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凤爱美丽

2016-11-16 20:51:27
2016.11.16
0人评论

前言 断断续续联系了近3年后,爱美丽终于同意与我见上一面,并允许我写下她的故事。 不过,爱美丽并未对我彻底卸下防备。历时3个小时的交流中,她自始至终都未摘下过墨镜。语调里起伏着一个30岁单身女人的风韵。遗憾的是,我看不见她完整的表情。 分散在地铁沿线,隐藏于各类小区,以自租房为场所,提供色情服务。爱美丽和她的姐妹们,构成了漂泊在这个城市的一个特殊而复杂的群体。

1

爱美丽已入行5年。

第一次接客时,对方自称是国家干部。紧张万分的爱美丽按照嫖客的指示,在他面前裸体来回地正步走。嫖客靠在沙发上,眯着眼、抽着烟。时不时让她立正,对他敬礼,并高喊“首长好”。

当嫖客过完瘾,起身将她拽入怀中时,爱美丽终于忍不住抽泣起来。“加上一想到我妈,就越哭越凶。”

“首长”被爱美丽吓跑了。慌乱中,“还落下一个看上去很贵的打火机”。说到这,爱美丽从PRADA提包里掏出一盒万宝路。我们一人点燃一根,同时陷入沉默。

半晌,爱美丽再次开口,“你想笑就笑吧,别憋着。”我掐灭了烟,问她为何在当时会想到母亲。

“入行那年,正是妈妈病重而我最没有钱的时候。”爱美丽叹了口气,手开始微微颤抖,努力地想把烟灰弹进烟灰缸,但因用力过猛,烟灰散落一桌。

电影《天注定》剧照电影《天注定》剧照

2014年,爱美丽的母亲病逝。她回到家乡武汉,将自己封闭起来,“除了吃喝拉撒,就没日没夜地上网,行尸走肉般地过了两年”。

直到她在2015年春节时,她在网上偶遇了一部名为《营销伎巧》的巴西电视剧。应召女郎卡琳,在经理人的轻视和剥削中爆发,出走单干。为寻找客户,卡琳自学营销知识,并终在色情行业中化身商业巾帼。

因为卡琳,爱美丽第一次认为,“楼凤”也是一份“正经工作”。

“现实越是糟糕,人们就越需要幻想。”爱美丽将卡琳的这句台词奉为真理,“而我们,就是男人实现幻想的一种方式”。

2

2016年2月14日,爱美丽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出北京南站。“放眼望去,每一对情侣脸上,写得都是欲望。”

在姐妹的帮助下,她住进了自己的新家——一间月租3500的单身公寓。安顿好一切后,爱美丽将自己精心装扮,自拍了十几张充满诱惑的照片,上传到QQ空间,“我回来了。”

随即,信息提示声不断响起。“虽然两年过去了,但老客户都还记得我。”

QQ空间,是爱美丽和姐妹们展示和推销自己的平台。为躲避钓鱼执法,嫖客从加上她们的QQ伊始,就必须遵循一套严格的程序——她们的QQ号码往往不会公开,嫖客需要在专业论坛或QQ群购买;在这些论坛及QQ群内,“老司机”们会依规定,详细写明已“验证”过女孩们的年龄、三围,大概位置、服务态度等信息;而购买QQ号的同时,嫖客会获得“通过好友验证”的暗号;加上QQ后,只要一天内不联系,就会被拉黑。

爱美丽说道,落网的楼凤,会被遣返原籍并公开违法事实,一辈子在家乡抬不起头。所以,对于新嫖客,她们会格外谨慎。

一旦嫖客在QQ上主动联系,她们便会首先发送其相册密码。看完照片嫖客若满意,再谈具体的价格和时间,并告知她们租住小区附近的指定位置。而在等待嫖客上门的时间里,爱美丽则习惯在QQ上主动询问嫖客的喜好——比如一开门,你希望看到的是空姐还是女仆,黑丝还是皮裙。

“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

到达指定位置后,爱美丽才会和他们直接通话,并告知具体的小区楼号及门牌。这时,嫖客需要在楼凤的指引下,避开“××群众”的怀疑。

对于经验不足的“小狼”,爱美丽会格外担忧,“最怕他们鬼鬼祟祟、慌慌张张,一旦被举报为可疑人员,就算在非严打期间,派出所也必须出警”。而那些深谙门道的“老狼”,通常都会表现的如小区内的居民般,定位好楼号,径直走进电梯按下楼层。中途若迎面遇上红袖章大妈,则微微笑或点点头,像小区居民般对其致意。而当电梯内乘客较多时,还会礼貌地说句,“帮忙按下X层,谢谢。”

出电梯后,绝不停留,无意外情况下会依门牌,轻声推开爱美丽预开的房门。若有邻居恰巧此时出门,则转而正常敲门。聪明一点的,或会故作焦躁,高声道,“开门!是我呢!”

