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6

2016-12-31 12:06:12
2016.12.31
0人评论

对2016,想说的特别多,可惜这几天,内心真的苍凉到失语。

于是想到,选出并设计一个年度汉字吧——从小就爱鼓捣设计,纯业余纯玩票。

本次年度汉字发布,就是代表我个人。我相信这张图自己会说话,还能说不少呢。

它就是一个公民的态度。

再见,2016

至于新年愿望,就是在2017年完成至少一篇小说,至少一次欧洲的悠长旅行。

——关军

我大约一直在逃避年终总结,也拒绝写下新年愿望。潜意识里,可能一直觉得总结会让时间变得微不足道,也从未有过什么事情真的经由愿望实现。又或许,我只是舍不得,小心地想把许愿的机会藏好,留给未来不期而遇的“重要”。

但到了强迫自己去回顾这一年的时候,发现它并不糟糕。有一些惯性被延续,也有一些展开超出期待。

——侯思铭

2016年,我的身份由“学生”变为了“社会人”。像一只菜鸟离开象牙塔,我开始在亚马逊森林里贴地擦行了。

2017年,我有一个目标要去实现。一愿诸事顺遂,二愿父母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与君岁岁常相见。

——罗诗如

刚刚想写年终总结,翻日记看到自己12月29日的人生思考,正感叹“原来去年我是这样想的啊”,却发现那是2014年的日记……看来近几年我并没有什么长进。于是又干劲十足,开始制定下一年的计划,结果在2015年的日记里发现了一模一样的目标……#不配跨年#

最后要说的是,拖延症毁一生。(蜜汁微笑)

——孔雯青

2016年初,我定了很多计划,许了很多愿望。年尾了,回头看看,关于出去玩的,都达成了;关于学习的,几乎全军覆没……这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吗?

想来,自己最喜欢的便是给自己找台阶下,为各种各样不想做的事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好在快乐的事很多,不开心的时候总是一闪而过。

今年大多开心的事情都发生在意料之外,比如加入人间。前辈们都很有趣,氛围很轻松,而且饭堂超级棒!这大概是这一年里最幸运的事了。

2017年里,每天都要对一个陌生人微笑。做一个温暖的少女?

——任羽欣

因为实习找工作写论文等各种各种的事情,我已经将近半年没有回家了,逼得我妈都学会了用微信和我视频聊天。

我妈嘱咐我,你别太累了,工作找不到好的,还找不到不好的吗?

我说,那也不能太差,回去给你丢人啊。

她哈哈一笑,说你管别人怎么想呢。

以前我妈可不这样,邻居买了什么,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都是她的关注点,我常常用充满不屑的语气劝她,你管别人过得怎么样呢。现在才发现,最在乎别人看法的那个人,原来是我。

今年,我爸自从开了微信,每天都会发一条过来问我,在哪儿?在做什么?顺便嘱咐我一句,多吃饭,多穿衣服。我有时候都答得烦了,就用一个“嗯”或者“好”就打发了他,他还是不厌其烦地,问我,问我,不停地问我。

我和男朋友聊天,话说得密了,男朋友稍稍透露出些不耐烦来,我就嫌他无情无义,可看着和我爸的聊天记录里满屏幕的长长的问句和短促的回答,我发现原来无情无义的那个人,也是我。

新的一年,希望自己能让爸妈省心,放心,开心。

比心。

——赵芊

2016年的开始,和舍友留在威海实习,赶上了据说三十年一遇的寒潮,拍雪景、拍冰棱,整日在暴雪中瑟瑟发抖,击倒了我这样一个身材魁梧的山东少(da)女(han),从此几乎每月一次的感冒,各种莫名其妙的小病使我陷入了“药不能停”的状态:本年度累计服用中药近60副,止疼药已达到癌症患者级别,各种药围起来可绕宿舍十圈。

最差的身体碰上了最重要的大四,盛夏,我携一众药品跋山涉水去了厦门,胆战心惊地掩藏着自己的无知,疯狂百度着各种学术论文。面试之前去见了向往已久的邹振东教授,聊着聊着莫名觉得委屈,痛哭流涕。

