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招生之“修罗战场”

2017-09-01 18:27:54
2017.09.01
0人评论

午夜时分,老王收到一条短信:“洗洗睡吧”。

我们知道今年扫兴了,煎熬开始了。

1

那是6月20日,和往年一样,在这个异常燥热的晚上,高考成绩即将出炉。我们几个毕业班的老师,按照习惯,聚在一起为高考守夜,等待成绩公布。

记得去年,我们就守来过一个惊喜。去年,大家原本都对考试成绩期待不高,高考前,年级的尖子生们在联考中成绩也不突出,一向爱说爱笑的胡组长更是酒也不喝、串也不撸,整晚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发呆。

到了十二点,胡组长手机嗡嗡地响起来,看罢短信,他忽然趴在桌子上大声哭起来。顿时,我们的心也凉了半截,走过去安慰:“大家都尽力了,应该问心无愧。”

然而,胖大的他却突然跳了起来,兴奋地叫:“哥们,我们赢了,我们赢了!***考了660分,位列自治区第九名!”

那个晚上,我们像突然中了彩票一般,醉到了天亮。那些在家里安稳睡觉的人,听后欣羡不已,后悔错失了教师生涯难以再逢的盛事。

这样的高考“守夜”活动,这些年一直有,几乎成了我们学校民间发起的高考狂欢节。今年自然也是如此。

当晚,我们几个要好的老师约到一起打兵乓球,输了的出份子钱,当做晚上的“守夜经费”。

老王已经五十多岁,前两年,他不再染头发,让花白的头发都长出来,还把班主任也给辞了。但没想到,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又迎来了一场他嘴里所说的“意外孕”:一个高三年纪的班主任突发脑梗倒下了,不得已,数学教师老王又顶上了。

那天下午,老王坐卧不安,百无聊赖。几个同样坐卧不安的学生家长发来短信打听高考分数,老王的乒乓球也打得心不在焉,原先短软垂坠的长胶克敌绝招失去了往日威力,六百多元的“守夜经费”,他出了一大半。

我们戏称老王的“意外孕”要来喜啦,因为这分明是要提前请大家分享喜悦的节奏。

“虽然输掉了老婆给的零花钱,但那是个屁事,球友们能与我一起打球、守夜,分享即将到来的快乐,那才是难得的幸事!”老王说。

大家也都跟着说,今晚一定要让老王大醉一场。

但这个晚上,老王并没有体会到他预想的兴奋和快乐,我们说说笑笑地吃完了烤肉串、烤羊腰、烤板筋、烤黄鱼,守到午夜,收到了那条令人失落的短息。

那天晚上,老王扫兴地回了家,一个人喝了半瓶闷酒,躺倒在沙发上,彻夜没有入睡。他反复劝自己:都是老教师了,怎么还以考试成绩论育人成败呢?再说,自己也是中途顶替接班,这一年确实也无愧于心。

但挥之不去的失落感却让他长久地辗转反侧。尽管后来事实表明,老王所带班级的高考成绩是唯一的亮点。

2

第二天,当老王带着墨镜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他得到的确切信息是,二中摘得了自治区文理科双状元,深夜放炮祝贺,嘈音扰民还被举报了,最终自然也得到了谅解;一中全区文科前十占了5个,理科前十占了8个;我们学校则黯然失色,尽管一本线上的学生远超目标,但无缘清华北大。

一个家长问老王:“学校今年最高分是多少?600分以上几个?怎么也不写明白呢?人家一中600分以上200多人呢!”

“你的孩子中考多少分?三年前我们招的最好成绩都达不到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你说我们最高分应该是多少呢?600分以上应该考多少个呢?”老王遏制不住心中的火气。

一“招”定输赢,这是一个在本地高中之间颇为流传的说法,老王虽说一直不赞同,但今年,中考招生大战,大家心里都清楚,所有人都得上。招不到好学生,高考成绩拔不了尖,这就是恶性循环——一个某种意义上关乎存亡的“修罗战场”,里面尽是人性的考验。

煎熬开始了,这指的并不是惨淡的高考成绩,而是新一轮的中考招生大战。

学校的招生工作本安排在中考成绩出来之后,可此时,中考还没有开始,各学校的招生就已暗流涌动了。

有消息说,一中、二中的招生老师已经出现在小区里了,他们手里拿着小区初中历次中考模拟成绩,住在酒店里逐个约谈优秀学生和家长;不仅如此,各个初三班主任最近也颇为繁忙,有请他们吃饭的,有送他们东西的。

