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之“黑界”法则

2016-11-08 17:21:30
2016.11.08
0人评论

编者按 这是一群直白而轻狂的少年,他们用快速的打字与高频率的讥讽谩骂为技能,征战沙场,赢得战士般的尊严和荣誉。 他们建立起自己的“家族”,并形成一个“王国”般的运行法则,短暂地获取在现实世界中缺失的安全感。 从本质上来讲,在现实世界,他们大概都是孤独的。 这是“杀马特”系列的第三篇,它讲述了藏在QQ群中的另一个世界——“黑界”的规则和玩法。

战役就要开始了。

“千寂冷”发在群聊里的一句话:“人呢?垃圾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你说谁是垃圾?” “╲ゞ血衣ぃ倾界ヾ”(以下简称 “血衣”)马上回复。

见有人回复,千寂冷跟着发了一条广告:“徒弟+。若想成为他人眼中的大手,身后狗腿巴结一片,带你成为知名,让别人以认识你为自豪。”这是要招收徒弟的意思,他忽略了血衣的提问。

但血衣的愤怒已经被点燃了,“对扣吗?”——这是黑界最正式的挑衅。“黑界”是一种网络玩法,这个次生社会有着自己的运行法则。

就像在现实社会一样,黑界有自己的国家(家族)、领导人(高管)和公民(家族成员)。成员间也建立了独特的连接关系——家族内的人要互相转发对方的QQ空间动态,这样,“别人通过你就能点进去家族亲人的空间”;而不同的家族之间也常常爆发战役,这就是“对扣”。

“来啊。”千寂冷也没退缩。

气氛骤然收紧,一分钟内,群聊里多出了26个“围观”的回复,他们知道,一场战役即将到来。

1

这是我加入“黑界交友群”的第三天。

黑界与杀马特类似,都是以QQ群为联结的网络社群组织,像是两个有很大交集、却又不绝对重叠的圆。QQ群里常常能看到那样的账号——黑色背景,红色爆炸头,荧光色的文字写着“颓废”或者“忧伤”。

然而,我把这个问题抛在群里的时候,有人会说,“杀马特?那些头发五颜六色的脑残?”

黑界有很多QQ群,按功能可分为家族群、交友群、广告群,成员间的熟悉程度依次减弱。交友群和广告群中的往往是刚加入不久的新人,他们急于多认识一些朋友,来快速巩固自己的地位。

也就不难理解这场突如其来的战役了——在黑界,迅速建立起地位的方式就是和人“对扣”,然后一次次获得胜利。

黑界以QQ群完成联结黑界以QQ群完成联结

血衣提出“私聊扣吧”,有人煽动,“别啊,在群里扣,我们观战。”

当然了,战役还没那么快开始,首先是要约法三章:

双方都只能用手机,不能借助电脑;

双方都只能纯粹手打,不能借助软件;

不管谁输了,都要在QQ空间里向对方道歉。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双方会反复核实对方有没有遵守规矩。

千寂冷的QQ显示着电脑在线,他解释为电脑在宿舍挂着QQ,自己现在在外面,实际是手机操作。血衣不信,他坚持认为千寂冷会利用电脑作弊,要求对方退掉电脑。五分钟后,千寂冷的头像暗了下去,再亮起来的时候,旁边挂上了一个“手机在线”的图标。

一切都准备好了,战役由血衣开场:“软件司马。”“司马”是“死妈”的谐音,代表着如果被发现在战役里违规使用软件,就要遭受“死妈”的诅咒。

这时候,距离两人发生口角已经过去了16分钟——我几乎已经忘记了他们战斗的起因,战斗的形式已经远远超过了目的本身。

“你是干吗的窝囊废干什么的?”千寂冷跟上了回复。

“你个死垃圾,你个杂种儿子的我真是你亲爹哦。”血衣也不甘示弱。

10月31日,血衣已在QQ群中更名为“【男爵】扣字小手儿/大宝”,这是原“对扣”中的一段对话。10月31日,血衣已在QQ群中更名为“【男爵】扣字小手儿/大宝”,这是原“对扣”中的一段对话。

接下来,双方冒出了种种脏话,打字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我的QQ一度卡顿,又瞬间冒出来了一屏幕的未读消息。仅在17:26一分钟内,他们刷出了189条消息,平均每秒钟更新3条——他们甚至来不及看清对方说了什么。

不过,内容本身也并不重要,大部分都是互相问候对方母亲、攻击对方使用软件、自称为对方父亲等等。

2

“千寂冷”真名李承睿,因为读书早,已经是河南一所大专的学生了。他正在18岁生日倒计时中,比我还小了两岁,但却执意要我叫他师傅,“我带你混黑界,给你讲规矩,我就是你师傅。”

