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985的学霸,骗过了所有人

2018-08-14 14:52:47
2018.08.14
0人评论

编者按 在这些美丽的漫长的夏日的黄昏; 但我知道,奇迹不再降临, 我也不再是那个手持鲜花 在机场出口迎候的人。 ——王家新《来临》 毕业季,常逢夏日。从某一年的此刻,阳光融化了我们“学生”的身份,然后,被一份份表格重铸成各种身份,走向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 重铸的过程,或电光石火,或缓慢绵长,也许有惊喜和意外,也许还会有疼痛与煎熬。而重铸后的模样,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 是日,「人间」推出毕业季稿件连载,那是我们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的“来临”。

我今年24岁,浙大在读研究生,有车、有房、有才华,还有个男友对我百般宠爱。

你信吗?

1

我出生在浙江的一个小城,家境小康。我爸妈读书不多,都是初中文化,爸爸沉默老实,经营着远航运输货轮的生意;妈妈唠叨能干,是家庭主妇;我还有一个哥哥,从小不爱读书,打架、抽烟、早恋,全县大小学校都听闻过他的恶名,爸妈只好花巨资送他去外面的私立学校。

小时候,爸妈也的确把更多的爱与关注放在了我身上。我从小成绩不赖,年年三好学生,再加上乖巧懂事,眉清目秀,一直都是众多家长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小孩”。妈妈曾说,要不是我常能给她一点儿安慰,看着哥哥这个样子,真后悔生孩子。

爸妈一路砸钱,哥哥总算上了一个外省的三流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在外晃荡三四年,社会里的人情冷暖逐渐消磨掉他的不羁和执拗。2013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某名牌大学,我离家后,在妈妈的劝说下,哥哥从北京灰溜溜地回到县城,跟着爸爸跑生意。

爸妈觉得我上名牌大学,脸上有光,对我的专业选择丝毫未加干涉。出于对宇宙、生命的好奇,以及对儒学流变的兴趣,我选了哲学系——我从小就梦想当一名学者,一辈子留在高校里,读书著述,淡泊名利,不为外界纷争所干扰。

所以,刚入学,我便有了考研、出国的计划。当别人在大学里恋爱、逃课、打游戏和做兼职时,我就泡图书馆、学二外、写论文。大一时,我的年阅读量排名校图书馆Top1;大二时,和教授联名在《哲学研究》上发表文章;大三时,就被邀请参加阳明学研究论坛。

我朋友很少,但我觉得自己不需要,我很充实。我想,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能站在大学的讲台上侃侃而谈,和同学们谈笑风生。

22岁以前的我,不让爸妈操心,没太多烦心事儿,以为梦想终究会到来。

2016年4月的一天,妈妈来电话,寒暄过后直奔主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哥哥要结婚了,我们在市区买了一套房。”

听得出妈妈很开心,但转而语气稍有变化:“爸妈最近手头有点儿紧,你这个月钱够不够呀?嗯……下个月可能不能按时给你打钱了,你省着点花。”

末了,妈妈说:“你哥哥从此就不用我们操心了,接下来我们就盼着你的好事了。”

我?结婚?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我连恋爱都没想过呢。爸爸妈妈严禁早恋,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挂断电话,从阳台走回寝室,瞥见洗漱台上的卷发棒、洗面奶、唇膜、粘着口红的粉饼、眼线笔、眉笔以及各种各样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都不是我的,最左边挤着一个蓝色的牙杯、一条牙膏和一支电动牙刷,那是我的。

镜子里刚好映出进门的室友,她们都刚刚从外面回来,约会、兼职或游玩,眼睛又大又妩媚,涂着口红,大波浪的卷发,蓬松的刘海,穿吊带裙子,踩高跟鞋,身上飘来若隐若现的香水味。

而镜子里的自己呢?呆板的黑框眼镜,额头上还有熬夜未消的痘痘,我摘下眼镜,抚摸自己的睫毛,抚平鼻梁上眼镜鼻托的粉红色压痕,小巧挺直的鼻子显出来,M字唇上有很明显的唇珠——我本该很漂亮的啊!

