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板视若“珍宝”的亲戚们

2018-06-01 14:48:40
2018.06.01
0人评论

有人说,在私营企业,老板的用人,决定了企业的前途,这话不无道理。

1

张经理和丁部长结下“梁子”,始于2010年年终绩效考核会。

每年年初,老板都会和集团下属的各公司签订全年目标任务责任书。到了年终,集团再组一个小组,对任务完成情况进行考核,考核结果会直接牵涉到各公司员工的年终奖和绩效工资,每个负责人都很重视。

张经理负责煤炭销售公司的工作,丁部长是老板的远亲,是财会的行家里手,负责核算所有公司的财务数据。

集团考核前,为做到心中有数,张经理自己大概算了下,结果是销售任务超额完成。可当丁部长说张经理的公司是亏损时,张经理瞬间就懵了。丁部长语含讽刺,傲慢地说:“我不会算,你觉得少了,你算个给我看哈啊?”张经理也是见多识广,遂反唇相讥:“这不就一小学加减乘除,你等着,我算给你看。”

会后,张经理将公司全年的销售、税收、开支等进行全面的统计计算,结果小有盈利。虽没第一次粗算的结果多,但也没有亏损。为做到万无一失,他又请来外面的会计算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结果呈上来,丁部长为掩饰心虚,辩解道:“我是一不小心,才漏算掉两个数据。”

张经理见他不以为然,很是气愤:“两个数据就把我们全年的辛劳给废了,你是专家,犯这种低级错误,我看你就是居心叵测!”

丁部长自打来公司,还从没受过这种气:“你说清楚,我什么叫居心叵测?”

从此,两人开始了互撕。张经理逢人就说丁部长是“典型的小人得志,帮老板,昧着良心整员工”。丁部长则说张经理“气量小,枉为男人大丈夫”。

私底下,虽然大家都为张经理喝彩,但也明白,长期下去他未必有好果子吃。且不说丁部长是老板的亲戚,就单他忠心耿耿这一条,就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老板的心腹。

在老板心里,他们两个都是能干人,一个擅销售,一个精财务。老板谁也不想放弃,就分别谈了话,他们虽然表示将不计前嫌,但明里暗里仍然我行我素。

张经理经常外出跑业务,费用开支大。丁部长为控制开支,出台了很多制度,比如招待费,实行分级管理,超支需要先申请审批等。张经理知道这个制度是丁部长专门针对他的“特殊照顾”,很不爽,常常在员工中说:“现在政府都在精简办事程序,可我们有的人却假借管理之名,专门给人设篱笆。”

当张经理超支报账时,故意不申请审批,而是化大为小,分多次报销。这事被丁部长反映给了老板,并说张经理喜欢在员工中说是道非,影响企业的和谐稳定。老板很生气,毫不客气地批评张经理:“制度有不足的地方,可以修改。但你呢,无视制度,年终考核是要扣分的。”

张经理本来就觉得老板任人为亲,重用亲戚,结果选工会主席,虽然员工都推选他,但老板却说他整天在外跑,怕业务分心,就安排了另外的亲戚。

种种事情加起来,让张经理对老板失望透顶,一气之下辞了职,带着几个业务骨干另起炉灶去了。

老板很窝火,骂张经理不仗义,但也没办法,只好叫自己的小舅子小叶顶上。按老板的话讲,“用自己的人,不像用别人,不会不满意就撂下担子走人,更不会挖企业的墙角”。

2

小叶之前是公司长江下游销售片区的负责人,但从能力上讲,比张经理还是差点。头两年其他公司业务好,虽然小叶没赚到钱,但老板也没责怪他,年终大会上还给他发了“鼓励奖”。

小叶为人不错,低调,做他手下很轻松,不像张经理在时那么有压力。接替张经理的位置之后,他们公司员工过生日,都是轮流做东,吃吃喝喝,和谐团结,让其它单位的员工很是羡慕。

但没过多久,小叶就和一个夜总会的年轻小姐好上了,不顾劝阻,竟要抛妻弃子去私奔,最后在家人的施压下,才恋恋不舍地跟女孩分了手。但从此一蹶不振,心思全不在工作上,终日借酒浇愁,加上市场行情疲软,业务一落千丈。

