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二)

2015-07-27 15:16:41
5.7.D
0人评论

动机

宋天堂所卖六个“鬼妻”加起来,获利尚不足两万元。

家中塌陷多处的房子证明,宋天堂并未靠卖“鬼妻”致富。而房间内也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件值钱的物品。如此景况,一度让试图来“讨公道”的苦主们大失所望。

是什么让宋天堂走上一条不归之路?仁寿村许多村民相信,这与宋的新婚“妻子”段玉铃分不开。

段玉铃去年麦收时节来到仁寿村,村民们并不知道她的大号,只晓得她叫“铃子”。“凶”是村民对铃子的普遍印象,多人见过她呵斥甚至殴打“老哞”(宋天堂小名)的情形。

去年上半年,为了筹备两人将要举办的婚事,急需用钱的宋曾给一外村农民“介绍”了一个对象,并拿到3000元报酬。然而女方只在男方家呆了两天便择机逃走。气愤的男方找到宋天堂,指其“骗婚”。结果宋段二人被临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香菜营中队带走,除退还3000元酬金外,另被罚款5000元。值得一提的是,在香菜营中队,段玉铃竟趁治安员不备跳墙逃走,把宋天堂一人丢下。

不久,宋天堂重操旧业,他说,此时当地已流行火化,通过挖坟盗尸几无可能,于是,为了得到“鬼妻”,最终选择了杀人。事后证实,宋天堂卖“鬼妻”所得,也大都用于还债,以至仍无力修整一下已经塌了多处的房子。

去年秋天,经过一番风雨的宋天堂与段玉铃二人终于结婚(未领证),并在仁寿村老家举行了婚礼。这也是仁寿村这些年最为寒酸的一个婚礼,尽管经宋天堂再三邀请,但礼单显示,参与者不过12人,所收礼金仅500元。作为宋天堂惟一亲人的弟弟竟也没有参加。

对于宋天堂而言,这显然是一次不小的打击。不久,他便和段玉铃远走河南安阳,此后一直到其再次杀人,需转移尸体时,才又连夜返回仁寿村老家一次。

宋天堂案发之后,最初由河南安阳警方立案,由于其作案地点在河北临漳县境内,后移交至临漳警方,临漳警方又交由香菜营中队主办。峰回路转,宋天堂再次落入香菜营中队手中。这时办案人员知道,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与“老哞”打交道了。

寻妻

宋天堂一案告破颇为偶然。事实上,宋天堂并非由警方亲自抓获,他的落网,缘于农民孙鹏飞的“寻妻”。 

宋天堂所杀最后一人名叫王改珍,是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菜园镇三八村人。王改珍前夫姓张,十年前在建筑工地上触电身亡,王改珍一度改嫁,后因与男方不和又回到张家。4年前,公婆给这个儿媳招上门女婿,孙鹏飞入赘。孙鹏飞原籍也是菜园镇,早年举家搬迁至山西阳泉,妻子早年病死。

王改珍原有二女一子,孙鹏飞有一女,都已成人。两家合为一家,难免有是非长短。孙王之间遂生矛盾。孙鹏飞压力之下,于去年下半年抱病赴山西下井挖煤。王改珍前去探望,两人又有口角。王改珍一时负气,于去年12月26日只身赴安阳打工。

王改珍出走第二天,孙鹏飞即有不祥之感——42岁的王改珍一直在家务农,从没出门打工经验。

在孙鹏飞的督促之下,在安阳的女儿女婿发现,母亲去一家名为“金桥”的中介所求职,被一人以“养狗”为名带走。

将她从中介所领走的正是宋天堂,此前不到一月,宋已用此方式骗走并杀害一人,此次属故技重演。

循着宋天堂在金桥中介所留下的地址,孙鹏飞和女儿女婿三赴仁寿村,然而宋天堂早已人去屋空,更为糟糕的是,多次入监的宋天堂,竟然从未办理过居民身份证。报案之后,警方亦表示无能为力。

所幸此前宋天堂与段玉铃曾因“骗婚”被香菜营刑侦中队审讯,审讯时段玉铃当时曾被拍照。女婿用两条烟换来这张照片,放大复印后四处张贴询问,成为寻找宋段二人的惟一办法。

王改珍遇害前打给女儿的最后一个电话,曾透露她在安阳市铁西区“高老庄”,于是孙鹏飞等人开始在此地带艰难寻访。

深感内疚的孙鹏飞,一边举着王改珍和段玉铃的放大照片,一边泣声高喊:“王改珍,你在哪?孙鹏飞找你了!”闻者无不动容。

1月2日,段玉铃的照片终被一送煤球者认出,并指点其找到住址。孙鹏飞等在门口守株待兔,中午时分,卖菜完毕的宋氏夫妇蹬着三轮车回来,被孙鹏飞一把抓住。

在派出所,由于宋天堂拒不承认,24小时的留置盘问期过后,派出所无奈放人。家人情急,一面找人看住宋天堂,一面联系媒体。最终在河南电视台关注之下,安阳市公安局北关分局正式立案,连夜审讯之后,宋天堂终于说出实情:我把她害了。