3

2012年7月5日,一位背上纹身青龙的“老狼”推开了爱美丽的房门。

那时,爱美丽住在丰台区的方庄。自地铁方庄站到草桥站一带,是楼凤们的集中地之一。“老狼”身形魁梧,皮肤黝黑。一进门,爱美丽就感觉“房间都暗了下来”。

虽混杂着呛人的烟酒味,但不愿被陪浴的他,直接将爱美丽扔到床上,如野兽般尽情发泄。事后,他却告诉爱美丽,钱包在来的路上被偷了。并保证两天后,会让他手下的小弟将钱送来。

爱美丽什么也没说,安静地送他出门后,只能在QQ空间里抱怨“今天又遇到了一个人渣”。

“几乎每一个楼凤都会碰到这样的嫖客,除了忍,别无他法。”

相比于娱乐场所的“小姐”,楼凤的方式,在业界被俗称为“自聊自做”。时间相对自由、身份相对隐秘的同时,因无需与参与分成,收入也普遍偏高。

但楼凤的致命伤,是“不会有公司或黑帮罩着你”。“遇到明摆着就要欺负你的嫖客,爽完了不给钱,你也不会傻到去报警啊。”爱美丽解释道。

不过,也会有嫖客,会让楼凤心甘情愿地为他服务。陈然,便是爱美丽“除了肉体交易外,还保持着一种特殊感情”的客人。

陈然比爱美丽小3岁,喜欢称爱美丽为姐姐。

至今,爱美丽并不知道他的真名、职业,“他想和我说时,我会阻止他”,彼此太过熟悉,对谁也不好。但是,他们会敞开心扉地聊起家庭琐事和人生困惑,“他难过时我安慰他,我悲伤时他抚慰我”。

爱美丽知道陈然“还没有混出来”,也看得出他生活拮据。为照顾陈然的自尊,爱美丽总会以各种理由,合理地拒绝他“太过频繁地约会”。而每次陈然包夜时,爱美丽都只收做一次的钱。

在爱美丽的眼里,陈然有文化、有追求。受陈然影响,爱美丽也开始日常时候逛逛豆瓣、知乎,读读木心、刘瑜。而爱美丽则经常提醒还没有女友的陈然赶紧物色一个,一起好好生活,不准嫖。

就在今年爱美丽再回北京后不久,陈然邀请爱美丽去他的租处,“为我做了饭,还送了一条施华洛世奇项链给我。”

这一次,爱美丽终于没有收陈然嫖资。“过去收,是尊重他。这次不收,也是尊重他。”

和陈然一夜温存后,爱美丽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天没有接客。半夜,陈然发来信息,“姐姐,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爱美丽苦笑一声,没有回复他,也“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4

2016年3月8日,爱美丽“投资”2000元拍摄了一套写真。“我不相信爱情,所以更要做出番事业。”她更换了QQ空间里“土到掉渣”的自拍,又在一家“名声和口碑俱佳”的全国性色情网站上注册帐号,并直接购买了一年的VIP。

看完第一季《营销伎巧》后,爱美丽越发感觉到,“过去,不是我们没有尊严,而是主动放弃了尊严”。如今,爱美丽的目标是像卡琳一样,站着把钱挣了。

爱美丽居住的小区,主要以密麻的开间式结构房间为主,尤其适合各类租房需求的外地年轻人。鱼龙混杂而又彼此独立的居住环境,正是她们所中意的。

此外,爱美丽更为看重的,是这里距离首都机场和国贸中心,均只有半小时车程的地理优势。

通过在全国性色情网站上的自我营销,爱美丽的业务范围,已由北京本地扩展到出差北京的商务人士。而通过结交这类人群,爱美丽也逐步抬高着自己的身价。

楼凤爱美丽

目前,爱美丽收入最为丰厚的工作,是按客户要求,扮演成“良家”去接机。所谓良家,“你可以理解成偶尔兼职色情服务的女人”,爱美丽说道,男人不仅认为良家更干净,也会觉得征服这样的女人更有成就感。

