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教育”究竟是什么东西

2017-07-06 17:31:05
2017.07.06
0人评论

前言 那些年,风靡大小城市的“感恩教育”,利用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和孩子们的单纯的判断力,招摇过市,而我,也曾是这荒诞的变相传销活动的帮凶。

2008年奥运前夕,我高考惨败,差二本线90多分。

我已决定复读,但在复读班开学前的那段时间,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呆在家里。

骑着二轮子,我开始到处找工作。很快,就拿到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面试机会。

1

来面试的人不多,大都是和我一样的高考落榜的同龄人

考官的面试问题很简单,《西游记》师徒四人,哪一个最像你?我回答说,唐僧最像自己,既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考验,又吃得了苦,还踏实肯干。

当晚,我就收到了顺利通过面试的通知短信:欢迎加入魔鬼训练营。

对此,我激动不已。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只要回答了问题的人都被录取了。

上班的地方不大,是一个由三室一厅改造成的办公室,大门口挂着“癫狂英语魔鬼训练营”的大横幅,一旁摆着海报,一个个专家简介上都写着“著名教育家”“心灵导师”等等。

第一天工作很简单,自我介绍、唱歌和喊口号,在一个不大的空调房里,训练营主创、讲师、行政主管、宣传主管、后勤主管陆续上台做自我介绍,接着新人轮流介绍。

剩下的时间基本就是在唱歌,先是成龙的《相信自己》,然后从李宇春的《和你一样》开始团体价值观洗脑。

这些都只是第一步。下班前,被打满鸡血的新员工开始由老员工带领着集体喊起“励志”口号:“我热爱丢脸,我渴望成功。”公司还给每个人发了一件黄色短袖“工装”,衣服前印着“魔鬼”二字,背上是“A world without complaint”(不抱怨的世界)

入职后的半个月,穿着“工装”去大街发传单成了我的主要工作,和现在大街上发传单的不同,我们发传单需要边发边喊口号,而且要喊得震天响。

“我热爱丢脸,我渴望成功”,夹在一群人中间,我跟着训练营的“专家”扯着嗓子一遍遍地大声喊。

这种大言不惭的口号,若是一个人自己喊,绝对难以启齿。奇怪的是,一旦混在人群中,顺理成章的勇气便以微妙的优势胜出。

口号喊久了,我真觉得自己出了门,就是成功人士了。

2

传单还没发几天,我们一上街就有小孩远远大喊,“魔鬼来了,魔鬼来了”。

领导知道后,私下就夸奖大家。“这说明我们铺天盖地的宣传已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别人一见到这衣服,就知道这个地方有个搞教育的组织叫魔鬼训练营。”

“现在这社会要想成大事,就得拿出比别人更强大的决心,不要脸的决心,只要不违法,什么都可以心安理得的干。”宣传主管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深入群众搞宣传,当然,按照主管的话来说,这也是我们挑战自我的过程。

于是,我们这群年轻人就像打了鸡血一般,穿着耀眼的黄色短袖,几乎跑遍了城市大街小巷,学校和商场,边喊口号边发传单。

有一次,我们甚至直接站在全国连锁培训机构“新东方”的楼下,在竞争对手的地盘公然叫嚣,像疯了一样,一遍一遍大喊,“我热爱丢脸,我渴望成功,我们是魔鬼训练营。”

还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事直接因“破坏城市公共卫生和秩序”被城管带走,几个人蹲在办公室学了一下午文件,当晚才被放出来。

我们被放回来后,宣传主管还专门召开了紧急会议,“别怕,咱这是搞教育,是利国利民的伟大事业。城管再来,大胆发就是了。即便被带走了,也别怂,咱上头有人。”

那次之后,我们还真没再怕过城管。远远看见城管开着车子来了,我也不躲,还会叫嚣着继续发传单。城管们见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我才知道,魔鬼训练营的几个领导专门去找了相关部门的领导,几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了饭,喝了酒,训练营还递了钱。这就算是上头有了人。

3

魔鬼训练营在招生时用过很多方法,“超级记忆法”也是吸引大众眼球的噱头之一。

不管一句话、一行数字还是一串字母,训练营的讲师看了几分钟后,就能从容地正背倒背。一时间,前来听免费课的学生和家长踏破了门槛。

训练营还请来“背着妹妹上学”的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获奖者洪战辉忆苦思甜,进行榜样式演讲。

其实病毒式口号也好,讲师技能噱头也好,名人造势也好,魔鬼训练营使劲浑身解数无非就是为了多收学生。

孩子们热血高涨,家长们也十分赞许。孩子们热血高涨,家长们也十分赞许。

随着宣传的深入,“魔鬼”二字很快无人不知,前来报名的人数也呈爆炸式增长。截止到8月开营时,训练营已经收了近1000名学生,生源学历从小学到高中不等。

可训练营的老师水平却参差不齐,说是明星导师,很大一部分不过是大学在校生,暑期放假兼职,安个假头衔,培训没几天就上岗了。

连高中毕业的我也被安排做了班主任,带两个班,共60个学生,学生喊我田老师。说是老师,其实只是负责批改作业,管纪律什么的。我比他们大不了几岁,而且高考失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我都不足为师。

有一回下暴雨,训练营的学生就举着旗子,穿着魔鬼的“工装”,冒雨在广场上狂奔,嘴里还喊着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比如“我一定成功”“我是最棒的”,老师领跑在最前。

一位老大爷过来和我搭话,“娃呀,你们小小年纪咋能干这个?你们这是变相传销,赶紧散了吧!”