学校如临大敌,很快成立了招生领导小组。

学校先是请小区初中的校长老师们吃了饭,然后安排给模拟考试前三十名的学生和家长做了一次讲座。这事,也是校长和老王亲自上阵。

集体讲座之后,学校决定拿出2万元奖学金,安排本校老师,对年级前30名的学生,挨个上门做工作:年级前20名选择我校的,一次性奖励2000元,免收书费、学费,满足分班要求;还可以免费参加高中暑期组织的游学活动。

利诱之外,还有“威逼”。对于那些劝不住孩子,要讲清学校任何时候不接受他们再转回的申请,“三年后不容许在本校高考考点参加考试”。

当然,这些“政策”都是私下讲的。

面向全市的中考招生战线也随之铺开。教务处组织了近20个招生小组,每组两位老师,负责一个学校的招生。重点工作是搜集小区以外的各校优秀学生的信息,做工作,动员他们报我们学校。

为了安排分组,精瘦的刘主任下了大功夫:哪个老师的爱人、朋友、老乡、同学、学生在哪个学校,哪个老师有哪些特长,他都做了深入了解和准确安排。

我因为太太的关系被安排在城里的*中。老王曾说过他有个女学生在**中学当老师,便被安排在了**中学。

很快,我就通过太太的关系,拿到了*中优秀学生的名单,并把我们学校的宣传材料带给几个班主任,还托他们的教务主任利用机会向学生推介我们学校,想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太太却奚落我:“你们想干指头蘸盐,既想招好学生,又不拉下脸面做工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呢?”

这场中考招生大战中后面发生的故事,不幸地印证了她的话。

3

老王那边也行动起来。他去**中学找了那位女学生,一个爱说爱笑、干练高挑的女孩子,老王热情地请昔日学生喝茶,两人回忆了多年前老王上课时幽默风趣的小故事,谈了女学生的婚姻未来。好半天,老王才切入正题:“老师今天找你,是想请你在招生上给老师帮个忙,学校安排老师负责你们中学的招生,希望能招些成绩优秀的好学生。”

老王算是拉下了老脸:在他的教学生涯中,从来都是主张不以分数论人的,如今却要亲自托关系到别的学校干这些“掐尖”的勾当。果不其然,女学生说,在她的印象中,王老师是他见过为数不多的、不只看分数的老师。

“我也不想只看分数,但是整个社会都在看分数。”

好在,女学生办事确实干练,临近中考前,她打电话给老王,说已经跟她们学校初三前几名学生交流过,可以到小区学校里看看。

那天,老王亲自开车,把四位学生家长接到小区来。家长们都是郊县的农民,之前就听说小区很漂亮,正好也想来看一看。

“导游”老王尽职尽责,领着四个学生家长,看了学校门口古香古色的宣传廊,学校教师受到习总书记接见的照片,看了学校的教学楼、实验楼、办公楼、宿舍、食堂。在绿树环绕的网球场靠椅上小憩,到杏树园中摘尝了杏子,还带着家长到校门外的湖边看了荷花,到曲桥叠瀑前赏了游鱼。

四位家长高高兴兴地四处拍照,还有家长问:“孩子要是报你们学校,能不能给分到好班里?”老王赶忙说:“对于你们这些好学生,当然可以啊。”

等下午,头发花白的老王又开车把四个家长挨个送回了家,心里多少还有些五味杂陈。

4

老王那边的战事暂且按下不表,我的鏖战时间就要到了。

市中考成绩是在7月11日上午10点公布的,那天热浪滚滚,40度的高温,突破了同期历史记录。

一早,我就带着太太和另一位老师紧急赶往*中,去晚了,可连一个阴凉地儿都找不到了。

果不其然,等我们赶到学校,虽然来拿分数条的学生还没到,但教学楼大门前已经一字排开了20多张课桌,各学校招生点的招牌都已布置好,三两一伙的招生老师坐在桌前卷起宣传材料拼命摇搧。

我们提着装满材料的袋子,汗流浃背地来回转了几圈,竟找不到一处可以挂起学校招牌的阴凉地。无奈,只好选了一个暴露在阳光下的宣传橱窗。

作战计划要立即展开。

我让太太到教务处打探消息,叮嘱她无论如何搞到一份学生中考成绩单。

11点,市高中录取分数线已经确定,556分。学校领导的指示短信也随即抵达:重点动员570分以上学生的填报,对610分以上的学生耐心做好争取工作。学生、家长也从各班教室下来蜂拥到各招生点。短兵相接的招生交锋开始了。