若为良家,则不能表现得太过专业。在对方的“指导”中,爱美丽会适时配合地变成一个傻白甜,“一个个成功男士被骗得合不拢嘴”。

如此,爱美丽已经从之前接一次客收费500元,偶尔还须打个折并防范群众,变成了“1000元起才能请得动”——“越高价反而越吃香,安全也能基本保证。”

为让自己“更上一层楼”,爱美丽每天会去健身房。保持身材的同时,通过书籍和网络,极为认真地学习穿戴技巧,了解在各类高档餐厅的用餐礼仪。

新模式渐入正轨后,爱美丽还决定不吃独食。

她说服关系亲密且更为年轻的两个姐妹进入“同盟”,并通过她曾服务过的一位熟客,为两姐妹各办了张学生证,“研究生,不是假的。”

因此,在帮姐妹们对接客户时,爱美丽会开价比自己高500到1000元。“生意根本接不过来”。

姐妹们惊讶的是,爱美丽不要分成。说及此,爱美丽难掩也些许无奈,“妈已经走了,一个人在北京,我格外需要真正的朋友”。

而爱美丽更长远的规划,则是联合两姐妹创立一个业内知名的品牌——在北京本地提供性价比较高的服务,在外来商务需求里炒作高端的概念。

“等我姿色不再时,也能不愁出路”。

5

回到2011年12月31日。那一天晚上,爱美丽在前辈陈姐的介绍下第一次接客。“吓跑了客人,一分钱没挣着。”

陈姐是这个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北京人,丈夫是位出租车司机,在爱美丽眼中,“他是一个典型的整日怨天恨地,过得一塌糊涂的中年失败男人。”陈姐下岗后,在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工作,“给外地人打工,一个月不到三千元的工资。隔三差五地还被他男人揍,揍完也不会带陈姐去医院。”终于忍受不了的陈姐,在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工作外,周末偶尔兼职钟点工。

一次,陈姐上门打扫完卫生,她的客户在付钱时,突然问她想不想再多赚一点。

陈姐便由此入了行。

起初,陈姐必须在儿子上学时掐着时间接客。后来,有些积蓄的陈姐又专门租了房。

“离她住的地方很远,每次有嫖客约时,陈姐都挤地铁去,舍不得打的。”爱美丽常笑话她太小气,陈姐却说生怕儿子考不上好大学,得多存点钱。

但爱美丽也知道,陈姐不仅是为儿子而节俭。她曾和爱美丽提过一次,离婚很久后,前夫因查出肾结石,曾找过她借钱,陈姐“竟然没有拒绝”。

为此,爱美丽还骂了陈姐一个小时。虽然陈姐答应她不再和前夫再有联系,“但陈姐善良,肯定会被她前夫拖累”。

如今,陈姐已经40岁,常常对爱美丽感慨,“再怎么打扮也好看不起来了”,于是只能开200元一次的低价,做那些没钱又急着“泻火”的生意。

爱美丽觉得陈姐可怜,又不知道如何去帮助。她瞒着陈姐,试着在北京的楼凤论坛里,装作嫖客,反复推荐陈姐“不仅服务好,而且特别有风韵。”但遭到一些前去验证并感觉上当的嫖客攻击。

当论坛里一位大神级嫖客专门开帖,指责爱美丽绝对是托,提醒广大狼友陈姐“虽服务尚可,但老得已不能看脸”后,爱美丽的这个马甲号随即被管理员永久禁言。

母亲离世后,爱美丽也曾多次想过上岸,但最后发现和陈姐一样,“一旦入行,就再也回不了头”。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爱美丽不想多谈下水前自己的经历,更不愿将她的“堕落”归于“生活的压迫”。她相信,每一个女人在决定做楼凤时,都会有各不相同的无奈。但“说出来,就会被认为是婊子立牌坊。”

结语

少女时,《天使爱美丽》是她和初恋一起看的第一部电影。

“那时,他打开电脑,紧张到不行。密码输错三次后,不断地在那右键、刷新,右键、刷新,我在一旁忍不住想笑。”

“如果你要写我的话,就用爱美丽这个名字吧。”

本文原载于公号“博望志”(szszbf),网易人间已获得授权。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CFP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