公司亏了本,老板说庸人太多,要裁人。但丁部长进行财务分析后,却认为市场不好才是主要原因,并非小叶没能力。于是,老板大会小会都给他加油鼓劲,要他开拓进取,争取扭亏为盈。其实老板也作急,要是换了别人早就下去了。但他清楚,要小叶挑起重担,不缴些“学费”是不行的——他要像培养他妹夫一样,下功夫培养小舅子,免得老婆家的人怪他偏心。

被老板视若“珍宝”的亲戚们

老板的妹夫是集团建筑项目部的负责人龙经理。

龙经理农民出身,由于建筑工地上差人管理,老板就先把他送去培训,之后安排到集团房地产建筑公司,负责办理房产建筑手续、资质升级和房屋销售等业务。

龙经理真正上位是在2010年。那时我们房产公司正在预售一幢楼房,当时县城房价正处于慢热,再加上传言离楼房不远处要修车站,所以房子还没开始对外售卖,公司内部员工就你三套我两套地订了大部分,公司副经理一下就订了四套一楼的门面。老板也知道,楼盘在预订时就售光了,与过去卖不完形成了反差。

修车站的传言越来越真,房价上涨很快。等到开始预售后,很多人来了却发现没房子了。有的购房者出高价求转让,员工把预订的房子转手就挣了一万元,而副经理的门面房价钱更好,一套就净赚五万。越往后,购房转让费就越高,让投机的员工兴奋不已。

负责售房的小罗是老板的侄儿媳妇,虽然自己预定了最好的楼层,可最后转手不过才赚了三万元,她觉得副经理买一楼门面房是早有预谋,有徇私舞弊之嫌,就把他们举报了。

老板最恨有人假公济私,他把正副经理喊去,说是询问情况,其实是问责:“集团经过调查,你们为了私利,开始定价就不高,也没考虑房价上涨的因素,造成领导决策失误。这是严重的失职渎职,是犯罪!这事你们必须负全责。”

老板黑着脸,给出了两点处理意见:一是他们没卖的房子全部收回,再根据市场行情重新订价,卖了的追回所赚款项;二是写检讨,全年无绩效奖。

经理自公司成立起就在,见老板不讲道理,据理力争道:“房子我们可以退回,但应该免去处罚。修车站这事是我们臆造的营销手段,拉动了房子的销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老板不屑:“我们又不是做慈善,企业给了钱,你们就该办事。”

此事在集团上下议论纷纷,不了解内情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副经理申诉无门,愤而辞职,不久后经理也跟着辞了职。接着,老板就安排他的妹夫龙经理上了任,小罗也得了5000元的举报奖,还出了简报,表扬她维护企业利益。

龙经理上任后,把公司管理井井有条,还给老板建议“加大房地产投入,并开发住宅及商业广场”。老板采纳了,随着房价不断上涨,老板赚了不少钱。

3

老板对妹夫赞赏有加,这让小舅子小叶非常不服气,说他不过是瞎猫子碰到死耗子。老板的妹妹红英听说了,直接在众人面前发飙,说小叶爱吃喝嫖赌,公司都他被整垮了。

红英是集团采购办的负责人。她伶牙俐齿,做事风风火火,手下还有一个成员,是老板娘的妹妹,全集团所有物资的采购都由她们俩负责。买东西时,小姨子和小姑子两人需要同时在场,发票上需同时签字。两个女人素来貌合神离,两人不管买什么,都是你觉得便宜,我还要再找更低的;一人讲了价,另一人还要继续讲,跑来跑去的,很是劳累,但谁也不表露,唯恐对方背地里给哥哥姐姐打小报告。

和她们打过交道的供应商,都知道她们爱挑便宜货。可便宜无好货,东西用不住,员工给她们提意见,红英非但不承认是质量不好,反而指责大家不爱惜公物,之后大家就懒得再提了,免得得罪人。所以,自控开关失灵成了长明灯,水管坏了水哗哗流,也没人反映给我们办公室维修。