网络黑界有自己的规矩。

“你要当哪种徒弟?感情徒弟不需要给钱,但是以后谁要是和我对扣,你得帮着我,不当感情徒弟就给我20块钱。”我表示希望做他的感情徒弟,他犹豫了一会,“还是给钱吧”。

“你都20了,玩黑还能玩几年?”圈子里,年龄小的徒弟更受欢迎,这意味着他们将会有更长的时间混迹于黑界,和师傅并肩作战。

转账成功后,李承睿给我讲了黑界的规矩。

“玩黑就是网络中的一种玩法。并不是黑客。玩黑首先要学会扣字,扣字靠的是速度和词汇。在黑界,如果有人惹你了就要和人家对扣,两个人对着刷词汇,谁刷得多、刷得快就赢了,输的人就得在QQ空间道歉;要是两群人对扣,就拉个临时扣字讨论组,扣完以后输的人就没有家族了,要进赢的人的家族。”

“要扣字,你得先掌握一些骂人的语言。这就得靠你脑子里的词汇量,词汇是千奇百怪的,要善于创新,用犀利的语言去征服别人。不会骂人的,就多多看看别人是怎么骂的。”

“黑界是由一个个的家族组建而成的,玩家族就要听从管理。”

“会玩黑+真心对家族好就像爱自己的祖国+不随便丢弃家族、自己离开家族+为家族做贡献+服从家族高管安排,这就是一个合格的家族成员!”

很多人在交友群里寻找“亲人”很多人在交友群里寻找“亲人”

刚刚的战役,最后赢家是李承睿,但血衣并没有如约在空间道歉——他有几分钟没回复,后来有人发现,血衣退群了。

李承睿气得在群里骂人,但是没有人应和他,观战的人看到胜负已分,便一哄而散,并伺机等待另一次战役。

3

“师傅,你玩黑多久了?”我问他。

“六年多吧。”

“也就是说你初一就开始这么骂人了?”根据他的年龄推断,那时候应该刚满12岁。

李承睿在乡村中学读书,班里有住在本村的,还有像他一样从更偏的农村过来读书的,家里远就住在学校宿舍,住校生大多都穷,他们不吃晚饭,但每天晚上都会去学校门口的小卖铺买5毛钱一根的烟,并把剩下的钱赞起来——每个星期五下午,一宿舍的人就一起拿着钱去上网,然后骗家里人说,学校还是正常时间放学。

那时候,他没什么机会碰电脑,学校虽有电脑课,可是老师只教他们用画图软件,到了初一下学期,干脆连电脑课都没有了。

李承睿不会其他,只知道登陆QQ和人聊天。有次去网吧,他在桌面上怎么都没找到企鹅的图标,只能去找网管。网管在开始菜单里点开了QQ,他这才第一次知道,原来QQ可以不放在桌面上。

初中班上,很多同学都玩黑,他们也会把“扣字”带进生活,一人一句对着骂。

那时候,他喜欢一个女生,死要面子不承认,想和女生搭话,就故意欺负她。有次下课的时候,他追着那姑娘,念着一句“操你妈”从教室跑到了厕所门口。后来,那姑娘再也没和他说过话。

对于李承睿来说,黑界就是他窥探社会的窗口,一个由网络关系构成的圈子——我是他的徒弟,他还有认的姐姐、叔叔,他所在的家族“血樱”是黑界最大的家族,据说有十几万人。

事实上,血樱家族的真实人数无法查证。李承睿所在的那个QQ群只有400多人,其它的群他也没见过。但是他保证,“单是初中时,周围玩这个的就有几百人,班里有十几个同学在混黑界。”

黑界就像个次生社会,里面聚集了各个地方的人,大家聚在一个QQ群里聊天,互称“家人”;但是,这又和现实社会不一样。

一次,有人在血樱的家族群里问,“咱们天天扣字有什么意义呢?”

血樱的总创邪月告诉他:“扣字本身没有意义,但这就是网络黑界的法则,只有扣字好了才能不受欺负,你现实中再厉害,有人骂你,你能顺着网线爬过去把他怎么样吗?但是如果你会扣字,只要扣得比他好,他就得给你道歉。”

李承睿觉得邪月说得好,“黑界是靠本事混的,真正有实力的人就能强大自己,但是社会靠的是关系,没有关系你能办成事吗?说句不中听的话,现在的社会太畸形了。”

所谓“实力”,指的就是扣字水平。一旦战役打响,不管对方处于怎样的阶层,只要在对骂中拜了下风就必须道歉,臣服于胜者所属的家族。

这是黑界特有的公平,任何人都不能对抗。“黑界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你去质疑社会规则有什么意义?只有适应规则的人能生存。”

4

血樱家族有一系列繁琐的规矩:每天早上10点、晚上8点打卡一次,所有人都必须准时守候着;每天每个人都必须在群里至少发言一次;如果有家族战役,优先挑选扣字技术高的人代表家族出战,被挑选的人不能拒绝……

一旦违反了规矩就会被踢出家族,想要重新加入则必须再有师傅带领——而师傅都是收费的;当然也有人会被家族永远驱逐。

曾经有个叫“林亦”的人,被血樱踢出后,加入了另一家族“柔杀”。在一次血樱与柔杀的家族对战中,林亦作为柔杀的代表之一战胜了血樱。邪月下令“全网封杀林亦”——找黑客盗走林亦的QQ号,并且永远拒绝相同昵称的人加入血樱。