幸运的是,我最终还是拿到了准厦大研究生的身份。

这一年,做了很多值得一辈子纪念的事情,比如学了更多韩语,鼓足勇气向暗恋很久的男生表白,比如去做兼职赚钱,比如来到北京,来到网易人间。

想来,我的2016真是兵荒马乱,有很多需要喝酒痛哭剪头发去消解的悲伤,也有很多想到就会偷笑的喜悦。

走在奔三的路上,我开始学着做选择,学着对自己负责,学着做一个勇敢的女孩。

——高虹

就在期末季的头几天,大学的班主任老师要生宝宝了。在班长的带领下,班里的同学们发起了一场祝福征集活动,作为送给新晋妈妈和新生小宝宝的礼物。写祝福的小本子合起来只有手掌大小,每人写一页,写完在花名册上打个钩,再把本子传给下一个人。一周时间,小本子在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之间传递,祝福者的角色在恭敬的学生和怪阿姨/怪叔叔之间切换,有字、有画、还有拼音……

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很多大事,可站在年末回头看的我,心中却被这件小事填满——即使是在兵荒马乱的期末季,生活也不只有to do list,还有愿望单。

2016年如此,祝愿2017年依旧。

——摩西安琪

再见,2016

2016年我过得很懒散,上半年在日本游学,下半年在人大读研,迟来的青春,人生第一次不为了创作而生活。2017年希望文学创作能出成果,能沉静而有力量,能炙热地去爱一个人。

——蒋方舟

但愿不在人间,胜似人间。

——谢丁

游向自由的深海。

——杨潇

2016大概是逝者之年,远至卡斯特罗、拳王阿里,近至魏则西、雷洋。

我更愿意记住小民之死,他们如针如刺,从繁华表象下为我们解醉,掀开贫瘠荒诞的内里。

2017年我想看看世界,多写些文章,对自己有所交代,如还能惠及他人,就再好不过了。

——叶伟民

阅尽人间,只为找到自己。

——刘鉴强

感谢“人间”。忝为作者中的一员,我爱这个平台。过去的一年里,我充分体味到了写字的快乐,也尽力将我看到的、体味到的人间悲喜通过文字传递给大家。

未来也将努力写下去,希望大家喜欢。祝大家新年快乐!

——索文

每一次新年到来都是一次提醒,你的人生刻度到此往前推了一下,你不会知道接下来的一年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有新的人新的事涌进来,会不会旧日的所得就此渐渐消失。

我知道有一些绕不过去的困境,接下来的一岁还会继续。但也会有新的生命感受,随之而来。新的一年,希望你有丰富的人生。

——邓安庆

过完今年,就二十了。

二十岁是个很神奇的年纪,它代表人的青春已经结束,紧接着要扛起不大不小的担子行走在人世。而在技师学院混吃等死的我还没准备好。

今年除了写作以外,我几乎一事无成——除非说帮人代写中职组征文,得了第一名也算是个成就的话。

亲戚在网易人间看到了我写的文章,在我爷爷面前好生表扬了一番,或许是我这辈子没做什么让老人家长脸的事,他乐得老脸上的褶子都层层堆叠起来。自那以后,家人总算是承认我写作这件事情,不会在我熬夜赶稿的时候拔网线了。

新年的愿望是希望能和女友早点搬到同一个城市,如果允许再贪心一点,我想要在爷爷有生之年出一本书。

——林听桑

2016总结 : 比去年跑得多,见得多,情绪和经验多更多

2017愿望 : 再多一些^O^

——杜修琪

人间是我放风的地方,我从一扇铁门走出来,感受阳光,呼吸新鲜空气,编排不一样的生活。新的一年,希望人间少女们越来越美,也希望我有更多放风时间!

——耿永立

感谢过去这一年,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有的给了我机会,有的给了我平台,有的给了我鼓励。我遇到了好老师、好编辑,感谢读者朋友们的喜爱,没有你们的帮助和支持,就没有现在的我。

曾经多少次,我无语问苍天:你没给我漂亮的容貌,又没给我聪明的头脑,既没给我财富又没给我才华,却给我无尽地苦痛折磨,你到底是要把我推到什么境地呢?

