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正文

快乐进不来,悲伤也慢

2015-09-24 12:27:30 来源: 网易
0
分享到:
T + -
“这个社会现在基本上是坏人当道,有段时间我也想做个坏人,但经过努力我做不到。”

这家的女主人真是漂亮。春末夏初,洗完澡,头发湿湿披在肩上,一枚银色发卡拢住额前发,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张瓜子脸清秀着,隐约有些异样,微笑时破绽露出来,一片黑黑的牙齿一晃而过,还是能看清有几颗已经脱落了。她的身材是凯特?莫斯那种永远少女的瘦,淡蓝色吊带花布睡衣外面垂着细瘦的胳膊和腿,手臂上蓝色的静脉微微凸起。在我们到达之前,她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恰到好处。

这套公寓里,沙发、电视、茶几、写字台,都挤在客厅,墙上有几幅主人的临帖和一个竖条幅,上书“静虚”二字。这是我在A市到过的最像样的吸毒者的家,“师傅”谢长风的家。

女主人朱莹抱着一只黑白相间名叫“咕咕”的吉娃娃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间或点燃一支烟,一招一式都是老烟枪。朱莹已经不能生育,这条10个月大的狗便成了谢长风的心爱之物。“咕咕”一直竖着耳朵听我们讲话,一不留神在沙发席子上撒了泡尿,朱莹做势要打,谢长风忙拦道:“很正常嘛,人都不听话,畜生你要它听话?要讲道理嘛。”

45岁的谢长风,中等身材,说起现在145斤的体重,他连说:“虚胖,虚胖。”这是他的最高记录。从前不吸毒时最重143斤,吸毒时117斤,喝了一年半美沙酮,见长。

谢长风原是A市对外经贸公司业务员,后来调到省交通厅下属A市新大桥收费站当副站长。他的父亲是一家工厂的副厂长,哥哥在银行工作,算是体面人家。

他讲话不急不缓,行动不慌不忙,自有一种闷闷的倜傥。对面走来个熟人,人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人家要说什么。不管是求他的、逼他的、催他的,他对人说着话,脸上就漾出一圈笑来。在他那里,天永远塌不下来。

“我从小就是娃儿头,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群小朋友,我家老大(哥哥)叫我‘老母猪’。”谢长风好像一出娘胎就懂人情世故:待人接物须通达圆转,世间的好处不能一人独占,凡事都要留条路给别人走走,诸如此类。他做事有胆,也重情义,于是朋友多,走到哪里都吃得开。当年他借人钱财帮人忙,从不索求回报,“记得还的不用人催”,颇有点30年代十里洋场黄杜之风。

所以,这夫妇俩吸毒后把家当变卖空了,还能从各路朋友那里借来钱。说是借,却不提“还”字,他也拿得心安理得:“他们欠我的钱,他们欠我的情。”

祭毒“师傅”谢长风老婆朱莹

谢长风遇到小他8岁的朱莹时,是有家室有女儿的人。但他那种呼风唤雨的派头和随和喜性的脾气自有一种大魅力,让女人觉得“安然有靠”,朱莹不管不顾地跟了他。谢长风离了婚,跟她在这里安了家。他依然很照顾前妻与女儿,对今年已经17岁的女儿另有一份歉疚:“我是一天都没有带过她。”

朱莹的父亲原是B区的副区长,分管政法一块工作,母亲也在市府机关工作,年轻时演过话剧。朱莹小时候跟母亲学普通话,在当地算是少见的字正腔圆。她容貌姣好,能歌善舞,16岁进了A市歌舞团,曾经是A市大大小小文艺晚会的主持人。年龄稍大些,她进了A市文体局,算是坐机关的人。

1992年底,朱莹身边一些做生意的朋友在服盐酸二氢片,那本是癌症病人用来止痛的,在A市慢慢流行开来。1993年底,她第一次试了海洛因。

“演出老误餐,就有了胃病。当时宣传少,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厉害,朋友说吃一点可以治胃痛,就试了。”后来每天吸几口,吸完爱睡觉。半年后上瘾,遇到了也沾上海洛因的谢长风,常常是演出回来,谢长风喂她几口。朱莹烫吸时,有段时间见不得油腻,便秘严重,有时候一个月只有一次排便。

“后来就是吃了上顿想下顿,断了就心慌、浑身痛、总之哪里都不舒服,吃完就正常了。”朱莹说。她开始进入那个圈子,跟那些卖药的、吃药的为伍,虽然她心里瞧不起他们那些鸡鸣狗盗之事。但在毒瘾面前,他们是平等的。一起烫吸、一起注射,她便什么都忘了。她跟人共用过一次针管,当时已经顾不上了,就在零星贩卖者的家里扎了针,总算,她还记得用之前用开水烫一下针管。她描述当时情形,听起来像小诊所排队打针,来的都是浑身不对劲的病人,一针下去,便好了。

夫妇俩都没有染上艾滋病毒。我问谢长风:“如果有天染上了,你会拿针管去扎人吗?”他认真说:“我要是得了,也跟现在一样的心态,我无所谓。我不怪社会,要怪只怪自己。”

朱莹是独生女。她父亲曾在A市主抓禁毒工作,女儿吸毒,说什么话都自觉腰杆不直,声音不响,便主动申请退了位。1998年,父母倾其所有,想尽办法让女儿戒毒。市面上所有的禁毒药物,朱莹都试过:注射的冬眠灵、杜冷丁,口服的安群灵、丁丙洛非含片,还试过精神病人用药。它们要么让她昏睡,三天不吃不喝,要么把她的脑子搞糊涂了,半夜爬起来照镜子、找东西吃。

她强戒过5次,在戒毒所里碰到过为了减肥沾毒品的女孩。她被父母送去D市自愿戒毒十几次,但回来后又会复吸。“海洛因对你的那种控制,强到不可抗拒,不光是毅力的问题。”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拉出去卖空了,父母有钱也不愿意给他们,朋友们那里借了几十万元,也借无可借了。

“保守地讲,我们两个抽掉100万都不止。”谢长风说。

这对人守住了最后一道底线:不偷不抢,不做违法的事情。陈医生说,这是家教决定的。

然而,在谢长风劳教的三年里,朱莹也为海洛因付出了代价。当时吸毒者中间流传着一句话:“副市长抓我们,我们睡他女儿。”

2004年4月25日,朱莹第五次从戒毒所出来。4月27日,她跟丈夫一起开始服用美沙酮,始量60毫升,每星期减5毫升,现在每天的量是25毫升。父母不希望她减量太快,以便戒断得扎实些。

“美沙酮救了我们两个。”她说,“但我中间还是偷吸过几次,感觉不对了,得加大量。”

“我跟她讲,不能再吸了。有几次,我都要打她喽。”4月见面时,谢长风说。

“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她毅力差一些,有时候还是要偷嘴。她想吃,我也跟着一道吃。”10月见面,谢长风又说。

他说,偶尔朋友之间请吃,他俩也吸几口,“否则人家要讲,你们俩装假、太虚伪喽。”

“她心里动念头想的时候,你会劝劝她吗?”我问。

“我很理解,没什么好劝的。”他说,对于吸毒的人来说,这念头是一阵阵的,好比冬天很冷,吸两口人就暖和了;夏天热得烦燥,吸了便心静了。与毛向阳一样,他也是同意“少药多毒”(吸食少量对人体有益,过量成毒)说法的。

叶雯 本文来源:网易 作者:李宗陶 责任编辑:陈心仪_NX259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老赖欠400万巨款不还大摆婚宴 一周后进了看守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