想起以前抽屉里一封封的情书,我总是静静读完扔进纸篓,如今还是自己一个人每天独自步履匆匆,心里多少有一点点失落。

我一下子悲伤沮丧,不知所措。

2

生活费还是如期而至,只是从2000块变成了1000块。妈妈上次在电话里也解释清楚了,家里的积蓄差不多都用在新房上了,接下来的彩礼、婚宴、喜糖也是一大笔开销,现在给我的钱都是他们每个月挤出来的——在后来置办哥哥婚礼的大半年里,妈妈也一直在电话里向我吐槽,一场婚礼花销会如此之大。

“和农村出来的孩子比,还是不少的,长大了,总要学会吃苦耐劳,而且再过一阵就放暑假了。”这一次,爸爸补充了一句。

“没关系,够的,不用担心。”我在电话这边点点头,心里却多了一丝幽怨。

不够,根本就不够——大三下学期暑假,正式进入考研冲刺期,批量的试卷,最新的习题,一本本学术专著,都是花销。我不敢和同学出去聚餐,即便已经到餐厅了,我也会自己设个闹钟,假装有急事儿,匆匆逃走,还在卫生间门口对着闹钟自言自语,当个演员不容易。

我开始发现,人生的好多小乐趣,都是花钱买到的:以往,啃专业书时,总喜欢配一杯西瓜汁,一边做笔记一边啜饮,嘴巴和脑子同时上阵,就会文思泉涌,现在路过“光年”和“VQ”,只当没看见;早上花6元买了两个白馒头、一个鸡蛋、两个花卷、一根油条和一杯豆浆,准备在图书馆撑一天,早餐吃了一个花卷和豆浆,其余被我塞在书包里扔在窗户沿上,一上午时间全馊了,中午拿出来,油条粘着馒头,又臭又恶心。

我真的穷到每天只能啃馒头了吗?其实也没那么夸张。我知道,这都是我把心里对爸妈的怨愤,化作了对自己的惩罚。我就想折磨自己,这样回家就有了哭诉撒娇的资本。

9月我回家了一趟。一切都变了,都颠倒了,家里的生活全部在围绕着哥哥和新嫂子转。

妈妈要做婆婆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抱怨金价、房价,就连晚上躺在床上母女谈心,话题都会很快转到埋怨嫂子娘家人要把我们家榨干。

爸爸再也不拿鸡毛掸子打我哥了,两个人每天一起吃早餐,去厂里,回家进书房谈事情,饭后小酌,其乐融融。我离家3年,他回家3年,饭桌上,他不知何时取代了我,坐在爸爸身边的位置。

回家的一周,我吃饭睡觉看书刷题,一句抱怨和娇嗔都说不出口。爸妈确实憔悴了,累到没过问一句我的生活和感受,累到在订婚宴上把我和一箱啤酒落在酒店。

我才是爸妈心爱的孩子,为什么从不努力的哥哥,现在可以理所当然地获得家人的肯定与付出?

带着糟糕失落的心情回到上海,考研日期步步紧逼,我也越来越焦急。室友们陆续都找到了实习工作,各自有稳定下来的趋势。一路上,我都在思考一个严峻的问题:如果我考不上研究生呢?

拖着行李一打开寝室门,两个相拥热吻的身影映入眼帘:栗色的波浪长发,褪到胸部的吊带衫,丢在地上的男士格子衬衣。

我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慌里慌张关上门。躲在狭窄保洁室的窗户边,坐在行李箱上,心潮起伏——我认识那个财会系的男生,入学军训时,他曾向我表白过。

望向楼下的男男女女,花枝招展,再凝望远方,灯火辉煌。

我不是嫉妒,只是不知所措:我的前半生除了读书学习,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怦然心动。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我一遍又一遍地审视自己,越看越丑,越看越想哭。我原来什么也不是,原来我很孤独。

3

什么可以拯救孤独?我当时只想到了钱——我需要钱,需要钱支撑资料费,需要钱改变自己,需要用钱找回自信,需要钱给我安全感。

即便之前觉得做兼职于公于私都是荒废时间,我还是跟着室友去酒店的婚宴上当了服务员。穿着不合身的旗袍,听领班装模作样地训话,上菜时,还被一个油腻大叔摸了手。可结账时,却发现领班多给了室友20元。

我恨得咬牙切齿,我曾以为,学习好就有高人一等的骄傲,而那个歪瓜裂枣的领班,一看就没上过大学,凭什么要如此不公平,还对我颐指气使?