现在回头看看,我着实收获了很多。

告别充实的2016拥抱即将到来的2017,期待更多作者呈现优秀作品,愿人间栏目和大国小民栏目明天会更好。

——李若

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我们都在“人间”。关注“人间”,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2017年,我依然会一如既往倾听人间大众的故事,关注他们的命运,与我们所处的时代肝胆相照,用文字温暖现实,书写“人间”。

——文德芳

2015年12月31日傍晚,带着一个人到北京三联书店跨年。

那夜,我们窝在书店地下一层角落,就像窝在梦想中的家园。她认真地写了满满两页新年计划,我勤勤恳恳地写了一篇总结大学四年的文章,并起了一个名字叫《与故事有关的故事》。在那篇长文的结尾,我引用了一首诗,并饱含深情地这样写道:“2016年,要学会离别,还要学会去爱,北京,我还会回来!”

如期而至地,6个月后,我迎来了人生最重要的离别,忽然发现,在离别面前自己是个新手。

8个月后,我再次回到北京,忽然发觉,自己其实也不曾学会去爱。

2016年,前半年做了半年的梦,后半年一如坐了好多年的牢。好在不管我多么不堪,生活总能让我邂逅那么多美妙的人。

这一年与故事相遇,生活得以摆脱现实的空洞;与《人间》相逢,又结识了这么多有趣的灵魂。

2017年,要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完成上一年留下的遗憾吧。

——马鹏波

2016年一眨眼就结束了。这一年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我结束了将近7年的牢狱生活,在大墙之外度过了第一个完整的年度。

在这一年里,我在咖啡店打过工、自己开过手绘T恤店,还在一家金融公司入了职。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成了网易人间的一名作者。

2017年即将到来,我满怀期待,我新年愿望仍然平凡又朴素:愿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出本书,找个对象。

——虫安

迁来悉尼已逾半年,偶尔问起身边澳洲人的新年愿望。幼童大多渴望玩具,当然也有小贪婪鬼,喊着要喷火龙,还希望是“有两只头颅的”,而成人大多一致,期许“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原来,对新一年的期待,在阳光底下都是大致相同的,然而可恨的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却是最难实现的。

人生路上,太多绊脚石。2016年,亲人生病,家人们奔波照料,人前忙碌积极乐天,人后卸下盔甲喘口气。年关将至,回望过往二十多年,从未像此刻这般期待新一年的到来。总感觉跨年夜的12时是一次大洗牌,会把异国拼搏的难处、家人生病种种坏牌全部洗掉,派到眼前的,将会是生活简单、家人安康的一手好牌。

我的新年愿望是想要一只金毛,聪明或笨,我都不在意,只需要一位忠实的陪伴者,陪我度过异国他乡的冷暖人生就好。

——Carrie

这一年经历了很多重大转变。

我离开一份做了将近三年,从第一天起就想辞职的工作。我离开了北京这座生活了十年的城市,把全部家当打包搬到了上海。

对我而言,2016是个不断打破旧有的生活模式,把我不想要的东西,从生活篮子里拿出去的一年。

我手里有一个清理得差不多的篮子,希望自己明年能谨慎并且欣喜地,往里放入更多我真正喜欢的物件。我还不知道它们会是什么,很是期待。

——李依蔓

人世间吊诡多端,但“人间”的真挚让2016年中的我倍感温暖。

如数年前我孤寂一人行走青海木里高原,当高山反应和步履艰难绝望时,遇到位同时行走中的活佛,他说,你能翻越过5000米木里山大垭口,你会看到另一个你。

2017,你好我的2017。

——杨海滨

2016年,每次点开人间的公众号,我总想:这篇不会被404吧……2017年,我会继续替她杞人忧天。

——小杜

2016,奔波之后是无奈与寒意,2017,这个势头,或许继续。

但无论如何,我将坚守一切可以守住的地方。

——王成栋

海上蟠桃易熟,人间好月长圆。

再见,2016

——冯永斌

经历了抑郁、失去、没有结果的等待和苦恼,经历了甜蜜、收获、日常生活的点滴幸福,又是一年过去了。该如何形容这一年呢?我不知道。

希望2017年,我们都能更爱自己,爱身边的人。

爱这个世界,爱人间。

亲爱的,我们明年见。

——沈燕妮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及插图:网易插画师李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