有段时间,老板见集团各办公室维修费用多,日常用品更换频繁,就把我叫去询问情况。我犹豫良久,只得对老板明说:“大家都抱怨买的东西太次,不经用。比如办公室的门锁,用不了多久就会卡住钥匙,用力扭钥匙就断了。我们自己弄不好,只好花钱请人修。”

这时有人进来找老板签字,老板签着签着,签字笔就写不出水来了,换了一支,仍然如此。我见怪不怪地将笔芯笔尖拨掉,用口含着笔管用力吹气,才有了墨。签字人拿着单走后,老板本来还生气,但看我嘴周围满是黑的,扑哧一声乐了,他一边笑,一边给我递纸巾。

我边擦边建议:“买这种产品,看着好像是节约了资金,但造成大量损耗,不如买贵点的。像这个笔芯,批发价五毛一支,但不包质量,买八毛一支的,就有‘三包’。”

老板听了我的建议,点了点头。

离开老板办公室,我把情况告诉红英,叫她再买用品,买好点的,不然老板要发火了。红英也很无奈:“我怕买贵了,老板又怪我们不节约。”

红英她们采购多,发票就多,一多就出纰漏。税务检查时,她们经手的一张购货发票,被发现是假发票。按规定,不仅要补缴税款,还要罚款10万元以上。老板把他妹妹训得哭哭啼啼,在旁的会计和丁部长也给老板作了检讨。

老板生气地说:“这事已经公开了,没法私了。叫冉梅出面,看看能不能摆平吧。”

4

冉梅是采购办刚“走关系”进来的员工。

3月的一天,我陪丁部长请税务局的人喝酒。税务稽查分局的冉副局长不经意地说起,他姐姐正失业在家,无事可做。丁部长听了,马上端起酒杯笑着说:“这事我要检讨!对兄弟关心不够!如果看得起我们企业,明天就叫你姐姐过来上班!”

冉副局长高兴地说:“多谢哥子的关照,来,干了!”

冉梅来到采购办后,主要负责接听电话以及接待税务检查。她家是两代税务人,从小就在税务大院长大,她的哥哥在地税,弟弟在国税稽查,我们都笑话她,说她是家里命最苦的——在打工。冉梅一脸后悔:“我早先是安排在税务的,但那时候走街串户收税很辛苦,又没人瞧得起,就淘神费力地调到了商业单位,没想到破产了,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自她来后,税务就很少过来我们公司抽查了。偶尔来,冉梅就热情地陪同,向熟人大倒苦水:“我们两口子都是下岗人员,孩子又读大学,老了找个工作不容易,还请多多关照我哦。”税务的人也就例行公事地问几句有的没的,再翻了翻账,就走了。

可等到这次定点检查(对企业全年财务账进行检查)时,还是出了纰漏——过去税务局给的结论大都不痛不痒的,如会计分录不对、账有的要调整等等——但这次税务来的是两个刚调来的新人,我们不认识,冉梅也不熟,她自我连带家人介绍后,说“有事找我”,就由他们检查了,没想到查出了假发票。

虽然酒桌上我们和税务称兄道弟,但出了问题一旦公开,谁也不敢知法犯法。假发票不是我们造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只是工作疏忽大意没能识别出来。后来,冉梅出面拿着企业写的要求免予处罚的申请,一个个找税务主管领导求情,都签字同意了才摆平。

由于冉梅工作努力,又兼着税务的“重要工作”,在丁部长的提议下,她加了工资。

5

老板就喜欢这种“有关系”的员工,他常说:“关系也是推动企业发展的生产力。”而有能力的人,则处在老板用人板块的后端,不得已时才会选用。

我们有个煤矿,产量低,又老出安全事故。老板下狠心,在2013年初,从外地高薪招聘来一个煤矿管理团队,团队由五个人组成,都是煤矿专业出身,矿长姓杨,之前在国营和私企干过多年,煤矿管理经验丰富。

他们来后,老板叫原来的矿长给杨矿长作助理。这个助理是老板的远房兄弟,年轻时开过小煤窑,平时和老板关系密切。安排他作助理,主要是怕杨矿长他们对当地的情况不熟,同时也是督促他,好好学习别人的管理经验。