我承认,我觉得职业本身有高低贵贱之分,毕竟,我爸妈从小教育我:“如果不好好学习,只能打工,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社会地位和他人的尊重。”

最后,我去做了家教,一个小时50块钱。

最累的时候,兼着4份家教,晚上10点多回学校,地铁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我会打开支付宝盯着账户余额,眼珠子一动不动。

就这样,一个月内,我就挣了2000多。我找代购,买化妆品,在网上学美妆视频,去店里做发型,到专柜试连衣裙——有钱的感觉真好,走在路上,我可以察觉到路人的眼光在我身上流连,就连车里的司机也对我频频微笑;在地铁上,我摊开阳明先生的《传习录》,带着耳机听陈来老师的课程,一抬眼皮,发现对面的小哥在偷拍,摘下耳机,歪头一笑,对方很不好意思地连忙低头,假装玩手机。

我知道,我很美。那种感觉,如从地面重回云端,真让人享受。

可与此同时,我也丢掉了我的研究生梦。我以为自己有超强的自控力,能够一边复习一边兼职。但事与愿违,虽然我在公车上看书看到心悸,半夜在走廊背书到凌晨2点,只睡4个钟头就起床背单词,不过,效果实在不佳。

距研究生考试还有3天,图书馆自习室里的同桌女生发来微信:“你在哪儿呀,就快考试了,我好紧张,能出来聊一下吗?”

那时,我正做完最后一个家教往学校赶,即便打车,也不能在图书馆闭馆前赶到了。我没有回微信,忽然辛酸无比。

在出租车上,盯着后视镜里画着淡妆的自己,感受到蹬着高跟鞋脚后跟的隐痛,周遭的景物迅速后退,正如我的生活一样,一去不复返。

眼泪忍不住地流。司机师傅默默地递上纸巾,我哽咽到连句“谢谢”都说不出口。

临考那一天,我连考场的门都不敢进。说实话,半年多时间没静心研读,什么心术、独化、奥古斯丁、柏拉图、休谟……我已经不知所云了。

我冷静地买了张动车票去了杭州。一个人绕着西湖走,湖水在冬天的阳光下,显得特别清冷。

记得小升初的那个暑假,我考了全县第二。爸爸为了奖励我,带着我和妈妈来杭州旅游一周。我们吃了片儿川,拜了岳王庙,上香灵隐寺,坐画舫,观雷锋塔……爸爸自豪地说:“西湖是杭州人的骄傲,我女儿是我的骄傲!”

一晃九载,我竟然以这样的心境再次到了西湖。

4

我向家人隐瞒了没去参加研究生考试的实情。2017年大四下学期,我依旧疯狂地做兼职,日子过得还不错。

离考研过去快半年了,事情迟早会败露,我必须圆谎。

4月份,我伪造了一张“研究生录取通知书”。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做PS,在被窝里对着教程学了两个晚上:去除水印,修饰印章,模仿校长的笔迹,编造寄语——我的手颤抖得厉害。

除此以外,为免被家人追问细节 ,我心底早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亲手创造了一个虚拟的“导师”:学术泰斗,再过几年就要退休,我通过努力和上进获得了他的认可。他终于在临近退休之时,收下了我这个关门女弟子。

回家后,我又重新成为家里的焦点。

瞅见“通知书”后,妈妈一晚上接通了十几个亲戚朋友的电话,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谦逊又自豪;我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见闷声喝茶的爸爸,眼睛里也有小小的、骄傲的闪光,脸很柔和,依旧是从前的慈祥温和的模样;哥哥一边吃瓜,一边笑道:“小妹呀,还和从前一样,你把老哥的那份书也读了吧。”

第二天,整条街都知道我考回了本省的研究生,真厉害!真风光!

刚开始,我很惶恐,可是慢慢地,我又有点享受这种生活。我的内心也愧疚难分,我想回上海再努力一年,真正实现自己的谎言,可是——我没有钱!

又是钱!