别的学校招生点前门庭若市,我们的招生点前却门可罗雀别的学校招生点前门庭若市,我们的招生点前却门可罗雀

然而,事实证明,是我们想多了,交锋的战场上根本没有我们的位置。

一、二、九中的招生点前门庭若市,我们的招生点前门可罗雀,一起来的小冯老师假装淡定,坐在钓鱼伞下一直低着头,翻看学校准备的招生材料。

太太终于拿来了成绩单,包括一份600分以上学生的信息表,上面有学生家长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当然,偶尔也有来我们这里咨询的家长和学生。

“老师,你们学校今年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啊?”
“凡上了兴庆区统招线的学生都可以志愿填报,由教育局依据分数从高到底录取,计划人数录满为止。”
“我的孩子能不能上你们学校?”
“他考了多少分?”
“他考试的时候感冒了,成绩受到了影响,500多分?”
“多多少?”
“12分”
“根据往年的录取情况,您的孩子达不到学校的录取线。”

“老师,你们学校的教学成绩咋样?”
“你看看我们的宣传材料。”
“哇塞,还有考上清华北大的呢?真的假的?”
“十几年考了十七八个,还没有人家一中一年考得多呢。”旁边一个油滑的小男孩说。
“你考了多少分?”
“他明年考。”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了。

“老师,俺孩子考了617.8分”
“挺不错的。”我眼前一亮。
“还不错呢,你看她都哭成啥样子了,她平时的模拟考试都在学校前20名。”
“这说明她是个有进取心的孩子,而且基础好有潜质。”我的精神为之一振,就像是碰到了心怡的商品突然打了三折。
“她原以为咋都能上个二中呢。结果人家说差那么几分,给人家掏择校费人家也不要。”
“是啊,现在没有择校生了,你的意思是想上我们学校?”我像是坐在湖边调到了一条大鱼,撑住鱼竿享受溜鱼的快乐。
“不是的,准确地说,要上的话,是想上你们学校的那两个重点班,有个朋友说,你们的那两个重点班质量不比二中差,选不了好学校,我就要选个好班级。”
我感觉到遇上了一个不简单的家长,说话得谨慎一点。“教育厅不许办重点班。”
“那你们学校怎么有呢?”
“我们学校有一条优惠政策,成绩优秀的考生可以自主选班,这两个班就是这样自发形成的。”
“怎么形成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孩子能不能进到这两个班?”
“这要看招生结束后孩子的排名了,我无法给你明确的承诺。”我发现我被家长绕进去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被我搞复杂了。
后来那位家长接了个电话,结果被其他学校抢走了。
“好不容易钓到的大鱼,三溜两溜断线了。” 小冯老师在一旁笑我。

“老师,多少分数能上你们学校?”
“你的孩子考了多少?”
“480。”
“这个分数上不了。”
“480连你们学校都上不了,妈的现在上个高中咋就这么难球呢?”

“老师,我的孩子考了620分,好几个学校都抢着要呢。”
“你的意思是想上我们学校?”
“你们学校有什么优惠政策?”
“可以选班。”我汲取了溜鱼断线的经验,这次直截了当。
“我是说有什么奖励政策?”
“怎么奖励?”
“有的学校给1000,有的学校给2000,你们给多少?”
“一中、二中给你多少?”
“你别开玩笑了,这个分数我想给人家钱让人家录上,好说歹说人家也不干。”
“你在意的是学校还是奖励?”
“剩下的你们几个学校都差不多,哪个优惠条件好走哪个呗。”
我突然没了劝说的激情。

5

这就到了中午。

简单吃过饭,我们又回到招生点,其他学校的老师也都回来了,三三两两找个阴凉地趴在桌子上睡觉。空气懒得一动也不动,正午的太阳热辣辣的,晃得人憋闷。

“你们招生,让我跟上受罪。”太太数落我,然后自顾地回办公室凉快去了。

我和小冯老师坐在板凳上抽烟,琢磨起对策来。

“这么干看样子不行,我们得调整一下策略,你先在招生点给家长、学生咨询,我去找人做做班主任的工作,看看能不能把570到620左右的学生集中起来给大家讲一讲,把学校做个推介。”我说。

“就是,这样招,即便是热不死也给人气个半死。尿泡打人人不疼,一股骚气怪难闻。”

一转眼,一中的招生点撤了,这所中学前18个有资格上他们学校的学生,早已被收入囊中,他们利落地收了牌子,笑着走了。于是,这一天下来,我们最大的“成绩”就是:一中招生点的位置空出来了,我们赶紧搬了过去。