现实世界里,邪月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张邪月的自拍照。照片里,他看起来二十多岁,留着斜刘海,微微发胖。紧紧抿着嘴唇,目光飘向摄像头下方区域,黄色的头戴式耳机盖住了耳朵。照片的旁边是一首打油诗:

《邪月效忠令》:父母生我邪月身,皇军赐我邪月魂。为表忠心杀父母,誓死效忠大日本。

这张照片源于邪月仇人的恶意PS。在黑界,效忠日本是对一个人绝对的嘲讽。

邪月的照片邪月的照片

温雅在半年前就退出黑界了,再回想起黑界,她觉得那就是“一群无聊的网混子在打发时间”,而邪月就是一个十足的人渣。

她提起闺蜜阿思——邪月的徒弟,曾经数次从家中偷钱出来给邪月。温雅骂她,可是她不听,“他认我这个徒弟,我给他什么都值得。”后来,阿思和邪月在现实里见面并发生了关系,过了一个月,阿思发现自己怀孕了。

“你猜邪月说什么?”温雅加快了语速,“他说,你跟别人乱搞出来的,赖我头上?”

我从温雅那里得到了邪月的QQ号,但是却无法找到他——他关闭了通过QQ号查找好友的功能。

李承睿也劝我放弃,“邪月能理你?”并拒绝相信阿思的故事。

过了几天,我换了一种说法问他,“听说邪月经常当人师傅骗炮?”

“没有骗,对方说不乐意了吗!”他表现得有些激动。

李承睿刚认识邪月的时候,血樱还是个小家族。邪月带着人挑战当时最大的家族“冰蓝”,虽然输了,但血樱的名气打响了。后来,邪月又带着人挑战了“亡尸”、“佛门”,并把血樱发展成了现在的规模。在黑界里,邪月是当之无愧的领袖。

而李承睿就是邪月的忠诚信徒:“他扣字从来没输过,还管理着这样庞大的家族。邪月比所有人都聪明。”

5

李承睿的头像是一张动漫图片:一个男人一只手扶着额头,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外套,整整齐齐。

现实中的李承睿,学的是一个“没什么前途”的专业,最常见的形象是套一件T恤、蹬一双拖鞋,然后整个人瘫坐在桌子前,两只手摆在键盘上。

没课的时候,他几乎不出宿舍,连吃饭也是点外卖,最爱吃的是那家“东北炒菜快餐”,一顿饭下来只要8块钱,赶上店里有活动还会送一小罐冰过的可乐。

李承睿习惯熬夜,因为不想从QQ聊天中抽离;他又喜欢赖床,因为实在没什么早起的动力。这样,他的所有生物钟都往后推了至少2个小时——有天夜里2点,他给我所有朋友圈点了赞。

大概他生活里最让人激动的,就是黑界中的一大群朋友。

9月30日是他的生日,提前一个星期,李承睿把自己的QQ网名改成了“千寂冷9.30”,同时把我拉进了一个QQ群——“祝千寂冷9.30生日快乐”,这个QQ群已经有153名成员了。

每每有新人加群,李承睿都要重复一遍群规:这是千寂冷的9.30庆生群,家人们把自己的群名称都改成“昵称+千寂冷9.30生日快乐”,有什么朋友也拉进来,大家一起耍。

到了生日那天,群里已经有了247个人。李承睿扮演着主人翁的角色,热络地介绍对方给彼此认识。

我的QQ收到了十几个好友申请,对方都想“处朋友”。李承睿告诉我,“这都是我的朋友,你加吧,多几个网友聊聊天不是挺好的?”

生日那天一大早,他就在群里发起了一个小游戏,要大家排队接龙。他首先说“千寂冷祝千寂冷9.30生日快乐”,然后,要求下一个人复制这句话、并且加上自己的名字,“千寂冷祝千寂冷9.30生日快乐”,“梦冰祝千寂冷9.30生日快乐”……就这样一层一层传递下去。

队伍进行了十几个回合就被打乱了。冷不丁的,有人发了一条刷空间热度的广告,李承睿怒了,“广告狗怎么进来的?”

对方也不甘示弱,“怎么说你大爷呢!”

“对扣吗?”李承睿主动发起了战役,只有这样才能宣告自己的绝对主权。

结果,那个人再也没回复了——他可能没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就转身去下一个群里粘贴广告了。

群聊的气氛陷入尴尬,我故意岔开话题,“师傅今天去哪儿玩呢?”

“不出门,今天和大家一起过。”

“不出去吃个蛋糕?”

“不吃。”

过了一会,他自己补了句,“我现实里的朋友都不懂我,不像你们。”

后记

有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中途接到了李承睿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给你讲个事。”

听到电话对面是男生的声音,朋友们就开始热闹的怪叫起哄。我见不方便,推脱掉了,告诉他晚上再给他回电话。

晚上回去,我看到手机,他给我发了27条消息:今天上课没写作业,被老师骂了,觉得委屈,想找个人说说。

QQ上找了一圈都没人回复他,他翻着手机,发现最近联系人里,只躺着我的号码。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地平线NONFICTION”(dpx-nonfiction),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转载请联系原公众号。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C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