6月份毕业,大家各奔东西。那些坚持了整整一年的同学,终于成功进了自己预想的学校。老师和同学都惊诧于我竟落榜,而且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找到。

我浑浑噩噩,跟谁都不想说一句话,因为在家里强颜欢笑做戏已经够累了。毕业照上,我呆滞的目光里,有点点的泪花,还有寡廉鲜耻的虚伪。

我痴心妄想,或许有哪一个慧眼识人的教授,会注意到从此销声匿迹的论文作者;我也做梦,梦见当初对我青眼有加的老师为我送来一封介绍信。

可一觉醒来,什么也没有。我已经没有资本留在上海了,高昂的房租我承担不起,我只能回家,我需要一份工作。

7月和8月,我一边在家里逢迎着四面八方的恭贺,一边在网上疯狂地找工作。

我买了个新手机号,注册了新的微信,佯装成“导师”给自己发来信息;我告诉妈妈,根据国家法律规定,研究生可以延迟一年上学,我知道家里最近有困难,我愿意先在家里工作一年,自己攒钱,然后再去上学。

接着我展示出和“导师”的协商意见,最后出示了一份和邻县一所私立高中的合同书:一年的合同期,年薪、假期、社会地位,无不令人动心。

爸妈先是震惊和迟疑,第二天,他们表示了对此事的同意——毕竟,他们有一个好女儿,不仅聪明,而且懂事。

5

因为选课改革,浙江许多高中都缺政治老师。而我,出身“正统”,外表可人,又是本地人,没有理由不被这所私立高中录取。

我想安心在这所学校好好工作一年,整理心情,存一些钱,在教学之余备考复习,然后回上海挽救自己曾经的梦想。

然而我太天真了,这所学校招收的都是一些“差生”,在这里,除了教学辛苦,最难的便是纪律管理。因为竞争压力大,老师们勾心斗角,结成不同的小团体排挤“异类”。而且,每周上完6天班,周日还得参加各种学校的酒会和家长的宴请。家长的邀请,一般都有教育局或校方领导作为中间人,一旦婉拒,对方一句“XXX领导都来了,你能比人家拽?”就能把我噎住。

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喝醉,第一次和领导玩游戏、被要求坐在领导腿上……这些,我都引而不发,不想多生事端,希望安静度过这一段“缓冲期”,然后离开。我早就知道,我只适合在大学里搞理论。

我是985的学霸,骗过了所有人

可是,有两件事打破了我按部就班的生活。

小地方的人,都生活在透明中,没任何秘密可言。学校里一个同事的亲戚和我家沾亲,2018年春节刚过,我是“在读研究生”的消息便在学校疯传。

“那个新来的政治老师可牛啦,来我们这儿只是下基层而已。”

“瞧她整天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原来有背景啊!”

“老师你好厉害啊,又漂亮,读书又好!”

……

我坐如针扎,害怕之中竟有一丝洋洋得意!

晚自修,照例坐班,平时最活跃的一个班,突然有学生起哄问我这事儿。我踌躇着不知如何应对——我不怕成人多变的脸色,但我畏惧孩子们天真的面庞。

我还是默默地点头承认,并且鼓励他们将来成为我的学弟学妹。

“我们可以吗?不可能的!”

“不!你们可以的!你们在我心里是很优秀的,只是被曾经的生活耽误了。你们是我见过最可爱、最聪明的孩子!老师会等着你们的!”

又有男学生起哄问:“老师,你有男朋友吗?肯定有吧!”底下传来男孩子的调侃声和女孩子羡慕的唏嘘。

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

“有的呀!”我大方得体微笑着回答——另一个我一手创设的虚拟人物就此出现:他帅气温柔,霸道多金,很爱很爱我。

这样的日子,过得恍恍惚惚,我接收着周围的羡慕和嫉妒,不经意撒一波幻想出来的狗粮,也大大方方和学生分享自己的考研经历,吹嘘自己的坚持和艰苦——实际上那个时候,我也许正在试着口红的色号,也许在谄着笑脸和家长周旋。

