是个女人,年轻,有“咪咪”(乳房),这才放心。不过,跟所有的买家一样,她忽略了“鬼妻”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真实死因。

帮刘苏的与陈家牵线的,是陈孟长的外甥李书申。这位50岁的农民得知舅父要给表哥娶“鬼妻”的消息后,放出风声。结果没几天,他就接到“鬼媒婆”刘苏的的电话。交易成功之后,李书申从刘苏的处获得了1000元的回扣。

陈孟长一度担心,自己花一万四买来的“鬼妻”,会不会是别人偷来的?此前他对此类事情曾多有耳闻。如果真是这样,往往给买家惹来麻烦。不过,在外甥向他拍胸脯保证之后,也就不再细考。

然而陈孟长万万没料到,事情比他担心的要严重得多。

杀手

杀手叫宋天堂,河北邯郸市临漳县习文乡仁寿村农民。陈家所娶的“鬼妻”,是他掐死的第四人。作为这具“湿货”最初的供货者,宋天堂的获利是3500元。

在真相暴露之后,几乎所有认识宋的人均对此大吃一惊——在他们眼中,这本是个老实得甚至有些窝囊的男人。  

临漳县因临近漳河而得名。著名的魏国西门豹“投巫治水”的故事,便发生于此地。这个故事被收录到小学课本,成为古人反对封建迷信行为的典范。该县因地处河南河北两省交界处,治安压力一直较大。在习文乡政府院内,除了常规设有的派出所,还有一个县公安局直属的刑侦中队——香菜营中队驻扎。

宋天堂一度是这里的常客。  

人间大图版

宋天堂幼年时母亲去世,父亲去世也已三年。宋家在仁寿村属单门独户,只有宋天堂、宋天庆兄弟两人。弟弟老实勤勉,在仁寿村有口皆碑,相形之下,哥哥却声名狼籍,村民提及无不摇头。  

邻居们的一种说法是,宋天堂的“不正干”,缘于十几年前离婚。他不仅失去了妻子,两个儿子也改名换名,与他断绝了来往。宋天堂此后孤身一人,生活日渐不堪。他先后挖过药材、倒卖过牲口,甚至拐卖过妇女,均不是什么“正经”职业。由于名声在外,当地如有事发生,他也往往成为警方怀疑对象。“我看他早就没啥指望了。”一位秦姓邻居说。  

在近十年的从业史上,宋天堂一直处在“鬼妻”链条的最上游。事实上,也只有他明白,经他手的那些“鬼妻”,到底是怎么回事。  

起初的答案很简单:盗墓。他白天寻找葬有女人的坟墓,晚上带着工具盗挖。这项常人眼里毛骨悚然的工作,宋天堂却能乐此不疲。村民对这事也早有耳闻,但因为晦气,看见也不多问。一位邻居说,有时见宋天堂骑着破自行车驮个鼓鼓的编织袋外出,便知道他又去卖“鬼妻”了。“一次最多能驮三个”。  

不过这项职业也充满风险。宋天堂曾有一次被“黑吃黑”的经历:他骑行数百里,将两具“鬼妻”成功卖到山西某地,获3600元,然而回来路上,宋天堂却又被买主抢劫,在其反抗时,被痛殴一顿。但他无法报案,只能自认倒霉。1999年,他在挖一具女尸时,竟然不慎将电话本遗失在现场,结果事主顺藤摸瓜,将他抓住。宋随后以“辱尸”罪名获刑两年。

然而出狱5年后,宋天堂的目光开始瞄准了活人。

去年阴历三月,在河南安阳游荡的宋天堂,以“给饭吃”作饵,用自行车将一痴呆女子驮至村边树林里掐死。待天黑后,用编织袋将尸背至家中,埋在狗圈之下。此后所杀三人,大致按此套路进行。

有人说,宋天堂是先找买主,再去杀人,不过办案人员对此否认。宋天堂所杀的第一人,从死亡到出手,经过半年之久,已经腐败发臭,但也照样卖出。

宋天堂所杀的前四人均为街头流浪的精神病人,这些人在农村很容易识别,她们蓬头垢面,走在路上嘻嘻哈哈,有的还在头上扎朵花。最重要的,宋天堂知道,没有人在意这些人的生死。

事实也是如此。被宋天堂所杀害的四名痴呆女子,一直未见家人报案,案发后找到的三具尸体至今也无人认领。警方分析,家人或许早已放弃。香菜营中队一位警察还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几年前,发现一溺水死亡的精神病人,警方已经查到家属是谁,但对方却拒绝承认。

从时间表可以看出,从去年阴历三月开始,宋天堂杀人呈加速度式进行。杀第一人到第二人相隔三个月,第二人与第三人之间相隔两个月,第三人至第四人则仅相距一个月。

而在12月份一个月之内,宋天堂则一连杀了两人。而且,其选择对象,已不再是从前的精神病人。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