下午来咨询的家长、学生不是很多,不畏酷热的大都是那些分数不高的孩子。

太太领着我找了几个关系好的班主任,请求给570分以上的学生介绍介绍招生政策。也找到了教务主任,打听集体宣讲志愿填报事宜,教务主任笑笑说,等定下来了通知我。我只能客气地笑笑,回了招生点。

没多久,太太带着学校的一个中层领导,把我拉到楼前的树荫下,说这是教务主任的铁哥们。原来,是这位领导亲戚的孩子中考没考好,只518分,没有上录取线线。领导的意思,能不能给想个办法录到我们学校里。

“这个难度大了,现在招生权利在教育局,招谁不招谁学校好像没有决定权。”我说。

“我知道,你们学校不是有自主招生吗,招一个班的体育特长生,你能不能给想个办法走这条路?反正各学校都一样,说是特长生最终也不是走特长培养的路。”他似乎了解得比我详细。

“据我所知,我们的特长生好像招得都是企业内部的子弟,没有面向地方学生。”我解释说。

“你看,老哥,你想办法把我的事解决了,我想办法给你忽悠一些高分学生,明天宣讲的时候,把你们学校往前排,你也不用坐在那儿一个一个劝了。好吧,你咋能没有办法呢?”不容我再做解释,他就走了,不久手机上发来了那个学生的信息。

我是得想想办法了——想想如何拒绝他的办法。

6

招生点上又来了一个奇怪的家长,她在我们这里来回转了好几圈,说她女儿考了590分,上我们学校没问题,似乎已经决定了,我很高兴。

但没过过久,她又回来了,说是想要我的电话和校刊。没多久,又把校刊放回在我桌子上的背包里,“老师,我把校刊给你放下了。”拍了拍我的包,转身就走了。

“拿去看还还什么呢。”我说着客气话,但她头也不回。我想,这是不是又有变故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太太又来看我,告诉我,明天上午9点,学校确定会组织中考志愿填报信息发布会,计划安排一些高中学校在大会上做招生宣传,问我要不要也讲一讲。

“哪能不讲呢,最好安排在前面。”我叮嘱太太再去帮忙做工作。

太太便埋怨我:“你只有使派我的本事,人家叫你给帮个忙,你看你推推诿诿的,你们不是确实有特长生自主招生吗,给领导说一说,想办法解决一下。”

“这确实有点难,我们的自主招生确实是面对内部子弟的,而且有报考的条件,每个环节都要公示……”

“那怎么给人家回呢?”

“我今天晚上回去,再给领导汇报一下,看领导怎么说,然后回他话,不要让你们老是觉得我不帮他忙。”

“我记得你们的校刊上有专门的彩页宣传艺术教学,还挺不错。”太太边说边从我包里拿出校刊来,“哎吆,私房钱都藏在书里了!”

我吃了一惊,急忙接过来一看,校刊里夹了1000块钱,旁边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拿上校刊,在周围找了几圈,也没见到那个女家长的影子。电话通了,我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她想约我见一面。

她很快到学校来了,也是个随和的女人。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的方式让我很生气。”我严肃地说。

太太赶忙上来“救火”,她拿起那份夹着钱的校刊,上前牵住了那女人的手,拉到旁边的树荫下了,摆手不让我参与。

她们在旁边的树荫下谈了好一段时间,太太把那份校刊原样交还给她,然后笑着拉着她的手走过来了,“好了,没关系的,小事一桩。”

回到学校,我也去找了主管校长,谈了教务主任的铁哥们儿那件事儿。

校长也说,即便是企业内部的子弟,能不能录取也是从外面请来的专家共同决定的,学校领导也不能左右。

我告诉太太,这事也只能这样了。

7

7月12号,持续的高温依然没有减退的迹象,这天,学校组织学生家长大会,集体宣讲填报志愿相关事项。

五六百人挤在会议室,我们十多个学校的招生老师站在主席台旁边,等教务主任安排上台宣传自己学校的招生政策。

一中、二中都派了副校长来讲解,自然讲了学校今年的高考成绩,简要重申了今年的填报条件,一中最低656分,排名前18名,二中636分,44名以前。都用数据说话,讲得很简洁。

或许,他们觉得这密密麻麻几百人,绝大部分与他们都没有关系。

沉闷的会场在某高中上场的时候出现了一丝新意。这位身材高大魁梧、声如洪钟的副校长,一上来就怒怼了前面几所名校,他历数这些名校把好学生“教坏”的例子。

“一所把全区优秀学生一网打尽的学校,一本升学率还达不到90%,清华、北大还不能实现包揽,居然还常把这作为炫耀的成绩,居然还在这千方百计挖别人的墙角,说的过去吗?”