6

刚回县城到这私立高中工作时,我憋屈、难受:这里没有美术馆博物馆,没有人和我谈经论道,只有嗓门很大的小市民,只有像牛一样被人催着跑的坏孩子。

但是渐渐地,我爱上了这种生活。每个月可以拿到七八千的工资,学期末还有奖金,受人尊敬,接受同事嫉妒和学生羡慕。年龄优势让我和学生们交流基本没有障碍,我把他们当弟弟妹妹一样看待,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都是命运的牺牲品。加之我本身就热爱哲学,总能把政治课讲得妙趣横生,学生们对我喜爱有加。

我是校园里的女神,我更加在乎自己的打扮,摘掉呆板的眼镜,早起花半小时化妆,隔一天去做一次发型,一周内绝不穿同一件衣服——据说,猜我明天穿什么衣服,成为女学生之间最大的乐趣。

这也让我在这灰暗、自闭的生活中,找到了一丝快乐。这在上海是不可能得到的!

如果不是“研究生”的秘密已经被大家知道了,我想我或许会沉溺在这种生活里。

这种“临时”的平静,被另一件事彻底打破:一个男人,喜欢上了我。

学校挨着政府区,是小县城权势最集中的地方,我每天昂首挺胸地走过那里,仿佛自己成为了其中一员。

一天,我穿着柠檬黄的过膝吊带裙,外面套着一件短纱防晒衣,白色的臂膀若隐若现,微风拂过林荫大道,袅袅娜娜。

迎面走来一个穿白衬衫打领带的男人,30岁左右,高高的个子,白净的皮肤,银色半框眼镜,隐约有点儿啤酒肚。他从法院里走出来,向一辆奥迪走去。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可我知道背后有目光残留。

他开始追求我,找到我的学校,打听我的名字,每天下班后在校门口等我。他的眼睛不大,但笑起来很真诚。

我说:“对不起,我真的已经有男朋友了。”

他说:“在哪儿呢,我都没看见,下班都不来接你的男人,还算男朋友吗?”

我苦笑。

我平生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滋味,他的文化、学识和谈吐,无一不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期待。但愈是这样,我愈是清醒:他很好,可是我配不上他。我是个骗子,如果他知道我做的事情,他会后悔的。

我一次次地拒绝他,一边享受着种种美好,一边内心充满了煎熬和愤恨。我恨自己,恨家人,恨世界,为什么当初要伪造学历?是谁让我进退两难?我甚至想,如果我选择坦白,大家会因为我曾经的优秀而原谅我、宽容我吗?

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

今年6月,我合同到期离开学校的那一天,他捧着玫瑰花直接进了校园。学生们看见,立刻叽叽喳喳地瞎起哄。

“老师你男朋友好贴心啊!”

“好浪漫啊!好羡慕啊!”

我站在楼梯上欲哭无泪,身后忽然传来校长的脚步声,平时不苟言笑的校长急忙忙走过去和他握手叙旧:“李科,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他一边握手,一边偷偷瞄着我,我只能尴尬地转过头,假装叫住几个学生交代事情。

事情搞大了!

我很苦恼,更多的是不安。我惧怕这桩还没开始的爱情会败露我精心策划的骗局——我是冷血的,我可以不要爱情,但自尊、颜面、高傲,一定不能丢!

于是,我再次“义正辞严”地告诉他:“我真的有男朋友了,我们可以做朋友,其他不考虑。再说,我要去杭州了,也不可能回家乡了。”

他当然知道,我要去“读研究生”的事,看着他暗下去的目光,我心乱如麻。他也许不知道,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在这个小县城安安稳稳地生活一辈子,结婚生子,工作生活,平凡简单。

可我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结束工作后,好几天我都睡不着觉,也没法静心复习。我发现真的再也回不到两年前那个心无旁骛、单纯美好的自己了。

7

一天,在家里睡到10点钟,门铃骤响,哥哥和嫂子从市区回来看爸妈了。饭桌上他们公布了嫂子怀孕的好消息。我们都很开心,举杯欢庆。

晚上哥哥嫂子驱车赶回市区,10点钟,我洗完澡坐在房间里看书,妈妈轻悄悄地推门而入。

“妈妈想和你商量件事儿。你知道,你嫂子怀孕了,你要当姑姑了。”妈妈顿了一下,继续说,“家里最近生意不是很好,过年下的本还没拿回来。你也工作一年了,能不能借给妈妈一点儿钱?就3万,其余的我已经凑好了。”