杨矿长的团队来了后,建立了各项规章制度、严格考勤和纪律。每个星期,他们都要下井检查,发现违规违章的,就进行整改和处罚,严重的直接辞退,包括老板的亲戚——来时老板就给了杨矿长尚方宝剑,不管谁违规,怎么处理杨矿长说的算。

雷厉风行地整顿了半年后,煤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得到了主管部门的高度赞扬,被评为本县行业标杆,还成了专门接待上级领导实地参观考查的窗口。政府在政策上也给予了倾斜,接待产生的误工误产及其他费用,县财政都进行了补贴,老板因此在县里名声大振。

杨矿长说:“明年我计划井下技改,增大产量,争取达到市一级质量安全标准化矿井。”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杨矿长他们的严格管理,得罪了不少人。一些人就暗地里散布谣言,不断有人找老板反映情况,说杨矿长他们拉山头、搞帮派,不和其他员工来往,还说他们下井走马观花,管理不到位,“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

老板的兄弟也暗中添油加醋,老板听后一笑置之,还对兄弟进行批评教育:“你不要跟着瞎起哄,你有本事我就不会高薪请别人。静下心来,好好学习,未来才是你的。”

但老板也不是完全不理,他去煤矿实地考察,见杨矿长他们五人吃饭在一桌,就告诫他们:“不融进大团体,就听不到好的意见,了解不到基层的真实情况。水土不服,再有本事,也难以深入推进工作。”

杨矿长表示会改进,但他也是有苦难言。这里的人排外,更眼红他们的工资,对杨矿长虽然表面礼貌,心里却是拒人千里。杨矿长也意识到工作被动,曾几次给老板提议,多开展些文体活动,增强员工间的互相了解。但老板却说:“都是些农民,有什么文艺细胞?花钱不起作用,还耽误生产!”

干到年底,杨矿长他们还是集体辞了职——因为老板的老表被抓了。

老板的老表是农村人,说话结巴,畏手畏脚的。老板看他胆小诚实,就安排他到矿井作记录员,统计每天井口的运煤矿车。可没想这个外表看着老实的人,竟和井下运煤工串联起来,少收多开,如此干了三年,所得的非法收入就够了房子的首付款。

老板做矿长助理的兄弟听说后,报告给了老板。老板要老表交代清楚,但老表死不承认。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让老板火冒三丈,决定杀一儆百,下了最后通牒:“不说清楚,不退出赃款,就交由公安处理。”就报警把他抓了。

老表进去后没几天就挺不住了,不仅供出了自己的罪行,还交待了些其他人出来。老板召集煤矿所有管理人员开会,通报了这次事件,要求犯错的员工,限期三日,自觉到公司讲清楚并退钱,不然就是他老表的下场。

正是年底,谁也不想进去。三天内,就来了十多人,大部分都是老板的亲戚,他们写了悔过书,退了钱。老板虽然心中有气,但说话算数,没有追究。

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因为这事,年终考核时,杨矿长他们的成绩被一票否决,绩效工资、年终奖金全部泡汤。老板阴沉着脸说:“我曾经告诫过你们,要融入到员工中去,发现问题,解次问题。你们却固步自封,导致管理上出现了严重的漏洞。”

接着,丁部长道:“库存煤炭经过盘点,还差了不少,肯定有人避重就轻,还有人没有交待。如果算杨矿长他们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工资不拿都不够赔的。”

墙倒众人推,没人对他们的付出表示肯定。杨矿长无话可说,万念俱灰,提出了辞职,其他人也跟着提出了辞职。

事后,老板的远房兄弟,顺理成章地接替了矿长。有杨矿长打下的基础,加上学到的经验,他基本能胜任本职工作,老板就没再招聘外人来管理了。

半年后,杨矿长他们又被我们县的另一个煤矿慕名聘去,不久就建成了本地第一个市级质量标准化矿井。老板兄弟接手煤矿后,由于管理不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老板为了省事,2016年把煤矿承包给了外人,老板兄弟成了一般管理人员。

如今,我们集团的房地产业已近尾声,加上其它业务规模不大,近三年集团连年亏损。老板裁了员,留下的几乎都是沾亲带故的,他准备寻求新的产业。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温州两家人》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