结局

王改珍是目前六起命案中惟一落实身份而又找到尸体者。宋天堂招供,王死前曾激烈挣扎,将他手抓破,头发也扯下若干。

王改珍的尸体最终在刘苏的、梁占军夫妇家的菜地里找到。据说当时刘梁二人已经与人谈好价钱,尚未及出手。在抓刘梁二人时,警方颇费周折,因为担心当地宗族势力阻挠,特意趁晚上潜入刘家,将二人抓获后立即塞入车中撤出。在此期间,刘苏的曾以上厕所为借口上房逃跑,一名警察追赶时不慎摔下,但仍忍痛追上,一脚将其踹倒。

王改珍尸体被找到之后,随即面临丧葬事宜。张家长辈发话,由于王改珍生前对得起张家,因此丧事不能太过简陋。结果运输、火化、出丧一路下来,又花一万多元。这让经济上本已捉襟见肘的孙鹏飞愈加雪上加霜。

当年入赘之时,孙鹏飞与张家有约定,死后王改珍将与前夫合葬,对孙鹏飞则是所谓“生嫁死不嫁”。如今果然按此约定处理,孙鹏飞不禁悲从中来,再次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家庭中的局外之人。

孙鹏飞的前妻死后葬于山西,他说,等条件许可,便将其尸骨接回。否则,将来待自己死去之后,儿女难免又为给他娶“鬼妻”所累。  

娶“鬼妻”的陈孟长家则面临新的难题。警方的到来,使夫妇两个寄托在“鬼妻”身上的愿望化为泡影。不仅如此,丧事的具体操办者四儿子还被带走——带走谁或许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带走后,陈家就得交钱,陈家最后交了一万多元罚款四儿子方才放回。陈孟长说,这还是因四儿子是党员“宽大”处理的结果。  

人间大图版

已经入土的儿子被挖坟开棺已属不吉,加上警方验尸导致“鬼妻”身上多有划痕。这越发让夫妇两个感到不安。陈孟长不明白,自己一生老实本分,为什么老了却遭此噩运。他们后悔娶这个带来灾祸的“鬼妻”,甚至说如果当时那个肇事司机跑了,不给赔钱的话,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麻烦。他们觉得都是那笔车祸赔偿款惹的祸。

出事之后,刘淑芬多次到陈军其坟头痛哭,慎重考虑之后,陈孟长索性将坟头平掉,以免妻子再触景生情。但他仍然无法放心:如果将来“鬼妻”的娘家人找上门来,他该如何答复?南方周末记者第一次去时,他们征求记者的意见,第二次去时,他们终于拿定主意,不会同意将鬼妻交还,因为他们毕竟花了钱,还被罚了款。

另一个“鬼妻”买主邯郸市涉县合漳乡合漳村村民申文堂,在受到此番惊吓之后,深感无脸见人,只身到县城打工。妻子陈月兰则终日躲在家中,不敢出门。据陈月兰称,警方来验尸时取走了头骨,这让村民们议论纷纷,说申文堂最后为父亲娶了个“无头鬼妻”。陈月兰不禁后悔,当初娶“鬼妻”太过仓促,如能请个风水先生提前算算,或许能避免后来的麻烦。

宋天堂杀人案牵出的“鬼媒婆”们,因为皆自称只是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倒卖“鬼妻”,与杀人没有关系,大都获得了自由。宋天堂通常骗他们说“货”是喝农药自杀的,他们也并不生疑,因为在农村,女人喝农药自杀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

上文提到的河南某县看守所的那名治安员,在缴纳了1.4万元罚款后被释放。最匪夷所思的是宋天堂的下家李巧玲,这位年过四十、儿子已经二十多岁的“鬼媒婆”,竟然奇迹般地宣布“怀孕”,从而被“取保候审”。  

李巧玲说,为了能让她早点“出来”,家里花了四五万元,大大超过了她做“鬼媒婆”时的所得——据警方调查,宋天堂所杀6人中,有4人卖给李巧玲,李因此获利1.7万余元,与宋天堂所获相当。不过,比起所花的钱,李认为自己的更大损失是在“名誉”方面。作为当地有名的媒婆,她的形象因被抓大打折扣。李巧玲后悔之余,惟有咒骂宋天堂解恨。

李巧玲说,刘苏的、梁占军夫妇也被释放了。至于宋天堂未领结婚证的妻子段玉铃,也同样声称对宋杀人一事并不知情。她被安阳警方释放之后即失踪。

这样,在这起系列杀人案中,如果不出意外,宋天堂将是惟一需要面对法庭的人。   

曾有记者采访宋天堂,问他为什么杀死那些无辜的精神病人,宋天堂答道:我把她们提前送到天堂了。

首发于《南方周末》,网易“人间”已获得作者授权
题图:Flickr/MIKI Yoshihito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