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劳而获,你能给吗?

2015-09-17 12:47:26
5.9.D
0人评论

陈均手上有一部小灵通,银色外壳,24小时开通,用得边缘已有磨砂效果。每次拨通,“你好,这里是B区疾控中心艾滋病热线。”这个区域里现有的140个艾滋病感染者差不多都记得这个号码,一旦出事,她常常先于他们的家人,第一个出现在他们身边;甚至他们的父母孩子病了,或者家长里短都成了她工作的一部分。所以除了吸毒者、性工作者和艾滋病感染者,她打交道的对象还包括他们的家属、社区干部和警察,最近增加了男男同性恋和夜班出租车司机。

每晚一到八点多钟,疾控中心门卫的大爷会向门口望望,陈均小小的个子多半就在铁栅栏后面,大爷便按一下钮给她开电动门。从下班到电动门徐徐打开之前,她在空荡荡的办公楼里整理资料,起草培训地县级艾滋病防治方案,分装宣传小册子……大楼安静下来,她才可以做些七七八八的事。有时候,她会约一些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的感染者过来坐坐,拿出一包香烟,几支香蕉,有时还会有瓜子、花生和糖,是同伴教育活动后剩下的。

夜班出租车司机小赵有时在凌晨送她回家:“啊,你不知道她有多忙,一个月30天,有25天她在加班,千万不要做这份工。”同事周医生说:“她做事情很执着,很投入,只是不知道她哪里来那么充沛的精力。”夜里回家的时候,丈夫常常已经睡下,小区也已经关上大铁门,她按铃唤来披着外衣的门卫大伯,随手递上一元钱。在A市,普通居民区晚上10点半到11点关门,劳动门房,多少意思一下。

陈均坐小赵的车久了,小赵便告诉她一些出租车圈子里的事。A市的出租车司机好多都是附近一个县上来的,自己买台车或者租了老板的车跑生意,因为营运证之类不全,往往夜里出车,渐渐就认识了也是夜里出工的暗娼。

这天,陈均又接到一个热线电话,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妻子从乡下打来的。她觉察到丈夫到A市跑车以来,对自己越来越冷淡,现在已经很少回家,她怀疑丈夫外面有人。一周后,这女人赶到A市面见陈医生。聊过之后,陈均送她去长途汽车站并买了车票,没敢告诉她实情:她的丈夫已确认HIV阳性,估计从暗娼那里染上的;男人不想殃及妻儿,故而冷淡,并有了离婚的念头。陈均告诉我,第一要紧的是请这女人和她儿子下礼拜都到疾控中心做一次HIV抗体检测,然后再想办法。

我在A市的日子里,只要跟陈均一起上了出租车,就见她试着跟司机搭话,打听夜班司机的租住点、起居规律,还有暗娼活动的片区。我知道,她在试图发现新的易感人群。

她曾经坐着小赵的车子一家一家暗访酒吧,B区196家酒吧的名字都在她的笔记本上。我们去江边酒吧一条街的那天晚上,她指给我看,哪几家是吸毒者常去的,哪几家有卖淫女或者只是陪唱的“学生妹”。江边有不少卡拉OK小屋,一元钱唱一首歌,店名就叫“一元唱”,有些正读初中高中的女学生打扮得有山有水,陪客人唱歌,赚点小费;客人若有进一步要求,女学生便介绍年纪大些的“姐姐”给他,这些,都由“一元唱”老板调度安排。

大多数时候,陈均的包里总装着几盒双蝶牌安全套,可以随时发给小姐或嫖客;也总有一包“天下秀”牌香烟,散给那些一个个被她和同事们劝进美沙酮替代(海洛因)项目的瘾君子。

她的门诊是流动的。张公桥是吃麻辣烫的一条街,24小时营业。那天,陈均的大哥二哥都回到A市,全家人去张公桥吃饭。刚刚坐定,她忽然起身过马路,走到对面一家药店里,跟一个头发染成金黄并烫成小卷的丰满少妇说话。这女子不吸毒,也不卖淫,却在上周三义务献血时查出HIV阳性,估计是去年夏天在一家个体诊所做人流时感染了艾滋病毒。陈均动员她让男友去查血液,少妇答应了,又说,“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他甩掉。”

在海洛因祭坛上 | 连载 21

陈均是上一代勤勤恳恳中国劳动者的代表。当她还是一个防疫站化验员的时候,就认真对待每件交给她的工作,责任心强,手脚也利索,深得领导信任。那一辈人,大多都是这样工作的。谢长风见她一回劝一回:“你这样的人,领导是最喜欢的,埋头肯干,但永远没得提拔,因为一提拔你,谁来做实事?我父亲我哥哥都是这样的人。大姐啊,歇歇吧。”

陈均兴致盎然地工作着,心里也不是不困惑。吸毒者的人数没有下降,间或有更隐蔽的新加入者。感染者的救助是那么复杂而无望,一些善意的计划每每都会落空,让人失望。每天都有事件发生,自杀斗殴、进医院抢救的,三进四进戒毒所的,家属哭哭啼啼来表明断绝关系的,都在她这里汇总,她常常像救火队员一样,从一处扑到另一处。

7月1日,一个星期天,下午4点我打通陈均的电话,她正在理发店剪头发。她在一片嘈杂声里告诉我“情况糟得很”:6月检测的结果出来了,毛向阳的CD4降到了68,她联系了一家医院为他做一个全身检查,在医院门口等了他整整2小时,毛向阳没有出现,他把小灵通卖了,美沙酮也不喝了,据说正四处骗钱;郑秀群因为注射异丙嗪,手上溃烂很凶――我说我没有打通过她的电话,陈均说,“她的小灵通号码听说已经变了,有天晚上我找她到凌晨5点才回家。”万家昌失踪了,刘建设高烧住院了……

她不知道怎样真正才能帮到这些人。如果有病的治病,做坏事的从此收手,找份工作,安居乐业,那这世界真是太……童话了。

茶馆里,陈均跟师傅有过一段对话:

“唉,我是真的搞不懂,他们究竟要啥子?”

“要啥子?不劳而获,你能给吗?”师傅接着说:“吸毒的人都是极其自私的人,他们没有价值观,没有方向,没有同情心,不懂得啥叫羞耻,是坏到根子上了。别说外人讨厌,我都讨厌他们。”

好在陈均很忙,每天拖一身疲惫沉沉睡去,没空细想。何况这世上,好多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层层推敲下去,必然产生一个问题:她现在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

《在海洛因祭坛上》人物列表

原标题为《祭毒》
网易“人间”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 thelivings@163.com,否则将被追责
题图:关斌斌(网易插画师)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