接着,他批评了那种“一招制胜”的思想,提出能把成绩一般的学生教成优秀学生,这才叫名校。

这位副校长振振有词,引起了阵阵掌声。只是,看完教育界的热闹,已有些家长坐不住起身走了。我还焦急低等着教务主任安排我上场。太太又去找主任交涉,一再站在主席台前给主任招手,示意安排我们上场。

最终,我们被安排在了一所职高之后。

被戏弄之后,我迅速地出了会场,直奔咨询点,尽管我们的摊位周围也还有一些人,我还是说:“把宣传资料留下来,收拾东西,撤!”

我的招生就这样结束了。

8

在我鸣金收兵的那个中午,老王正击鼓进军,迎接一场恶战。而这场恶战的发生完全是因为他的过度自信。

中考成绩出来后,他那位高挑的女学生,及时给他搞到了学校的成绩单,这个学校今年的整体情况一般,亮点是一二名的成绩还不错。

看了成绩单,老王窃喜:一二名就是他接到小区来半日游的家长的孩子。他当即给两个家长打了电话表示了祝贺,也表达了希望报我们学校的愿望。

老王自信的认为,自己的超前投资一定会给他带来回报,而且十分稳妥。

招生那天早晨,老王又赶到那所学校,准备再动员几个好一点的学生。不料,女学生却打电话来责怪,怎么还悠闲地坐在招生点上呢?人家几所学校,已经到孩子的家里去做家长的工作了。

老王一惊,当机立断,买了礼物奔赴第一名的那个女孩子家。

女孩子家就住在离市区十几公里外的黄河边上,整个村子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等老王赶到的时候,院门外已停了三辆车,门口大柳树下,四个年轻人站在那聊天抽烟。

“哎呀,又来了一拨,热闹!”见老王从车里下来,年轻人打趣说:“老领导也亲自出马了。”门口等的是两所中学的招生老师,他们正等待第一所高中的招生老师从屋子里出来。

“老哥,是哪所学校的?”一个年龄大一点的问。

“石油高中。”老王淡淡地说,“也就你可以称老哥,你们另外几个叫老哥可能不合适了。”

“听说石油高中年轻老师很少,教职工平均年龄将近50了,是不是啊?”

“要不,你们咋比我们跑得快呢。”

“今年这家可算是风光了,要见家长都需要排队了。”

“教育确实可以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啊。”他们互相打趣地说。

某高中的两个老师出来了,他们笑了笑,开着车一溜烟走了。另一个学校的老师赶忙提着东西进去了。

老王坐在大柳树下,心里有点酸,这孩子家确实很穷,两间土房子,窗户都是用塑料薄膜遮挡的。老王说他已经多年没有见到过这样贫困的家庭了。

老王心里琢磨,今天的这个场面,大概无论如何都会唤起这个家庭对未来的种种憧憬吧,教育扶贫的意义不也正在于此吗?于是,这个看似尴尬可笑的场面,朦胧中也就有了一些神圣的意味。

可是这一路上,我们这些老师到底是想着真正让孩子获得发展,还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生源、为了虚荣而来?是的,这个孩子将是这个贫困家庭的全部希望所在,可哪个孩子不是承载着家庭未来的希望呢?就看这两天的招生,想上的不要,想要的不来,教育真谛,教师的尊严,全都在七月的燥热中变了味。

那天,老王是最后一个见家长的招生老师,他没多说什么,没比较几所学校的优劣,甚至也没有再说希望这个女孩子到我们学校来的话。

他在屋里屋外挨个转了转,照了几张照片,留下了自己买的礼物,鼓励孩子无论到哪里都要记住今天的这一切,记住自己是可以改变这个家庭的。

老王的招生也就这样结束了。

9

八月,新学期就要开学了。我们小区初中中考成绩一二名的两个孩子被一中挖走了。

我所负责的招生点,情况好于预期,虽然600分以上高分段的孩子没多少,但570分左右的孩子数量可观。

老王关心的那两个高分孩子最终没有来。坐着老王的车游过小区的另外两个家长却到学校里闹了事,说老王答应给他们分到重点班的承诺没有兑现。

新的一个学年就这样开始了。

后记

文章写于两年前。

2017年6月,按照教育部的通知精神,学校对今年的高考成绩不做宣传,门口不再张挂横幅,不再张榜公布高考成绩,不再燃放庆贺鞭炮,校门口清净了许多。

但社会上流言很多:“肯定是考砸了,要不怎么悄无声息了呢?”

有老师说:“今年的招生更难了”

老王说:“这样好,慢慢会给高中教育带来一股清风。”

我说:“树欲静而风不止。”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V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