我听了之后,只是觉得很生气。

4

说实话,当时的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英语培训机构其实就是个传销窝点。而在被骗入“变相传销团体”的一个月里,自己其实已成为坑害孩子的帮凶。

如果只是读读英语,那还真的称不上变相传销。可事情远不止于此,开营后期,我们开始干一些和英语无关的事,比如说所谓的“感恩教育”。

那时候,训练营请来了一个号称是国内著名感恩教育专家、亚洲走火大会第一人的老师,姓李。

李老师来的那天,学校里挂满彩旗,训练营还专门派人去接了机。李老师穿着一件金色的李宁牌短袖,在第一节课上,李老师说他只用中国制造,就算是去肯德基,也只是坐坐,不点东西。下课后,李老师甚至当场脱了那件金色李宁短袖,甩到台下,孩子们就像追捧明星一样疯抢那件极具“爱国意义”的衣服。

当众让境遇悲惨的孩子自揭伤疤,讲自己的遭遇,就是李老师所谓的“感恩教育”。

被叫到台上的孩子往往不是双亲不健全,就是家庭有困难,讲到最后,孩子都会哭得泣不成声,家长也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然后,李老师就会走到孩子旁边,告诉他们忘掉伤痛,努力做个救家救国的救世主。所有感人的画面,都会被站在旁边助理拍照记录下来。

然后,还有更疯狂的“走玻璃走火大会”。

走火,顾名思义,指的是人光着脚,从高温木炭火路上走过去;而“走玻璃”,就是光着脚在玻璃渣铺成的路上走。

很长一段时间,“走火”几乎成了训练营里潜能培训的代名词。“专家”称,这不仅不会伤害双脚,而且能彻底激发人类的潜能,克服恐惧心理,挑战人生的不可能。加上那些年,在国内兜售“成功学”的陈安之,更让人们对“走火大会”耳熟能详。

对这些未成年的孩子们,李老师启动了一整套“潜能开发培训程序”。先是从啤酒厂买来一大车空瓶子和木桩,举着锤子、斧子,砸了瓶子,劈了桩子,铺了一条长长的玻璃渣子路和火路。

孩子们依次脱了鞋子和袜子,排成队,被导师指引着,往铺好的“特殊”小路上走,一条是细碎的玻璃渣路,一条是火堆路。一旁的家长也不断推着自己年幼的孩子:“去,走火去,走玻璃去,激发你的潜能去。”

一个孩子光脚走过去了,两个孩子光脚走过去了……每当胆子小的孩子吓得不敢走时,音乐就会响起来,连家长也会站在孩子旁边加油打气。

3个小时后,训练营里近1000个孩子,无论年龄大小都赤着脚从玻璃渣和火堆上走了过去。

随即,训练营主办方做了总结:“大会成果很成功,孩子们很勇敢,孩子们有了这样难忘的经历,人生的种种苦难也都会迎刃而解。”

孩子的脚上被渣得出了血,烫得起了大包。这真正成为了一条血路。

而如此极端的“潜能挖掘方法”,竟也没有一个人抱怨。孩子们热血高涨,家长们也十分赞许。

5

有人问,中国这些当爹妈的,都怎么了?为了去开发潜能,可以让孩子光脚踩玻璃和火炭;为了去治疗网瘾,可以让孩子接受电击。

我也不知道,更不理解自己当时怎么了。但我当时,的确是帮凶,举着锤子、斧子,协助铺就了一条沾着血的路,给一无所知的孩子们走。

后来的日子,孩子们对训练营的讲师无不怀着崇拜之心,每天都如同打鸡血般地学读音标。结营的时候还搞了一场文艺表演,大都是煽情的节目。有孩子模仿者讲师的姿态站在台前演讲,分享自己在训练营的感受。

第二天主办方安排了饭局,在饭桌上大家拿到了工资。我们与讲师、营长抱拳碰杯,觥筹交错,一派和谐。

我拿着1300块钱,骑着二轮子回了家。父亲说,收了心,赶紧去补习学校。此时才恍然,我跟着这群人已经不知天高地厚地混了一个多月,而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件事:复读再考。

后记

英语魔鬼训练营在当地又办了两年,第一年学生很多,第二年就不行了。后来,这些人收了场子,换了地方,用老套路搞起了企业培训,没几年也黄了。再后来,又搞起了作文培训,到处装模作样作演讲,听说赚了大钱。

“感恩教育”涉及到不可言说的东西太多,我不是批判家,只是讲个真实的故事。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VCG
插图:《青春派》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