我的银行卡里,不多不少,刚剩4万——我想扑过去,抓住妈妈的胳膊狠狠咬一口,我想知道她的血液里还有没有爱我的痕迹。

回家这一年,水电燃气费是我付的,油盐酱醋茶是我买的,爸妈的衣服、包包是我置办的,而且各种节日,红包一个不落——我是没给过他们生活费,可我没有白吃白住。

如果不是当初的那一通电话,我不是早在北京搞研究了嘛!如今又来一出,你们怎么这么残忍!我心在呐喊。

“妈妈,你能说得详细一点儿吗?”我深吸一口气。

“唉,你哥哥上次自己招了几个工人,出事儿了——年轻人太不小心了,那几个小混混偷了一批货,责任当然是我们担。”妈妈看不出我心情的变化,只管倾诉,“你爸爸最近瘦了,他也老了,你哥哥又不懂事儿。说起来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孩子出生了连奶粉钱都没有,多可怜啊。”

“妈妈,我……”

“你就当把钱借给妈妈,你留着1万块交学费刚好,反正国家每个月有补贴给你的嘛!你再去申请个奖学金,你一个月工资快1万了,3万不算多的啊。”

妈妈觉得我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便马上转向下一个话题:“对了,那个人事部的李科长,你觉得怎么样啊?唉,当初要是没考研究生就好了,人家很喜欢你的!你看在我们这儿有什么不好,消费水平低,当老师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早知道……这个错过了,你去杭州要尽快找一个呀,趁着年轻,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我女儿这么优秀,一定能嫁到有钱老公!你大姑的婆婆介绍了几个对象,也在杭州呢,你有空儿了我们去见见!”

毕业前,我是父母的骄傲。毕业后,我成了他们的负担。

很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哭,看见床底下临走前学生们送的礼物。有好多好多手折的玫瑰花,一朵朵打开,里面写着:

“老师,你是我的目标,我也想成为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XX姐,我喜欢你!”

“政治老师,希望你永远幸福,事业有成!”

……

孩子们啊,如果你们看到我这副面孔,还会喜欢我,还会祝福我吗?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是我玷污了自己,命运给我设了个小陷阱,我就轻易入套,我怪得了谁?理想的学术殿堂怎么会接受我这样一个心力不定的骗子呢!

尾声

前段时间东南沿海台风狂作,转眼间一个月又过去了。

提笔在草稿纸上涂了又涂,算了又算,留下9月份去杭州的房租和车费,我从银行里取了2万块现金给妈妈。她有些惊诧地看着我。

“我只能给你们这些了。”

妈妈有些生气,嘟囔着接过钱,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晚饭后,我听见她和哥哥聊了好久好久的天。

床上扔着乱七八糟的专业书籍。我整个人乱糟糟的,自从不上班以后,我就很少出门,穿着睡衣,素面朝天,简直比刚上大学那会儿还糟糕——至少那时还有一颗纯净的心和智慧的头脑。

骗人好累。

还有一个半月,我就要去杭州“读研”了。自己撒的谎,总得自己圆,我想要真正考上浙大的研究生,去国外攻博,好好赚钱,好好做学术,我想梳理中国哲学史,我想为每一个儒家徒作传……我知道接下来的路会更难,但我不怕,我会甘愿清贫,忍受艰苦。

是啊,记得大一,老师问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哲学系、未来又有什么打算?那个时候的我意气风发,我说,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现在历经劫波才明白,何不如回归最原始的儒学——“正心诚意,修身齐家”呢。

夜阑人静的时候,我也想过,会不会已经有人发现了我的谎言?那些混迹于社会的成年人,难道看不出我这个嫩芽儿的小伎俩吗?或许他们早已了然于心,只是不屑揭穿我。

这是一场幼稚得可笑的骗局,里面最痛苦的该是我这个大骗子吧。

我写下这一切,很惶恐,但更舒心。生活很苦,愿我此去杭州,不再用谎言当作甜蜜。

对不起,我是警察

《深蓝的故事》

点击即可购买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题图:《晚秋》剧照